笔趣阁 > 千古尘渊 > 第十六章 寒冬,道一声珍重

第十六章 寒冬,道一声珍重


  (一)

  芥尘点头应声,脸色还算平静。

  经过袁贞道的悉心治疗后,他的身子已经达到了人生中最健康的状态了,而且随着持续的医治,他会变得越来越好,只是深冬又下起了大雪,天气变寒了许多,一旦这个时候开元成为灵者,他便会进入一段虚弱期,很难熬过这个凛冬。

  这段时间,他其实过得很充足,不仅字认得越来越多,对大陆的修行体系也有了一个基本认识。

  凡人要想修行,首先要能感知天地间的灵气,然后凭借着自身对灵气的亲和力,按照冥神、呼吸吐纳的一定节奏将灵气引入体内,凝聚灵气开启灵海,这个过程也叫开元成海。

  要想开元成海,身体也必须畅通,若像芥尘一样全身灵脉和穴道都闭塞,定是无法引灵入体的。

  凡人一旦开辟了灵海,便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灵者,也就进入了本灵境。

  本灵境是灵者的第一个大境界,分为开元、入府、本华三段层次,每个层次都有初期、中期、后期之分。

  灵者从开元成海到飞升成神,一共要经历九大境界,分别是本灵境、升灵境、悬灵境、魄灵境、游灵境、天灵境、太灵境、圣灵境、神灵境,其中魄灵境只有两个层次,神灵境则只有一个层次,其他七个大境界都分为三段层次,而每段层次也都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例如灵者一旦开辟了灵海,便是本灵境、开元层次、初期修为。

  芥尘虽然掌握了一些简单的字,但毕竟识字还不全,不能看懂开元相关的法诀典籍,只能听李小宸讲授经验。

  起初他当然是似懂非懂,十分迷惑,可如今都一个多月了,重要的理论他也理清了。

  如今只能等,等这场大雪过去,也等一场春风到来。

  屋内的气氛有些祥和,袁贞道看着芥尘平静如水的虚弱面庞,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经风沐雨的人生总会有收获的,对于芥尘的心性和天赋,他一直没有放弃过观察,当然也没有吝啬称赞。

  这个童年凄惨、甚至可以说没有童年的祈人少年,拥有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沉稳厚重,当真是难能可贵。

  他对芥尘曾经迅速恢复生机、梦境荒诞之事已经没那么在意了,因为芥尘描述情形时自己都迷迷糊糊、难以确认,而且李小宸后来也严重怀疑自己在西北时的判断,毕竟她不是一名丹道者,而芥尘的心脉一直细弱游丝的,也不见得芥尘就是从断气边缘活了过来。

  其实,这位老谷主内心深处,更觉得芥尘身负机遇,乃是云霄阁的福星,就算隐藏着一些难以理解与探明的秘密,也绝对是气运缠身,更加会助云霄阁强大起来。

  满窗的莹白光芒下,他笑意盈盈地看着芥尘誊抄经书,余光扫到一旁安安静静的李小宸,欣慰的脸色则渐渐衰退了。

  掌门大长令重伤闭关后,已经没有人管这个玲珑之心的少女了,而且也管不了,为了照顾芥尘,这丫头倒也没想要回到凌霄峰去,可她一直留在落英谷内,苦恼的是他这个做师叔的谷主,她的修为一直徘徊不前,骂又骂不得,说话也要控制语气态度,太糟心了。

  他是丹道强者,可丹药对李小宸根本无用啊,她的道心,只能自己抱守归一。

  天纵之女,有些可惜了。

  (二)

  时光荏苒,岁月无息,转眼便到寒冬腊月了。

  素白的世界里,没有喧闹,只有寥落零星的光毫,辉映着这片风烟俱静的银色巨城。

  迎着西北的朔风,仙家宗派的层层白垒之中,只萦绕着一丝一缕的尘烟,格外温暖。

  落英谷内,炉火照新年。

  莹白轻轻爬上树阁上的木棉,悄然没入雕花的窗棂,耀眼的阁内,五人正围桌而坐。

  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一只深底铁锅置于中央,蒸腾的热气铺面袭来,芥尘虚弱的脸色红润了几分。

  在尘世中,年末的最后一天都会庆祝年节,喜迎新年,但修道之人薄情寡性,早已淡化了世俗,此时的云霄阁并没有什么动静,只有落英谷残存着淡淡人间气息,佳肴相庆。

  李小宸轻轻给芥尘舀了一碗雪梨汤,笑意盈盈地递给他,这个动作,在她的记忆里重复了无数次。

  她为了让芥尘感受年节的温暖,特意将一心闭关的杨栩圣也喊来了,另外还有两人,其中当然有贪吃的小仟,还有谷主最小、最嘴唇的弟子王冬。

  “师兄,咱们今日算是开了师父的先河了吧?”脸色红润的王冬一边下筷,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杨栩圣也没抬头,喝了一口汤,扫兴道:“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吧,这种场景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啊?为什么啊?”王冬抬起头,一脸沮丧,“过年加个餐不是很应该吗?”

  小仟咀嚼着口中的嫩牛肉,斜视着他道:“你自己不也说了吗?这种事在修道宗门本就是开先河般的存在,兴不起来的,聚一次就算了,要不主峰上那些白眉老头们又要嗷嗷叫了,现在管得这么严,骂不死你!”

  王冬将筷子拍在桌案上,瞪了她一眼:“那你别吃!”

  杨栩圣笑了笑道:“师弟你就别想了,以后谷中可没这么热闹,来春之后,小仟和阿尘都会去外门修行。”

  王冬愕然,似乎想起了这么个事,顿时眼前的肉都不香了。

  李小宸看了一眼安静吃饭的芥尘,给他再次夹菜,微笑道:“阿尘,你是辛阙元年的第一天出生的吧?”

  “嗯。”芥尘点了点头,相处这么久,很多事情他都告诉她了。

  李小宸点了点头:“姐姐给你做了几件新衣,就当给你的生辰贺礼吧,晚上给你试试。”

  芥尘抬头看着她,眼中有些波动。

  从初冬的那场意外大雪,到深冬腊月的年底,他其实在落英谷早已熟稔。

  他没有寄人篱下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脾气不好的谷主也没为难他,这里的人都很好相处,没有谁贬低他这个书童,当然,除了杨栩圣和李小宸几人,谁也不知道他不是书童,而是一名祈人。

  西华殿曾多次派人催促他下山,都被袁贞道撵出谷去了,有点蛮横无理。

  时光缱绻,这段梦一样的日子里,他真的收获了很多。

  他认识了很多字,了解了修行相关的很多东西,病情也稳定了许多,还深刻体会到李小宸对自己的亲切关怀。

  这个人美心善的少女,就像温暖的棉絮,柔柔的,暖暖的,一直温暖着他寒冬的岁月。

  这个世间,除了自己的父母,就她待他最好。

  她会照顾他生活的每一处,关心他内心的每一角,就像待自己的亲弟弟一般,一往如故,不知疲倦。

  最开始的时候,他是无法理解,更无法相信的,一个素不相识、高高在上的妙龄少女,为何会对他这个一无所有的卑贱之人如此之好,可相处久了,他知道她就是这样的人,美好的就像天使一般,即便她玻璃玲珑心,只是将已亡之弟的思念寄托在他这个命运相似的可怜人之上。

  和她的这份相遇,就是一场莫大的缘,犹如黑夜里点燃了一盏灯火,让他体会到阴暗的生活里其实还有温暖,离人也有心善者。

  此时此刻,芥尘乖巧地喝着雪梨汤,心中无限满足。

  小仟行云流水地吃喝吵闹,配合她的,也只有性格与之相仿的王冬。

  杨栩圣和李小宸相视一笑。

  在这个尘世的年庆里,在饭汤佳肴的饱足中,氤氲着蒸腾的热气,大家都暂时忘却了悲欢离合,忘记了流逝在记忆的往事,只有觥筹交举,喜悦而谈。

  寂夜悄然来临。

  芥尘爬上了树阁宽广的枝头,单手撑着下巴,望向冰天雪地的夜空。

  在这个仙家宗派的天地道场,在这清寒的雾霭深夜里,即便四季生机活跃的花草也淹没了声息,只有淡淡的花香混杂着药香,在黑白分明的长空飘荡,其中点点意味,清冷又内敛,哀伤又温馨。

  在这样的气氛里,少年仍是有种恍然若梦的错觉。

  今年初冬云霄阁的那场巨变,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包括他。

  辛阙元年的第一天,他诞生在大雪纷飞的一个冬日,那日天地异象,却没有人注意到暨州西北荒芜之地呱呱坠落的他。

  过了这个寒夜,新的一年便来临了,他也将踏入十五岁。

  十五岁,他会成为一名真正的灵者。

  在这里,他即将开展一段新的人生。

  夜风轻轻呼啸而过,吹荡着他的发丝,也吹起他慨叹的心绪。

  思绪穿越远方,他目送幽光,瞭望茫茫无影的西北荒原。

  此时的他,仿佛能望见丘阳镇越山村的山脚下的那间茅草屋,望见山头上的那座破庙。

  那里有此刻他最惦念的人。

  不知道此刻他们过得好不好,年节有没有吃饺子,有没有过冬的寒衣。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他想说儿子的病有救了,因为他遇到了几个最善良的人,而他将与他们并肩同行,成为那传说中的修行神仙。

  想到这里,命运凄苦的少年有些傻笑:“谷主说我日后成就定然不凡,说不定你们的儿子指不定真能呼风唤雨,像月牙神君那般创造一段传奇呢?”

  他笑着笑着又叹了口气:“老想着做梦也不好。”

  想起家乡那边的习俗,他赶紧闭起双眼,双手合十,对着远方低声念叨。

  夜深了。

  寒冬,珍重。


  (https://www.biqwo.com/dudu/53978/53978578/3606860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