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古尘渊 > 第八章 隔着万丈夕阳

第八章 隔着万丈夕阳


  (一)

  云海中,那里被光毫照耀的一片通透,在这片纯净无垠的天穹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细微的小洞,无数黑笀掩藏在洞外的天地之中。

  那里是漆黑的茫茫虚空。

  云霄阁两位掌门看到的却不止是这片黑笀,还有虚空遥远之外的一束流星。

  那是一道划破黑笀的火红流光,正以奔雷之势穿透虚空壁垒,朝着那个小洞,向着这片空间而来。

  “圣器焚世箭?!”

  云霄阁主沈青惊呼出声,神色大变。

  黑衣贼人正被锁天阁步步压制束缚,却仍然咳血狞笑道:“哈哈哈哈!天下之大,浩渺无边,可不止你们小小的云霄阁拥有圣器!”

  瞬息之间,火红流光便穿透了那个洞口,无数流云被点燃。

  一燃百应,火势瞬间燎至整个苍穹。

  洞口爆炸开来,迅速向外扩张至成千上百倍,漏出了茫茫虚空的片片黑笀,仿若深渊。

  流光携圣器之威,划破天际,像一道无以匹敌的红线,轰在了锁天阁顶上,正好是惊神杖光毫所攻之处。

  内外都是圣器之力打击,锁天阁轰然炸裂,空中众多高手齐齐被恐怖的余波席卷,身受重伤,纷纷掉落而下。

  此时的暴乱天穹中,只有对战中的三位恐怖强者还隐没在烈云的焚烧下,但他们也受伤不轻。

  无数云烟在上空翻滚,气流向远方百里奔腾而去,万云起火,声震千里。

  漫天法宝光影错乱,各峰间维持护峰阵法的长老和弟子纷纷坠落,生死不知。

  燃血的狂风怒云中,一道黑影正飞速破空逃去,直指焚世箭炸裂的那个巨大黑洞。

  云霄阁两位掌门的身影仓皇显现出来,一前一后,一白一灰,十分虚弱,迅速将重伤脱困的贼人拦截。

  此刻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黑衣贼人也是个极狠的货色,二话不说,双手交叉于胸前,身影晃动间,灵体化身遁出,肉体却在急速膨胀。

  眨眼之间,混乱的云海再次爆发惊天炸响,贼人竟是肉体自爆,以期换取灵体分身的逃遁。

  修至妖人这般境界的强者,肉体即便自爆了,只要凝聚道行的灵体尚存,还有重塑肉身的渺小希望,但灵体是修为根基,一毁便万劫不复了。

  这位庞然大物的自爆之威,再次让天地炸裂开来,虽然不如之前的锁天阁爆破之威,但足以对前后身受重伤的云霄阁两位掌门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

  云霄阁五峰上的众多殿宇楼台,本就摇摇欲坠,此刻轰然倒塌,漫天烟尘蒸腾而起,遮蔽天日,恐怖异常。

  昏暗中,云霄阁大长令的身影自苍穹直坠而下,砸在凌霄峰上的瑶光池之中,溅起万千血花,生死不知。

  云海燃烧,红烟袅袅,一片血光涌向穹顶的巨大黑洞,贼人的灵体化身便隐匿于其中,趁机遁入了虚空。

  掌门大长令已经重伤掉落而下,惊神杖还未夺回,阁主沈青岂能罢休?

  只见血肉模糊的老者从漫天暴乱的流云中跨出,血迹涂满云层,跟着那片血光,踉跄遁入了那个巨大的虚空黑洞。

  这一幕落入了所有人眼中。

  沈真人重伤,本就是强弩之末,竟然还是追至虚空之外了。

  虚空的另一头有什么?谁也不知,但大家分明记得,焚世箭便是从那里穿越而来的。

  这条虚空之路,危机四伏,通的乃是不归之处。

  云霄阁落英谷内,杨栩圣失魂落魄地盯着遥远天际的那个黑洞,脸色惨白至极。

  在那个巨大黑洞的附近,还有一个同样大的虚空之洞,可洞口另一头的雪灵尊者还未赶来,局势已经落幕了。

  杨栩圣本是阴阳丹体的圣体之人,是剑道、丹道同修的天才,不仅拜落英谷之主为师学医,还拜入阁主沈青门下学习剑道。

  然而,掌门大长令在妖人强者自爆的恐怖威能下重伤坠落,这位传授他剑道的阁主师父却拼死跨进了那个凶险黑暗的洞口。

  那是茫茫虚空的洞口,一个巨大的血色旋涡正在洞口缓缓旋转,如同巨兽之口,血腥与黑暗从中蔓延,仿佛有一股滔天引力,正吞噬着云海波涛。

  杨栩圣的双眼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生机,全身颤抖不已,凌乱的心魂正被一寸寸拖进那道黑洞旋涡,无法逃脱。

  他木讷地转身看向身后的另一位师父袁贞道,可哪里还有那道身影了,老谷主早就赶去主峰救人了。

  近月城江畔。

  所有青衣弟子一脸绝望。

  这是什么结局?

  整个云霄阁都没能留下那妖人和惊神杖,反倒是两位掌门生死不知了。

  李小宸早已冲出来马车,站在黄昏的余晖里,眼睛湿润。

  母亲和弟弟早已不在,父亲生死垂危,掌门大长令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师父了,如师如母般的至亲之人,她那么厉害,为什么就这么直直地从云端坠落而下了呢?

  掌门阁主是她师父的道侣,同样意义非凡,可怎么就追到那虚空里去了呢?

  她望着天边那个还在飘雪的洞口,雪灵尊者竟然还没来。

  暮色终于沉了,夕阳却在滴血。

  满江瑟瑟,天边一点残红欲归。

  重归的霞光下,李小宸失神地抬头,再次瞭望那片战后重聚的云海。

  一边是冬雪飘零的寂静洞口,一边是漆黑的无穷旋涡。

  倒映在她惶然的双眸中,幽深可怖。

  她不顾身心巨颤,调用全身的灵识,竭力地想看到洞外的一丝光景。

  可这两个巨洞与她的瞳孔之间,隔着万丈夕阳。

  芥尘掀着车帘,就这样呆呆地望着远方云海夕阳,望着马车阴影下的李小宸。

  这个世界,他真不懂,至少——暂时不懂。

  (二)

  黄昏去,夜已央。

  黑夜吞没着天地,云霄阁的林海群峰间,散落着点点滴滴的灯火,微弱不堪,混乱不堪。

  云霄阁这场声势浩大的意外之变并没有改天换地,明月从群峰的阴影中照常升起,裹着一层朦胧白纱,将昏沉的光晕,投在了林梢,花影间,青石小道上。

  杨栩圣凄凉地从凌霄峰的青石小道上走了出来,寒冷的冬风敲打在残落的林间,摇碎了满树的叶影,破碎了垂败的黄花。

  丛林深处的众多老久阁楼,都变成了残垣败壁,五彩点漆的横木躺落的到处都是,灰烟弥漫,一片废墟。

  峰间到处是受伤抬治的弟子们,但没有人哭泣,也没有人问候他这位阁主亲传弟子,只有无尽的悲伤和落寞在林间晕染开来,所有的身影都显得那么哀戚。

  淡淡的月华下,凋零花絮的光影倒映在镜面的清影里,混杂着杨栩圣脸上强行振作的刚强轮廓。

  他一路走到了主峰议事的承天大殿。

  大殿前站满了各峰的师长和重要弟子,争吵怒声之下,却是无人注意他。

  云霄阁核心之地为五峰、三谷、一潭,五峰指的是凌霄峰、初阳峰、寒雾峰、青波峰、紫霞峰,三谷指的是落英谷、逍遥谷、灵音谷,最后这一潭便是凌霄峰北边的沉月潭。

  按照云霄阁体制,每一座峰设下峰主、长令两位首座,相互牵制管理,但三谷、一潭因弟子十分稀少、力量薄弱,只设一主为首座。

  宗门发生这等惊天事变,五峰、三谷、一潭等各脉之主,以及长老会中的东华、西华、南华、北华四殿首座,这些高层人物中伤势允许的,此刻都在承天殿内议事。

  可这场极其重要的会议中,却不会有阁主和大长令两位掌门参与。

  阁主追遁进虚空了,大长令生死不知。

  很有可能,他们二人再也回不到承天殿内了。

  杨栩圣默默地站在大殿一侧,静静地等待着,内心一片空白。

  “一阁之主居然如此涉险,沈青是活到六百年前去了吗!”

  夜空中的罡风突然暴乱起来,大殿前的月影晃动不安。

  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划破夜空,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众人寻声望去,远方崖前凭空出现一道白色身影,全身散发着逼人的气息波动。

  此人一步踏出,瞬间到了十里外的大殿前,而且直接撞破了大殿前的禁制,闪至承天殿内。

  众人还未看清此人的样貌,便已不见其影了。

  云霄阁众人也没有拦着,杨栩圣木讷地望向大殿门口。

  大家都知道,来者是雪灵尊者,算是自己人了。

  大势已去,有人会觉得她来晚了,事实上她已经算快了,要跨越整个寒凌域,再穿越星辰海域,再穿过暨州来到西北边境云霄阁,星夜兼程,实属不易。

  此时,承天殿内的争吵更凶了,杨栩圣凝神倾听,却什么都听不真切。

  大殿前的其他长老和弟子也是这种感受,此刻承天殿内争议之事定是牵扯甚广,不宜让太多人知晓。

  这段激烈的争论并没有持续多久,寒风一乱,一道白影便从大殿内闪出,眨眼之间便出现在遥远的天穹之上。

  雪灵尊者冷冷地扫视着这片天地,雪白的衣袂在寒风下烈烈飘荡,那全身散发出的白色光毫,比星空中的月华还要耀眼许多。

  她怒甩衣袍,一步跨入了那个不断凝合、却始终未曾凝合的巨大黑洞之中。

  杨栩圣又呆又惊,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一幕,才记起这位尊者前辈再也没有回来过,不是她在虚空遭遇不测了,而是根本没有寻到想要的结果,所以也没有必要再来了。

  恍惚之间,一道婀娜多姿的倩影站在了他的身侧。

  女子穿着显目的白色剑袍,执剑静立,月光寒雪下,孤凄地望着天顶的那个黑洞。

  可那个黑洞比黑夜还黑,比夜雪还冷,呼啸的罡风在洞口盘旋,吞噬着周遭的一切星光,也吞噬着她最后弥留的一缕希望。

  “师父的命稿灭了。”

  她没有张嘴,亦没有看他,只是暗中传给杨栩圣一道凄凉之音。

  可这道声音却犹如一道雷霆,猛然轰击在杨栩圣心口。

  命稿记载着修道之人的生命波动,其中蕴含着生者的精血和灵识气息,凡是存活在这片天地灵气中的成年灵者,命稿都是栩栩如生,内含灵光的。

  这个结果没有给杨栩圣任何侥幸,天道也没有任何心慈手软,师父果然遇害了。

  站在他身侧的这位剑袍女子,乃是阁主沉青的大弟子,是凌霄峰的大师姐,也是云霄阁的大师姐,更是杨栩圣的同脉亲师姐。

  她是剑道美人,是天赋卓绝的尹岚,也是弟子们眼中冷漠、不近人情的首席大弟子。

  山巅的冬风清冷地刮过她冷艳的脸颊,漾动她鬓间的几缕青丝,她声音嘶哑又破碎:“小师妹回来了吗?”

  听到大师姐似是自语的问话后,杨栩圣才怅然转头,泪流雨下,点头道:“到近月城了,还带回来一个少年。”

  尹岚沉默地凝视着他。

  杨栩圣擦干眼泪,解释道:“在丘阳镇捡的,出身不太好,但性子你应该会喜欢。”

  尹岚转身离去,冷声道:“南华殿下令戒严,他们如何进的来,你下山跑一趟吧。”


  (https://www.biqwo.com/dudu/53978/53978578/3606861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