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古尘渊 > 第三章 幻影迷梦

第三章 幻影迷梦


  眼前的世界迷离而虚幻。

  对这个深埋雪地的将死少年来说,这就是一场幻梦。

  莹莹的月华柔软温和,四周的樱花开的正好,芥尘揉了揉双眼,在旖旎的红色世界里站了起来。

  这是一片迷幻的樱花林,他茫然地顺着花间小径穿行,不多时,便望见一眼无垠的池水。

  池水冒着淡淡热气,周身云雾缭绕,和风轻抚林间,片片樱花尽舞娉婷,轻轻擦过他蓬乱的发间,铺满了一池落红。

  素月清辉,云淡如丝的花香在周身萦绕,波光潋滟的妃红迷离之中,氤氲着一片毫不真实的幻影世界。

  一阵悠悠的笛声突然缓缓传来,清脆,入耳,环心,仿佛是来自天际的渺渺梵音。

  听着奏入心间的仙乐,少年浑浑噩噩地顺着池水前行,笛声逐渐清晰,他茫然地来到一片崖间。

  他不听使唤的脚步猛然顿住。

  眼前的这一幕,刻入心痕,深入灵魂,真真是永生难忘。

  长风之下,山崖之巅,月影之中,静立着一位轻吹翠笛的白衣倩影。

  曼妙女子身披白羽轻纱,盈盈一握的柳腰系着一条青丝绸绦,随风飘扬。

  她背对着芥尘,素手执青笛,对月而奏,显得无比孤寂。

  泠泠的水声,缥缈的笛声,幻影之下,少女的身上镀着一层潋滟的银光,仿若天人。

  仙人仙境,如梦似幻。

  芥尘默默地站在瑶光池水之畔,不敢出声,甚至连呼吸都不敢。

  他根本没来得及思考自己为何出现在这样一个陌生又奇怪的世界,因为这里实在太惹人留恋了,在一个毫不真实的梦境里,他连自己是谁都不会去想。

  崖前是一株光华灼灼的巨大花树,一曲奏毕,曼妙女子自花影下转头。

  映入芥尘眼帘的是一张绝美至极的脸庞。

  少女额前贴着一枚小巧的淡蓝色异石抹额,但看不到栓着它的细丝,只能看到宝石下那双摄人心魄的桃花眼眸。

  山风呼啸,荡起绝色少女额前的一缕青丝,轻纱被夜风吹的猎猎飘荡,露出女子如雪般的皓腕和细腻莹嫩的小腿。

  “你是何人?”

  少女冷冷地望着芥尘,清脆的声音打破平静,眼中弥漫着一种对人世的冷漠疏离。

  芥尘早已失了神,突然感受到她迸发而至的寒意,立即晃了晃脑袋回神,可身体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地,无法动弹。

  整个过程,少女似乎并没有对他进行任何施法的动作。

  下一刻,女子提起白羽裙角,踏着满地的樱花和月华向他走来,就像月中行来的仙子,缥缈脱尘,不似人间人。

  芥尘茫然无措地盯着这道走来的轻盈倩影,细碎的脚步声轻轻传来,他孤寂微弱的心跳也逐渐清晰起来,声声入魂。

  淡淡的清香袭面,全身散发着银光的女子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些银光并非她散发出来的灵光,而是在黑夜下,她的肌肤实在白的太过夺目了。

  芥尘瞪大了双眼,近距离的看清了少女这天仙的姿颜。

  此女约莫十四五岁,青丝墨染,若仙若灵,绝世之容上略带青涩,修长婀娜的身姿让其初具成熟女子的窈窕动人。

  芥尘呆呆地盯着这神女的仙姿玉貌,不知看了多久,反正越看越震惊骇然,不可思议。

  这精致的面容,袅娜纤巧的身姿,冰柔胜雪的肌肤,让他心脏仿佛要停止跳动,窒息一般的感觉让他神魂俱荡。

  那双望穿心扉的烟水秋瞳,光华巧转之间,似是拢了半世的烟雨。

  此人此景,只应天上有。

  神女轻启朱唇,面无表情,冷声命令道:“站起身来。”

  芥尘一呼即应般回过神来,下意识动了动,发现身体上那层无形的那种束缚消失了,便下意思爬了起来。

  绝美少女深深地注视着他的眼眸,芥尘也在茫然盯着她,可两人彼此间看到的、想看到的东西显然不一样。

  在对方的水瞳剪影之内,芥尘看到了一轮升起的明月,强大悠远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他只觉整个世界都要陷入她的双眸之内。

  少女只是认真地看了芥尘一瞬,只是这一眼,对一个卑微到尘埃里的凡人少年来说,便感觉已经历经一世,一种洞彻心扉的恐惧感在他体内油然而生,身体似乎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女子似乎看穿了他的仅有的半生,看破了他悲惨凄苦的十四年,从中读出了对方恣意凛然的绝望与哀嚎,她望着他的胸口,冰冷似水的烟眸变得复杂起来。

  她伸出一只纤细白嫩的青葱玉指,犹豫又好奇地缓缓点向少年的胸口,仿佛那里藏着另一个奇异的世界,只听她轻轻说道:“你是……快死了吗?”

  她的指尖散发着微弱的莹莹光毫,一寸寸抵近他,少年的心口也逐渐萌生出一种奇异的感应,微微一愣,恍惚之间,听到她的话后,少年突然有些醒悟了。

  “是啊,我是快死了呢……”

  芥尘苍白干枯的嘴唇微微蠕动着,他猛然回忆起来,忆起生前的最后一丝印象,便是躺在茫茫寒雪之下,等待着黑暗的侵袭,等待着最终的解脱和救赎。

  原来,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魂归永寂前的浮生大梦。

  这不真实的幻境,这不现实的盛世美颜,都是一场虚空泡影。

  他突然颤抖地冷笑起来,眼角无声地滑下两行血泪,在月华下泛着微光,触目惊心,就像夜崖月影下的一只鬼。

  看着少年的这一系列变化,绝美女子有些犹豫,但那颤动的指尖最终还是轻轻点在了他的心口上。

  也就是这一刻,指尖与心口相抵之处突然溢满了盛天的光华,向着四周夜空激射而去,两位少男少女都满脸惊愕,对发生的一切都有些茫然无措。

  芥尘心口的那抹奇妙的感应瞬间放大无数倍,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全身充满了磅礴的力量,就像沉睡了千年的一朵雪莲,终于在暖阳下伸展开来,那清晰的跳动之声,仿佛与天地同息,共同起伏。

  他瞪大眼睛望着这个颠倒众生的少女,可对方的月眸中却突然散发着凛然的寒意,其中仿佛藏着万千霜雪,要将他再次掩埋在漆黑与冰冷之下。

  芥尘有些茫然,还有些后怕,不知道这眼前的一切到底算什么,也不理解这少女究竟发觉了什么,态度竟然瞬间大变。

  而他的茫然恐惧全被少女的月眸读懂了,包括深处的一切,因为她是一个特殊之人,世间仅有的一人。

  幻术之内,她便是天。

  女子冷冰冰地盯着他的胸口,感受到那处的微弱感应,手指颤动,万千思绪萦绕心间。

  同时,芥尘也看向了她。

  两人心中都起伏不定,仿佛看到了彼此命运中的翻云覆雨手,心生骇然。

  思忖许久,犹豫许久,绝美少女终究有些于心不忍,没有对芥尘痛下杀手,只是冷冷道:“你应该死不了了,回去吧。”

  话音刚落,她便收起秋水眼眸,青丝微荡,光影微乱,曼妙身影瞬间便出现在崖边月下。

  寂静的寒夜,清素的光彩,她转头再次看向惊惧无措的芥尘,冰冷地丢下一句:“我会找到你的,在这之前,珍惜生前的最后一段时光吧!”

  少年感受到这毫不掩饰的肃杀之意,突然觉得,此女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魔力,可以助他升入云霄,踏足山巅,傲视天下,也能让他堕入深渊,朽烂成泥,灰飞烟灭。

  这种感觉莫名其妙,但很玄妙。

  崖风一吹,轻纱摇曳,白色倩影眨眼间就化作一点,消失在崖边静悬的圆月之中。

  与此同时,芥尘感觉天地急剧旋转,眼前的茫茫夜空化作一道旋涡,将崖前的那轮悬月狠狠绞碎,整个混沌世界破碎开来。

  他骇然失色地睁开双眼,看到了又一个陌生又陌生的世界。

  眼前是车撵的内厢,宽广异常,四壁铺满了光华琉璃的锦帛,两片轻盈的窗帘随风轻荡。

  一句灵动俏皮又显惊异的声音传来:“呀,你居然醒了!”

  马车外的丫鬟小仟提着几个水袋,透过窗帘惊讶地看了芥尘一眼,满脸不可思议,只见她快速转身跑开喊道:“小姐!小姐!那个少年醒了!”

  这道轻灵的嗓音打破寂静的凌晨寒夜,回荡在幽深的山林谷内,经久不绝。

  劫后余生的祈人少年掀开身上盖着的厚厚狐裘,艰难地撑起身子,没有时间回想方才的那场幻梦,下意识便茫然地打量这个全新的陌生世界。

  寒风吹起窗帘,夹杂着淡淡微光,轻轻扑打着他苍白的脸颊。

  他呆呆地看着远方,幽深的瞳孔里浮现一道微光。

  那是东边浮现的一抹新生霞光。

  冬雪已停,朝阳要升了。


  (https://www.biqwo.com/dudu/53978/53978578/3606862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