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媳妇撩夫日常 >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周有光和村长过来看下分配情况。

        已经走出村委会的林城原路返回,正好一前一后,同时进来。

        江黎背对着他们,没看见一黑一暗两道视线,哪个都不友好。

        周有光面上无光,觉得自己被耍了。

        明显就是偷鸡不成倒打一耙,不守妇道爬墙的是她,被抓现行还是自己替她说的话,到头来说他是垃圾。

        白净清秀的脸上因为羞愤带了一点异样。

        林城觉得自己这几天肯定脑子不好,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担心从未把他当回事的女人。

        利用完就丢,自己还送上门被利用。

        若是之前心里还存着点别的可能,现在没了。

        她男人……

        眼底扫过旁边男人白皙不沾污垢的手,眼前晃过小姑娘粉嫩饱满的指甲,原来在她眼里,自己只能算垃圾。

        也是,不只她,在别人眼里,他都是如此。

        再也没有犹豫,转身就走。

        周有光下午回城里,若是她要走,就走。

        先回了趟院子,把压在柜子底下的绿色包,拿出一沓钱,放在房间装着婚书的档案袋里。

        希望她学聪明点,若是日后生变故,也不至于流浪街头。

        村里农忙,到了下午大家喝水休息,等太阳落山,这一天的活就算完事。

        男人们说说笑笑等着收工回家,就见不远处身高体壮的男人拎着锄头,直接去了他的一亩三分地。

        太阳余晖衬着男人默不作声却越发卖力挥舞锄头的手臂。

        活干的是又快又好,一个顶俩,不等太阳落山,就赶上别人干一天的活了。

        “这小子疯了吧受啥刺激了大晚上来干活”

        “听说他媳妇跟别人跑了,估摸是心里憋着劲呢。”

        “就江家那个抹的跟个鬼似的还有人要”

        “这你就不懂了,还是年轻。”中年男人不怀好意的笑着把手放在胸前,比划了一下往上托了托。

        年轻男人开始没懂,后来哦了一长声,伸手要去捏。

        锄头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扔在他正要上手的下方土地上。

        余晖下露在外面的木头晃都没晃,结结实实的扎进了地里。

        两个坐在地上的男人全愣住了。

        这锄头的风好像从脸皮刮过似的,中年男人的手定格在胸前,手背还有被锄头带起的风刮到的恐惧,而伸手的年轻人更是吓得险些尿了。

        锄头砸过来一瞬间那锋利的刀锋,他若是伸手快了,这手腕绝对不保了。

        两人看着扔了锄头就走的男人,缓过神来破口大骂:“你他妈的疯了咋的!要谋杀啊你奶奶的!”

        “你给我站住,马上给老子道歉!真他妈的丧气!克父克母没人要的玩意也有逼脸回来,呸!晦气!”

        “……”

        两人愤然冲过去的话,噎在了男人回头。

        盖着帽子遮住脸的男人冷冰冰的看着他们。

        就那样站在稍高的坡上,居高临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没出声,没解释,更没惧意。

        男人什么也没说也没动,两个汉子倒有些怵了。

        那眼神怎么那么可怕。

        他们基本没和他交流过,但是回来一年,就算有人当众嗤笑,他也当没听见一样毫无反应。

        开始好多人都怀疑他是聋的哑的。

        第一次面对面对峙,男人高壮的身子是其次,那种说不出来什么感觉的眼神和无所畏惧的架势,让两个只敢窝里横也没动过真章的男人,瞬间怂了。

        林城等了片刻,见他们没动静,转身走了。

        脚步又稳又沉,即便是上坡,脚步也跟量的似的,步伐一致,如履平地。

        “听说他之前当过兵。”年轻的男人后怕的缩了缩脖子。

        中年男人回过神,声音稍高一些:“当过兵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去跑几年混口饭,要是混的好,能回咱们这鸟不拉屎的村子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也就唬唬你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我告诉你他就是个疯子,跟他妈一样。”

        “对了,他爸还杀过人。”

        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

        坡上一棵厚重的老树后,一个半靠在后的身影,慢慢直起腰,整个身子帖在树上,看着夕阳渐渐下沉。

        直到地平线陷入一片黑暗。

        林城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人当时是他接来的,现在不想送了。

        等村口的小汽车响起让人羡慕的突突声,他慢慢走了回去。

        推开院门,林城被灯光照的一愣。

        灯光有些昏暗,却在此时刺了他的眼。

        院子里的小姑娘一身黑白衫,都是他的衣服。

        手里拿着一个盆,嘴里念念有词的在满院子追着一只小猪跑:

        “乖乖,崽崽,给妈一个面子,吃一口成不”

        “我管你叫姐姐了行不,你别跑了,再跑就瘦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挑了你就图个肥,你要是减肥成功,也就是要跟世界拜拜的时候了。”

        “大哥,给个面子,吃口尝尝,不好吃不要钱。”

        “你个猪崽子要是再不听话,信不信今晚就变成烤乳猪。”

        “……”

        江黎端着苞米面糊糊满院子追着猪,她可是忍着被熏死的风险跳进去摸了个最肥的。

        这无亲无故的地方,就算要干点啥,也得有本钱啊!

        养猪是个不错的活,这小玩意别看现在萌萌哒,养的好明年出栏,那就是钱。

        不管啥年代,没钱哪行。

        这猪食还是跟村委会的大婶学来的,哪知道选了个最胖的,还是个挑食的。

        “猪大哥,你没猪八戒的命,就乖乖吃胖等着下锅,你跑到天涯海角也是无用功,还不如给我……”

        江黎的话咽在门口出现的雨鞋上。

        小姑娘弯着腰,两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抬起头。

        借着月光,眼里的星星就碎进了男人清冷凌厉的眸子里。

        仿佛把那死潭都染了光亮。

        “回来啦!”江黎眼睛弯弯。

        男人整个人站在门口,不进不退,不言不语,他看着院子里也停下吭吭唧唧的小猪。

        突然心口一天莫名的压抑焦躁,就跟气球扎了一针,瞬间就消散了。

        “我本来想晚上做点饭的,没找到厨房。”

        小姑娘还带着喘气的声音又指向院子里的猪:“倒是给它弄了一盘,它倒好,还挑食,身在福中不知福。”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3/60783716/3223610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