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媳妇撩夫日常 > 第5章 火上浇油

第5章 火上浇油


入眼的首先是一双又细又直还反着光的腿,随后视线上移是翘起的臀部和压下去的腰。

        女人头微偏,散落的头发垂在小脸两侧,未施粉黛,漂亮的不像话。

        林城退了出去,他终于相信,这个女人之前说的话,不是胡言乱语。

        打进门起,她就整天嚷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己这颗大白菜被猪拱了。

        像她长的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定要嫁给当官的有钱的,嫁给他倒了八辈子的霉,都是被逼的。

        他最开始说过,随时可离。

        然后她反倒没在提过离婚的事,转头住在这吃喝在这,整天去寻觅目标。

        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也不差她这口吃的。

        何况……长的着实一言难尽。

        这么看来,女人也不是蠢的一无是处,最起码还知道不卸妆怕他心生歹念。

        林城摇摇头,把院子里泡着的衣服洗了。

        再睁眼天已经又黑了。

        江黎从炕上爬起来,这北方的炕有些硬,起来的时候肚皮咯的有些疼。

        倒了点水,润些嗓子。

        啊啊啊了几声,终于不再是那么难听的公鸭嗓。

        江黎噌的蹦了出去,帅哥肯定回来了。

        昨天原主房间一看就没人住过,自己霸占了人家的房间,不知道他在哪睡的。

        刚开门,院子里男人宽阔的背部对着房门,旁边是已经洗完的衣服。

        男人个高,坐在小矮凳上腿伸展开,腿又直又长。

        随着他的动作,后背和肩膀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在半暗不暗的月光下跟大片一样自然成阴影。

        江黎没出声,蹲在门口眼睛比星星还亮。

        林城警觉的回头,看到就是她小鹿一样的眼,托着下巴仰起的头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哪里还有之前那种故作风尘的俗气劲。

        林城觉得,这样的江黎,就像个小姑娘。

        突然对视,江黎小鹿眼眯起来两条弯弯,小巧又丰满的粉红唇微张,露出几颗可爱的小瓷牙。

        林城手里的动作一愣。

        他快速回头,机械的开始洗衣服,突然觉得手里的衣服跟火山似的,特别灼手。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老听村里人讲鬼故事,莫名他就想起前一阵传说的狐狸精。

        幻化人形专门勾搭男人的——真狐狸精。

        江黎看着男人的反应,惊觉现在的自己是个万人嫌。

        打消了离婚的想法,有些事得解释解释。

        江黎小跑过去,伸手抓着男人的袖子,已经好转但是还是有些略哑的嗓子软儒中透着撒娇:“老公,昨天的事,我可以解释的。”

        男人手顺着她抓着的袖子浑身一僵。

        听到她说的话,本能反应事出反常必有妖。

        在脑子还没转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快速后退保持距离。

        望着空荡荡的手心,江黎眨眨眼。

        没事,钢铁不是一天炼成的,长城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宏伟壮观的。

        人心定性,想要推翻固有印象,也不是几句话就能板回来的。

        为了帅哥,咱努力。

        林城退后看见小姑娘的错愕,自知反应过度。

        可能是他听错了,那种称呼……

        江黎恢复乖巧模样,俏生生的站在林城前面,没再上前,软着嗓子继续:“昨天我真的是去周先生那里请教问题,不信你看。”

        她正好看见不远处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抓过来摸起来:“我是带着书去的,主要是周秋雪,她跟我说周先生要教我写名字,白天没时间,你看啊,书。”

        白皙修长的手指指甲圆润泛粉,一点也不像农村的女人。

        这点江黎还是很感谢原主的好吃懒做。

        她拿着证据看着名义上的老公,上辈子忙着事业直到熬夜猝死,也没谈个恋爱。

        这辈子突然多个身强体壮颜值在线的老公,怎么想怎么占了便宜。

        想到这她笑的越发开心。

        男人因那两字心脏一悸,无处安放的目光就落在了她手上的本子上。

        其实她怎样,他不在意。

        不知道今日怎么了,听到她解释,竟然有些信了,然后目光落在某处,平静无波的眸子骤然收紧。

        看向江黎的目光幽暗了几分。

        随后扔掉手里的衣服,径直走到自己房中,落锁。

        江黎一阵懵逼。

        这眼神什么意思?她知道想要扭转别人印象,就原主干的那些事,一朝一夕没门。

        但是她以为这个男人不一样的。

        哎,果然还是颜值误导自己,这个年代的人,哪有那么好相信一个男人浪子回头,女人弃娼从良啊。

        幽怨的目光落在手里的本子上,然后月光下的姑娘就跟化形失败的狼。

        定格了。

        ——《金瓶梅》

        三个大字,配上卷起一页纸露出的四条交缠的腿上,真是……

        活色生香啊。

        江黎看着落锁的门,拍了下头,这个年代的人保守,瞧自己给自己这火上浇的油,怕是这帅哥,要彻底对自己厌恶到底了。

        任谁自己挂名的媳妇,半夜拿着小黄书去别的男人房子,也不可能认为是请教学习吧?

        学啥?

        怕是这个男人,都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羞辱他。

        江黎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抽飞,周秋雪那个女人拿来的东西,能是什么好东西,自己竟然看都没看就当证据。

        好在昨天要拿书的时候被他的出现挡了一下,否则这书拿在全村面前,水性杨花的名头,可不是之前有没有证据,都拿着这玩意去爬人家墙,这简直就是……

        百口莫辩,无脸见人,直接就可以上西天了。

        恨恨的把书丢在地上,江黎手撑着头,想着刚才男人那冷冷的眼神,就知道完了。

        这个年代的男人跟老古董一样,心里坐实了她是那种女人,还是自己上杆子盖章确认的,她对天发誓自己就是干干净净的黄花大闺女,可能只有鬼才能信吧。

        最后一脚把书踹进旁边的垃圾桶,算了,还是离婚走人,来日方长,有缘再会。

        “嘎。”

        房门开启的声音。

        男人的身影站在门口,帽子已经摘了下去,一张祸国殃民的娱乐圈顶流天花板脸,就毫无遮挡的露了出来。

        江黎眨巴着眼睛再次看呆了。

        她感觉这婚——还可以再救救。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3/60783716/322361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