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媳妇撩夫日常 > 第2章 走错屋

第2章 走错屋


“林城,接你媳妇来了?”有老爷们幸灾乐祸:“你可算来了你,瞧把人周大学生吓得,你这媳妇半夜爬墙的习惯,你怎么不管管?”

        身边老娘们附和:“要我说啊,自己媳妇半夜爬墙,那、那肯定是男人喂不饱啊。”

        “哈哈哈哈哈——”哄笑声夹杂着不怀好意的眼神往江黎身上飘。

        江黎看着过来的男人,一身泛旧的布衣,黑色的,虽然泛旧,但是干净没有一点褶皱,身量很长,肌肉在不怎么宽松的衣服里,隐约可见紧致的线条。

        记得书里说过他当过兵,这身材倒真不是盖的。

        再往下一双沾水的雨靴,手里还拿着混着泥土的锄头,应该是正在干活,被人叫了来。

        江黎往上看,帽子遮脸,看不见长什么样,她也没兴趣。

        村民还在哄笑,江黎看向人群里略带得意的周秋雪,原本还压着眉眼一副被吓懵的表情突然抬头嘤嘤欲泣:

        “秋雪,不是你跟我念叨,周先生才华五斗,前途无量,让我今日赴约,即便学到二三,也能日后相夫教子,不受人挖苦。”

        “这些话都是你一字一句说给我的,我一直当着真,怎么就变成了私会了呢?”

        周秋雪一愣,这些话她好像没这么说过,她怎么可能从让她学习跟城子哥相夫教子这角度去说,她就等着今天人赃并获,等城子哥一来,这婚一离,她好趁虚而入。

        村民狐疑的眼神看向她,周秋雪镇定下来,一脸委屈:“我可没跟她说过这种话。”

        “可这话不像她一个大字不识的人能说出来的。”

        有人补话:“不是不像,她一个书都没念过两天半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成语。”

        村里娱乐不多,最多的就是八卦,这东家长西家短,哪个男人出轨哪个男人爬墙,真真假假谁都能说个一二三四。

        有人眼神在周秋雪身上就飘到了林城身上。

        村里能谈得上有点文化的,掰着手指都能念出来。

        这周秋雪上过一年高中,除了大学生,也是村里的名人。

        平时就爱咬文嚼字,这江黎学的这话,基本肯定她讲的。

        至于目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就是不知道这俩人是一人一厢情愿,还是合伙暗度陈仓。

        村里看热闹不嫌事大,烽火炮开始转移战场,对着周秋雪轰去。

        江黎趁乱走了。

        出了院子只有往右的一条土路,她顺着路走,盘算着怎么进城。

        以她的知识阅历在这落后几十年的年代,不说混出个传奇,风生水起肯定是没问题的。

        这么想着心情都变好了。

        大概走了两百多米,到了三岔路口,江黎停住脚。

        想象永远很美好,现实是——她一个钢镚都没有。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眼下不是憧憬未来的时候,她得解决眼前的吃住,脑子里并没有原主的记忆,只有这个炮灰的关联剧情。

        好吃懒做不是吹的,书里最后她爸妈留的那个土坯房,都塌了。

        身后脚步停顿,江黎这才发现后面跟着人。

        往前几步瞬间回头,略微松口气。

        是原主名义上的男人,林城。

        看着三米远她停他也停的男人,江黎忘了这件事,原主可是有夫之妇,就算自己要离开这个村子,也得先离了这个婚。

        男人停顿几秒,抬脚向右走去。

        无家可归的江黎安静的跟在后面,书里这个男人虽然性格怪癖,但是也是安静到最后,哪怕原主再作妖,也没伤她一分,甚至连碰都没碰过。

        如果不是脑子有病身体不行,那还当真是个绅士。

        江黎跟在后面又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最后在一个墙虽然旧,但是比较高的院子停了下来。

        男人推开大门,径自走了进去。

        房子很好认,这让江黎松了一口气。

        书里写两人自打住在一起,便是一人一屋。

        这房子一共就两个屋子,一个在主,一个在侧。

        不用瞎猫碰死耗子的去猜,挺好。

        男人先去墙角放锄头,然后又走了出去。

        整个院子就剩江黎一人,心情放松的同时疲惫感和已经淡化的痛觉又铺天盖地的卷来。

        “真特么疼啊,这帮刁民。”扶着幸免于难的胳膊,江黎往偏房走去。

        主屋正北朝南,偏房紧挨着在侧,都是独立门,一个院子里,互不干扰。

        这主屋肯定是房子主人睡的,江黎自觉拉门进了比较小的偏房。

        村里的地晚上有些凉,外面天已经黑了,江黎进去就开始摸开关,摸来摸去也没摸到,才想起这个时候可能还没开关这个事。

        房子结构很简单,右边木头门一拉,就是卧室。

        窗户透着月光,能看见炕上叠的方正的被子。

        其他东西都是隐隐约约看的不是很清楚,江黎也并不怎么好奇,她看见被子困意就来的猛烈,直接脱鞋把自己卷了进去。

        临睡前有个念头,这原主也没她想的那么邋遢。

        林城拿着药膏回来的时候,看了看主屋的卧室,窗帘未拉,灯未开。

        他把药放在窗户,轻敲了两下,转身走了。

        他对这个女人没有心思,但是也因他落了个有婚之名,很多事他都不介意,如果她能找到满意的男人走了,他可能还会给些嫁妆。

        就是这个女人实在不聪明。

        江家父母曾跟爸妈关系很好,这也是他顺了村民的恶意娶了她的原因。

        让她入户,也不过是变相的给她一个住处和温饱,否则以她好吃懒做的惰性,再折腾些时日,怕是落不到好。

        在外面洗了把脸,将干活的衣服扔进盆中,打开偏房的门走了进去。

        刚拉开卧室的门,军人的警觉就让他立刻察觉这屋内有人!

        他肌肉绷紧瞬间进入防御状态,等借着月光看见炕上的人,肌肉放松下来。

        月光余晖中,小巧的身子紧裹在被子里,一张涂抹的有些夸张的小脸揪在一起,额上有些汗。

        停顿片刻,男人过去伸手探上额头。

        转身去把放在她窗户上的药拿了过来。

        具体受伤多少,他不知道,但是听传话的人,怕是没少挨打,村里人法律意识薄,逮到机会怕是下狠手,赶着过来,见她一脸无畏的站在人群前面,也就以为可能自己想严重了。

        但是看目前这个状况,怕是伤口发炎,引起发烧了。

        男人没开灯,在半黑中娴熟的倒了开水,放温,挤出药片,放在一起。

        “嗯……”低声浅吟在这夜色中显得有些旖旎,不过女人无心,男人无意。

        女人裹着被子的手松开,不舒服的翻了下身,一张脸揪的更紧了。

        配合着夸张的妆容,面部表情有些狰狞。

        江黎做梦了,梦里她死后,进了火葬场,浑身火烧火燎的疼……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3/60783716/3223610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