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八零媳妇撩夫日常 > 第1章 穿书了

第1章 穿书了


江黎是被痛醒的。

        后背滚热的疼好像拿刀划开一道道口子,睁眼瞬间就被痛的冷汗流下来。

        “看吧,我就说这小贱蹄子死不了,要不怎么都说祸害遗千年。”

        “你看她这是什么表情哎呦喂,还瞪我,这小婊子是吃准了我们不敢打死她了。”

        小贱蹄子、婊子……这种侮辱性字眼就跟记录片似的,瞬间让江黎认清了现在的状况。

        她穿书了。

        一本架空年代文,就是以现代背景写的七八十年代的小说。

        她能记得这么清楚,得归功于和里面一个人人喊打的炮灰同名。

        捂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听着耳边难听至极的话,江黎无言以对。

        这个原身……已经被她们打死了。

        可怜,不过也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好了,大家别打了,会出人命的。”小的蚊子一样的男声传来,方才还咋咋呼呼的村民立刻噤声了。

        江黎抬眼看去,白白净净,卡着一个厚底眼镜,泛旧的中山装,中规中矩,大背头,很像电影夏洛特烦恼里唱一剪梅时候的袁华。

        她记得剧情,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白斩鸡一样的男人,是村里唯一考上大学的文化人。

        这个地方大字不认识几个的太多了,大家都把大学生的话当成圣旨。

        见他发话,就住了手,江黎也算暂时安全。

        她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红砖红墙还有大院子,好像比她以为的年代要过的好点。

        最起码她看见了院子最左侧栏里的鸡飞猪跳。

        她看了一下院子就把视线落在正前面的男人身上。

        虽然后来大学生满地跑,但是这个年代,确实金贵,含金量也高,考上不容易。

        前途无量。

        也难怪原主不顾礼义廉耻半夜□□投怀送抱。

        可惜是个圈套。

        她目光一转,视线落在不远处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身上。

        裙子很土,款式布料都很土鳖,但是看上面平整的花纹,明显就是精心供起来没穿过几次的衣服。

        衣服的主人见她看过去,眼睛快速眨了眨,随后硬挤下几滴眼泪:“黎黎,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这样、你这样对得起城子哥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刚消停的水面,又开始翻腾。

        “不守妇道,水性杨花,你这种人在以前,是要被浸猪笼的!”拐杖敲打着地面,愤然的老人好像气的随时要升天。

        “我看呐,那个灾星既然娶了她,还不如好人做到底,两人一起离开安平,还我们村里一个宁静。”

        “就是,一个丧一个浪,婚都定了,赶紧滚蛋。”

        “……”

        缕清大概剧情,江黎反而不着急了。

        难听的话跟决堤的河坝,不停的往她身上砸,她也没太怨气,这是原主该受的。

        但是……

        方才还奄奄一息的女人,忍着巨痛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她眉眼轻挑,自带风情,勾着唇角看向身后自以为正义化身的村民:“所以,你们是代表月亮,来消灭我的?”

        空气安静几秒,有人抬头看了看月亮。

        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有的男人经不起诱惑,看见村花这神情,立刻春心荡漾,女人狠狠掐了他一下换来闷声惨叫。

        随后看向江黎不善的目光更多了起来。

        她倒无所谓,看向站在前面的男人:“不是先生让我过来学习,还给我提前拿了书吗?”

        原主属于那种标准生了公主病没有公主命的人,仗着有点姿色,一直妄想嫁个男人改变命运。

        只不过这娃娃亲回来,被村里按头成了婚,虽然婚后两人互看生厌各不相干,但是不碍于她红杏出墙没人管。

        原主脑子浑胆子小,这次就是被红衣服的所谓闺蜜忽悠的。

        江黎摸了摸怀里的破书,黄秋雪说,这书是大学生给的,晚上过来教她认字。

        然后还略带嫉妒的说:“周先生为什么就只点名教你啊肯定是因为你长的漂亮,羡慕羡慕,要是能获得周先生青睐去了城里,那往后就凭周先生的才华,升官发财肯定指日可待啊。”

        周秋雪念过几年书,在村里算文化人,大字不识的江黎对她一直是相信的,听她画了这么大的一个饼,顿时眼睛亮了。

        看都没看往怀里塞好书就来了。

        教书又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非要半夜相会,对自己美貌异常自信的原主在周秋雪的马屁下立刻晕乎乎,坐着官夫人的梦。

        夜半还未至,人就来了。

        还没等她摸进房中,更多的人也来了。

        大家看见原主就知道什么情况了,再看里面吓得瑟瑟发抖好像被欺负了的大学生,立刻新仇旧恨的老娘们下了狠手。

        把原主打死了。

        周有光一听,急忙撇清:“我没有,我没有,我怎么会半夜教书,孤男寡女,于理不合。”

        江黎也不慌,她手摸进衣襟,就知道大家不会信。

        原主好吃懒做水性杨花不是一天两天了。

        打懂事起就妄想勾搭一个男人改变命运,不过仗着几分姿色眼光甚高,勾到临头又反悔,所以不光女的恨男的也感觉她在耍人。

        等她挑来挑去把小时候以为死在外面永远不回来的娃娃亲等回来了,原主的恶劣心性被逼到了极致。

        娃娃亲是江路两家小时候定的,那时候江父母尚在,路家也风光。

        后来路爸锒铛入狱,妈妈疯癫逝去,在那个一人犯事株连九族的年代,林城尚小,便被人追着喊灾星骂。

        再之后他被接走,村里消停了。

        可去年这消失的人,又回来了,回到林家老宅,敲敲打打加固已经摇摇欲坠的房子。

        看架势是要久住。

        村民唾弃的过来观望,男人身强力壮,闷头干活,闭口不言。

        一顶帽子遮着蓬乱的头发遮住脸,别人问也不说,村里有人说:可能跟他妈一样,是个疯的。

        村里赶不走,怕他一个单身男的闹腾人家好姑娘,有人突然想到江林两家小时候的娃娃亲,其实都是孩子未出生前,随口开玩笑的。

        原主就是这样被架着去林家跟这孤僻怪异的男人成了亲。

        村民自觉聪明,一下子少了俩祸害。

        原主开始是又怕又惧,听说男人爸爸杀过人,晚上睡觉都锁着门。

        后来慢慢男人除了不爱说话,一切正常,甚至还会给她买些在村里女人看来很稀罕的胭脂衣服,她胆子也就越来越大。

        她以为这傻子也被她美色吸引,便渐渐又恢复以前的作风,甚至越演越烈,一心想着找个男人脱离苦海。

        上次是村长家那个傻儿子,这次是刚回村的大学生。

        摸书的手刚碰到边角,就听村民喊到:“呦,林家那个丧门星来了。”

        江黎手一顿,她好奇的看了过去。

        父母那辈做错的事,不应孩子来担,愚昧的村民为他加了太多强加之罪,她也好奇他为什么回来。

        当然,这婚,是一定要离的。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3/60783716/3223610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