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我强取豪夺的男朋友总想刀我 > 第七章 真真假假

第七章 真真假假


宋言穿梭在大雾里,手里拿着林卿最新研制的探测器,可以准确的测出周围可移动物体的具体方位,活物便显示红色,死物便显示蓝色,避免大雾中他被丧尸攻击。

        周围的雾越来越大,宋言看着手腕上显示的追踪器,眉头紧皱,他在裴怀瑾身上放了定位,可是追踪器显示裴怀瑾就在附近,但探测器却没有感知到一个活物。

        宋言后背冒起冷汗,他咬紧下唇将那些不好的念头抹去,神情戒备继续前进,途中顺便解决了几个腐烂到无法如眼的丧尸。

        临近傍晚,宋言仍未找到裴怀瑾,眼看天就要黑了,大批的丧尸会出来活动觅食,即使是拥有言灵这样的异能,可操纵成千万上万的丧尸也不容易,没有防护辅助的话他撑不了多久。宋言踌躇一会儿,决定先回去,万一裴怀瑾已经回去了呢?

        一路上他都感到怪异,然而不远处传来丧尸的低吼打断了他的思路,宋言加快了步伐。

        快要到达基地门口时,突然传来快速奔跑的脚步声,断断续续又嘎吱作响,像是骨头剧烈摩擦发出的声音。

        宋言顿时戒备,突然,一双手从身后袭来,温柔的又迅速的抱紧了他的腰身往后撤,宋言正要反击,鼻尖却先闻到熟悉的气息,紧接着便被人用力拥进怀里。

        基地的大门随之紧闭,防护罩开启,将丧尸隔绝在外。

        “言言,我回来了。”

        身后的人嗓音低沉沙哑,像是许久不说话一样,尾音发着颤,说话间胸腔的震动从背后传到他的心尖。

        陌生又亲昵的称呼让宋言有些错愕,裴怀瑾从没这样叫过自己,也从未主动和自己这样亲近过,一时间他竟有些不知所措。

        “对不起言言,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那样严重的话,我只是被嫉妒蒙蔽了眼。”

        “看到你和林卿走的那样近,我以为你变心不要我了。”

        “可以原谅我吗?言言。”

        低声恳求道歉的话语让宋言再次疑惑,他回头看了眼裴怀瑾,却见对方连胡子都没刮,线条分明的下巴上一片细小的青茬,眼里带着血丝。硬生生把这张俊美绝伦的高冷脸变成了胡子拉碴的大叔。

        宋言惊了。

        裴怀瑾向来爱干净,更是有些强迫症,平日里吃个饭都要一口饭一口菜,讲究的不行,这样邋遢出现在他眼前还是第一次。

        “你,你怎么搞得?”宋言错愕又震惊

        裴怀瑾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苦笑一声,微微低头,眼眸含泪带了委屈,无措又消沉,一张脸白的毫无血色,偏偏眉目漆黑,浓淡相宜,宛如一张水墨画般的美人脸。霎那间破碎感扑面而来。

        “很丑吗?言言是不是嫌弃我了。”

        “没……”

        宋言被他勾的魂都没了,心脏怦怦直跳,下意识回答,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裴怀瑾看,心想他家大宝贝终于开窍了!

        虽然感觉哪里怪怪的——但这并不重要!

        突然被温柔对待的宋言虽有些不适应,但接受的很坦然,他试探着摸了摸裴怀瑾的头,像是安抚他一样,眼神都温柔了:“你很好看,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好看。”

        “言言……”裴怀瑾低声唤他,下颌抵着宋言的肩窝将脸埋进去,深深的呼吸着属于他的玫瑰花香的气息,淡淡的香气涌进鼻腔。在宋言看不到的角度,俊美至极的脸上带着痴恋,眸光晦暗,不着痕迹的将环在他腰间的手臂慢慢收紧。

        这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姿态,好像将猎物紧紧的控制在怀里,任何人不得觊觎分毫。

        “你好香啊……我好喜欢……”裴怀瑾面上带着痴迷,嗓音微哑,透着一股暧昧。

        宋言的脸倏地红了,不自在的动了动,小声道:“回去,别在外面这样。”

        “嗯……都听你的”裴怀瑾恋恋不舍得松开,牵着他的手往回走。十指相扣间,彼此的温度都融合在一起,宋言暗暗握紧了,眸中含情,笑意无声地从脸上绽放,想极了怒放的玫瑰,张扬热烈让本就艳绝无双的漂亮面容更加耀眼,让人神魂颠倒。

        路过的人纷纷侧目,不由得晃神,眼里不约而同透着惊艳。宋言虽然行为恶劣,嚣张跋扈,但那脸却长得极好,这是所有人都不可否认的一点。

        周围的目光热烈而放肆,裴怀瑾沉了眸光,眉宇间弥漫着黑气,强硬的捏住宋言精致的下巴,低头委屈:“不准对别人笑。”

        “只对我笑好不好。”

        宋言无奈,想到之前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捏了把他的脸,指尖触碰到硬硬的胡茬,笑眯眯道:“你真的变了好多,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夺舍了。”

        “行吧,我不对着别人笑,只给你一个人看。”

        温柔有力的承诺就在耳边响起,裴怀瑾手指一颤,眸色中流露着宋言看不懂的情绪,像是哀伤,又像是悔恨,他低声承诺:“对不起言言,以前是我不对,以后不会再有了,我会制止那些错误,我们会有未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宋言点头,他本来就没想和裴怀瑾分开,就算这次裴怀瑾打算放手他也会死缠到底,裴怀瑾本就是他的!

        ——

        时间一晃而过,不知不觉三天已过,裴怀瑾整天和宋言黏在一起,连训练都要带着宋言一起,旁若无人的虐狗。

        极致的反差让秦潇大吃一惊,他无法将之前那个冷漠无情的面瘫和现在这个粘人又体贴的队长联系起来,并且……

        秦潇看向门口孤零零站着的裴玉,心情更是有点复杂。

        连自己弟弟都不搭理了,这情况倒是和之前反过来了。

        “大哥……”裴玉清亮的声音响起,朝着裴怀瑾走去,自然的坐在裴怀瑾另一边,他看着枕在大哥腿上睡觉的宋言眼里无法抑制的涌上怨恨,眼睛死死的盯着宋言,下意识伸手去抓他。

        “咔嚓”一声轻响,手腕一痛,一只手捏断了他的手腕,裴玉泪眼婆娑的抬眼,不可置信道:“大哥!我是你弟弟,你,你为了他竟然伤害我!”

        裴怀瑾冷漠的收手,眼神极冷透骨,周身冷气弥漫,像是有无数把利剑对着他,寒意逼人,那野兽一般看向死物的眼神让他禁不住发抖。

        “滚,不要出现在言言面前,我真的会杀了你——”裴怀瑾语气冰冷,凉薄的眼神里带着杀意,他极力压制着自己,认真的语气让裴玉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

        裴玉浑身发抖,双腿控制不住的打颤,他不住的去想难道之前他向陆骁透露林卿的事情被大哥发现了?不对!大哥为什么这么维护宋言,他们明明都决裂了,自己亲眼看到的!

        为什么一切都脱离他的掌控了,宋言,宋言!又是宋言!你为什么要活着!

        裴玉神魂落魄的走出去,一条僻静的小路上正巧将一个人撞倒在地,对方骂骂咧咧的爬起来,怒道:“你瞎啊,看不到有人吗?”

        见没人理也不道歉,这人气得抬起伸手去抓他,不满道:“喂,和你说话呢,你聋吗?”

        裴玉不为所动,只是一双眼睛阴森森的盯着他,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只见他伸手快到残影,悄无声息间扭断了这人的脖子,死不瞑目。

        裴玉淡定将尸体拖进一间废弃的小屋,手起刀落精准的将人分尸。神色淡定坦然,甚至勾起了嘴角有些愉悦。

        ——

        月明星稀,天空黑沉沉的,公寓里两人相互依偎着,一盏小灯开着,发着温柔的暖光,宋言趴在裴怀瑾怀身上睡得很沉,许是这几日过得太幸福了,连睡着时唇角都是微扬的。

        裴怀瑾低头,神色温柔的注视着沉睡的青年,一寸寸细致地扫过他的面容,指尖描绘他的眉眼,鼻尖,以及那片温凉泛着粉意的唇,眸光骤然幽深,好像要将他刻进骨子一般。

        “言言,我爱你——”

        “不管发生什么,这次我不会再重蹈覆辙,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磁性低沉的嗓音渐渐变得模糊,裴怀瑾看着不断透明的手,眼里满是坚定。他俯身亲吻了青年的额头,鼻尖,最后轻轻的吻上那片唇,克制又隐忍:“言言,我很快就回来了,等我好不好?”

        睡梦中的青年显然做起了美梦,沉浸在梦里无法自拔,对外界的声音没有反应,意识沉睡间听到熟悉的声音也只是下意识的蹭了蹭对方,模样乖顺又柔软。

        裴怀瑾一颗心像是泡在糖水里,黑沉的眼眸里满是宠溺,他忍不住轻轻的咬了咬那片淡色的唇瓣,看它染上绯红又转移了位置,在怀中人脖颈间留下一个印子,敏锐的发觉对方颤了颤,裴怀瑾伸手想去抚摸他的眉眼,眼前却渐渐虚化。

        气氛一瞬间沉了下来,他贪恋的直视青年的容颜,仿佛要刻进股子里,眼眶霎那间变红,又忍不住哽咽:“言言,原谅我……”

        话音刚落,凸起的被子瞬间凹陷,床上只剩宋言一人独自沉睡——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4/60784845/3043348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