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我强取豪夺的男朋友总想刀我 > 第二章 你要真想杀我何必亲自动手?

第二章 你要真想杀我何必亲自动手?


“队长,所有丧尸都已消灭,被咬伤的民众已被带走,我方没有死伤。”

        身后,深蓝色武装的异能者严肃地向裴怀瑾报告,目光直视着眼前高大笔直的身影等待指令。

        “收队。”冰冷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

        “是!”

        异能者们迅速离开,裴怀瑾站在原地定定地看了宋言一会儿,幽深的瞳孔里看不出丝毫的情绪,那张如同美玉般俊美的脸上带着丝丝的寒气,冰冷的气场四散开来,整个人如同冷冽的修罗,让人不敢靠近。

        宋言原本有些恼怒的脸色突然缓和,张扬的面容上带着勾人的笑,长腿一迈,一步步朝着裴怀瑾靠近,待看到自脚底逐渐蔓延的寒冰时止住了脚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两米。

        宋言眼皮一抬,仿佛惑人的海妖般轻轻开口,嗓音独特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压:“宝贝儿,过来——”

        裴怀瑾眉头紧皱,无法控制般走向他,整个人卸下了防备般走进,在宋言面前站立,似是无法忍受这样的距离,他微微仰头。

        下一刻,一双修长的手拽住了他的领带迫使他低头,瞬间,鼻尖相碰,呼吸间都是彼此的气息,淡淡的玫瑰香气传入鼻腔,四目相对间,裴怀瑾极力掩盖的情绪几乎无处躲藏。

        裴怀瑾索性闭上眼不去看他,可唇瓣上传来的酥麻感瞬间让他警觉,又猛地睁开眼,一眼便装进了一双仿佛盛着星河般璀璨生动的眼眸里,又好像盛满了深情和他无法接受的爱意。

        宋言轻轻重重的碰着那张冰冰凉凉又冷漠无情的薄唇,极力忽略发软发颤的腰,喉咙间溢出笑:

        “你在担心我吗?”

        “你要真想杀我何必亲自动手?”

        “只要不出手,那东西的爪子就会落到我身上,你知道的,被抓伤的人没有活命的机会。”

        “可你救了我,救了……强迫你的人?”

        宋言越看越喜欢他家大宝贝,这幅清清冷冷又纯又欲带了点破碎感地小模样勾人的紧,他遏制不住心底的想法,修长的指尖挑起他的下巴,微微仰头碰上他的唇,缱绻缠绵低低道:

        “你乖,哥哥疼你——”

        清冽的嗓音如同海妖的低语,带着点宠溺蛊惑着裴怀瑾的思维,垂在身侧的手狠狠的握紧,手臂上的青筋昭示着他起伏的思绪,他的眼神越发冰冷,在对方的唇快要碰到时,伸手推开了他。

        宋言神色平静的被推开,正要说话,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嗓音让他厌恶的皱眉:

        “大哥,宋先生?”

        一阵脚步声传来,宋言不耐的侧头,而裴怀瑾却是舒缓了眉头,周身不再是对着宋言那样泛着冷意,反而多了丝温柔。

        那青年走进,眉眼间满是温柔,五官精致小巧,眼尾的一颗泪痣让这人平添了一抹惑意,语调轻软,一身白净的衬衫更衬的像个小白兔一样无辜又单纯。

        裴玉眼眸轻轻一抬落在裴怀瑾身上,松了一口气担忧道:

        “原来你们在这儿啊,我找了好久呢,母亲见大哥还未回来,便让我来找大哥。”

        “大哥,回家吧,早饭做好了,就等你了。”

        “嗯。”裴怀瑾应了声。

        裴玉眼神一亮,便上前去要挽裴怀瑾的胳膊,眼里透着如同稚子般的喜悦,然而刚等他碰到衣角,一阵凌厉的风划过,裴怀瑾迅速将人推开,可还是晚了一步,只听见“啪”的一声,似乎是骨头断裂的声音,裴玉的手背上顿时红肿一片,疼的他惨叫一声。

        “啊——”裴玉疼的冷汗直冒,眼里划过戾气,裴怀瑾眼神一冷,将人护到身后,脸色阴沉的看向宋言,语气里压抑着怒气:

        “宋言,你闹够了吗?小玉是我弟弟!”

        “道歉!”

        宋言收了棍子抵在地上,撑着手臂凉凉的看着被裴怀瑾护在身后的那人,唇角勾着一抹讽刺的笑:“弟弟?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吗?”

        “我说过,除我之外任何对你居心叵测的人我都不会容忍!基地里的人谁不知我的忌讳。”

        “你当我瞎吗?你那个弟弟看你的眼神像是看哥哥吗?”

        “够了!”

        裴怀瑾冷声打断他,眉眼间满是不耐,带着足以刺痛他心口厌恶:“宋言,之前被你打伤的那人我不和你计较,但裴玉是我弟弟,我不允许你欺负他!”

        衣角被人轻轻扯了扯,裴怀瑾回头,就见裴玉额头布满了冷汗,苍白着脸摇头,软声道:“哥……我没事的,宋先生他也不是故意的,是我不好。”

        裴玉低垂着脑袋,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滑落,委屈又倔强的擦去,像朵柔韧的小白花一样体贴道:“我只是想和哥哥亲近一点,哥哥很久没回来了,我和母亲都想你。”

        “我这几天总是梦到我们小时候,有人欺负我了,哥哥也总是护着我,我虽然没有异能,但也想在其他方面帮一下哥哥……”

        “既然宋先生不喜欢我……那我以后就不来打扰哥哥了。”

        宋言听着这一番令他作呕的发言,冷笑一声:“那好啊,既然你这么有自知之明,以后就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他扔掉手上的棍子,精致含情的眼眸里不带半分情绪,语气却是阴森可怖:“收起你恶心的眼神,如果你再碰我的男人,你的手我就拿走了。”

        宋言的一番话让裴玉下意识打了个寒战,对上那双森冷的眼睛时他清楚的看到里面不加掩饰的杀意,他也清楚,宋言一定会说到做到。

        可是——凭什么!

        裴玉死死的咬住腮帮的软肉,口中弥漫开来血腥气,他低垂着脑袋脸色煞白,眼里藏着嫉恨不甘:‘宋言不过是靠着有个当首领的父亲横行霸道而已,我才适合哥哥一起长大的人,我们才是最有资格亲密的人!你算什么东西!’

        ‘你才是那个该死的人!’

        ‘大哥只能是我的!’

        嫉妒,愤恨的情绪在心里来回翻转,最终裴玉抬头时也只是怯怯的看了宋言一眼,咬着唇万般委屈般抹去眼角的泪水。

        一个大男人娇柔做作哭哭啼啼的,宋言看得一阵嫌恶,索性抬腿走人,路过裴怀瑾时,笑眯眯地侧头温声道:“今晚见——”

        宋言满意的看着自家大宝贝泛红的耳尖,扬长而去。

        宋言走后,裴怀瑾紧绷的身体微微放松,想到刚才的那句话,脸色瞬间阴沉,他轻皱着眉头,眼底一片冰凉:

        “走吧,下次见到他,能多则躲。”

        裴玉不甘心,声音都变得急切:“大哥,你异能这么强大为什么要怕宋言?就因为它是首领的儿子吗?”

        “还是说……”

        他咬着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摇摇欲坠般开口:“大哥真的——喜欢他?”

        “没有。”

        裴怀瑾果断否认,他低头看着一心为自己着想的弟弟,缓和了脸色:“我和他,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既然大哥不喜欢他,为什么还要和他在一起?”

        “大哥,母亲和我,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加一个宋言?”

        “他除了一张脸哪里好?”

        裴玉喋喋不休的说着,裴怀瑾听的皱眉,轻叹了口气打断他的话:

        “够了,回去吧。”

        “等会儿找夏扬给你治伤。”

        裴玉还想说什么,被大哥冷漠的眼神一扫,瞬间不敢吱声,偏长的刘海掩住眼底的恶意。

        他看着大哥远去的背影,眼底满是痴迷,骨折的手腕被他抬起,面无表情的安好,随即痴恋般舔舐着刚才碰过裴怀瑾衣袖的手指,牙齿研磨直至出血仍不松口,神态迷恋喃喃着:“大哥,你是我的!”

        ——

        末世天黑的很晚,裴怀瑾八点到达宋玉的公寓时天色还亮着,橘红的晚霞染红了半边的天。

        屋内摆设和他几日前离开时并未有太大变化,整个基地除了首领外,也只有宋言公寓的地段好,房间也是干净利落,和他这个人一样干脆。

        裴怀瑾是从卧室找到宋言的,一进卧房便被人扯着领带拽进了浴室,他无法反抗,似乎从踏进这件公寓起,他的行为早已不受控制。

        出来时,宋言穿着黑色的睡袍坐在落地窗上,靠着墙,眼眸带笑看着他,隐在睡袍下的小腿轻轻地摇晃,宋言是天生的雪肤乌发,黑色的睡袍更衬着他白的晃眼,尤其是上面落满了红梅时,更是美的惊人。他的跟腱很长,所以小腿修长笔直,平日里一只手便足以全面的握住那截脚腕。

        而此刻,那只脚确实踩在了他的胸膛上,他半跪在地面抬头看着宋言,夕阳的余辉洒在这人的身上,那一瞬间,透过那双精致含情的眼眸,他仿佛看到了盛世。

        被踩住了胸膛,裴怀瑾身体僵硬,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一半深邃的眼睛,他压抑着怒气,胸膛的起伏昭示着不平的内心,他感到无比的屈辱,手臂青筋爆起,薄唇都抿的很紧。

        宋言用了力气,他甚至可以感受到裴怀瑾越来越僵硬的身体,蓦然哼笑一声收了力道,嗓音变得轻灵,诱惑着对方的思绪:

        “宝贝儿,过来,吻我。”

        裴怀瑾僵硬地站起身,身体不受控制走上前,抱住了落地窗上如同妖精般惑人的宋言,他的神情满是屈辱,压抑着羞恼,低头靠近,呼吸间都是彼此暧昧的空气。

        然而在快要贴近时,一根纤长的手指抵住了他的唇,宋言面色有些冷,语气认真严肃:

        “今天,我很生气,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宋言捏着裴怀瑾的下巴,看着那张俊美地脸蛋浮现各种隐晦的表情,手指暧昧的摩挲着那片苍白的唇,宋言最喜欢他这幅清清冷冷不容人玷污的小模样,连皱眉都着一股让他迷恋的破碎感,也只有自己见过这幅模样的裴怀瑾。

        清纯又带着莫名的欲,无端的勾起人的破坏欲。

        裴怀瑾闭上了眼。握在宋言细腰上的手指慢慢蜷缩,又猛地放开,面上更是寒凉一片,脸那双幽深地眼眸里都带了杀意,被掌控的屈辱让他无法直视。

        “宋言,你会后悔的。”

        “如果没有言灵,你什么都不是!”

        “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嗯哼~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我?”

        话音一落,唇舌便凶狠的抵进裴怀瑾口中,抵死缠绵搅弄,细腰上的大手蓦然握紧了,几乎是恶狠狠的攥住了那截柔韧的腰。

        暧昧的水渍声传入耳朵,裴怀瑾脖颈通红,眼眶都被刺激的发红,等到结束时,宋言撑着发软的身体,轻喘着气抬手抹去他眼角的水珠。朝他耳里轻吹一口气,瞬间,裴怀瑾僵硬了身体。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4/60784845/3043348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