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夸夸我 > 第十章 月光如水

第十章 月光如水


等到伏夸他们抵达营地的时候天都已经暗了,这一下午的长途跋涉让大部分学生叫苦不迭,但是能够亲眼目睹整个日全食确是值得的。很多学生都顾不上吃饭,先去洗澡了,身上黏糊糊的着实有些难受。

        还有些学生回来后直接跳进海里游泳了,冰冰凉的海水带来的惬意让人忘却疲劳,肆意的玩耍着,拍打着水花,追赶嬉笑吵闹,这就是大学的青春。

        今天晚上教官们安排了篝火晚会,这是展现青春风采的聚会。晚上8点,篝火已经被点燃,火焰熊雄雄燃烧着,学生们都已经围成了一个大圈。

        篝火晚会上是少男少女展现自己的好机会,表现得好拥有优先择偶权,表现得不尽如意那么就被定义为搞笑男。节目类型丰富多彩,唱歌的,跳舞的,还有唱rap的,伏夸还是蛮喜欢rap的,差点上去跟那位表演的同学来一段freestyle。

        每个节目都获得了大家的掌声,伏夸觉得这可是赚取夸夸值,提升进度条的好机会,就一个劲地举手希望朱葛亮能点到自己,让自己上去表演节目,表演的内容伏夸都已经想好了,那就是朗诵。

        但是朱葛亮眼里仿佛没有伏夸一样,直到篝火晚会结束,他都没有机会表演。伏夸严重怀疑朱葛亮把对马飞的敌意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得找个机会好好跟朱葛亮说说自己跟马飞并不熟,只是简简单单睡了一个帐篷而已。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伏夸和马飞都没有睡觉,他们把帐篷门打开着,人坐在帐篷里,脚露在外面,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沙滩上还有人在散着步,大多数都是2个人,互相讲述着对方的喜好和故事,走着走着人就走近了。

        “伏夸,你听过龙鱼的传说吗?”马飞眼里闪着回忆问道。

        伏夸刚把编辑好的信息发给院长婆婆,“没有听过,金龙鱼倒是知道,鲜榨的。”

        “传说中东海这边有着一条龙鱼,它通体金黄,身形巨大,看到它的人这辈子都会有好运相伴,更有传言它能帮人实现一个愿望。”马飞没有接伏夸的玩笑,自顾自地说道。

        “那现在有人看到过龙鱼吗?”伏夸问道。

        “没有,就连影像资料都没有,曾经有个富豪,花费了几十亿通过信息手段寻找龙鱼,但是一点收获没有,就有传言说龙鱼的活动范围不只是东海,更有人说龙鱼传说就是一个骗局。”马飞说道。

        “那你信不信?”伏夸继续问道。

        “我信!”马飞斩钉截铁地说道,“伏夸,你信不信?”

        “我也信!”这时候院长婆婆电话来了,伏夸拿着手机准备出去接听,“我不仅信,而且我现在就给你抓过来!”

        今天其实是伏夸的生日,原本寝室所组织的生日聚会因为这荒野行动搁浅了,但是室友们还是在寝室群内都送上了祝福。

        这是伏夸第一次没在孤儿院过生日,所以院长婆婆特地打电话过来,听着电话里弟弟妹妹们一声声的生日祝福,伏夸心里也是有点思念他们,跟院长婆婆聊了一会,嘱咐弟弟妹妹们好好听话,他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时间来到了11:59分,伏夸如期收到了祝福短信,发送方他备注的是恩人,从开始接受资助开始,每年伏夸生日那天的11:59都会收到这条短信。伏夸拨通电话打了过去,冰冷的提示音告诉他这是空号,依旧是这样,对于这个神秘的恩人,伏夸总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这时候沙滩上基本没有人了,同学们都回帐篷里休息,但是伏夸依旧毫无睡意,就独自沿着沙滩散散步。

        夜里的沙滩静谧又显得冰凉,伏夸远远地好像看到沙滩边上坐着一个人,走进一看,发现是一个女生,月光笼罩她的全身,仿佛是披上了一层银灰,月光如水,美人如玉,她正托着腮,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伏夸的接近好像吵到了她,她也没想到这么晚还有人没睡,便起身便离开了,伏夸没有追,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那里,心脏跳动得很快,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并不是因为刚才的女生有多么好看,但是这一刻伏夸确实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纯净无暇,如同白月光一般。

        但是也仅限于心动,伏夸并不会行动,谈恋爱并不在他所计划的事项内,这是属于其他大学生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现在的伏夸也没有这个心思谈恋爱。

        伏夸给自己身上的压力太大了,从他十二岁昏迷那次后,知道自己的身世有着很多谜团,寻找自己父母这事就一直压着他,他始终坚信自己的父母不会无缘无故把自己遗弃,并留给了自己黄色吊坠这样神奇的异宝。

        而老木头的苏醒也让伏夸过早进入能者的世界,比预计的时间直接提前了6年,很有可能会拔苗助长。

        第三天,学生们在沙滩上进行训练,集体做俯卧撑;第四天,环岛跑步。每天的训练量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也让学生们都叫苦不迭,但是没有一个人提出退出训练,这次训练也是人生中的宝贵经历。

        对于自己的白月光,伏夸虽然自我暗示不会行动,但是身体还是很老实的,还是会每天晚上12点独自一个人去沙滩散步,期待着能再次遇到什么,遗憾的是自从那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

        伏夸也尝试在军训的时候能够找到她,但是好几百个人在一起训练,还都戴着帽子,根本无法辨认出人。

        第五天,依旧是早上9点,同学们都统一集合在空地上,四天的训练都已经让大家适应了这次的荒野行动,精神抖擞地等待着教官发号施令。

        “同学们,大家早上好,由于大家的优异表现,原本为期10天的荒野行动,将于今天提前结束。之后的训练会在海城大学继续进行。”说话的人并不是朱葛亮,而是之前在他身边的刘教官,“待会大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等船到了之后有序上船。”

        “刘教官,朱教官人呢?”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同学们和教官都已经熟络,关系也处的不错便问道。

        “朱教官接到临时任务回去了,就由我带队带大家回去。”刘教官解释道。

        海风吹拂着伏夸的脸庞,他看着船行驶而带起的浪花,靠在甲板的栏杆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而马飞又不在身边,刚才他接了个电话之后一直心事重重的。

        伏夸对于本次训练结束得这么突兀,感到非常奇怪,即便是表现得再优秀也不应该把训练时间直接腰斩,而原本安排的学院对抗赛也直接取消了,显得格外的草率,甚至是仓促。可能马飞对于真实的原因会比较了解,但是伏夸并没有打算去问,也只能将自己的疑虑藏在心底。

        训练提前结束,对于大多数同学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们依旧在甲板上拍着照,打着电话,传递着自己回去的喜讯,分享着这几天在岛上的生活,只不过遗憾的是没和朱教官道别。

        青春就是有着许许多多的遗憾,为了某个男孩或者女孩,当然也有可能为了某个教官。

        至于学分,原本安排的是海洋工程学院和体育艺术学院进行越野赛,也因此不了了之,但是学校还是分发给了所有学生相应的学分。

        伏夸踏上岸后,就看到袁封的身影,他们好像也提前结束了。

        袁封也看到了伏夸,笑着对伏夸招了招手,小跑了过来,“我刚才上岸就跟教官打听了,原来是所有学院的人都提前回来,我还以为就我们岛上的特别优秀呢!”

        伏夸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心里的疑虑却更重了。

        在码头上,伏夸和袁封,还有之后过来的田墨聚在一起,但是并没有看到马飞。马飞只在寝室群留了言,他有要紧事要回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了。伏夸也注意到,马飞下船之后就上了一辆越野车,于是他们三人就结伴回寝室了。

        接下来的训练就是被安排在学校里进行常规的训练,伏夸他们班换了个教官,叫做马烈,伏夸强烈怀疑这人是马飞的亲戚。而马飞也一直没有出现过,代班长的职位给了班上的另一位同学。

        今天已经是军训的最后一天了,从海岛回来后又在学校内训练了2个礼拜,将近20天的军训,伏夸也有点晒黑,袁封这小子属于天生牛奶白肌肤晒不黑,田墨一如既往的跟黑猩猩似的,真想扔给他一根香蕉。

        伏夸正躺在寝室的床上,好像已经睡着了,其实他的意识正处于吊坠的异界空间内。

        “老木头,这个夸夸值好难获得啊,这都快20天了,进度条基本没有动过啊。”伏夸盘坐在地上,望着头上的九珠图,郁闷地说道。

        “你的心性还是有点浮躁,夸夸值得的获取是需要机缘的,你要是一次性获取的足够多,那不就能直接激活一颗珠子!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道理懂不懂啊?”老木头没好气地说道。

        这时寝室的门突然被打开,许久没露面的马飞突然出现在寝室,“儿子们,爸爸我回来了!”迎接他的只有从床铺上飞过来的两只枕头,伏夸也刚好从异界空间退了出来,也扔了一个枕头作为补充。

        “你还好意思回来,明天都军训演练了,你今天回来干嘛?你问问伏夸你们班的队形还有没有你的位置。”说话的人是田墨。

        “这是谁啊,我可不认识,出去那么久也没个信息啥的。”伏夸一副不认识马飞的样子,袁封点头表示支持。不过看得出马飞回来,大家都还是很开心的。

        “别怪我啊,我们家有急事叫我回去,手机都没功夫看一下,这不急着赶回来吗!可想死我的孩子们了!”马飞咋咋呼呼说道。

        如何形容大学寝室的关系有多好,那就只能用父子来形容,平时你我互为父,有事我是你儿子。

        马飞也是够意思,回来拎着大包小包零食,还有酒水,不过田墨还不能喝,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

        “马飞,你认不认识马烈,那是我们班现在的教官,说!是不是你家的亲戚?”伏夸一边啃着鸭脖一边打趣道。

        “对啊,他是我堂哥,军训动员大会上说话的那人是你们的爷爷,我没和你们说吗?”马飞解释道。

        “什么玩意!”三人异口同声说道。没想到马飞的爸爸竟然还是军区大佬,他的背景竟然这么大,不过之前马飞确实没有说过,或者说他在故意避嫌这个,但是这次回来之后又毫无顾忌地跟他们说这些,回家之后,他发生了什么吗?

        “对啊,海城军部总指挥马翔,有什么大惊小怪,不然我怎么可能跟朱葛亮这么熟,是不是伏夸?”马飞说道。

        “敢问马飞,你的爷爷怎么称呼?”伏夸继续问道。

        “你们的太爷爷啊,叫做马翼,怎么了?”马飞不解道。

        “好家伙马飞,你们一家对于天空的向往那真是代代相传啊!”伏夸拍了拍马飞的肩膀说道。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5/60785748/317930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