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夸夸我 > 第六章 宙斯雷暴

第六章 宙斯雷暴


伏夸回到家里,从木盒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丝绸平摊桌子上,并从脖子上取下吊坠,将两者放在一起,静静地看着,思索着两者的联系。

        黄色吊坠虽然已经佩戴多年,但是依旧闪耀着金属光泽,也没有什么刮痕,如同崭新一般。即便伏夸对于刺绣毫无研究,但是也看得出丝绸上绣的那两行字的手法已经登堂入室,这是他获得有关他身世的新的线索,也是全部的线索。

        “伏清白以死直兮,夸龌龊而生勇矣“这两句话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有趣的是这两句倒是挺符合对联的平仄格式的,难道是人吟诗作对的产物,这都不得而知。

        不过伏夸也不是毫无头绪,他打算从刺绣的手法入手,判断这是属于哪种流派的刺绣,但是这个需要一位懂行的大家,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而等待老木头苏醒,这是伏夸获取自己身世的另一条途径,只需要再等待2天。

        至于在电梯里遇到的田墨,伏夸只知道这幢楼上一年前有新的租客搬进来,但是从没有和他碰过面。对于能者,他暂时不想要有过多得接触,况且明天就要离开安城了,他就没有深究,安城这边的事情就让它画个句号吧。

        伏夸离开后,田墨乘坐电梯径直到顶楼,打开门回到家。“你人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沙发上坐着一个男子,50岁左右,身形魁梧,脸上的刀疤尤为明显,从右眼角一直延申到下颚。

        “爸,我刚才被忍宗的人追了,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我并不想惹什么麻烦。路上遇到了伏夸,我想着忍宗的人不至于对无能者动手,就让他替我转移了一部分注意力。”田墨说道,他似乎早就认识伏夸,听他的语气,对伏夸也有很大的怨气一样。

        “忍宗的人现在越来越过分了,听笑笑说现在他们都对无能者下手了,他们这是在践踏能者的底线!伏夸虽然能够隐藏实力,但是保不准忍宗的人对他下手,你干嘛去招惹伏夸,我们说的话你也不听了吗!”男子眼睛瞟了一眼卧室说道。

        卧室房门紧闭,但是里面传来的声响表露着里面有人。

        “伏夸他没事,刚才我在电梯上碰到他了,这小子跑得比谁都快!”田墨说得很大声,好像故意让人听到一样。

        “最近忍宗在安城很活跃,我刚得到消息钱家有个晚辈失踪了,我怀疑就是忍宗干的,这几年忍宗好像盯上钱家一样。这么看来,现在他们也盯上我们了,虽然暂时不清楚他们的目的,但是终归小心点准没错。不过我们马上要离开安城了,小墨你收拾收拾东西吧。”那男子沉声说道。

        田墨没有接父亲的话,从他有记忆里起,他们家就一直在搬家,从城西到城东,住过市区也住过郊区,但是都一直在安城范围内。可是明天开始就变了,他们都要离开安城。“这样做,值得吗?”田墨眼神空洞,看着沙发上的父亲轻轻问道。

        “没有值不值,而是应该不应该!”田墨的父亲从沙发上站起来,他的身高竟然快接近2米,“我有我的宿命,你们也有你们的选择,我从来没有要求你们做什么,你也快成年了,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上一代的恩怨,我从来没有让你们来背负什么,可是对于我,我没办法放下。”

        田墨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对于父亲的话他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对于姐姐的话,他没有办法拒绝,姐姐就是他的光。田墨走到窗台,看着窗外高楼鳞次栉比,夜已深,早已不是万家灯火通明。

        黑夜里有人酣畅入眠,有人举杯留恋,有人辗转思索家无源,有人暗下决心为相见,更人默默付出独自把愁添,但是黑夜终将会过去。

        伏夸醒来的时候已经早上8点多了,洗漱完毕后就准备拎包出发,他的行李确实不多,一个双肩包加上个拖包就搞定了。

        伏夸打开门,看到门口放置着一个礼物盒,盒子包装得很精美,就像是男女朋友之间互送的小礼物,这风格形式,这包装,伏夸大概猜到是谁放的了。

        伏夸拆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条金黄色的链子,旁边还放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伏夸哥,这根项链是我定制的,还有一些小惊喜等你自己慢慢发现了哈哈,你等着我去海城找你——钱树。

        还是欠了小树的人情,这份羁绊怕是难以剪断。

        之前钱复来送给伏夸的项链太粗了,不能穿过吊坠原来的孔洞,伏夸不喜欢脖子上带两根挂饰,所以就把它当作手链绑在右手。

        伏夸也没有矫情,把吊坠原来的绳子取下来,用新的项链代替,刚好可以穿过吊坠孔洞,这样就显得更加自然,钱树真的是用心了。

        伏夸现在这个样子就像个暴发户一样,手上脖子上带满了项链,就差一口大金牙了。

        说来也是巧,接伏夸单子的出租车司机就是昨天绕他圈的司机。车上充满了尴尬的气息,也是难为司机了司为了缓解气氛,一个劲自顾自地说话,感叹着今天去机场的人可真多,算上伏夸这单已经是第三单,早上还送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妹纸去机场,年纪跟伏夸差不多大,还问伏夸去哪里,伏夸也没有多计较,笑着说海城。

        之后司机又开始说自己年轻时候去过海城,那里可是个风景秀丽的好地方。

        到达机场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伏夸刚从后备箱取下行李,关好后备箱,司机就一脚油门,一溜烟不见了,连新的单子都不想接。

        这是伏夸第一次来到安城机场,他之前也从没坐过飞机,但是他一点也不慌,流程不知道,但是可以咨询志愿者。

        一进入机场,伏夸就看到好多穿着红马甲的志愿者,真是感到分外亲切,因为他自己就当了几年的志愿者。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伏夸值机完毕,拿到登机牌,号码是36d,还不错的样子,行李托运也办理完成,这一来二去花费了大半个小时。

        一切都对于伏夸非常新鲜,他随着大部队安检完毕,之后登机完成,坐上位置的时候已经10点半了。

        伏夸还在回味刚才那碗牛肉面,60元一碗,可真是贵了老命,味道确实是不错,所以他一口汤,一丝配菜都没剩下,还是挺香的。

        伏夸虽然是个孤儿但是他并不缺钱,之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就一直有爱心人士给孤儿院赞助。在伏夸初中毕业的时候,院长婆婆跟他说有人愿意每个月资助他2000元,供他上完高中,考上大学后,金额会提高到3000元。

        伏夸之前一直问院长婆婆资助他的人是谁,他想好好感谢下人家,但是婆婆没有说,只是表示对方只想做好事不留名。

        伏夸的工业银行卡就是用来接收资助款项的,他也自己调查过,但是完全查不到汇款人的信息。他也拜托过蒋杰帮忙查一下,蒋杰表示虽然都是五组,不是同一个体系也不好深查,而且资助的人也没有恶意,伏夸无奈只得作罢。

        伏夸也没有乱花钱,除了一些必要的开销外,剩下的钱也都存在卡里,这也是伏夸高中可以在外面自己住的原因。

        “兄弟不好意思,麻烦让我进去下,我36e。”伏夸还在心疼着那晚牛肉面的价格的时候,耳边传来声音,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抬头一看,竟然是田墨,真是冤家路窄的二次方。

        田墨看到伏夸,明显也是一惊,虽然他早就知道伏夸也是去海城,但是并没有想到他们两人会在一架飞机上而且还是邻座,安城前往海城的飞机一天至少有4,5班,看来这几个小时的路程可不好熬啊。

        飞机已经平稳地飞行1个多小时了,伏夸和田墨在这段时间内依旧一句话都没有说,两人都闭着眼睛,似乎都已经睡着了。

        这时候,空姐推着小板车正在发放着飞机餐,已经推到伏夸面前了。

        伏夸其实并没有睡着,就是纯粹为了眼不见心不烦才闭上眼睛,不知道田墨是不是也是这样想的。感受到空姐的到来,伏夸便睁开了眼睛,空姐笑着问需要香菇鸡肉饭还是麻辣豆腐饭,伏夸摇了摇头表示拒绝,已经吃过了都不用,最终只是选择了一杯橙汁。

        只有伏夸自己清楚,他的内心正在滴血,没人跟他说过飞机上还有吃的,而且是免费的,顿时觉得吃过的牛肉面再也不香了,自己仿佛是个大冤种。

        而田墨呢,他正吃着香菇鸡肉饭,啃着小面包,旁边还放着一杯咖啡。

        看着他吃的这么香,伏夸是越想越气,他先发制人说道:“你是不是黏上我了,我去哪里你去哪,这也太衰了吧,不到12小时我能遇到你三次!”

        田墨咽下嘴里的饭,又喝了一大口咖啡,不急不慢地说道:“你别说得这么恶心,你又不是什么大美女,我是去海城上大学的,你不会也是吧,我先声明我是海大体育艺术学院的!”

        听到田墨这么说,伏夸暗自松了一口气,“放心我们虽然是一个大学,但是不是一个学院的!”海大占地面积广阔,不是一个学院的人很难在学校相遇。

        “你要是个妹纸,我可能真的要追你了,可惜你是个糙汉子,咱两不搭,下了飞机就拜拜,希望以后在学校也别遇到。”田墨说道。

        “正有此意!”伏夸毫不客气地回复道。

        之后两人又都闭上眼睛,没有交流,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当伏夸乘坐的飞机还在天空飞行的时候,山城机场出口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山城自古以来多雨,看着着绵绵不绝的雨水,他喃喃自语道:“水家,快18年了,终于让我找到了你们的踪迹,这个仇,我宙斯雷暴已经等了太久了!”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5/60785748/3180557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