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夸夸我 > 第四章 黄色吊坠

第四章 黄色吊坠


伏夸自己普通话就不是很好,n和l不分,蒋杰似乎也对于伏夸的问题有所奇怪,因为在能者界,汉语是官方用语,这是一个常识。

        许多功法,剑术等等都是以汉语撰写,而最大的功法收录地,万剑阁就在华国。蒋杰叮嘱了几句,让伏夸最近小心点,服部川雄最近一直活跃在华国的西北方。

        和蒋杰分别后,伏夸又是回到了小电驴被遗弃的位置,刚才没坏的电瓶经过雨水的洗礼,也已经彻底报废,无奈他只能走到路口打了个车回家。

        到家后,伏夸打开电视便躺在沙发上,眼巴巴地望着天花板,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心有余悸。而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新闻:“今天夜里10点38分,城东棚户区附近发生火灾,火灾伤亡1人,事故原因仍在调查,经济损失预计达”这场战斗最终还是以火灾危害的形式向无能者播放。

        伏夸摘下一直挂在他脖子上的吊坠,平放在茶几上。这是一块通体金黄的吊坠,形状似蛇形,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摸上去有点冰凉,可能是某种稀有金属。

        这块吊坠是当然伏夸被遗弃在孤儿院,脖子上就佩戴着的,所以一直陪着伏夸到现在。刚才在遭遇服部川雄的攻击的时候,胸口的吊坠不用与往日的冰凉触感,一直散发着温热,伏夸怀疑就是这块吊坠帮他抵挡了这次攻击。

        也是多亏了这个吊坠,不然新闻播报的伤亡人数可能就是2人了。

        关于吊坠,伏夸了解的并不多,他只能等过两天问一下老木头了。想起老木头,伏夸便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真的是很思念他啊!

        想着想着,伏夸便慢慢进入了梦想,对他来说,今天实在是太累了!

        “砰砰砰,砰砰砰!”,“开门,伏夸哥,是我,我是钱树啊!”,“砰砰砰!”

        伏夸从黑暗中醒来,真想提刀驱除这个吵醒他美梦的邪恶!当初伏夸选择这个小区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环境非常安静!可是此刻尽毁!

        伏夸怒气冲冲地打开门,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蹦了出来,是昨天晚上的小钱树。本着破财消灾的信念,伏夸靠在门框上,双生插兜,眯着眼说道:“钱带来了吗?”

        “什么钱?”钱树表示费解。

        “什么钱!你答应我救你的钱!我小毛驴损坏的钱!还有我一大早被你叫醒,心灵受伤的钱!”一套排比句轰击着钱树的耳朵,他听了冷汗直流。

        “跟我来,给你看个好东西。”钱树兴冲冲地说道。

        “砰”地一声,回答他的只有无情的关门声。伏夸不想跟这个安城首富之子有太多的瓜葛,简简单单的金钱交易是多么难得可贵。你出钱,我出力,简直就是双赢。

        看看时间现在差不多7点多了,伏夸响起了和蒋杰的约定,便简单的洗漱下,准备出门了。现在伏夸的小电瓶坏了,他正思考地坐哪一路公交车前往。

        伏夸打开门,发现钱树竟然还在,他一个人双手抱膝孤零零地坐在楼道里。

        钱树看到伏夸准备出门,赶紧起身,“伏夸哥,走走,我们一起下楼!”说完便跟着伏夸一起进了电梯。

        出了楼道,伏夸便看到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停靠在旁边,银色的车身熠熠闪光,如同镜子一样能够照出人影,这线条,这质感,简直是爱了爱了。

        对于男人来说,车永远都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小时的自行车到后来的电瓶车,慢慢过渡到摩托车和汽车,当然最终的归宿都是电瓶车。

        现在伏夸就处于对摩托车喜爱的阶段,而且伏夸也有摩托车驾驶资格证,现在年满16岁就可以考取这个证书。

        “你的电瓶车不是坏了嘛,我让我老爸帮忙搞了一台新的车给你,说老实话,伏夸哥,你的电瓶车真的太拉跨了,你看这车多帅!”钱树笑嘻嘻地说道。

        钱树还从包里拿出了五叠钱,表示这是他自己的私房钱,是他对伏夸救命之恩的感谢。

        伏夸估摸着这应该是五万块,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伏夸哥,你别愣着啊,快上车,感受下风的速度,今天上午不是还要去找蒋杰哥吗,正好你带我一起去!”钱树看伏夸沉默继续说道。

        好像是想通了什么,伏夸骑上摩托车,点火,“嗡嗡嗡”的轰鸣声让伏夸简直是身心舒畅。伏夸从钱树手上拿了一叠钱,又从令一叠数了20张,而后把剩下的钱又还给了钱树。

        “别啊,伏夸哥你怎么只拿12000,多拿点啊,你叫了我小弟,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钱树说道。

        “哪那么多废话,你上不上车?安城首富之子应该也不需要我带吧。”伏夸阴阳怪气说道。

        “你可别酸我了,昨天被人提溜着的时候,这身份可啥都不算。走吧,带我一起去,蒋杰哥他们都已经等着了。”钱树苦逼着脸说着,乖巧地给自己带上头盔,坐上了后座。

        伏夸也知道正事要紧,便带上钱树朝着建行总行的位置驶去。伏夸经过小公园的时候,大妈们看到伏夸骑着新的摩托车,话匣子又都打开了,伏夸依旧热情地跟他们打着招呼,而钱树缩在后座,刚才他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大妈们招呼过一次了,一阵后怕。

        摩托车的速度确实比电瓶车快多了,再也不是三十码了,如同一道银色的旋风行驶在马路上。

        伏夸两人到了建行总行,跟前台人员报备了下后,就有人带伏夸和钱树来到了里面的办公室。办公室有两人在,一个是蒋杰,另一个中年男子,应该就是钱树的爸爸,钱复来,之前伏夸只是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过。

        钱复来戴着一副金框眼镜,气质儒雅,看到伏夸过来,很是热情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握着伏夸的手表示感激。

        “钱叔叔,不用那么客气,钱树那么可爱,就跟我弟弟一样,我也不会让那些人得逞。”伏夸大义凌然地回应道。

        钱树不可置信地看着伏夸端正地跟自己地父亲交谈,他都怀疑刚才那个阴阳怪气的人是不是他本人。

        “伏夸,今天叫你过来主要是来签署保密协议的,一方面是针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另一方面对于能者,我们这边需要登记在册,协议我已经拟好,你看下吧。”蒋杰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笑着对伏夸说道。

        “看什么看啊,蒋哥你昨天救了我,我还信不过你嘛!”伏夸拿起笔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几人便在办公室里聊了起来,而伏夸也对能者界也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自从五十四年前大战后,奠定了华国在异能界的地位,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能者界也确立了汉语为能者界的官方语言。

        为了维护内部稳定以及继续抵抗他国的入侵,华国就建立了五大异能组织,分别是负责研究的灵兔,负责战斗的啸虎,负责运输的讯马,负责侦察的天狗以及负责后勤的山猪。我国取名倒是一如既往的有个性,现在的天猫,酷狗,飞猪这些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些异能组织学的。

        五大组织对官方的能者以及非官方需要注册在案的能者进行管理,处理非自然事件,而这五个组织隐藏在现在的五大行内,当然不是银行内部的所有人员都是五大组的人,不然随便一个银行柜员小姐姐,挥舞着手中的火焰给你数钱,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蒋杰就是属于讯马组,目前就是隐藏在建造银行。昨天正好蒋杰在银行里面加班所以才那么晚,服部川雄是日国忍宗的一名高手,目前记录的实力是玄级上阶,而且马上要突破到地级,最近他一直活跃在华国的西北地区,组织抓了很多次都没抓住他。

        其实伏夸还是有很多疑惑,54年前具体什么大战,钱树为什么也是修炼者等等,但是这些蒋杰没说,他也没问,可能是权限不够吧。

        “对于能者之间的争斗,我们五组只会出面调解和管理,但是伏夸你得记住一条,绝对不能对无能者下手,否则不论人逃到哪里,五组都会进行追捕,情节严重者,格杀勿论。这点也针对国外的能者!这是世界上所有能者的底线”蒋杰严肃地说道。

        伏夸听后,郑重地点了点头。能者对于普通人来说的危险确实很大,五组作为国家机构,更重要的是维持国家内部的稳定。

        “哈哈哈,伏夸,没想到你还只是个高中生就这么勇敢,小树你可要好好学学。”钱复来表现得非常欣赏伏夸。

        “钱叔叔谬赞了,钱树也非常优秀,持钱买花树,名字就这么不拘小节。”伏夸也礼貌地回复道。

        “好啊好啊,没想到,伏夸你文学修养这么高,没有几个人能说出小树名字的含义,你真是令我刮目相看。”钱复来笑着说道,并示意钱树一下。

        听到伏夸能说出自己名字的出处,钱树目光灼灼地看着伏夸,接着拿出一个盒子,盒子包装得就像是男女情侣之间送的小礼物一样。

        “小树,你怎么包装成这个样子!”钱复来接过盒子把他递给伏夸,“伏夸,感谢你救了小树,这份礼物是叔叔的心意。”

        “你也别急着拒绝,我送你的是一根可以防止能量外泄的项链,这样你看起来就和无能者一样,这个东西在能者中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小树就有一根,你也需要这个,就收着吧。”不等伏夸开口拒绝,钱复来补充道。

        “伏夸你就收下吧,这个项链也确实对你有用,你现在实力才黄级下阶,只有到了玄级之上后才能控制自己的能量外溢,这项链在这个阶段也可以更好地保护你。”蒋杰也说道,伏夸听后也就没有矫情,就收下了。

        经过这次事件,钱树就好像黏上了伏夸一样,甚至还跟伏夸上了同一个高中,经过这两年的相处,伏夸确实把钱树当成了自己的弟弟。但是对于钱复来,不知道为何,伏夸始终有着一丝戒备。

        时间回到现在,钱复来和钱树看到伏夸来了,都笑着招呼着伏夸。作为晚辈,伏夸也准备了两条烟,并不是什么好烟,但是钱复来也不在意。

        吃饭期间,伏夸也说起来自己这次离开安城,很有可能不会再回来了。钱树低着头表现地心情有些沮丧,钱复来听后眯着眼说着男人志在四方,可能对于他来说,伏夸离开安城就不会和钱树多接触了,这也是他想看到的。

        看看时间差不多,伏夸便起身告辞了,从东坡居出来后,他并没有骑摩托车,而是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孤儿院。

        包厢内钱复来和钱树还在聊着天,“小树,最近你自己也要多注意,现在的安城又不安生,之前我没跟你说,前几天你舅舅家的女儿钱清清失踪了,找遍整个安城都没有找到,我总感觉有人在针对我们钱家。”钱复来略显担忧地说道。

        “爸,我现在”一连串地信息提示音打断了钱树,他拿出手机一看,信息是伏夸发来的。钱树还以为伏夸是落下什么东西,赶忙点开一看,只有一条语音信息和一个转账信息。

        钱树点开语音,手机里播放出伏夸的声音:“小树,明天我就要去海城了,你在安城多听钱叔叔的话,摩托车我没开走,留在东坡居门口了,钥匙我放在前台了,这车才开两年,折旧损耗你可别算我钱啦,车来啦,不说了哈,再见了!”

        “爸,你看着钱是怎么回事?”钱树看着伏夸转账过来的600块问道。

        “小树,你还记得两年前伏夸从你这边拿的12000吗,你也别怪爸爸调查他,这些钱他存进银行卡后基本都用来车子的加油以及保养,剩下的钱差不多就是600块,你这个伏夸哥,真是一点都不愿意欠别人。”钱复来若有所思道。

        “爸,你怎么还调查伏夸哥啊,他就是一个孤儿。”钱树急着说道。

        “是啊,一个孤儿,他对我们家是没有非分之心,但是他黄级下阶的实力如何来,他没有展现出任何的属性特征,是谁在教他,而且两年过去了,你的实力已经黄级上阶了,他怎么还一直停留不前。我曾经还听蒋杰说道,他有个能抵挡玄级高手攻击的宝物,这又是哪里来的。另外每个月他账户都会存入2000块钱,这笔钱来源我也查不到,这些都有疑虑,你这个伏夸哥的身份真的很可疑!不过他现在要离开安城了,跟我们家也没什么瓜葛了,我也不继续查了。”钱复来说完叹了口气。

        “伏夸哥,你在海城等着我,我也要上海城大学!”钱复来的话刚说完,钱树的语音信息就已经发出去了,钱复来没说什么,摸摸了钱树的头,对他来说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安全,自己的家族安稳。

        而伏夸呢,正坐在前往孤儿院的出租车上。“师傅,你绕我圈!!!”伏夸喊道!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5/60785748/3180557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