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请夸夸我 > 第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me

第一章 天下谁人不识me


黑暗,无尽的黑暗。

        寂静,凝固的寂静。

        忽然点燃的火把打破了这个景象,这是一片宽阔的平地,四周坐落着8个地台,看起来是人为搭建,显得格外突兀。大部分的地台上空空荡荡,在微弱的火光照耀下,依稀可见其中一个地台上似乎有个人影,周身都被黑气所笼罩,从黑气中断断续续传出低吼,绝望但不甘。

        另一个地台上竟然捆绑着一只巨大的鸟,诡异的是这只鸟竟然有着两个脑袋,只见它振臂一挥,一声长鸣,口中喷出大量的火焰,彻底把这片区域照亮,这里竟然是在山体之内!

        “轰”地一声巨响,炽热的火焰瞬间熄灭,巨鸟的两个脑袋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互相对望了一眼,解脱一般闭上了眼睛,生机泯灭。

        伏夸猛地一下从床上惊醒,又是这样的梦,这是真实的吗?算上这次,已经是第六次梦到这个场景了!

        伏夸摇了摇脑袋,既然已经清醒了,于是便起床准备收拾东西。伏夸,今年17周岁,再过2天便是他的生日了,身形比较瘦弱,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给人一副邻家大哥哥的感觉,身高178m,在如今这个18m以下皆是残废的时代,他算是个半残。

        作为安城第一高中今年的高三学生,伏夸刚结束高考,对他来说总体发挥算正常,而他也如期收到了海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明天他就要前往海城开始他新的生活了。

        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目前已经取消了各高校的自主招生,而伏夸这一届刚好是第一届,所以本次高考可谓是大浪淘沙。不知道是教育改革还是别的原因,最近教育部召开了多个发布会,颁布了诸多新制度,而下一场发布会的时间定在了10月3号。

        收拾完东西,伏夸用仅剩的面条下了一碗面,随便对付了下,常年的独自生活早就让伏夸练就了一身厨艺,随后略作休息他便拿起工具出门了。

        八月的天气依旧是那么的闷热,知了还伏在树上宣告着这是属于它的季节,路上的大黄狗也还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

        街道的尽头,一个消瘦的身影穿着红马甲,拿着夹子和簸箕搜寻着街上零落的垃圾。

        “伏夸!”钱树在街的另一边大声的喊道。

        从上高二中开始,伏夸就作为志愿者,在自己家所在的街道,作为义务卫生员,清理街道环境。

        给城市一个漂亮的街道,伏夸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钱树急冲冲朝伏夸跑了过来,看着比自己还略矮半个头的钱树,伏夸也是笑着说道:“钱树,你来这边干嘛?吃饭不是还早吗?难道你要帮我一起收拾行李吗?”

        钱树比伏夸小2岁,长得非常精致,眼睛大大的,还带点婴儿肥,像一个瓷娃娃惹人喜爱。今天晚上钱树约了伏夸一同吃饭,主要是为了给他送行。

        一听伏夸这么说,钱树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要让钱树去伏夸家,那是百般不愿意。伏夸家位于安城第一高中附近的一个老小区,所以小区内年纪大的人特别多,而且他们大多数都已经退休了,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就喜欢坐在小区的小公园内闲聊,要前往伏夸家,那就必须经过那里。

        世界上最难走的路莫过于置身于一群大妈中,并从他们的闲言碎语中走过。钱树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去伏夸家,那一次从大妈们中间走过,他连小学尿了几次床都要被扒出来了。

        其实钱树就是顺路过来这边看伏夸,提醒下他晚上别忘记来吃饭,跟伏夸闲聊几句后,钱树就离开了。

        继续搜寻了一会垃圾,伏夸便结束了自己在安城的最后一岗。收拾好自己的工具,伏夸就前往街道办事处,归还自己值班所用的工具。

        伏夸刚到办事处门口,正好碰到了王萍主任。王萍,看起来50多岁,身材纤细,慈眉善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右眼下的那颗泪痣点缀得恰到好处,她为人十分热心,这样的人最适合在街道工作。

        王萍调来这里差不多快1年了,知道伏夸是个孤儿,对于伏夸也还算照顾。而对于伏夸来说,面对外人总有着一层难以打破的隔膜,也就是伏夸可以跟你很熟悉,跟你玩得很要好,但是就是不跟你交心。

        这么多年除了孤儿院的院长婆婆和弟弟妹妹之外,就只有钱树让伏夸敞开心扉。

        和王萍主任寒暄几句,伏夸便离开了街道办事处,骑车前往市区。

        东坡居,这是当地一家很有名的菜馆,虽然刚开业不久,但是已经声名在外,说来跟伏夸还有一点渊源,这里便是同钱树所约的地方。

        伏夸推开包厢门,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个包厢吃饭,可以说已经是很熟悉了。包厢内已经有人在了,便是钱树和他的父亲钱复来。钱复来是安城首富钱家的家主,家里的产业涉足地产,金融,数码等多个领域。虽说钱复来只有四十岁左右,但是伏夸在他面前总有一种完全被看穿的感觉,他看起来很儒雅,实际上像是一只笑面虎,身材虽然略显臃肿,但是一出手就是致命!

        对于钱复来,伏夸并没有和他多熟络,甚至说有些抵触跟他多见面,今天来吃饭大部分还是看在钱树的面子上。

        其实,伏夸和钱树认识并没有多久,到现在也只不过两年左右的时间。当时伏夸还是高一,钱树是个初中生。两年前的那天,伏夸去山丹丹孤儿院看望院长婆婆以及他的那些弟弟妹妹,由于孤儿院位置较偏僻,所以需要伏夸一般都是骑着他的小电驴来回。

        从孤儿院回去已经是十点多了,路上的灯并没全部亮起,所以显得有些昏暗,而且现在人已经很少,车辆基本很少看到,显得有些安静。但是伏夸很是享受这份安静,环境上的也包括心灵上的,而天空也开始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安静,眼见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背着双肩包慌张地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七八个黑衣男子。那个男孩离伏夸越跑越近,而后直接跳上了他的小毛驴,“大哥快走,那几个人要抓我!我有钱,等会给你很多钱,快点开车!”

        伏夸虽然是个孤儿,可他其实并不缺钱。虽然伏夸喜欢乐于助人,但是也不是圣母心泛滥,没搞清楚状况不会乱行动,于是他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小毛驴动都没带动的。黑衣人们也追到了眼前,以为伏夸是同伙,领头的下令就要动手。

        “慢着慢着,各位大哥,首先声明我跟他不认识,另外你们这身行头怎么回事,你们这是在拍电影吗,附近有机位吗?”伏夸忙问道。

        “ボス、彼らは相手を知らないように見えますが、今どうしますか。”(老大,他们看起来不认识对方,怎么办?)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彼らの関係にかかわらず、私たちはあの男の子を捕まえるだけです。”(不管他们什么关系,我们只要把那个小男孩抓回去。)为首的黑衣人下令道。

        两个黑衣人正在说着什么,伏夸也是在日语上钻研过好几年的青春少年,听得出这是日语,转头说道:“小弟弟,坐稳了,今天这事哥哥管定了。”伏夸左手切换挡位,右手一拧加速,这动作一气呵成,小毛驴“嗖”窜了出去。

        如今的小毛驴都已经统一规划,目前最高速度只有三十码,伏夸确实是尽力了,奈何毛驴做不到啊。

        “大哥,你这不是摩托车啊,你骑个电瓶车在路上装什么啊,你这开的速度都快被他们追上了。”小钱树大喊着。伏夸加速拧到底,不时还回头望一望追逐他们的人。

        没想到的,这些人竟然一直紧追不舍,而且丝毫没有露出疲态,这些人并不是普通人!

        借着一个长下坡,伏夸一拐弯进入一个小巷,这附近的街区他都很熟悉,来回穿梭,在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停下,自己下车,让小钱树开着电瓶车先走。

        小钱树也没和伏夸多废话,明白自己安全了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他刚才坐在电瓶车上,已经联系了自己的父亲,让他派人过来支援。

        “那行我也不跟你客气,我先去搬救兵。”钱树也不含糊,跳上驾驶位,还不忘给自己戴上头盔,“雷锋大哥,先拜托你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什么雷锋,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me,学着点,这是双押,记住了,大哥我叫伏夸,伏羲的伏,夸父的夸!赶紧走,记得照顾好我的小毛驴,很贵的呢!”伏夸插着腰说道。

        小钱树看着神神叨叨的伏夸,一拧加速,慢慢地消失在伏夸的视野中,而伏夸也感受到了那些黑衣人的逼近,从四周慢慢接近。

        没有刚才那么急促的脚步声,仿佛一切都隐入黑暗,但是伏夸却能真实的感受到他们来了!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5/60785748/318055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