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知野 > 第8章 但愿你所求都能如愿

第8章 但愿你所求都能如愿


整个晚上姜南知都不知道要不要将此事告诉许淮。

        纠结许久,姜南知点开□□,打开和许淮的聊天页面。

        【许淮,明天齐玥出国,你去机场送送她吧。】

        夜晚,许淮坐在网吧电脑机前打游戏,手机弹出一条消息,他点开查看。

        他一字一句看完了。

        他摘下耳机,冲出网吧在大街上飞奔,到达齐玥家楼下时他朝窗户大喊:“齐玥”

        无人应答。

        他打开手机拨打电话

        对面冰冷的挂断了电话,许淮不死心他跑上楼敲打齐玥家门,一个老奶奶从楼上走下来对他说:“小伙子别敲了,这户人家去国外了。”

        许淮怔住。

        姜南知到的时候许淮坐在楼梯口抽烟,一根又一根,整个楼梯口烟雾缭绕。

        姜南知皱了皱眉走向他:“齐玥走了?”

        许淮抬眼点了点头。

        姜南知坐在他身旁靠了靠,她不知该讲些什么话安慰他,话到嘴边却无法开口。

        半响,许淮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走的时候有什么话要带给我吗。”

        姜南知摇摇头。

        许淮冷笑一声,起身走了。

        姜南知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地心里痛,她犹豫了一下跟上他。

        两人走到一家店铺,是和程衫他们以前一起吃的那家老店麻辣烫,姜南知上前点了两份麻辣烫,老板笑眯眯地认出了姜南知他们:“小姑娘是你啊。”

        姜南知莞尔一笑:“叔叔你还记得我们啊。”

        “当然记得。”老板和蔼道“对了,你们要加辣吗?”

        “不…”话刚到嘴边,姜南知又想起许淮爱吃辣又笑着说:“要辣。”

        二人坐在店外的小板凳上,夜晚微风拂过,夜灯照亮小路,许淮和姜南知都没有先开口,但姜南知清楚这个时候她知道安安静静陪着他就好,无需多言。

        老板端上麻辣烫,姜南知将麻辣烫端到许淮面前道:“快吃吧。”

        许淮点了点头。

        一碗麻辣烫下肚,姜南知能清楚的感受到胃里一片翻江倒海,许淮叹了口气:“齐玥喜欢过我吗。”

        姜南知怔住。

        “喜欢过吧”许淮自言自语道。

        姜南知:“嗯。”

        “那她为什么还要走。”

        姜南知站起身,垂眼:“她无奈之下才去的,许淮你别这样。”

        半响

        许淮没说话,和姜南知走小路回家了。

        许淮将姜南知送回家后打算转身离去,姜南知叫住他:“许淮,你等等,我有东西给你。”

        姜南知跑上楼从房间取出一双手套。

        “这个给你。”

        许淮垂眼看了看:“好丑,不带。”

        姜南知被气笑了,她把手套塞到他手上:“别废话,赶紧的。”

        许淮啧了声,将蓝白手套带上了:“行了,赶紧回去吧。”

        姜南知点了点头,和他挥手。

        姜南知站在窗台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月色下,将许淮的影子映照的老长。

        在那些你不会回头的日子,我固执地看着你的背影。

        回到房间后,姜南知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毛线,那双手套她在秋天的时候就开始织了,一开始她还担心会太小,没想到许淮带上去刚刚好。

        姜南知想起许淮,心里一片柔软。

        清晨姜南知第一次上学快要迟到了,她在家磨磨蹭蹭了半天才出门,一出门就看见公交车在对街飞驰而去,姜南知气透了,她打开手机打算打个滴,搜了一下价格,直接惊呆了。

        犹豫了一下,姜南知决定还是过马路等下一班公交车。

        ……

        公交车大概在十三分钟后才到达公交站,过了第一班,后面的一班车空空如也,只有姜南知一个人,姜南知家离学校较远,平常坐公交车都要十多分钟。

        姜南知一上车就靠着窗昏昏欲睡,但无奈一路太过于折腾,公交车太颠簸了,搞的她实在是没有了困意。

        车经过了几个站点开始等红绿灯,姜南知从窗户望去,从这个角度看,刚好可以看到下一站点。

        姜南知眯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她心中有一个答案,但她不敢想。

        他怎么可能坐公交车。

        车过了红绿灯到达下一站点,许淮从站点上车,一上车他就看见了姜南知,他含笑走过去到他前面一个位置坐下。

        姜南知捂着嘴笑:“你今天怎么坐公交了?”

        许淮挑眉:“咋,我还不能坐了?”

        姜南知笑着摇头。

        公交车到达学校的时候,学校门口都已经没什么人了。

        姜南知惊呼一声,许淮往前跑,他跑到一办发现姜南知还在那里一点也不着急,许淮喊她:“赶紧的啊,要迟到了。”

        姜南知小跑过去:“干嘛这么着急,你又不是第一次迟到了。”

        许淮白了她一眼,冷冷地提示她:“今天早读课老师是老曾。”

        哦买噶

        许淮也不管姜南知缓没缓过来直接拉着她的手腕往前跑,姜南知被许淮拉着跑的老快。

        “许淮你慢一点,啊啊我刘海飞了。”姜南知在后边一边跑一边用手捂着刘海。

        到达目的地后,姜南知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不愧是长跑冠军,这速度太累了。

        姜南知到教室的时候老师去办公室取卷子了,姜南知坐在位置上大口喘气,她从口袋拿出小镜子和梳子,一边照着一边梳。

        姜南知手里拿着梳子梳了梳自己的头发,随后随意地盘了个丸子头,姜南知看着小镜子中的自己。白净的脸庞还泛着刚刚奔跑留下的红晕,她将镜子望旁偏了一点点,刚好镜子照到了许淮的脸。

        姜南知透过镜子看到了后方的许淮。

        许淮上课从来都是懒懒散散,此时他背靠着椅子和两三个男生聊天,每一个表情都被姜南知看在眼里。

        许多年之后姜南知想起来,也难免有些怀念和感叹。

        年少里最纯粹的感情无疑是那个时候了。

        又是一年的新年,这是她和许淮认识的第二个新年了。

        一如往常c市没有下雪,雪在姜南知的印象里模糊的,她小时候一个人偷跑出去玩时候见过一场大雪,打那次之后她便也没有看见过雪了。

        今天她和许淮要一起去寺庙祈福,她们即将步入高三,希望祈福可以给她们带来好运。

        她们坐的是大巴车,在路上许淮拍了好多张照片,姜南知看他那么喜欢摄影,随机道:“可以给我拍一张吗?”

        许淮点点头,姜南知勾了勾唇靠在窗边笑,姜南知有些后悔了她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尴尬死了,她完全不知道摆什么姿势。

        许淮笑她:“你笑的好假哈哈哈哈哈。”

        姜南知作势要打他,许淮无奈道:“行行行,放轻松一点,别紧张。”

        姜南知深吸一口气,调整了姿势又拍了几张。

        相机咔嚓一声,定格。

        许淮吹了吹照片,照片出来后便给了姜南知。

        姜南知看着手机中的照片爱不释手,下车后许淮在后面背着书包,姜南知在前面蹦蹦跳跳的,手里还拿着刚刚的照片。

        他含笑说道:“你怎么这么喜欢。”

        姜南知轻笑了一声,回过头道:“因为我好看啊。”

        许淮白了她一眼:“自恋。”

        姜南知吐了吐舌头又继续看照片。

        二人慢悠悠的逛了逛随后才登山,寺庙在山上,她们还得在走一段路。

        山风拂过她的发梢,林间传来鸟鸣声,站在远处看山,像一副风景画,再加上蒙蒙的雾,群山若隐若现,更是给山增加了一层神奇感。

        “许淮。”

        “嗯?”

        “以后每年都陪我来这里好不好。”

        许淮愣住,他漫不经心地说:“好啊。”

        姜南知轻笑,一步又一步登上山。

        登上山顶许淮和姜南知烧了香,一路上看见了许多十二生肖的雕塑,细碎的阳光从禅房两两相望的瓦檐遗漏下来,像是陡落一束束经年的旧事。

        跨过门槛,姜南知和许淮跪在佛祖面前祈福,姜南知闭上双眼,虔诚地向佛祖许了一个愿望。

        ——愿许淮所求都能如愿。

        二人许完愿后朝佛祖又磕了三个头才离开。

        姜南知在下山的时候问他:“许淮你许了什么。”

        “就那些呗。”

        姜南知不罢休,又问:“哪些?”

        许淮快步往山下走去,姜南知在后面穷追不舍地喊他:“许淮,你又不等我。”

        许淮转过头望去,捂着嘴笑。

        “快点啊,谁最后一个请吃饭。”

        说罢,许淮又跑了。

        “许淮!”

        回去的路上姜南知被许淮硬拉着买了一杯奶茶才作罢。

        许淮盯着广告牌的杨枝甘露看了好一会,姜南知说:“你不是芒果过敏吗?”

        许淮转过头:“你怎么知道。”

        姜南知尴尬地笑了笑,没回答他。

        她总不能说她上次去办公室利用帮老师改试卷的机会偷看了他的体检报告单吧。

        许淮也没问了,点了一杯美式后让姜南知买单。

        逛了一圈发现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索性两人打了个车回家了,姜南知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她朝许淮挥手告别,许淮点了点头让她赶紧回家。

        姜南知转过身走进小区上了楼,回到家后姜南知进浴室洗了个澡出来,头发湿哒哒的被披在肩上,姜南知拿了毛巾擦了擦,视线往下她看见了自己的日记本。

        她从抽屉拿出日记本翻开,坐在桌前认真的看起来了。

        这原来是她买来记录生活的日记本,却被她后来记成了暗恋日记。

        xxxx93

        许淮。

        xxxx1012

        今天遇见了许淮,他安慰了我,他告诉我往前看。

        xxxx1126

        今天和他们出去吃面,好辣,许淮好能吃辣。

        xxxx1228

        许淮怎么这么讨厌啊,又偷拿我笔袋,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

        xxxx929

        换位置了,他不和我坐了。

        ……

        xxxx526

        许淮今天和我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

        xxxx64

        许淮最近好忙。

        xxxx74

        原来他在追她啊。

        ……

        日记的每一篇都在写许淮,一笔一划写的都极为认真。

        日记的最后一页写着一句话。

        ——在无数个夜晚,我确定我爱你。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6/60786171/3048141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