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莽荒纪之我可以无限顿悟 > 第四章 纪宁悟道

第四章 纪宁悟道


  纪宁在白玄的指导下,步法、剑法纷纷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但是对于道之真意,还是一筹莫展。

  同时练气修为也达到了后天圆满,赤明九天图也修炼到了第三层天,若不是白玄不让纪宁突破,他现在早已是先天修为。

  纪氏在白玄一百斤的元液帮助下,纪一川重回紫府境界,纪氏又有三名修士突破至紫府境。

  这三年时间,白玄并非什么都没做,他在整个大夏游历,惩恶扬善,头上的功德之光已经高达三百三十三丈了。

  这一日,纪宁求见。

  “师尊,我迟迟不能领悟到道之真意,求师尊指教。”7岁的纪宁已经长成了青年模样,背上背着两把通体黝黑的天阶上品法剑。

  白玄记得前世莽荒纪中记载纪宁是在一处莲花池边,看到荷花在微风的吹拂下旋转从而悟出的“水火莲花”。因此看着眼前身着兽皮的纪宁浅浅一笑,右手食指向纪宁的眉头点去。

  只一瞬,

  纪宁便发觉自己来到了一处池塘前,池塘里开着一朵朵盛开的荷花。一朵朵荷花如入水玩耍的少女在池中央随风飘舞。阵阵荷花香向纪宁袭来。

  纪宁感觉自己彷佛进入了母亲的怀抱……

  外界,白玄看着眼前的少年漂浮在空中,如同胎儿一般蜷缩着。天地元气围绕少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茧。显然是悟道了。

  虽然白玄悟道如同喝水一般简单,但他却无法帮助他人悟道,一来,道者,玄也,当初仓颉造字,字成而天雨粟,鬼夜哭,惊天地泣鬼神!仓颉造字如旦粟,传给传人仅八斗,还有两斗谓之道。道者,非字可表,言不可达其意。

  二来,每个人的道不同,需自己悟才可得道。

  时间一晃,已是半日后。

  白玄的左肩上,一只赤色小雀闭着眼睛,嘴里叼着一颗混元金丹,随着吐息,金丹在小雀上方上下浮动着,一股金色的药流从金丹身上分离融入小雀身体。

  白玄也静坐于一颗光茧之前,光茧内散发着温暖的光芒,不一会。光芒越来越盛,一个年轻的身影从光茧中走去。

  “你可有所得?”白玄淡淡的开口道。

  “谢师尊,弟子悟了。”纪宁激动的跪拜道。随即在白玄的示意之下,开始演示自己刚刚悟得的水火莲花,一身实力也踏入了先天。

  纪宁心念一动,整个屋子里的桌椅都随着其心念漂浮起来。

  “这,这难道是神念。”纪宁在心里吃惊道,他也没想到通过此次悟道能凝练出神念,一般来说紫府修士可以一心多用,到万象真人才能显现神念。所以连纪宁自己都吃了一惊。

  白玄将手一压,整个屋子里的东西都随之平稳落地,纪宁这才感觉到眼前之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彷佛自己如同一片落叶正面对着滔天巨浪一般。

  位于白玄肩上的赤雀也不在吞纳,那一双金色的瞳孔望着眼前的兽皮少年也有些吃惊。但想起自己主人的妖孽,小雀又人性化的摇了摇头,随即展翅便向屋外飞去。

  纪宁对于赤色小雀的行为已见怪不怪了,自从拜师后,他就发现一只赤色的小雀经常出现在白玄的身旁,纪宁曾尝试过用食物喂养小雀,却得到了小雀嘲讽的目光。而且纪宁曾有一次看到小雀张嘴一吞,将一只先天大妖一口吞下。所以也明白师尊肩上的小雀也不是凡品。

  纪宁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兽袍,弯腰拜道“谢师尊传道。”

  “哈哈哈。不错、不错!”不愧是主角,才刚刚先天、一身实力已不弱于紫府修士。

  “既然你已激活神念、为师这里有一门利用神念攻击的法门《摄神诀》,今日就传授于你。”白玄从怀中掏出一本黑色的书籍放在了纪宁的手中。

  纪宁对此并不意外、无论是是师尊传授给自己的《北冥经》还是其他的神通法门,绝对不同凡响。纪家也有些练气法门、最高也不过才能修炼到紫府境界,而北冥经却是可以直入道祖的功法。因此,纪宁经常怀疑自己的师尊不是来自一方大势力、就是隐藏了自身实力。

  不过无论哪一点,对于纪宁来讲都是好事。

  白玄望着眼前少年似乎有话要讲,却又迟迟不肯开口。于是询问道:“徒儿,你可有事要告诉为师?”

  纪宁闻言不再犹豫,起身跪拜道:“师尊,弟子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师尊谅解。”

  “哦,愿闻其详。”白玄有些严肃的回答道。

  望着师尊脸上的笑意褪去、纪宁又不敢再开口。

  “但说无妨!”白玄鼓励道。

  “师尊,我母亲最近几日病重。所以我想请求师尊救助我娘亲,还请师尊同意。”纪宁说完,朝着白玄连败三下。砸的地面都出现了一个凹陷的洞。

  白玄将纪宁扶起,擦去纪宁额头上的灰烬。和蔼的说道:“痴儿!”

  “这有何妨。带为师去见你母亲。”白玄拉着纪宁向纪式西府内部走去。

  纪一川听闻白玄要救治自己的妻子,也赶紧赶了过来。他不是没想过向白玄求助,哪怕换了自己的命他也想治好自己的妻子。但是白玄于纪家已有天大的人情,而且还收纪宁为徒他实在不敢再开口请求。

  “母亲,母亲。”还未到屋内,纪宁早就迫不及待的叫喊道。

  尉迟雪躺在床铺之上,一旁的仆人正在将手里的药喂给其口中。

  “夫人,是少爷来了。”一身穿兽皮的丫鬟开口道。

  “你们都退下吧,让宁儿进来”尉迟雪的声音十分虚弱。似乎整个人都如同一个残破的麻袋,处处漏风。已如风中残烛,只是强撑而已。

  这时,在屋外的白玄也迎来了纪一川、纪九火二人。纪一川看到白玄,也不顾自己纪家之主的身份。直接向白玄跪拜道:“纪一川谢真人求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日后真人一声令下,我纪一川无论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纪宁看到自己的父亲拜到在地,同样拜到在父亲身旁。

  白玄看着二人的举动,心里也不禁欣慰。随即将二人扶起。开口道:“我本是纪宁的师尊,纪宁的事,身为师尊岂有不帮之理。实在是不必多礼。”

  一行人进了屋子,辞退了屋内的女仆。

  躺在床上的尉迟雪连用双手撑起道:“尉迟雪见过真人。”

  “伸出右手”白玄在纪一川同意后向前靠近床边,然后开口道。

  尉迟雪随即伸出自己的苍白的手。

  白玄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尉迟雪的手腕上。随即一道金色的光芒将尉迟雪全身覆盖。

  随即尉迟雪闭上了双眼,脸色也随着时间慢慢的红润起来。大概过了一刻钟。白玄手一挥。尉迟雪便缓缓的躺在了床上。

  就连白玄头上都出了一层浅浅的汗。

  见状,纪一川、纪宁连忙来到床前。看着陷入睡眠的尉迟雪脸色红润。

  随即再次拜谢道。

  “师尊,我母亲她?”纪宁连忙问道。

  白玄擦去头上的浅汗,语气有些沉重道:“你母亲并不是得病,而是生机所剩无几,以你母亲体内残存生机,大概只有几年寿命。”

  “生机即将消耗殆尽?”纪宁脸色一变。

  “我妻子在怀胎时曾受过伤。”旁边的纪一川连道。“后来又施展秘术消耗生机保住胎儿。”

  白玄点头:“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用法力稳固其本源,这里有一颗生命果实,可以使其身体恢复如初,此外这颗金丹,你们磨成粉末,取一丁点在其身体恢复后加入药材中。或许可使其再进一步。”

  说完将生命果实交付给纪一川手中,那颗金丹到也不是混元金丹,只是仙丹中固本培元的一种。对白玄来讲可有可无,但对纪氏来讲,那可是遥不可及的仙丹。

  纪一川闻言,顿时一脸吃惊。当初尉迟雪身受重伤,丹田被毁。而在受伤之前曾是先天圆满级高手,若是再进一步,那可是紫府修士了。

  于是再次拜谢道:“谢谢真人,谢谢真人……”

  激动的泪水从纪一川眼里流出。

  “纪宁,此间事了。你一身实力也已至先天,在纪家你无法得到合适的锻炼,接下来我将带你前往东大泽历练。”白玄对着纪宁说道。

  直到这时,屋内的众人才发现纪宁尽然已经达到了先天境界。脸上纷纷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弟子遵命。”

  待纪宁回答,白玄便转身向外走去。


  (https://www.biqwo.com/dudu/60788/60788723/3602874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