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十八集,决战!斯芬克斯,拿到龙之牙

第十八集,决战!斯芬克斯,拿到龙之牙


  “轰隆!”

  耀眼的光柱瞬间击中通道另一侧的安杰罗,恐怖的余波将两侧的墙壁瞬间震的碎裂开来

  恍惚间,灰尘弥漫的通道微微可见一点阳光从龟裂的墙壁中透了进来,雷利拄着剑,努力往前方的尽头看去……

  突然,一个人影猝不及防的出现在雷利眼前,雷利刚想举剑就砍,却发现自己持剑的手臂被人捉住了,刚想挣脱开来,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句带有抱怨而又熟悉的话语:

  “喂!下次动手之前能不能擦亮一下眼睛,实在不行的话,你难道不能先试探一下真假吗,雷利!”

  话音落下,安杰罗松开雷利举剑的手臂,在后者有些惊讶的眼神中,换上贝奥武夫,在原地崩了两下,然后招了招手,带有挑衅意味的话语脱口而出:

  “当然,如果你想要在挨点揍的话,我也没意见,反正到时候哭天喊地的不是我!来吧,科贸嗯!”

  说罢,安杰罗在原地蹦了两下,然后摆好架势对着雷利招了招手。

  震惊良久,看着面前“活蹦乱跳”的安杰罗,雷利松了一口气,然后收起手中的诅咒之剑,面露愧疚的解释道:

  “嗨~,看来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又是个套皮怪呢,虽然很抱歉,但是我看你应该没怎么受伤,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说完,不等安杰罗反驳,后者立马越过安杰罗往前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假装没听到安杰罗的抱怨

  不一会,雷利走到一个看起来像是门一样的壁画前,停了下来,在仔细摸了一下后,立刻招呼了一下还在后面的安杰罗:

  “安杰罗!找到了,我想这就是通往第二层的通道,快来!”

  说完,雷利反握剑柄,然后往壁画上敲了两下,里面传来一声声闷响。

  这时,安杰罗走了过来,看着趴在壁画上不断寻找着薄弱点的雷利,安杰罗摇了摇头,一把将其拉开,刚举起拳头,就听到雷利惊慌的提醒:

  “等等!这一层的结构因为战斗的原因,已经被我们破坏的太多了,如果不找到这面墙壁的薄弱点的话,到时候一旦打坏承重墙,我们两个绝对会被活埋在这里的!”

  说完,雷利将安杰罗推到一旁,然后又趴在墙壁前,仔细敲打起来。

  而被拉开的安杰罗,想起刚刚的那声巨响,连忙反问了一句:

  “你说这一层的结构已经被打坏了?这不可能,我走过来的时候就没遇到过什么较强的战斗,等等,难道你遇到了一个大家伙?”

  问完,见雷利点了点头,安杰罗顿时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然后连忙跑到之前雷利走过的那间墓道

  走到拐角处的时候,看着前方投射而出的阴影,安杰罗心中咯噔一下,在拐过去之后,原本晦暗的通道顿时变得明亮无比,

  甚至在拐过去的一瞬间,安杰罗下意识的遮挡了一下刺眼的光线。

  随着眼睛逐渐适应外界的光芒后,在将挡在额头上的手放下,看着前方尽头处,

  那一望无际的沙漠,和两侧已经出现密密麻麻裂痕的墙壁时,安杰罗眉头微微皱起,叹了一口气后,又回到了雷利的跟前。

  “真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家伙值得你费这么大的力气?”

  一句感叹的话语从安杰罗的口中说出,后者愣了一下,然后停止敲打墙壁的动作,站起身子,意有所指的说到:

  “安杰罗,你要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你这么强大的力量,就算我就算再强,也仍然是一个人类啊!”

  雷利说完,拔出背后的诅咒之剑,然后对着面前的墙壁戳了几下。

  “叮叮叮!咚咚咚!叮叮!咚咚咚!”

  有时候是一阵清脆的剑鸣声,有时候传来的却是一声闷响

  随后,在安杰罗不明所以的眼神中,雷利握住剑柄,然后对着墙壁上划出一个倒着的大U型的划痕。

  划完之后,雷利指着画出来的线条说到:

  “可以了,现在就差一把锋利的武器,我手中这把诅咒之剑虽然不错,但是用来切割的话,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说完之后,雷利将剑尖对准划痕,然后奋力一戳,只听到一声沙粒摩擦的声音响起,诅咒之剑仅仅只是插进墙壁一半便寸步难行了。

  “看到没有,安杰罗,现在只能指望你了,我觉得那把刀应该可以,不过最好还是一气呵成,毕竟我们并不知道,

  这里有没有覆盖着什么诡异的魔法,呵!好了,就对着这里,然后把它切下来,打碎,就行了!”

  说到最后,雷利奋力一拔,将插在墙壁上的诅咒之剑拔出后,指了一下墙壁上的孔洞,然后做了一个挥拳的动作。

  随后,安杰罗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后,拿出碎光之刃,转动剑柄,使刀刃朝上,对准那个被诅咒之剑戳出来的孔洞那里一戳,

  “嗤!嗤!”

  好像布匹被刺穿的声音响起,手中的碎光刃插入墙壁后,直接没入刀柄处。

  “那么现在,就直接把它切成碎块吧!”

  手中握着碎光刃的刀柄,安杰罗凸凹的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随后,在雷利不明所以的注视下,安杰罗握刀的那只手突然消失,随后一阵阵残影出现在雷利的视线之中。

  那是残影吗?不,那只是挥刀的速度太快,而产生的错觉罢了,但是那种速度,以及那种控制力,真的是人类可以打成的吗?

  看着已经收刀入鞘的安杰罗,雷利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好了,别想了,我们该走了,真想不到,这里封着的,仅仅只是一个该死的楼梯,而不是什么藏宝室!”

  安杰罗一边说着,拍了一下雷利后,便一马当先的走了进去。

  而雷利也收回思绪,紧随其后的踏上阶梯。

  踏上第二层后,两人都有些难以置信,毕竟在那个狭小的楼梯内,竟然没有一个机关,也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两人在看到前面的路途上,那数不尽的尸骸后,全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借着青龙剑的一点微光,雷利在看到前面的骸骨在某种神秘力量的驱使下,渐渐的变成亡灵生物的时候,嘴里不自觉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想,这座金字塔的建造者,他根本没想过要在楼梯那里安装什么机关,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走到这里啊!”

  “对!你说的很对!”

  安杰罗随即附和了一句,然后拔出背后的魔法之剑,冷笑一声,不屑的话语脱口而出:

  “但是可惜了!他们没有预测到我们的存在!”

  “更是高估了这些家伙的实力!”

  看着前方窸窸窣窣的骨骼碰撞的声音,雷利不屑的话语说完,随后拔出诅咒之剑,看了身旁的安杰罗一眼,后者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同时后撩了一下披风,然后微微屈身,反握剑柄,伴随着恶魔之力和勇者之力的灌注,剑刃上顿时散发出蓝白相见的微光

  当光芒达到一个顶峰之时,两把剑刃顿时发出震颤的嗡鸣声,下一刻………

  “呵!哈!”

  手臂甩动间,六道剑气先后而出,将面前袭杀而来的骷髅小队瞬间冲散,随后两人握剑的手腕瞬间一个倒转,然后对着前方猛然一刺

  “咿呀!咿呀!”

  异口同声的吼叫脱口而出,两人借着刺出的那一剑的力量,瞬间化作离弦而出的利箭,射向前方。

  那无可阻挡的力量夹杂着粉碎一切的剑气,将挡在前方的骷髅士兵全部撕成粉碎。

  最后,两道宛如利剑的光芒在拐角处停了下来,光华散去,展现而出的,是势不可挡的两位勇者。

  “呼~真是不错的剑术,只是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耗费力气,我总感觉我的右臂已经不是我的了!”

  摸了摸有些酸疼的右臂,雷利呲了呲牙,夸赞道。

  而安杰罗听到后,幸灾乐祸的笑了一下,然后故作勉励的姿态夸奖了雷利一番:

  “雷利,你这家伙已经很厉害了,如果是普通人施展这种剑术的话,要么因为体质太差用不出来,要么就是因为反噬而断胳膊断腿,所以啊年轻人,继续努力吧!”

  说完,安杰罗故作高深的拍了拍雷利的肩膀,惹得后者连声叹气。

  只是好景不长,就在两人将要离开的时候,后方又传来那种骨骼碰撞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两人一回头,就又见到那些“死而复生”的亡灵,拿着已经腐烂不堪的兵刃朝着两人所在的位置缓步走来。

  随后,有些不耐烦的雷利举起诅咒之剑,一边积蓄力量,一边大声的吼道:

  “那帮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既然已经死了,那就拜托你们,死的在彻底一点吧!”

  说完,无形的气焰开始在雷利周身凝聚,就在雷利即将要施展圣剑术的时候,安杰罗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拦了下来并说到:

  “对付这些身处黑暗的家伙,还是用这个比较划算!”

  说完,安杰罗将雷利拉倒身后,然后拔出魔法之剑,穿上贝奥武夫

  顿时,无尽的神圣之光照亮周围,半遮住眼的雷利,依稀可以看到走在最前面亡灵,被这光芒照射之后,在一缕缕黑烟升腾之中,化为乌有。

  此时,雷利的脑海中突然出现当时安杰罗介绍这件兵器,不!是这件魔具来历时,的话语:

  “听我叔叔说,这件魔具原本是一头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然后被我父亲击败之后,他的灵魂就变成了这件魔具,说起来有点奇怪,以我叔叔那不着调的性子,在谈论这个家伙的时候,脸色突然变得很差………”

  脑海中的话语一闪而过,此时的雷利,看着前方悍不畏死的亡灵,突然冷笑了一下,意味深长的话语脱口而出:

  “说真的,如果他们知道这种无比神圣的力量,竟然来源于一头恶魔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想!”

  “谁知道呢?不过对于我们而言,现在这种情形,管用就行!至于从哪来的,重要吗?”

  正在激发贝奥武夫力量的安杰罗此时也插了一嘴。

  随后,在贝奥武夫的光芒,被激发到极致的时候,安杰罗举起手中的魔法之剑,将神圣的光明之力注入其中,然后在身前划了一个散发着迷蒙白光的圆环后,突然后撤一步,然后对着那个圆环猛然一刺……

  “嗡!”

  宛如激光炮发射的声音响起,在安杰罗举剑刺入圆环的一瞬间,耀眼的白色光炮瞬间射向前方,神圣光华所到之处,一切黑暗皆无所遁形……

  “呼,结束了!不过这招缺陷太多,回头得好好修改一下!”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安杰罗一边说着,一边收回贝奥武夫,

  在看到前方已经没有任何“生灵”之后,安杰罗将魔法之剑插入身后,然后招呼了一下雷利,两人又踏上前进的路途。

  如果站在金字塔外面,也徐永远不会看到里面那无比精妙的设计。

  漫步在走廊内,两人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正在不断的往下走,说起来很奇怪,两人刚来到第二层,怎么会往下走呢?

  也许是一开始的设计,金字塔外端一共四面,如果站在地面上看,塔身与地面呈一个钝角,但是如果站在高空俯瞰的话,金字塔外端呈一个正方形,从低端开始,………(后边不会编了)

  而内部确实采用“回”字形的设计,从第一层,往第二层,可能最后再回到第一层,或者直接走到最顶层,很不错的设计。

  此时,两人正借着青龙剑上的微光欣赏着墙壁上的壁画,一边走,一边交谈,就在这时……

  “咔!”

  突入起来的一声怪响,雷利瞬间拔出大剑,警惕着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危险之后,刚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安杰罗的声音幽幽的传了过来:

  “雷利!先别动,我踩到机关了!”

  听到安杰罗的话,雷利回头一看,就看到安杰罗的左脚踩到一个不起眼的砖块,砖块往下陷进三寸左右,看来刚刚的声响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等等,你先别动!”

  雷利收起大剑,然后从空间手镯里面找了一个装着红药的瓶子,随后蹲下身子,用力一点点移开安杰罗踩中机关的左脚,就在下限的砖块弹上来之前,将瓶子压了上去,然后将青龙剑压在上面。

  在这紧张的氛围中,两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安杰罗慢慢移开脚步,然后跨过压着瓶子的青龙剑前,刚想说些什么,

  突然一声重物撞击的声音从墙壁内传来,而压着瓶子的青龙剑也因为震动的原因掉在地上。

  两人看着掉在地上的青龙剑愣住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雷利捡起青龙剑,然后大叫一声:

  “……不好!我们快走!”

  说完,刚想踏步离开这里,就见安杰罗抓住雷利的披风,然后猛然一扯

  雷利瞬间往后倒去……

  “你这家伙,就算开玩笑……”

  站起身来的雷利刚想发火,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安杰罗的手里抓着三支利箭,而利箭袭来的方向,正是之前自己打算离开的方向,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如果刚刚安杰罗没有扯那一下,那自己………

  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逝,刚刚在生死线上惊魂未定的雷利,连忙深吸一口气,警惕着看了几眼前后的路途……

  将手中的三只利箭扔掉,安杰罗脱下已经染血的战术手套,然后看向前方的位置,眼神露出阴晴不定的神色………

  良久,没有再次感觉来自前方或者后方的危险,安杰罗收起大剑,然后拍了拍手掌,语气平缓的说到:

  “应该没事了,只不过我们接下来还得注意一下,这次仅仅只是利箭,我们不知道下次还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机关在等着我们,好了,我们走吧!”

  “嗯!”

  雷利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快速离开这里。

  一路上有惊无险,虽然有时候仍然可以听到重物撞击时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对两人产生什么危险。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

  “咚!”

  突入其来的一声巨响,让两人怔在了原地,这次的响动非常近,近到就像是隔着一面墙壁,有人在墙壁的另一侧拿着大锤敲打一样……

  就在这时,雷利突然张开双臂,然后再两侧比划了一下,随后安杰罗就看到雷利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阴沉………

  “怎么了?”

  安杰罗关系的问了一句。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两边的墙壁………”

  “咚!”

  雷利的话还没说完,突入其来的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的话

  “就是这样,频率越来越快了,来不及解释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一层!”

  说完,雷利将青龙剑横在身前,然后招呼安杰罗快步离开。

  此时,就算雷利没说清楚,安杰罗也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是什么了。

  两侧的墙壁在未知的力量下,开始收缩,而那几支利箭也不过是个为了让人掉以轻心的幌子而已,真正的大头,就在这里………

  “咚!咚!咚咚!咚咚咚!”

  重物的撞击声越来越频繁,就像是有人拿着巨锤敲打两人的心脏一样,而两边的墙壁也越来越近

  从一开始的宽阔,到两人可以并肩而行的狭窄,再到一前一后的仓促,一直到……

  “叮!哗啦啦!”

  两侧的墙壁已不足一剑之隔,甚至在巨大的压力下,青龙剑的剑身瞬间碎裂开来……

  “该死,来不及了,我可不想变成肉饼啊!”

  有些绝望的说着,雷利咬了咬牙,拔出背后的诅咒之剑,刚想将其横在身前,就听见

  “咚咚咚咚!”

  的响声传来,两人距离下一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距离,而墙壁的狭窄已经不足一米之距………

  见此,两人加快速度,就在即将要到达下一层入口的时候,一声声急促的震动响起,那宛如心脏跳动的急促声随着墙壁的挤压而不断加快……

  甚至,此时的两人也只能微微侧身前行,就在快要出去的时候,最后一声振动——来临了。

  “咚!咚!咚”

  随着最后的三声巨响,墙壁越来越近,就在即将要将二人夹成肉酱的那一刻,安杰罗咬了咬牙,然后对着前面的雷利大声的叫到:

  “雷利,紧贴墙壁,什么都不要问,相信我!”

  说完,安杰罗瞬间转身,然后紧紧的靠在身后的墙壁上。

  就在最后一刻,侧着脸庞的雷利便看到安杰罗举起双手,然后紧握双拳,将两边的手肘死死的顶在身后,而面前的墙壁也在安杰罗握拳的那一刻,压了上去

  此时,磅礴的力量全都压在了右手小臂上,安杰罗咬紧牙关,死死的顶住来自前方的压力

  就在快要顶不住的时候,侧着身子的雷利就看到安杰罗那染血的右手手臂突然闪过一道蓝色的光芒,随后就听到安杰罗那不屑的语气脱口而出:

  “什么嘛!弄了这么大的声势,结果就这么点力量?”

  说完,安杰罗双悍然发力,顿时一阵齿轮碰撞的声音响起,那不断贴合的墙壁瞬间在安杰罗的巨力下,被强行推开了。

  “这样的话,应该就没事了!”

  拍了拍手,安杰罗点了点头,刚松了一口气,那诡异的响动再次来临

  危机之下,安杰罗唤出阿拉斯托,然后卡在其中,收缩的墙壁瞬间停止移动,见此,两人快步离开这里。

  随后,两人走到下一层的入口前,往回看了一眼后,雷利有些后怕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卡在其中的阿拉斯托,问道:

  “呼~,逃了一命啊,可惜了你的那把剑!”

  “没事的,你看!”

  知道雷利话中的意思,安杰罗随口说了一声,然后打了个响指。

  瞬间,阿拉斯托的剑柄处亮起一道血红色的光芒,随后瞬间化作一道闪电出现在安杰罗的手中。

  而那两面不断收缩的墙壁,也在阿拉斯托消失之后,没有支撑的外力后,瞬间合并。

  铺面而来的的灰尘将二人淹没,待烟尘消散后,安杰罗看着已经合并的墙壁,笑了一声,然后揶揄的说到:

  “哎呀,没有回头路了呢?不过我想就算没有我,以你的本身,应该不会倒在这里,我说的不错吧!”

  “哈!”

  笑了一下,雷利没有回答安杰罗的这个问题,而是直接转身进入下一层………

  见状,安杰罗耸了耸肩,随后便跟了上去。

  进入下一层后,两人已经分不清这一层到底是第一层还是第三层,虽然这一层也有少许的亡灵,但是比较欣慰的是,这里没有什么诡异的机关。

  两人在走廊尽头的一个箱子里,找到之前人们口口相传的《雷鸣魔法书》和(狸猫变身叶)后,终于来到了一个大概是主墓室的地方。

  比起前面两层的石墙,这间墓室一眼望去,有种金碧辉煌的感觉,就像神话中,给神明居住的宫殿一样。

  不过唯一碍眼的就是,最里面的一个王座上,坐着一个非常碍眼的家伙——斯芬克斯。

  而在他旁边的扶手处的柱子上,挂着一对金属色泽的牙齿。

  感受着空间手镯内,龙之翼的振动,安杰罗和雷利对视一眼,心中的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那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龙之牙,但是想到龙之牙的话,就必须打败坐在王座上的那个家伙。

  而坐在王座上的斯芬克斯,也看到下面的安杰罗和雷利两人,随后冷笑了一下,无比嚣张的话语脱口而出:

  “真没想到,你们竟然敢不自量力的到我面前,那么~作为你们不自量力的惩罚,我将赐予你们——永恒的沉沦,和这座金字塔一起,步入永恒吧!哈哈哈哈!”

  无比嚣张的话语在这座墓室,或者是宫殿之中不断回响,两人分别拔出魔法之剑和诅咒之剑,然后看向前方………

  


  (https://www.biqwo.com/dudu/61475/61475305/358556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