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八章,一切事情的起末——下(那宛如史诗一般的篇章,即将被翻开)

第八章,一切事情的起末——下(那宛如史诗一般的篇章,即将被翻开)


  良久,蕾蒂和翠西两人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随后翠西又问道:

  “也就是说,你从来都不知道你母亲将你的弟弟放到那里了?”

  翠西的话让安杰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后者略微沉思了一下,缓缓说道:

  “其实,在我心里,比起我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我母亲的身份比他更为神秘,我只知道“她”很有可能是某个大家族里的公主,或者是小姐什么的,很神秘,我母………”

  就在安杰罗还想在往下说什么的时候,楼梯口响起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叙述。

  三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穿着睡衣的贝雅扫视了楼下的四人一眼,然后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一下一直背对着三人的但丁一眼………

  而此时的但丁,也缓缓转过身来,同样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只是一瞬间就低下头………

  总感觉被这种眼神全部看光了呢?

  下意识的想了一下,但丁摇了摇头,摆脱了这个有点疯狂的想法。

  “母亲!”

  安杰罗惊呼了一声,然后迅速跑上楼去,来到贝雅面前,神色惊慌的说到:

  “现在的你需要休息…”

  然后不等贝雅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安杰罗拦腰抱起,然后回到二楼的那个房间,随后楼下的三人也全都跟了上去。

  “母亲!那个家伙已经被我干掉了,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然后养好身体………”

  盖好被子,安杰罗一边说着,然后将那枚银色项链交给贝雅,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贝雅打断了

  “你先出去吧!”

  “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寻找………嗯!啊?”

  “你先出去吧,有些话要问一下他们!”

  指了一下但丁三人,贝雅重复了一遍。

  “哦!知道了,如果有事的话,我就在下面!”

  说了一句,安杰罗看了但丁三人一眼,然后恶狠狠的威胁道:

  “你们三个最好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不然………”

  “出去!”

  “哦!”

  随着关门声响起,三人全都笑了一下,而后但丁一脸笑意的说道:

  “真是不错的小子啊!”

  说完,三人看向贝雅,而但丁还想去问些什么的时候,贝雅的下一句话切让三人都惊了一下:

  “你应该是维吉尔的弟弟吧,神明斯巴达的第二个儿子!”

  听到这句话,但丁微微皱眉,不等但丁反驳,贝雅又继续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

  “你不用急着否认,事实上,至少比起你的兄长,你看起来更像一个人类!”

  说完之后,屋里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此时,三人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很不简单,不过也是,在恶魔的追击下,带着一个孩子逃了十几年的时间,如果真的是普通人的话,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想明白这一点后,三人对视一眼,随后但丁面带疑惑的问了一句:

  “虽然我跟我那个亲爱的老哥是双胞胎兄弟,不过~~毕竟也是过了这么长时间,我很想问一下,你究竟是怎么认出来的?”

  听到这句话,贝雅难得的笑了一下,随后解释道:

  “第一个是…我曾经跟维吉尔有过接触,嗯……是很亲密的那种哦!所以,就算是你隐藏的很好,但是那股力量,和维吉尔不同,但本质上都是“神之子”呢!”

  说到这里,贝雅顿了一下,又看了一眼但丁背后的叛逆之刃,随后又说到:

  “第二点则是你背后的那把“复仇之刃”!当然,也许是名字或者古语翻译不同,也被称为“叛逆之刃”!我曾经在我祖父的画上见到过!”

  听完贝雅的话,但丁将背后的叛逆之刃拿了下来,看了一下,这时,为了避免冷场,蕾蒂一脸惊慌的开口说到:

  “这……太不可思议了,算了,好像还没有自我介绍呢?这位女士名叫翠西,这是但丁,也就是维吉尔的弟弟,至于我,你就称呼我蕾蒂吧!”

  说完,蕾蒂碰了但丁一下,示意他别在看那把“破剑”了!

  而贝雅听完蕾蒂的介绍,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表情有些疑惑,随后好像想通了什么,一脸笑意的对着蕾蒂说到:

  “蕾蒂是吧?多谢你,只是我真的想不到,维吉尔的弟弟,竟然会是那名在地下世界中,鼎鼎有名的恶魔猎人——但丁呢,该死,我早该想到的,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一脸苦笑着说完,三人听后全都愣了一下,看到三人的神情,贝雅解释了一句:

  “这些年虽然一直在恶魔的追击下逃亡,但是我也一直在寻找维吉尔和他的弟弟,虽然你们兄弟二人可能有那么一些不和,只是我真的想不到,一直下意识躲避的人就是我一直想要寻找的人啊………”

  说到这里,三人瞬间便明白了这里面的缘由,只见但丁重新将叛逆之刃重新放回背后,然后三人一脸八卦的问道:

  但丁:“额…我其实想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我那个有些固执的老哥的!”

  蕾蒂:“对!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事情,虽然事实就摆在眼前,但是……太不可思议了!”

  翠西:“而且,以你身上的伤势以及你所拥有的“力量”来看,你应该不是“纯粹的人类”吧?”

  三人陆续问了一番,听完,贝雅一脸笑意的反问道:

  “我知道你们什么意思,你是再说,就维吉尔那个张口闭口都是“帕瓦”的男人,一个极度蔑视人类的人,是不可能会留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的,对吧”

  听到到这里,三人全都点了点头,而后贝雅又说到:

  “至于我的力量……”

  贝雅张开右手,只见一个湛蓝色的魔力光团在手中形成,而但丁看到这个魔力光团后,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一副非常疑惑的神情。

  “至于我的力量,这一切的一切,包括我和你兄长的相遇,都得从两千多年前,那位传说中的神明,魔剑士斯巴达,也就是你的父亲那里说起,想不想听听?”

  散去手中的光团,贝雅指了指但丁,然后用诱导式的口吻问了三人一声。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额……好吧,你说吧,其实我应该叫你一声嫂子来着,你………”

  “但丁!”

  先是但丁用无所谓的语气拒绝道,随后就被翠西和蕾蒂两人瞪了一眼,后者连忙改口………

  看着三人的互动,贝雅会心一笑,摇了摇头,然后…然后便给三人讲述了,那没有记载在历史中,那足矣被称作史诗一般的宏伟篇章。

  “我的出生地是在一个叫弗杜那的一个小岛上!”

  “弗杜那?”

  蕾蒂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看神情,显然知道这个地方。

  随后贝雅抬手虚按了一下,示意三人先听完。

  “弗杜那,在这个时代,仅仅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小岛,但是在两千多年前,在哪个光明和黑暗短暂重叠的时代,你的父亲,也就是魔剑士斯巴达,是那里的领主!”

  贝雅的话让但丁愣了一下,随后便满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说了一句:

  “领主?哈!怪不得我老哥会去那里!”

  “是啊!事实上,直到现在,你父亲所居住的城堡,以及“祂”睡觉的房间,都还被保存的相当完好!”(英文中“祂”和“他”的读音不同)

  说到这里,贝雅顿了一下,然后想了想,随后又问了三人一声:

  “不过,我想你们知道的,也仅仅只是祂为了人类而背叛了祂的同胞,独自一人封印了魔界的故事,对吧?”

  贝雅的话又让三人对视了一眼,随后蕾蒂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额……难道不是吗?虽然这么说有点牵强,但是我觉得应该是真的!”

  听到蕾蒂的话,贝雅摇了摇头,指了一下但丁,然后继续说到:

  “你父亲曾经亲口说的,当时祂仅仅只是看到了一对母子,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而选择和一头恶魔——同归于尽了”

  说到这里,贝雅的声音有些沉重,只见她深吸了一口气,又说到:

  “当时的祂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类女人不惜抛弃自己的生命,也要挽救自己的孩子,甚至一直到她死的那一刻,那种眼神,那种即使在最绝望的时刻,也不曾放弃希望的眼神!”

  说到这里,贝雅笑了一下,看了一眼三人,于是又继续说到:

  “当时的祂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精神,才能让一个人类女子爆发出那样“强大”的力量,但这并不妨碍祂去探寻,而这句话,是你的父亲亲口说出来的!随后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

  当贝雅说完这一部分后,三人都赞同似的点了点头,而翠西更是补充了一句:

  “对,毕竟人类是从来不放弃希望的!”

  “是啊,所以,之后的故事,便是关于“我”,或者应该说是我的先祖那一代,咳咳!”

  点了点头,贝雅继续说到,还没说完,只听见贝雅咳嗽了一声,面色有些发白,而一旁的蕾蒂连忙倒了杯水………

  喝完之后,贝雅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讲到:

  “当时,在斯巴达选择对抗祂的同胞之后的几十年的时间中,有一批人曾祈求斯巴达赐予他们对抗恶魔的力量,而理由就是,

  虽然有祂亲自对抗恶魔足矣,并不需要他们,但是,他们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保护,

  他们也想去为了自己的族群去战斗,哪怕是直面恐惧,承担着连灵魂都被诅咒的风险,所以,你的父亲同意了。”

  说完之后,三人诧异的点了点头,显然不清楚这里面还会有这一层因果关系。

  “那之后呢?”

  想了一会,蕾蒂疑惑的问道。

  “之后,当年的斯巴达利用一种古老的仪式,让一些人类跟恶魔签订契约,或者用一些古老的术法,让那些人类拥有可以使用“地狱魔力”的手段,来对抗恶魔!而那种力量是可以随着血脉,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的………”

  听到这里,但丁疑惑的问了一句

  “也就是说,你的力量就是来源于“他们”吗?”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类通过一些正当的手段,是可以动用恶魔之力的,比如那位操纵恶魔的大魔导师,以及,那座岛屿上,那个活了两百多年的老太婆………

  “不全是,我的力量来源太过驳杂,怎么说呢……”

  没有完全否认,贝雅一边说着,想了一下,又继续说到:

  “那场圣战打了将近三百多年,直到祂将魔帝击败,并且封印魔界以及祂那强大的力量后,祂又在弗杜那逗留了将近几十年的时光,一直到……”

  说到这里,贝雅的神情有些亢奋,只听她面色潮红的叙述道:

  “直到有一天,祂打算去看一看祂所拯救的世界,然后祂就离开了,而第一批承接力量的人有一些虽然已经死去,但是其中的一些佼佼者仍然活了下来,而我的先祖,正是其中之一。”

  顿了一下,三人只见贝雅的神情有一些激动,其中夹杂着一丝骄傲,而后者摆了摆手,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诉说着:

  “在祂离开之后,那些人为了纪念祂的功绩,也为了能够继续保护当地的居民和祂所居住的城堡,于是成立了魔剑教团,将祂奉为神明并膜拜着。”

  听到这里,但丁略微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微微有些不屑的说了一句:

  “将一个恶魔奉为神明?那些人真有趣,我那个老爹如果知道……渍渍渍!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但丁的话让三个女人全都诧异了一下,而翠西耸了耸肩,添了一句:

  “或许他会高兴也说不定呢?”

  “咳咳!”

  两人的样子让蕾蒂“咳”了一声,而看到这一切的贝雅,仿佛并不在意两人的“冒犯”,又继续诉说着:

  “当时,由于神明所赐予的力量,是可以随着后代的出生不断传承下去的,而在那之后的几百年,当年的那一批人的后代之中,诞生了第一批“近神者”!”

  听到这么一个新词,三人疑惑的问了一下,显然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随后贝雅解释了一句:

  “近神者,意思就是最接近神明的人类,他们当中有的,被当时的人遵称为“大魔导师”,“女巫”,或者是“魔女”,又或者是“骑士”,

  总之,现在这个时代,也许有的超凡者是突变,又或者是通过某种仪式来获得超越人类的力量的,但是在那之上,我敢肯定,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那些“近神者”的后代!”

  喝了一杯水,贝雅一脸骄傲的诉说着:

  “其中,我家族中所记载的第四代先祖,也许在当时,以及在历史的记载中,他并不是最强的,但他的故事却是流传最广的,怎么说呢………”

  说到这里,贝雅愣了一下,显然不知道后面怎么说,随后在脑海中挫了一下词,然后问了三人一句: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们人类这种生物,一旦和恶魔打上交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很大一部分都会牵连他们子孙后代……”

  听到这里,三人都赞同似的点了点头,于是贝雅又说到:

  “所以,我的那位先祖临终之前嘱托过后人,千万不要将他的名字写进家谱之中,在小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把自己的名字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直到后来………”

  说到这里,贝雅露出一副非常诡异的笑容,然后又继续诉说着:

  “我在家谱之中翻到过他的三位妻子,以及他的几个孩子,我才终于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了!”

  顿了一下,随后贝雅说出了一句,让三人全都面露惊讶的话:

  “他的第一位妻子名叫,菲儿•梅林,也就是当时不列颠的那一名梅林法师,他的第二位妻子名字叫薇薇安!也就是那位湖中仙女,而他的第三名妻子,名叫,帕拉斯,就是那位来自希腊雅典圣城的那个!”

  听到这里,三人都脸上都闪过一丝惊讶,毕竟前两者的名字或许有些人并不知情,但是第三个,即使在蕾蒂两女的眼中,连但丁这个“文盲”都知道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更别说……

  就像听故事一样,三人正想发问,就听到贝雅又说出来两个更让人熟悉的名字:

  “除了和那位梅林法师所生的长子继承家业之外,次子名叫兰洛特尔,也就是后世被称为湖上骑士的兰斯洛特,

  事实上,一直到现在,在我的家族藏宝库里面,那位梅林大法师的魔杖,以及那把“石中剑”,和那面“埃癸斯”之盾,这三件圣器都依然存在。”

  说完一部分之后,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说跑题了,贝雅连忙讲话题扯回来,继续说到:

  “总之,当年的那些所谓的近神者,他们仍然是人类,有一些确实很强,比如说我的那位先祖的挚友,那位大魔导师阿兰洛尔,当然这些………”

  贝雅的话说到这里,就被反应过来的翠西打断了,后者连忙问了一声:

  “等等?阿兰洛尔?你那个先祖还认识阿兰洛尔?”

  翠西的反应让贝雅微微一愣,后者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略带无所谓的语气陈述道:

  “当然!不然你以为那名能够操纵恶魔的大魔导师,是怎么封印那位和魔帝拥有同等力量的恶魔——阿比盖儿的,

  事实上,直到现在,他的魔杖,以及他封印那头恶魔之后,所以遗留下来的东西,阿兰洛尔之泪,现在都在藏宝室里放着呢!”

  贝雅的话让三人全都愣了一下,随后蕾蒂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

  “那个东西不是只留下来两枚吗?其中一枚还是一个碎片来着?”

  “两枚?”

  蕾蒂的话让贝雅愣了一下,而后者又给三人解释了一番:

  “算上碎片,一共是三枚,最主要的一枚被那位法师所嘱托,一定交给其后人保管,而另一枚……

  也许是担心在漫长的时间中所损坏,他当时嘱托一定要让这枚宝石,随着他的死去,永远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所以他拜托我的先祖,在不让其后人知晓的情况下,将其永远封存!”

  说完之后,贝雅诧异的问了一句:

  “怎么,你们问这个干什么?这个和我接下来讲的没什么关联!”

  直到现在,三人终于明白,躺在床上的这名女人的家世,究竟有多么显赫了。

  随后,翠西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到:

  “额……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说!”

  “总之,在这些近神者的守护下,世界一直保持着一种光明之下的和平,只是,随着最后一位近神者,也就是我的祖父………我和维吉尔的故事也是从他那里开始的………”

  “你的祖父?”

  但丁面带诧异的问了一声。

  “嗯!一个活了两百多年的老家伙!”

  听到这里,一霎那,三人的脑海中全都浮现出一个红发女人的身影………

  是那个时间段吗?

  此时,三人心中全都浮现出同一个念头。

  “在当时的16世纪末期,当时的教皇得到消息,在这个世界的某处供奉着斯巴达的神庙里,那里的一件圣器被盗走了,就是这一件”

  说着,贝雅指了一下靠在床头的那把随身佩剑

  “而后!教皇就委托当时年仅23岁的祖父,带着一队骑士外出寻找,当时正值大航海时期,船只驶到希腊半岛的爱琴海那里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听的这里,三人第一次见到,贝雅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恐惧的神色,后者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继续说到:

  “因为一名即将苏醒的邪神的力量所影响,当时整个地球的时空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扭曲,船只在即将靠岸的时候,撞上了冰山………”

  “撞上冰山?那艘船该不会是泰坦尼克号吧?”

  听到这里,已经知道后面大概的但丁,难得开了一个玩笑。

  “不是,但是看到了类似的,我祖父亲口说的,在那之后,他们就看到了一艘非常巨大的游轮,只是还没等他们求援,那艘游轮就不见了,后来………”

  说到这里,贝雅又喝了一口水,润了一下干涸的喉咙,继续说着:

  “后来,据我祖父说的,他当时在即将昏迷的那一刻,看了一眼天空,天上的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而后仅仅在几秒钟的时间,便形成了所谓的“日全食”………”

  说到这里,贝雅扫视了三人一眼,然后反问了一声: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了吧!其实我祖父给我讲的那些,我都把它当成一个故事来听的,只是真没想到,几年前,的那一天,那个故事竟然是真的!”

  贝雅说完,三人也赞同似的点了点头,显然已经知道这个“故事”的本身了。

  “既然你们知道,那我就不详细的说了,总之,他后来漂到了一个小岛上,被人救了,而救他的那个人,叫玛缇艾•爱莲娜,也就是我后来的祖母,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说到这里,贝雅顿了一下,然后一脸笑意的看了一眼但丁,而后得意的说到

  “他在哪里遇到了一个身穿紫色风衣,使用一把大剑和一把东洋刀的白发男子,那个人一开始化名“斯宾塞”,后来,我的祖父才知道,那个化名“斯宾塞”的男人就是他们所崇拜的神明!”

  说完之后,贝雅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不等三人开口,贝雅又问到:

  “就像现在狂热的追星族一样,当时的那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遇到自己仅只在传说中听到的人物,你们完全想象不到那种激动的神情,以至于我祖父每次跟我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那种神采………”

  看到贝雅不在开口,但丁收起回忆的神色,满脸复杂的问了一声:

  “嗯…?那他现在还活着吗?”

  “没有!总之,在封印那头恶魔之前,你的父亲在得知我祖父那次出行的目的之后,不仅指点了一下他的剑术,更是将一部分力量寄宿在他的佩剑之中。

  而后,在得到你父亲的允许后,他将那里的一切全都画了下来,当做传家宝,想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虽然,当时的那位教皇不相信就是了!”

  说到这里,只见贝雅的眼神缓缓变得深沉起来,而三人对视一眼,知道重头戏要来了,纷纷打起精神来………

  “总之,在我小的时候,尽管我父亲没有系统性的指导,但是隔代相传的血脉,依然让我拥有了一种超乎常人人感知能力,而且,从小我对于这些东西都很感兴趣,所以……”

  说到这里,贝雅又低头看了一眼项链上的那张照片,然后就像看到自己的爱人一样,那种笑容………

  “我和维吉尔相遇的前两年,我的父亲与兄长为了保护那里的居民,相继战死,而我作为家族里,最后一个幸存者,我有责任重新肩负起家族的荣耀,所以…我成为了教团里的一名女骑士!”

  说到这里,贝雅深吸一口气,而后又讲到:

  “后来,随着上一任教皇的病情逐渐加重,就好像所有不幸的事情全部赶到了一块一样,周边的恶魔也开始变得比往常多了起来,也就是那一天上午,我去教堂做祷告,回来的时候,见到了维吉尔!”

  “虽然只是打了个照面,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是人类,或者说,不是寻常的人类,那种冰冷到极点,犹如刀刃一般的气息,

  我不知道他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怀着什么目的,不过大概猜的到,所以我跟当时的一位骑士长打了个招呼,然后试图接近他!”

  说到这里,贝雅又用一种类似反问一般的语气,问了一下但丁:

  “我想,你应该知道,当时你的兄长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吧!”

  “嗯!”

  没有说多余的话,但丁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

  “是啊!对于维吉尔来说,人类这种生物在他的眼中,和蚂蚁一样,他不会主动去“踩死”蚂蚁,但是如果蚂蚁挡在他前进的路上,他也看不到,或者是不屑于去看!”

  说着说着,贝雅顿了一下,眼神中的那种惧怕几乎要溢出眼眶,随后整理了一下思绪,又继续说到:

  “我跟他第一次接触,仅仅只是说了两句话”

  你是来探寻斯巴达的传说的吧,我可以帮你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作为交易,我需要你帮助我变强!

  听完贝雅的叙述之后,但丁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将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

  “等等,就这两句话他就跟你走了?”

  “也许是说到点上了吧!”

  这时,蕾蒂插了一嘴。

  “对!就这两句,一见面,那种铺面而来的杀气让我心中一惊,当时的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千万不能多说半句废话,而且一定不能让他有杀掉我的理由,之后的事情就非常好办了!”

  “一到家,他一眼就看到了我祖父带回来的那副壁画,以及画上面最显眼的那个人,在我向他说明这幅画的来由之后,他的态度一瞬间便缓和了下来,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总之,后来就过上了,上午我帮他,下午他指点我的日子!”

  说到这里,贝雅的眉心突然一皱,然后按了按太阳穴,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的表情。

  随后三人只见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一种就好像看到喜剧片一样的神情,说到:

  “怎么说呢,在跟他接触久了之后,我发现他这个人很奇怪,明明就好像是受到过高等教育的贵族一样,

  但是一些人类的生活常识他完全不懂,就好像有一次,我在做饭的时候,他偶然间看到煤气罐,然后摆弄了一下,差点,就差那么一点点,煤气罐就要爆炸了!”

  好像想到了当时的情景,贝雅那掩饰不住的笑声回荡在屋子里,而但丁听到这里,也不禁为自己的那个笨蛋老哥的愚蠢操作给逗笑了。

  良久,贝雅收起笑容,然后一脸严肃的说到:

  “很矛盾的一个人,也很神秘,所以,为了能够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也为了能够知道他的秘密,我一般都选择性的去破译一些古书籍,或者是拉长时间。

  事实上,在那段时间的相处中,虽然我们直接的话不多,但是我渐渐的对他产生了一些好感,我想让他留下来………”

  说到这里,贝雅神情变得有些怀疑…

  “我一直再试图了解他,却一直都无法了解,除了探寻斯巴达所留下的东西,这种日子一直到第六天,也就是那天上午………”

  “那一天我去城堡的典籍室取一本他需要的书籍,回来的路上,我遭遇了恶魔,和别的恶魔不太一样的是,它们就好像有目的性的直接找上了我………”

  说到这里,贝雅的眼神有些发冷,只见她的呼吸突然变得有些颤抖,随后表情略微带着一丝恐惧的意味,继续诉说着:

  “我只能将他们引到没人的地方,在我奔跑的途中,好像听到了“罪血”,“维吉尔”!“背叛者”!这几个词,直到我走投无路的时候,那些恶魔将我围住,然后开始逼问我

  :维吉尔在哪里,那个身具背叛者血统的家伙在哪里,身为斯巴达的子嗣,这是他应该承受的罪孽,…………”

  诉说完之后,贝雅又露出无比明媚的笑容,那种神情就像是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一样:

  “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他来了,几乎以压倒性的力量,那些恶魔,在他强大的力量下,瞬间灰飞烟灭,等我回过神来之后,我才终于意识到,站在我面前的那个男人,竟然是神之子!”

  说到这里,贝雅问了一下蕾蒂和翠西:

  “你们当时在知道那位传说中的魔剑士,竟然留有子嗣的时候,惊不惊讶?”

  贝雅的话让蕾蒂重重的点了点头,而翠西则是露出一脸茫然的神情。

  “而后,在那一天的晚上,我将自己的全部,献给了那位神之子,毕竟先前就是他有一些好感,而且他又救了我一命啊,

  至少,在那之后,在得知维吉尔的真正目的之后,我开始将自己所学的东西全都用上,最终,我成功破译出了,神明所留下的七道封印的具体地点,以及解开封印的办法,虽然有那么一点残缺,不过我是真的想不到,最后的钥匙,竟然会是两枚项链!”

  听到这里,但丁看了一眼贝雅手中的复制品,神色复杂的接到:

  “是啊!当时我也想不到,嗯……后来呢?”

  “后来,他在的到他想要的东西之后,又继续逗留了一段时间,也许在我看来,就像是对于信徒的怜悯吧,至少那段时光,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眼中的回忆让贝雅的眼神似乎穿越时空,回到十几年前一样,又继续说到:

  “比起他所追逐的父亲,他再说到你们的母亲的时候,虽然嘴里说着仅仅只是一个弱小的人类,但是眼神中的那一丝哀伤,我看得到,也感觉的出来,再说到你的时候,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说到最后,贝雅指了一下但丁,然后略微有些不忿的摇了摇头。

  而但丁立刻追问了一句:

  “额…我那个老哥是怎么说我的,啊……总感觉不是什么好话啊!”

  “想想也能知道,他可是恨不得想要杀了你啊!”

  但丁说完,蕾蒂便插了一嘴。

  “虽然我对维吉尔的印象不深,但是我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翠西连忙接了一句。

  看到三人的反应,贝雅略微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着问道:

  “你们真的想知道吗?”

  三人缓缓的点了点头……

  随后,只见贝雅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冷酷,冷酷当中带着一点愤怒,随后便听她说到:

  “哼!我的那个愚蠢的弟弟吗?,明明身为高贵的斯巴达之子,不去追寻父亲的力量,反而跟一群卑微的人类厮混在一起,这样的家伙根本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兄弟!”

  说完,贝雅的神情恢复正常,而一旁的但丁苦笑着回应到

  “啊!真像我那个笨蛋老哥的话啊……”

  “是啊!我无法想象,他究竟是怎么成为这样一个人的,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在那几天里,我和他拍了很多照片,一开始他有些不愿意,后来我就用那张画刺激了一下…………”

  说到这里,贝雅的脸上闪过一丝怀念的神情,然后最后讲述道:

  “最后,他走了,对于他来说,这种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他要去追寻更强大的力量,临走之前,他留下了我们相处之中的最后一句话:”

  不等三人插嘴,贝雅缓缓叙述道:

  “将斯巴达当做神明崇敬,这种心态我倒是不讨厌,但你好好记住,我总有一天会超越神明,到那时,你们就得想想到底该崇敬谁了……是过去的神、还是已经超越他的神之子……”

  “啊……这种语气!莫名的有一种,我那个笨蛋老哥近在眼前的错觉啊!”

  那阐述的话语让但丁和蕾蒂两人恍惚间看到了那个男人,只是不等他们继续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贝雅下一番话却让三人全都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在他离开之后,那段日子就好像梦境一样,后来,后来我就怀孕了,虽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至于后面的故事,

  我想安杰罗已经跟你们说了,所以,但丁,你们能告诉我,维吉尔在哪里,他现在还活着吗?”

  虽然是询问,但是那种不容置疑的语气,以及那种略带“希翼”的眼神,仍然让三人有些猝不及防。

  毕竟,就算真的是信念不同,但完全可以说是但丁亲手将他“推下”地狱……

  而蕾蒂,更是一个见证兄弟二人生死相搏的见证者,最后,更别说,当年跟在魔帝身边的翠西……

  良久,但丁最先开口,讲述了那几乎都不想在提起的那一晚………

  是啊,在这个世界上,对于但丁和蕾蒂来说,也许就算是安杰罗,可能都没有这个知情权,但是,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却是唯一有知情权的人啊!

  看着表情沉重的但丁和蕾蒂二人,翠西心里摸摸的想到…………

  


  (https://www.biqwo.com/dudu/61475/61475305/360670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