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五章(相逢)即将到达战场的核弹——下

第五章(相逢)即将到达战场的核弹——下


  “轰隆!”

  汽车爆炸的余波瞬间将周围的一切吞噬殆尽,就在火焰稍微有点减弱的时候,一道人影瞬间从火光中一跃而起,随之追来的,是无尽的恶魔群潮………

  “该死!这些家伙!”

  躲过背后的攻击之后,安杰罗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带着自己的母亲飞速的逃离…………

  “哈哈哈哈!逃吧!带着无尽的恐惧逃亡吧!哈哈哈哈!”

  背后传来的声音几乎要将安杰罗的理智燃烧殆尽。

  几次想回头将对方干掉,但是……

  理智告诉自己,一旦回头,绝对会重新陷入恶魔群的包围中,这种场面自己并不是没经历过,不过就凭这些杂碎,还要不了自己的生命,但是自己的母亲呢?

  看着浑身鲜血淋淋的贝雅,脸上被爆炸的灰尘熏的灰头土脸,背后的原本包扎好的伤痕也在刚刚的颠簸中重新开裂,裹在身上的被单早已消失,唯独手中旅行包紧紧攥住,也许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感觉着身后的人气息不断衰弱,安杰罗暂时甩开身后的恶魔,然后跑到一处城郊的民房内,将贝雅放到一张木板床上,轻轻的叫到:

  “老妈!醒醒,千万别睡过去!快睁开眼看一下你儿子的英勇身姿啊!”

  也许是安杰罗的呼唤有点用处,只见贝雅的眼睛轻轻的抬了一下,安杰罗刚想开口,突然脑海中警铃大作,下一刻……

  “嗤!”

  房间被一道剑光直接削成两半,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安杰罗猛然抱起躺在床上的贝雅,然后一个侧闪,躲过这一击,随后一抬头,便看到了那只恶魔领主。

  “哈哈哈哈!曾经的最强魔剑士斯巴达已经消失,而现在他的后辈只能像一只老鼠一样东躲XZ,真是讽刺啊,不过,你们赶快跑吧,逃命吧,用你们那逃离恐惧的脚步来取悦我吧………”

  几乎是卡着点,在对方嘲弄的话语刚说完,安杰罗将挂在背后的长剑吊在嘴里,然后一把将手中的武士刀刀鞘甩到对方的脸上,将自己的母亲拦腰抱起,便打算突围出去。

  看到被自己追到狼狈不堪的母子两人竟然还有余力反击,这位恶魔领主顿时恼羞成怒起来,下一刻猛然提起手中的兵刃,然后对着二人刺去。

  几乎是突破音障的速度,刀刃瞬息而止,就在刀刃即将把母子二人贯穿的那一刻,只见安杰罗飞身一跃,猛然跳到刺过来的兵刃上面,然后飞快的往上跑去……

  就在那只恶魔即将挥手要将安杰罗打翻的那一刻,只见抱着贝雅的安杰罗一个翻身,右脚猛然踹到对方那闪烁着金属色泽的脸上。

  巨大的力量将这位领主踹翻在地,等这位领主再次起身,环顾四周,却发现早已失去对方的身影

  “哼!就算你跑的再快又能怎样呢?没有觉醒力量的你,就算再强,也不过是个拥有斯巴达血脉的空壳而已!”

  说完,感应着对方的位置,那从安杰罗身上溢散而出的气息几乎就像黑夜中的火把一样,这位恶魔仅仅只是往远处看了一眼,便瞬间消失,不见踪影…………

  而此时,在一道贯穿两座城市的大路上,一红一金两道光影飞速疾驰,那无比飞快的速度掀起的气流,将大路两边的一些生物全部吹飞,就像疾驰而过的风暴一样…………

  “嗨!翠西!你就这么相信蕾蒂说的话吗?而且,就算是真的,你也不用带上这个吧?”

  跨坐在摩托车上,一脸悠闲的但丁忍不住问了旁边同样骑着摩托车的翠西。

  后者将背在身后的斯巴达之刃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回了一句:

  “虽然认识这么久了,但是蕾蒂今天的样子………联系一下最近这些恶魔的举动,她说的很有可能就是真的,毕竟就算是你,你有绝对把握认为维吉尔不会留下后代吗?”

  说完,翠西猛然一个加速,显然是对于先前蕾蒂的话深信不疑,而且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哼!这个懒鬼,不用出点手段,要是真的跟蕾蒂说的一样,那就算是他,也肯定会后悔的吧………

  而此时,看到前方,已经把自己牢牢甩在身后的翠西,但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服气的自语了一句:

  “哈!如果要比谁更快到达目的地的话,大可不必这样!”

  说完,猛然加快速度,仅仅只是几秒钟就已经追上几乎只剩下车尾灯的翠西。

  “嗨!如果真的是你们想的那样,对方应该来找我才对啊,毕竟我可是干掉了不少被它们称作同胞的家伙啊!”

  闲散的语气之中透露着浓烈的自信。

  是的,对于自己老爹,那位曾经被誉为传奇魔剑士来说,曾以一己之力封印并镇压那里的生物长达两千多年。

  而到了现代,在当年的那个夜晚,继承了自己老爹斯巴达信念的但丁,更是知道那长达两千年的仇恨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也许有些恶魔只是单纯的为了破坏,杀戮,但更多的却是叫嚣着一声声的“罪血”,然后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的找自己寻仇。

  所以,比起一直觉得是自己是一个继承魔剑士力量的的人类来说,自己那个满嘴都是帕瓦的老哥,一直以恶魔的身份行走世间,由于对父亲的极端崇拜,使他根本看不起那些看似弱小的人类,所以蕾蒂的那个“假说”根本不成立………

  想到这里,但丁恍然大悟,自言自语的嘲笑了一句:

  “也许是曾经见过老哥那强悍的力量而产生的崇拜之心也说不定呢?”

  而此时,在恶魔的嘶吼中,被安杰罗单手环抱的贝雅睁开那略显疲惫的双眼,然后搂住安杰罗的脖子,轻轻的说到:

  “安杰罗,往东走,相信我,孩子!”

  不等安杰罗回复什么,又昏了过去,也许是因为伤势过于沉重的原因,也许………

  “东边吗?”

  看了一眼失去意识的母亲,安杰罗又看了一下东边的位置。

  仅仅一抬头,就能看到那飞在半空中,犹如虫群一般的恶魔,而地面上,尤其是东方,几乎所有的恶魔都是从东边过来的………

  没有犹豫,看着周围缓缓包围过来的恶魔,以及身后正在寻找自己的那位恶魔领主,安杰罗按下那颗躁动的心,选择相信自己母亲的直觉。

  毕竟自己的母亲曾经说过,那无比可怕,类似预知未来一般的感知能力,曾帮助她躲过一次又一次恶魔的突袭………

  想明白之后,只见安杰罗握住武士刀的手猛然一个横斩,闪烁着白光的剑气瞬间将面前的一些恶魔切成两半,再一回身,安杰罗已经带着贝雅消失不见。

  随后,就在安杰罗动用力量的那一霎那,安杰罗先前所站立的空间一片模糊,下一刻,那位宛如战争机器一般的领主瞬间跨越无数区域,降临再此地。

  “哈哈哈!找到你了!”

  说完,这位恶魔领主微微抬起左手,下一刻,数不清的光箭瞬间在身前形成,然后瞬间爆射而出……

  察觉到身后的袭击,安杰罗飞快的跳到一辆汽车后面,然后猛然一脚踹出,汽车瞬间飞到半空与袭杀而来的的光箭相撞,剧烈的爆炸声在半空中响起。

  不等那位恶魔领主再次反应,安杰罗如法炮制,再次将身边的两辆汽车提到半空中,挡住再次席卷而来的毁灭余波。

  只是,就在安杰罗回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先前在半空中爆炸的残骸溅射到安杰罗前方几十米的一辆油罐车上………

  几乎就在安杰罗反应过来的那一霎那,猛烈的爆炸响起,剧烈的高温携带着恐怖的冲击波瞬息而至…………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因为即将发生的事情而短暂的停滞,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携带者恐怖的高温几乎瞬息而至,而身后,就是那位恶魔领主,安杰罗夹在了两者之间,眼中闪过一丝狰狞…………

  “如果母亲的直觉真的是正确的,那………”

  这一刻,已经来不及多想,只见安杰罗瞬间爆发出全部的力量,一个将近百米高的恶魔虚影一闪而逝,只见安杰罗握紧手中的武士刀一个上挑,强横无匹的剑气将席卷而来的爆炸冲击波撕开一个缺口,而身后的袭击也随之而来………

  “叮!”

  刀刃断裂的声音响起,在抵挡住背后的光箭之后,陪伴安杰罗三年的兵器,终于迎来了他的归途。

  “可恶!”

  来不及多想,看着已经静在身前的恶魔,安杰罗猛然一掷,手中只剩半截的武士刀顿时飞射而出,几乎都来不及抵挡,刀刃瞬间便刺入那位领主的胸膛,恐怖的力量瞬间将已经近在咫尺的恶魔击退……………

  “额啊!你!哼!仍然在保护那个人类吗?既然是这样………”

  说完,看着已经飞速离开的两人,这位领主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处,那还残留在外的半截刀柄,冷笑一声,然后瞬间消失………

  而此时的安杰罗,在握住母亲的贴身佩剑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越往东走,那种感觉越是强烈,虽然仍然是断断续续,但是,不会错的……

  “真是奇特,我好像能抓住什么东西,但是……真是的,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一些没用的东西………”

  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杂念驱散,安杰罗一边躲避着背后不断袭杀而来的的攻击,一边专心清理这前方的一切………

  就在这时,前的空间突然扭曲,一柄巨大的剑刃几乎瞬间来到安杰罗面前,就在下一秒将要刺穿二人之际

  “砰!”

  烟尘散去,只见安杰罗一手怀抱着贝雅,另一只手握住剑柄,剑尖抵在刺过来的剑刃前,剧烈的冲击波将周围的一切全部撕碎。

  刺耳的兵刃摩擦声响起,下一刻,安杰罗猛然发力,磅礴的魔力灌注剑身,巨大的力量将面前的恶魔顶的倒退而回……

  然而,没等安杰罗反应过来,一只扛着巨大的“心脏”的恶魔突然出现在安杰罗身后,在察觉到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是?不好…………”

  尽在咫尺的爆炸将二人吞噬,安杰罗只能爆发出全部的魔力护住两人,一个百米高的恶魔虚影出现在爆炸的烟尘之中……

  此时,正在大路上行驶的两人已经可以看到前方被大火笼罩的城市,甚至一些恶魔都已经随着愈发接近的目的地出现在二人眼前。

  “哈!看来这次是个大家伙!”

  但丁放下手中的枪械,对着翠西说了一句。

  “嗯!只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只恶魔是怎么来到现实的毕竟………”

  就在翠西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在自己身后的斯巴达之刃轻微的动了一下……

  虽然动作幅度很小,甚至微不可查,但是两人确实都感应到了,

  甚至,比起翠西,但丁感觉得更加彻底,已经沉寂很多年的斯巴达之刃,它的力量正在缓缓苏醒,这说明什么………

  几乎就在但丁仍在思考这一切的时候,一旁的翠西突然感觉但丁的力量躁动起来,那不断闪烁的恶魔之影……

  此时,压下血脉中的躁动,但丁的心情很是复杂,自己亲爱的哥哥竟然真的………

  那种力量,不会错的,眼睛也许可以骗人,但是那种源于血脉中的呼唤,不会错的………

  “哈!真是想不到啊,我那个亲爱的老哥就算是死了,也给我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啊!哈哈!”

  但丁面色复杂的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突然笑了一下

  “谁能想得到呢?不过比起这个,你这次欠她的人情可就大了!”

  翠西回了一句,脸上也出现一抹掩饰不住的兴奋,显然对于这个男人,对于他在这个世界上仍然存在着家人而感到高兴

  “也许吧,不过我可能得先走一步了!家人啊………”

  说完之后,这次,这个名叫但丁的男人第一次收起来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开始认真起来。

  那被誉为传奇恶魔猎人的力量瞬间爆发,恐怖的魔力扭现实,几乎就在下一刻,胯下的摩托车上闪过一道火花,然后瞬间突破音障,消失不见………

  此时,爆炸的烟尘散去,露出中央完好无损的二人,就在下一刻不等安杰罗松一口气,一道剑光瞬间突袭而至。

  仓促间只能横剑抵挡,巨大的力量将二人击飞到半空中,怀抱里的贝雅瞬间脱手而出。

  半空中,就在安杰罗打算在空中变换位置,想要重新抓住半空中的母亲的时候,一道光箭飞射而至,而目标正是即将落到地上的贝雅

  “不要!母亲!”

  看到这一幕,安杰罗大叫一声,然后瞬间挡在了贝雅的面前………

  “哈哈哈哈!绝望吧,哀嚎吧,斯巴达的血裔啊!这是你应得的罪孽!”

  抓起地上的贝雅,这只恶魔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计策,不断的在安杰罗面前炫耀着

  “放开她!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我发誓!”

  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挟持,安杰罗怒吼道

  这一刻,一种无力感在安杰罗的心中升起,力量,一切都是因为力量…………

  “哈哈哈哈!斯巴达的血裔啊,那憎恨的眼神真是另吾无比的愉悦啊,两千年多年的仇恨,那就先从你开始吧!你不是想要保护这个女人吗?”

  说完,这只恶魔突然一指,一道金属尖刺瞬间刺向安杰罗。

  正当他想要躲开的时候,就看到那只恶魔的手指正抵在母亲的面前,不能躲,一旦躲开,母亲就会……

  “噗嗤!”

  距离的疼痛不断冲击着安杰罗的大脑,也许是因为异化的躯干,虽然感觉疼痛,但是并没有血液流出…………

  似乎并不满足安杰罗的反应,这位恶魔领主看了一眼手中的女子,然后激动的说到:

  “哈哈哈哈,品尝哀嚎吧,见证绝望吧!”

  下一刻,无数的尖刺出现在周围的空间中,随后便刺向这位仍然不肯倒下的少年……………

  嗯!看到了,那个恶魔,还有……那个女人……

  此时正在赶来的但丁,脑海中突然倒映出发生在那座城市的画面,无尽的火光中,一个浑身长满尖刺的恶魔,和那只恶魔手中的女子,以及………

  下一刻,几乎是压榨式的使用,胯下的摩托车周围不断冒出电火花,随后但丁猛然发力,摩托车突然冲天而起,划过夜空,拉长的尾阎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非常美丽的风景。

  随后,只见但丁松开车把手,失去控制的摩托车栽倒前方的恶魔群当中,爆炸的火光将周围的恶魔全部吞没,而后,在半空中飞跃的但丁瞬间化为一道红色光影,消失不见………………

  倒在地上的安杰罗此刻非常痛苦,不只是身体上的疼痛,更是心灵上的痛苦。

  看着自己的母亲落在对方的手里,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泪水伴随着血水滴落,不断伸手想要抓住眼前已经模糊的视线中,母亲的身影………

  “就是这样,那恐惧的眼神,那绝望的眼神,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吗?已经不重要了,现在………”

  说完,就看到那只恶魔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然后缓缓的将手中的女人放进去。

  看着那只恶魔的动作,安杰罗伸手抓向前方,满是鲜血的嘴里不断的嘶吼着:

  “不!不要!你如果真的杀她,我发誓,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我一定会………”

  安杰罗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那只恶魔的肩膀上突然出现一个红衣白发的男人,先是看了自己一眼,笑了一下,然后又拍了一下那只恶魔的脸颊,调笑的说到:

  “嗨老兄!这个女的可不好吃,如果你真的饿肚子的话,我知道哪里有家化粪池,需不需要我带你去看看!”

  说完,又看了一下恶魔手中的女子,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嗯!虽然看起来有些失血过多,但应该没事。

  “You!竟然是你!”

  显然,从对方气急败坏,甚至略微有些颤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对方认识这个男人。

  “嗯!是我,是我!”

  但丁一脸笑意的点了点头,下一刻,在安杰罗的眼中,一道光箭瞬间穿透“但丁”的身体,看着已经“死去”的但丁,那只恶魔好像并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更加警惕了。

  四处找了一下,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手中的女人已经消失,随后只听到一句调笑以及略微带有一丝不屑的话语,从一旁已经断裂的大楼中传出:

  “你是在找她吗?不好意思,我觉得她好像不太喜欢你,也就是她的老公不在,要不然,渍渍渍渍!”

  说完,但丁看了一下怀抱里的女人,而后抬起头,正巧与那只恶魔对视在一起………

  此时,看到自己的母亲已经得救,安杰罗心里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正在他打算挣脱这些“束缚”的时候,就看到但丁一脸惬意的抱着自己的母亲跟那只恶魔交谈起来。

  说的什么话安杰罗已经听不到了,此刻他只想这一件事情,那就是:

  “快带她离开这里!快走!”

  安杰罗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下一刻,也许是不想安杰罗的打算成真,那只恶魔突然举起手中的刀刃,一边吼叫着,然后握着刀刃的双手猛然下劈…………

  “快带她走!快带她离开!不~…………”

  那位少年的嘶吼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无力,被那道声音吸引而来的恶魔领主,缓缓转过身来,兴奋的说道:

  “现在他们已经死了,该你了,斯巴达的血裔,你将用你的生命为你的那些“族人”赎罪!”

  随后,只见那名恶魔领主嘴里突然蓄力,恐怖无比的能量席卷四周,而此时的安杰罗心中一片死寂。

  母亲的“死”已经冲垮了他仅有的理智,现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面前的一切,全部撕碎…………

  “就是她吗?”

  赶来的翠西接过但丁怀抱的女子,然后问了一句。

  而此刻的但丁根本没有心情去回答翠西的话………

  那颗红宝石项链,真像啊!

  “你不去帮帮那个小子吗?”

  翠西的话打断了但丁的思绪,而后者先将翠西背后的斯巴达之刃插到面前的地上,而后说到:

  “没事,那小子可没你想的那么脆弱,不过终于知道那头恶魔是怎样做到的了!”

  看着面前的恶魔,或者是恶魔的刀柄末端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镶嵌着一枚碎片,是阎魔刀的碎片………

  “那只恶魔和普络托是同一个族群里诞生的,真想不到竟然还会碰到!”

  看着那头恶魔,翠西解释了一句,而但丁愣了一下,然后一脸茫然的想了想,随后恍然大悟一般都说到:

  “怪不得那么眼熟,当年为了干掉那家伙可是费了不少力气啊?”

  ……………

  此时,就在那只恶魔即将蓄力完成的时候,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瞬间在那只恶魔的身前爆发。

  狂暴的魔力将刺入身体的尖刺震断,挣脱束缚的安杰罗眼中闪烁着骇人的红光,冰冷的杀意席卷四周………

  “哼!就算临时变强的力量也没用的,就让你在无尽的绝望与恐惧中消失吧!”

  话音落下,一道白色光柱伴随着无尽的光箭瞬间将安杰罗吞没,但是下一刻,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

  狂暴的力量瞬间震散周围的一切,无比磅礴的魔力化为一道蓝色光柱直冲天际,天空中顿时形成一个巨大的气旋………

  良久,光柱消散,只见安杰罗的右手高举斯巴达之刃,周围的空间中不断有漆黑的闪电萦绕四周。

  身上的蓝色风衣被吹的咧咧作响,安杰罗睁开双目,无比猩红的光芒从安杰罗的眼眶中缓缓流出,而握紧斯巴达之刃的那只手臂已经异化。

  蓝色的鳞甲中,湛蓝色的魔力光辉时隐时现,手肘处伸出的臂骨闪烁着无比灿烂的光辉,

  安杰罗并没有注意到这种异变,或者说这才是他解开一部分力量的真正姿态………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真的是我的出生,所以才导致兄弟失散,颠沛流离,难道真的是他的背叛,才导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为什么!命运的不公会报应在她的身上……”

  不断嘶吼而出的话语响彻周围,安杰罗指着那些将他团团围住的恶魔,狞笑着说到:

  “你!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杀了她,明明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么想要斯巴达之力,那我就……给你们………斯巴达之力!”

  歇斯底里的怒吼声落下,只见安杰罗腾身而起,飞到半空,下一刻,无比恐怖的魔力瞬间爆发,那积蓄了十几年的力量,在这一刻瞬间突破

  恐怖的魔力光辉几乎化为实质,那无比浩瀚的力量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半圆形冲击波,宛如核弹爆发一样,将这座本就摇摇欲坠的城市瞬间夷为平地……

  随后,烟尘散去,只见半空中,一个背生双翼的恶魔漂浮在半空之中,身躯上布满湛蓝色的鳞甲,一头雪白的长发随风舞动,手肘处延伸出的倒刺,以及锁骨往后延伸而出的半圆形环装骨骼,无一不是在诉说着这个“生物”的强大之处。

  而此时,一座布满中世纪风格建筑的岛屿上,一个白发少年猛然从睡梦中惊醒,然后握住自己缠满绷带的右臂,只见湛蓝色的魔力光辉时隐时现…………

  而在罗丹的酒吧里,贝优妮塔和罗丹此刻也是心有所感,同时看向一个方向………

  在一座荒凉的岛屿上,一个婆婆拄着拐杖从一间木屋内走出,神情激动的说到:

  “那是?魔剑士斯巴达,他又重新现世了吗?”

  “玛提艾!你现在应该去休息……”

  一时间,世界各地的一些人此刻都感应到“祂”的力量,有的是在感叹,也有的是在疑惑,毕竟祂早就消失很多年了……

  “哈!好不容易苏醒,结果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孙子撑撑场面,真是令人感动的爷孙情啊!”

  看着上空已经展开真正姿态的安杰罗,或者是他背后的那道影子,那个长着黑色犄角的魔剑士虚影,但丁撇了撇嘴,散去魔力护盾,然后面带不屑的说了一番…………

  而此时,已经彻底完成“蜕变”的安杰罗看了下方一眼,然后照着自己心中的感觉,挥舞起手中的剑刃。

  手腕翻飞只间,每次挥舞手中的大剑,那长达千米的剑影一闪而逝,仅仅只是几下,就将在场的恶魔杂兵消灭,而那只恶魔领主此刻心中已经泛起滔天巨浪……

  仅仅只是过了一会,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变得那么强大,那种力量,那种强大到让自己一丝反抗的心思都生不起来,只能任他宰割,为什么………

  想不明白这一点,这头恶魔领主看着已经落到地上的安杰罗,咆哮着举起手中的兵刃,然后用尽全身力量奋力挥下…

  看着那名领主拼尽全力的一击,安杰罗的右手轻轻一挥,一闪而逝的剑影将面前的这只恶魔瞬间击飞…………

  “为什么,你明明只是一个拥有斯巴达之力的空壳而已,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理会对方的哀嚎,已经恢复人类模样的安杰罗缓缓走到对方的面前,冰冷的话音夹杂着无边的愤怒脱口而出:

  “为什么?呵呵!,传承自神明的力量又岂是你一个卑微的恶魔能够随意揣度的,现在后悔吗!恐惧吗?那就带着这份恐惧,下地狱去吧!”

  说完,只见安杰罗高举斯巴达之刃,一个下劈,长达千米的剑影一闪而逝,穿过这头恶魔的身躯,恐怖的余波直接将前方的大地撕裂………

  随后,就看到那只恶魔身体突然晃了一下,然后跪倒在安杰罗的面前,恍惚间,那只恶魔看到了安杰罗背后的“影子”,那位长着黑色犄角的魔剑士,正在用无比冰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嗯?那是……那是………原来,斯巴达一直都存在啊…额啊……”

  …………………

  随着那只恶魔渐渐消失的身影,半空中只剩下一个发光的晶体。

  看着那个晶体,安杰罗心有所感的伸出左手,随后那个漂浮在半空中的晶体瞬间飞到安杰罗的手中。

  随者光华消散,一柄散发着金属光泽的武士刀出现在安杰罗的左手中。

  没有心思观看魔具的样子,安杰罗四处看了一下,然后丢掉斯巴达之刃,往前面走了两步,从脚下的土里挖出刚刚在战斗中掉落的红宝石项链。

  打开盖子,上面是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背影,下面是一个女人一脸笑意的抱着两个孩子。

  “父亲!你是不是也经历过这一切呢?是!你说的不错,没有力量什么都保护不了……”

  自言自语的安杰罗看着手中的照片,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留下来,但是眼泪仍然夺眶而出,安杰罗合上盖子,然后将项链贴在自己的额头………

  下一刻,握着项链的那只手猛然掠过因为刚刚的战斗而垂落的头发。

  这一刻,此时的安杰罗的面孔变得无比冷峻,眼神中仅有的一些东西也已经缓缓消散,露出最纯粹的,那不属于人类该有的眼神

  而这一切都被但丁看在眼里,那单薄的身影与记忆中的那个人影重叠在一起,不分彼此,或者说,眼前的这个少年,已经快要成为自己记忆力的那个人了。

  抹去眼角的泪水,但丁笑了一下,然后缓缓走出阴影中,面带笑意的说到:

  “嗨!小子!刚刚那家伙弄坏了我的大衣,现在你把他打死了,我该找谁赔偿,这件大衣很贵的!”

  “嗯!那个声音………”

  安杰罗缓缓转过头去,就看到刚刚早已经“死去”的那个正一脸笑意的走过来,嘴里不住的嘟囔着什么。

  “你……你还活着,那我的母亲………”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另一个金发女子走了过来,怀里抱着的正是已经昏迷多时的贝雅

  看到这一幕,泪水再一次的忍不住夺眶而出,几乎是瞬息之间,便跨越几百米的距离瞬间出现在两人的身边,然后从那名金发女子身边接过贝雅………

  而此时,正打算说些什么的但丁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一声汽车鸣笛声响起,随后就看到一辆深红色的敞篷轿车缓缓驶来,而车上坐着的…………

  “嗨!小子,还记得我吗?”

  “是你?”

  看着下车打招呼的蕾蒂,安杰罗满脸疑惑的问了一句…………

  


  (https://www.biqwo.com/dudu/61475/61475305/360670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