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 第六十八章:仙是一个看客,看人间众生

第六十八章:仙是一个看客,看人间众生


  百灵鸟鸟脑袋中关于云之桥和梦之森的图纸,乃是周悟留下的。

  因此,一旦被释放出来,周悟就感应到了。

  “动作倒是很快!”

  周悟如此心说。

  周悟真灵扩散,笼罩着整个洞天宝珠,仙之民所说的仙境,其实只是占据了洞天宝珠的一部分而已,还有很多未知之地,仙之民并不能到达。

  即使仙之民出了很多的化神。

  那些未知之地,放置着周悟的法宝,还有在洪荒带来的一些东西,那是属于周悟的记忆,是他的念想。

  虽然说有很多法宝,在渡圣人之劫的时候,已经被圣人之劫损坏了不少。

  但是独属于他的。

  不管是仙之民,还是人间的炼气士,即使是损坏的法宝,他们的实力也承载不了法宝,会被法宝反噬,会带来无尽的劫难。

  这并不是周悟希望看到的。

  他的真灵浮现在大溪村上空,随着仙的使者带来了仙的使命,所有的仙之民,全都忙碌了起来。

  这是仙交给仙之民的第一件事情。

  他们一定要完成的漂漂亮亮的,让仙看看,他们的仙之民,并不是一无是处,是对仙有用的,是仙所需要的。

  织女们飞翔于空中,在忙忙碌碌地采集云朵。天工师们也如火如荼地利用天工仙法打造着梦之森。其他的仙之民,则是保障织女和天工师的后勤。

  最闲的,当是那位仙的使者了。

  但是守仙使也没有忘记热情招待这位仙的使者,只不过,大人们都在为了仙的使命陷入了忙碌之中,也不能抽出时间来招待仙的使者。

  所以,守仙使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让仙境中的稚童们,去陪百灵鸟玩。

  不成想,这倒是正中百灵鸟的心坎,她便开始好为人师起来,竟是在仙境中夺取了夫子的权柄,她自己成为夫子,教导稚童们读书写字。

  气得夫子吹胡子瞪眼。

  于是,稚童们悲惨的生活开始了。

  现在的百灵鸟,身怀仙的使命,仙已经解除了她的禁锢,她倒不必跟在仙始之地一样费尽心思每天只教一个字给七叶那样,而是布置了大量的课业。

  于是乎,仙之民,包括稚童,也开始忙得不可开交。

  周悟看到这一幕,心中觉着好笑,若说百灵鸟为何会好为人师,这跟王景是有关系的,昔日百灵鸟读书写字就是王景教的。

  “王景!”

  周悟想起王景,真灵世界回荡着他轻轻的话语,是仙的低语,而那真灵巨树上,挂着的王景神魂的碎片残念,无风也微微地摇晃着,发出风铃一般的悦耳声响,像是在回应树仙的呼唤。

  “等人间建立六道轮回,阴曹地府,我便送你投胎转世去吧。”

  “新生后,你就已经不是王景了,你是自己。”

  周悟对王景的残念说道。

  而后,他看向陆笙,还有陆笙身边在参悟《无常经》的鬼魂白老汉,白老汉乃是白水村人氏,白水村在大溪村隔壁,作为迷雾之地边缘的村落,定是成为人族炼气士和妖族的必争之地。

  自白老汉魂体上收回视线,周悟重新看向人间。

  第一站,他便看向了云州。

  云州大地,以长清县大溪村周遭的村落为主要战场,人族炼气士和妖族在这里展开无数次的战斗。

  他看过一个个人族炼气士和妖族。

  对于周悟来说,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甚至是现在诞生的鬼魂,在他的心中,都是一样的,并无区别。

  都是因为他的到来而产生的。

  他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因果。

  但这些因果,却是束缚不了他,因为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此方世界。

  对于人族炼气士和妖族的战斗,其实在上百年以前,就已经开始了。

  战争,不管是在洪荒,还是在此方世界,都是一个必然存在的主题,是生存争夺的色彩。

  周悟作为此方世界唯一的仙,创造出炼气士,创造出妖族的仙,为了公平起见,他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看着,不选择神降。

  除非到了关键的时刻,他会偶尔落下一子。

  譬如陆笙,就是他偶尔落下的一子,陆笙事关祖脉的形成,这是此方世界一个发展的关键,因此周悟落了子。

  这也侧面地显示出了仙的逍遥自在,无拘无束。

  周悟在看人间,而知晓仙存在的白狐,并不知道此刻,仙的亿万分之一的念头就在看着她。

  她在妖主阿黄的口中,知道了仙的伟大,知晓了仙通天的伟力,她能想象到仙是拥有无限的神通法力的,是无所不能的,但碍于自己的实力眼界,她所能想象的,也仅仅是如此了。

  所以,白狐并不能想象,仙已经离开了人间,但仙只要想看人间,就能随时看到人间的每一个角落。

  妖族在长清县的驻地,白狐端坐在上首,底下坐着九位妖族化神,个个都是一脸喜色,意气风发。

  它们妖族,已经从未有像此时这般扬眉吐气了。

  毕竟,在之前的岁月里,一直是被人族炼气士打压着,岌岌生存。

  一妖族化神说道:“娘娘,再有三日时间,我等便能拿下整个云州。”

  云州有仙始之地,是炼气士之祖仙祖王景的悟道之所,虽说仙始之地已经消失在人间,只留下一片迷雾,但能打下云州,对于妖族来说,意义绝不会打下一座仙来峰来的小。

  从人族炼气士反抗之激烈就能看出。

  以李谦为首的人族化神,拼死而战,也要守护住云州,不能让仙始之地落在妖族的手中。

  白狐脸上也是露出喜色,妖主阿黄在沉睡前,曾告诉她,不要让仙的事情,被其他的妖族知晓,除非白狐也要开始沉睡,就可以选定一个接班人告诉他。

  仙不喜凡俗的打扰。

  所以,在场的妖族,并不知道仙始之地真正的秘密。

  若是知道的话,这些妖族,只怕比现在还有更激动。

  白狐环顾一圈,说道:“不要等三日,明日,就掀起决战,逼迫李谦退守,人族现在的化神,十分珍贵,他们可舍不得性命。”

  “娘娘英明!”诸妖族化神笑道。

  而在人族阵营这边,气氛则是要显得无比沉重,包括李谦在内的五位人族化神,皆是身上带伤,神情疲惫。

  李谦看了众人一眼,道:“再坚持一下,我已经传讯给萧道友,他会带人来驰援的。”

  这句话,并没有什么作用。

  因为在场的化神都知道,妖族全面进攻大衍,化神战场并不止这一处,萧齐道等化神,也被牵绊住了,而且还是以少拒多,情况不会比他们这里要乐观。

  吴明出声道:“萧道友在守寰州仙来峰,哪里有多余的化神来驰援……不过,此乃我们人族炼气士的起源之地,我们一定不能丢。”

  “的确如此,战死也不能丢。”余下的化神附和道。

  这三年多的战斗,他们打了无数次,早已经打出了血性,事关人族炼气士存亡,他们身为化神,人间最高修为的那一批人,肯定是要站在最前面的。

  一旦退下,人族炼气士,将覆灭。

  李谦道:“好,我与诸位共存亡。”

  说起来,李谦也是有苦说不出。

  云州仙始之地,如此重要,但就是没有足够的化神镇守,只有他一位化神中期,带着四位化神初期,而妖族,则是白狐娘娘带队,有两位化神中期,每次一打起来,他受伤最是严重。

  “要是有人族有化神能突破化神后期就好了!”李谦在心中这样想道。

  吴明目光微动,叹息一声道:“要是陈仙人出山,定能横扫妖族,如何能被妖族逼迫到这个局面……”

  “诶,若是仗剑仙人未死,妖族哪里敢出十万大山。”

  仗剑仙人虽说跟妖主关系好,听说还是跟妖主一起进入过仙始之地,得到仙缘,才成为人间之巅,仗剑天下,行不平之事。

  但妖族此番掀起大战,无数凡人跟着遭殃,仗剑仙人肯定不会看着凡人陷入妖祸的,必然会出现终止这场战争。

  说起陈仙人……

  李谦道:“陈仙人和张仲一脉顾星湖在镇压妖魔江缘,可不能轻易出山,万一妖魔江缘趁机逃出,可是比妖祸之乱还要严重……”

  说起这个,在场化神都是心有戚戚然。

  他们都经历过被妖魔江缘追杀的绝望,他们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这妖魔江缘,亏还是仙祖的弟子,怎地就沦陷为妖魔……”有化神愤愤道。

  但是,在场的化神,一个都没有修炼到化神后期,又如何能清楚地感受到天地桎梏、寿元看到头的绝望呢。

  说起江缘来,气氛更为沉重。

  就在这时,有炼气士走进来,手中拿着一道玉符,对李谦说道:“李前辈,萧宗主传来的消息。”

  李谦道:“放!”

  炼气士立即激发手中的玉符,玉符光芒大现,出现萧齐道的虚影,虚影开口说道:“李道友,放弃云州吧,你回棉州仙来峰镇守,仙来峰才是根基,现在仙始之地已经消失在人间,就算妖族得到,它们也不可能找到仙始之地的。”

  说完后,虚影消失。

  得到这样的讯息,李谦的面色一阵变幻。

  吴明愤慨道:“怎么可以放弃仙始之地,这是我们炼气士的根。”

  其他的化神炼气士也是面色复杂,他们也不想放弃仙始之地,放弃云州,哪怕他们有可能会战死。

  李谦沉默半晌,最后还是叹息一声道:“走吧,萧道友定然是有他的思虑,他说的也不错,仙始之地已经消失在人间,给妖族它们也找不到。”

  “我们不能轻易死,这些,你们也明白,我们是炼气士的希望。”

  “等我们恢复过来,不仅仅是云州,其他的地方,我们也要夺回来。”

  李谦带着人族炼气士退出了云州,将云州和迷雾之地都暂时性地让给了妖族,这是让妖族始料不及的。

  他们还以为,人族化神会以死相抗的。

  白狐等一众化神妖族站在迷雾之地的边缘,眺望着迷雾之地,眺望这个充满了传说的地方。

  有一妖族冷笑道:“此处乃是人族炼气士的根,连根都拱手相让,人族炼气士,离覆灭不远矣!”

  白狐看向他,摇头道:“你错了,仙始之地,也是我们妖族的根,是妖主进入迷雾之地,得到仙法《妖族圣典》,我妖族方能开始修行,开始有了反抗人族炼气士的力量。”

  “这是我们妖族的起源之地,而不是人族的起源之地。”

  不管如何,先将仙始之地抢过来再说,虽说现在仙始之地消失于人间,但万一又重现人间呢。

  白狐说完后,便道:“我进入迷雾之地一趟。”

  语罢,白狐身形踏入迷雾之中。

  这还是她第一次踏入迷雾之地,尽管她之前听过很多关于迷雾之地的传说,也果真如传说一样,一进入迷雾之地,她就感觉她回到了未曾修炼的时候,妖神之力,妖法都不能使出。

  而且,可见度也十分低,没有方向。

  白狐慢慢前进,心中道:“仙,你真的离开了人间吗?”

  白狐感到很是遗憾,因为在她出生后,仙就带着仙始之地离开了人间,她并没有亲眼看到过仙的。

  据妖主所言,仙是一株比天还要高的巨树,没有凡人能看清仙的全貌,只能看到仙的树干,但纵使是如此,也会被仙的伟岸身姿深深地震撼。

  在仙始之地没有消失时,只要踏足云州大地,就能看到仙伟岸的身姿。

  “仙,我是妖族白狐,您能听到我的话语吗?我祈求,能看见仙的背影……”白狐用诚恳的语气道。

  周悟当然能听见,他此时就在关注着云州,自然也关注到了这位狐妖。

  但她并不是有缘人,是不能进入仙始之地的。

  周悟的视线离开了云州,看向了人间其他的地方。

  鬼魂不仅仅是在云州诞生,还在大衍各处,战争越密集的地方,鬼魂诞生的数量也就越多。

  “再等两年半,等云之桥和梦之森建造好,这些鬼魂就有归宿了。”想到这里,周悟不再看向人间,而是收束真灵,跟七叶说话。

  ……

  秦天赐看到一位凡人百姓死后,似乎有虚影自他的尸体飘起来。

  他凝聚于灵气于双目,果真看到了很多很多的虚影,自这些百姓的尸体上出来,它们似乎没有灵智,只是浑浑噩噩地飘荡着。

  只在这村庄里飘荡,不飘出村里一步。

  似乎有什么执念让他们不肯踏出这村子一步。

  这座村庄,是他们刚刚驱逐出妖物,拯救下百姓来,但还是晚了一步,还是有大多数的百姓死于妖祸。

  秦天赐将这个发现告诉了赵玄真:“赵大哥,你看,百姓的尸体,似乎有东西飘出来。”

  赵玄真立即凝聚灵气于双目,看见有鬼魂自百姓尸体飘出,又看到了无数游荡在村子里的鬼魂,这些鬼魂没有五官,没有四肢,只有一张脸,拖着一条短短的尾巴,像鱼一样的尾巴,在游荡着。

  “天赐,你看过话本没,这些东西,应该是鬼魂了。”

  赵玄真沉吟一下,说道。

  “鬼魂?”秦天赐还真的没有看过这类话本,因此不知晓。

  赵玄真说道:“话本中,记载有仙人,有鬼魂,有妖魔,有地狱,而仙人,妖和魔都出现了。没想到,连鬼魂也出仙了。”

  秦天赐惊讶无比:“写出话本的人,竟是未卜先知?”

  赵玄真说道:“听说,关于仙人,鬼魂,妖魔,地狱等最先写出话本的人,是一个叫胡梦在的书生写出来的,这书生,据说是前前前朝,也就是千年之前的大乾朝。”

  “而且,此人也是极为的神秘,大家只知道话本是这人写的,却是没有人真正见过此人。”

  秦天赐道:“这胡梦在,难不成是仙人?”

  赵玄真笑道:“怎么可能,大乾朝不可能有仙人,不然,仙祖就不会成为仙祖了,而是他胡梦在成为仙祖了。”

  秦天赐沉吟片刻,而后问道:“赵大哥,你觉得,我们修炼到某个程度,能不能回到过去,或者是探索将来?”

  赵玄真看向秦天赐,赞赏道:“天赐,你这个想法,很不错,或许真的可以,但应该要很厉害很厉害才可以吧。”

  秦天赐脸上露出无限遐想,道:“真想回到过去啊,或者是前往将来,那一定是一段不一样的旅程。”

  赵玄真看向浮想翩然的秦天赐,想起一事,道:“天赐,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吗?”

  秦天赐笑道:“赵大哥跟我说过很多话,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句。”

  赵玄真心中叹息一声,而后才道:“我说,若是有一种能够驱逐妖族的机会,但是你会变得不再是你了。”

  秦天赐目光清澈,犹如苍江之水,他此刻,再次给出他的答案:“赵大哥,我愿意的。”

  赵玄真双目深处闪过不忍之色,然后道:“好,那等回去衍城后,你随我去见父亲吧。”

  秦天赐却是大喜,他追问道:“赵大哥,是不是真的找到驱逐妖族的办法了?”

  赵玄真道:“等你见到师父就知道了。”

  赵极天,就是秦天赐现在的师父。

  一回到衍城,安置好这一批凡人百姓后,秦天赐就急不可耐的催着赵玄真去见赵极天,他推着赵玄真的背,说道:“赵大哥,你之前行事,可是干净利落的,怎地今日这般墨迹?”

  赵玄真心中黯然,但却不好明说。

  只是道:“天赐,我有些累了!”

  秦天赐闻言,哈哈大笑道:“赵大哥,你也会喊累,这可不像你的作风,以往大家喊累时,你都说不累的,给大家鼓气。”

  赵玄真无奈,最后还是带着秦天赐去见了赵极天。

  原本按照萧齐道的妖魔计策,只有萧齐道一人培养妖魔,而其他的化神,是不用去培养妖魔的,这样,所有的罪孽污点,都是由萧齐道背负。

  但赵极天还是找机会拿到了《吞妖真经》,他要自己培养出妖魔来。

  “父亲,师父!”

  赵玄真和秦天赐对着赵极天行礼。

  赵极天点点头,而后看向秦天赐,说道:“天赐,今日,是有一事,需要你的力量。”

  秦天赐心中极为高兴,他道:“师父,赵大哥在路上对我说了,说已经找到驱逐妖族的方法了,您就快些与我说,要我做甚么,只要吩咐一声即可。”

  赵极天不去看赵玄真祈求的眼神,直接看着秦天赐露出欣慰之色,道:“天赐,我没有看错你。不过,这方法……”

  赵极天还是将妖魔之策说了出来。

  最后,他看向秦天赐,问道:“天赐,你心性最纯良,有侠义之风,定能守住本性。我想,以你来统领这些妖魔,我才能放心。”

  “你是知道的,现在人族炼气士这个处境,已经是绝路了。趁现在,妖族还舍不得兑子,主要选择消耗战。不然,我们人族炼气士,早已经覆灭了。”

  “现今,只有这条路,才能给人族逆风翻盘的希望,虽然这手段,不是那么的光彩。”

  “天赐,你愿意化身妖魔,守护人族,守护百姓吗?”

  秦天赐想过很多的办法,虽然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他没有想到,竟是妖魔之策。而且,还要吃昔日同为战友的炼气士,虽然他们战死了。

  但……

  秦天赐最后还是说道:“师父,我愿意!”

  诚如师父所言,他已经看不到驱逐妖族的希望,他也不想看到再有百姓陷入妖祸之乱,无辜丧命。

  纵使他知道,化身妖魔,将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将是一条背负罪孽的路,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

  若这样,能还天下百姓一个平安喜乐的家园,就是值得的。

  “好,天赐,我没有看错你。”赵极天叹息道。

  “你放心,天赐,我会保住你到最后的。”

  赵极天对秦天赐做出他的承诺,因为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出来,等以后战胜妖族了,将妖族驱逐回十万大山,人族炼气士,必然会洗去污点。

  而他们这些献身化作妖魔的炼气士,就是污点。

  ……


  (https://www.biqwo.com/dudu/69462/69462289/3596982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