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 第五十一章:世人的遗忘,将是真正的死亡

第五十一章:世人的遗忘,将是真正的死亡


  “诶!”

  一声叹息,在锦州仙来峰的上空轻轻叹出,只有云听到,只有风听到。

  叹息者是江缘。

  他亲眼目睹了莫凡跟神霄山的一战,亦是知晓了永安十六年,他跟林神霄等三十一位化神与师父王景等化神的大战,酿成了莫凡的悲剧。

  或许,更准确的说,悲剧不仅仅是莫凡一人。

  只不过,莫凡是唯一敢向在凡人眼中将炼气士当成仙的仙出手。

  对于此,江缘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凡人对于他来说,已经跟地上爬行的蚂蚁没有任何区别了。

  他是仙。

  他将创造出《神纳之身》,将不死不灭,永生永世存在于人世间。

  随着他对于灵性的深入研究,炼气士跟凡人,已经不是同一个生命物种了。

  凡人如何看待猪狗,或猎杀,或圈养……在炼气士的眼中,他们亦是跟猪狗一样。只不过,炼气士又站的更高一些,他们已经不在乎猪狗的死活。

  所以,莫凡爹娘的死活,没有炼气士会在乎!

  “莫凡,他终究是个凡人。”

  江缘这样评价莫凡,莫凡没有一颗炼气士的心,他只有一颗凡人的心,因此,最后,他才会做出撞倒仙来峰,欲使得天下无仙的无聊举动来。

  但他终究是低估了仙来峰,仙来峰乃是仙人搬来的,又岂是区区化神后期能撞倒的。

  “仙始之地,一定有更大的秘密,可惜,我终究没有进入到仙始之地……”江缘脑海中,浮现起大溪村仙始之地,浮现出那株千年古树没入云层的风采。

  “仙来峰,是仙人搬来的,自此天地间才有气,而各国仙来峰,不过千仞高峰。”

  “仙始之地的千年古树,却是比天还高,纵使人间之巅,化神后期,都不能看见千年古树的真面目……”

  “或许,这仙始之地,最大的秘密,应当是在那千年古树……”

  这么些年,江缘亦是渐渐想明白过来了,人人都说仙始之地是因仙祖王景而成,千年古树亦是仙祖王景造就的……

  凡人这样传说,盖因其将炼气士看得过于高大,不可直视……但江缘,知道自己的师父王景,也不过是跟他一样的化神后期罢了……

  师父王景的力量,还不可能同时搬动如此多千仞山峰。

  “我不死不灭,永存于世,仙始之地的秘密,终有一日,我要探寻出来。”

  江缘在心中道。

  而后,

  他再度看向锦州仙来峰,千仞绝壁上,滩涂着莫凡的血肉,那血肉,似乎还未死去,竟是在一点点蠕动着……

  想要重组……

  但元神已死,没有神的参与,没有意志的指使,终究没有方向,还能这般蠕动,江缘知晓,那是血肉中的灵性,还未彻底死去,还未消散于天地之间。

  “灵性,为一切之源。”

  “莫凡,我既然答应过你,创造出的《神纳之身》有你的一部分,我就绝不会食言!”

  江缘感慨一声,手一伸,登时间,千仞绝壁上属于莫凡的血肉,统统被江缘摄过来,滚成一个肉团,肉团中似乎有东西在挤来挤去,不停有凸起又凹陷。

  江缘一出手,化神气息显露,便被锦州仙来峰的化神感知到,五位化神瞬息至江缘身前,待看到在江缘手中蠕动的肉团,心中惊骇不已。

  而后,才将目光落在江缘脸上,一看,一个个立即躬身行礼:“师侄们见过江师叔!”

  锦州仙来峰,锦州炼气司,原本是六十二贤之一伍行允在此担任司长,这些化神,都是伍行允的弟子。

  江缘看了他们一眼,道:“此乃妖魔,莫凡,此人欲撞倒仙来峰,使得天下无仙,他虽元神死于仙来峰阵势之下,但血肉妖异,任留之仙来峰,必生祸端。”

  伍行允大弟子王鼎峰闻言,惊道:“原来是妖魔莫凡,当真是不自量力,此乃仙人搬山之山,岂是他能撞倒的……师侄多谢江师叔替我等处理妖魔血肉!”

  “多谢江师叔!”

  江缘不置可否,道:“不必多谢,我与伍师兄乃是同门,有此情谊,自当照顾尔等。回去吧,我也要回月照处理妖魔血肉了!”

  “恭送江师叔!”

  江缘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在云海间划过,留下一道白痕,白痕从头至尾,渐渐消散而去。

  江缘并没有直接返回月照,而是落在了锦州隔壁的谷州。

  他想为莫凡做一件事。

  当然是随手做的一件事。

  “被世人遗忘,将是真正的死亡。莫凡啊,你亦是有大运之人,看在你我十年的交情上,我可不能看着你创造出的仙法就此消失于人世间。”

  “仙法,自当传于天下,世人才记得你莫凡之名。”

  江缘说着,便探视下方,寻找最适合成为《吞妖真经》的种子。

  最后,他找到了。

  周家村,周意两日前死了爹娘。两日前,他爹娘在山脚下的田间劳作,忽然有仙人斗法,途径田间,便波及到他的爹娘。

  周意在爹娘的坟前哭泣。

  “还真是像莫凡的经历啊!”

  周意听到了有人在身边说话,他回头一看,便看见一位黄衣人站在身边,目光看着他。

  “你是谁?”

  江缘笑道:“我是谁不重要,你想报仇吗?”

  “我……”周意闻言一滞,而后道:“对方是仙人,我如何报仇?我……”

  江缘道:“若是我给你报仇的力量,你会报仇吗?”

  周意眼中一亮,急忙道:“若是你给我力量,我恨不得喝其血、啖其肉……”他在夫子那里学习过,只知道喝其血、啖其肉是对最恨之人的形容。

  江缘闻言大笑起来,道:“好。”

  说罢,江缘身形消失不见,周意震惊地不行,但很快,两道身影便被江缘丢在地上,不能言语,不能行动,只能眼睁睁地盯着江缘。

  江缘指着两人道:“此二人,正是杀死你爹娘之人,去吧,饮其血,啖其肉。”

  “我……”周意脸上闪过犹豫之色。

  江缘失落道:“罢了,我将解开对二人的禁锢,接下来,死的就是你……”

  周意一听,果真扑上去就对二位炼气期炼气士咬开喉管喝血,又生啖肉。

  二人被周意活活咬死。

  江缘看着还在啃食的周意,兴致索然,将一本《吞妖真经》丢在地上,说道:“终究是不如莫凡的,但我并无那么多时间浪费在此……”

  感慨罢,江缘飞走,直接回了月照。

  ……


  (https://www.biqwo.com/dudu/69462/69462289/3599576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