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 第四十一章:凡人修仙,江缘自救(二合一)

第四十一章:凡人修仙,江缘自救(二合一)


  莫凡来到神霄山已经十天了。

  郝章似乎并没有要教他炼气之法的想法,准确来说,来到神霄山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师父郝章。

  莫凡每一天都坐立不安。

  若是他不修成炼气士,如何为爹娘报仇?

  但这神霄山,太大了,人生地不熟,他曾出过房间去找郝章,但走着走着就迷路了,遇到一位炼气士,若不是他报出郝章的名字,那位炼气士,估计要将他打杀了。

  “这里的炼气士,果真是不将凡人当做人来看。”

  自此后,莫凡就不敢随意踏出房门了。

  只有一位侍女每日来给他送饭。

  用侍女的话来说,她们是仙侍,专门伺候仙师们的饮食起居的。这样,仙师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去修炼,而不用终日杂事缠身。

  这一日,仙侍奉剑,又来给莫凡送饭。

  奉剑年纪约为二七,生得清丽秀气,再穿上锦缎衣裳,就像莫凡在城里看到的官家小姐一般,不对,是比官家小姐还要漂亮万分的人儿。

  只是,这样漂亮的人,为何要来做奴婢呢?

  在莫凡看来,仙侍跟奴婢叫法不一样,但却都干着奴婢的活。只不过,前者是伺候仙人,也就是炼气士,后者是伺候凡人老爷们。

  莫凡想不通,但也不敢去问。

  在他的心中,他素来觉得自己是农家子弟,老爷们口中的泥腿子,平常见了这样漂亮的人,都要退避三舍的。

  而今却被这样的漂亮人儿端茶送水。

  这让莫凡很难适应过来。

  莫凡吃着饭的时候,问奉剑:“奉剑姐姐,我师父什么时候来见我?”

  他找不到人询问,奉剑是他每日都能见到的人。

  奉剑行了一个礼,恭敬答道:“郝仙师什么时候来见莫小仙师,奉剑作为一个小小的仙侍,并无权过问仙师之事……还有,奉剑恳请莫小仙师,以后不要叫奉剑姐姐了,若是被其他仙师听到,奉剑定是要吃罚的,严重的话……”

  奉剑朝莫凡跪拜下来,恳求道:“严重的话,可能会处死……所以,莫小仙师若是垂怜奉剑性命,就请不要再称呼我为姐姐了……”

  “这……对不起……我不知道……”

  见奉剑如此,莫凡一时间不知所措,他急忙叫奉剑起来,答应以后叫她奉剑便是。

  等奉剑走后,莫凡心情极为复杂。

  “这真的是仙人吗?”

  “我怎么感觉跟我们村里的大财主一个样?”莫凡在心中对炼气士产生了怀疑。

  最后,他心道:“哼,就是这样自诩高高在上的炼气士,我们口中的仙人,才不会将我们的性命当做性命……”

  “听村里的夫子说过,若不是天顺十年,王相爷颁布法律,私杀家仆、奴婢犯法,估计现在的家仆、奴婢也会被大财主随意打杀。”

  “村东头的翠儿姐,就是在莫老爷家做女婢,经常受莫老爷的打。若是天顺十年之前,翠儿姐说不得性命不保。”

  “或许,这人间,没有仙,我们凡人会更好过吧?”

  “爹娘也不会死了!”

  这般想着,莫凡不自禁留下眼泪来。

  他想爹娘了,特别是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没有人陪伴,只有孤寂包围了他,这种情绪,便也跟着无限放大。

  让莫凡惊喜的是,第二天,他见到了师父郝章。

  “师父!”莫凡连忙拜见。

  就算跟整个神霄炼气宗有深仇大恨,莫凡也要深藏于心底,不能表露出来。

  郝章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便道:“跟我来!”说罢转身就走。

  莫凡连忙跟上郝章,这一日,郝章带他去了登记名册,领取了神霄炼气宗的弟子制服,还有一把宝剑,而后才对将他带到一间大殿之中。

  大殿中,站着九位炼气弟子。

  年纪从十多岁,到三十岁,皆有。

  这九位炼气弟子一看到郝章进来,一齐躬身行礼:“徒儿见过师父。”

  “嗯!”郝章轻轻点头,而后指了指莫凡道:“这是莫凡,常玉,以后你来教导他《妙缘炼气真经》。”

  常玉看起来三十多岁,面相沉稳,他看向莫凡,立即对郝章躬身道:“是,师父!”

  郝章摆摆手,便离去了。

  等郝章离去后,常玉便来到莫凡的面前,问道:“莫凡师弟,我看你穿着的是我们神霄炼气宗第四代弟子的制服,不知你的师父是?”

  常玉很奇怪,师父郝章并没有说莫凡的师父是谁,为何要他来教导莫凡。

  莫凡心中暗道:“这郝章,看来并不喜欢我,只因罗新说我炼气之资并不太行,若不是罗新开口,郝章肯定不会收我为徒。”

  郝章不承认他这位弟子,莫凡也明白缘由。

  不过,他还是要将自己的身份亮出来的,他看向常玉道:“常师兄,郝章郝仙师就是我师父……”

  一听,常玉等人皆是露出诧异之色,道:“那为何……师父没有跟我们介绍?”

  莫凡颇为不好意思道:“罗新师公说我的炼气之资不行……因此才让师父收下我……”

  常玉一听,登时明白过来,他道:“原来如此,莫师弟,你也别丧气,既然师公都开口收下你,你定然是有什么过人之处……你以后好好修炼,总会让师父承认你的……来,我为你介绍你的几位师兄师姐……”

  莫凡有九位师兄师姐,但除了常玉外,其他的师兄师姐,听说他的炼气之资不太好,都只是冷淡地回应了一声,便告辞离去。

  接下来的时光里,莫凡就跟着常玉学习《妙缘炼气真经》,听常玉说,这炼气真经,乃是仙祖传下来的,创建神霄炼气宗的师祖林神霄,亦是仙祖的弟子。

  现在,师祖跟随仙祖,飞升仙界去了。

  并嘱咐莫凡好好修炼,等修炼有成,说不定也能如师祖一般,飞升仙界。

  莫凡的炼气之资并不太好。

  炼气之前,还有一道门槛,就是感应知修,所谓感应,便是感应天地灵气,方才可知修,知道修行。

  但三年过去了,莫凡还是没有感应到天地灵气。

  这让莫凡很是着急。

  若是他一辈子都感应不到天地灵气的话,他岂不是不能成为炼气士了?不能为爹娘报仇了?

  常玉安慰他,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澄净心神,祛除杂念,不然将永远踏不上感应知修的门槛,无缘仙途。

  莫凡一直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句话,终于,天见可怜,在第六年的时候,他终于感应到天地间游离的灵气了。

  为此,莫凡振奋了好多天。

  “废物!”

  郝章时隔六年,见到了已经长成了半大少年的莫凡,得知他六年才感应知修,登时骂道。

  莫凡低着头,但心中依旧欣喜。

  这对他来说,是希望!

  是黑夜中的萤火虫。

  他还专门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奉剑。

  ……

  月照。

  京都。

  一座千仞山峰之上,有连绵起伏的宫殿,比月照皇宫还要辉煌宏大,但月照皇室,对此并不敢有任何异议,盖因这里是月照第一炼气宗,东门炼气道的宗门所在地。

  东门炼气道之所以成为月照国最强炼气宗门,只因那位名为江缘的炼气士。

  是继仙祖,第二位突破化神的人间之巅。

  成仙殿外,有一株千年古松,古松下面,坐着一位黄衣的中年人,此人,正是江缘。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有一只七彩鹿在低头吃草。

  江缘此刻,化神元神已经融入了这座阵脚山峰之上,他在感知着限制化神突破的天地桎梏。

  不知过了多久,元神坐回泥丸宫神座之上,江缘微微皱着眉头,摇头道:“这天地桎梏,打不破!”

  他每日都尝试能不能打破桎梏,突破返虚。

  但纵使他如何拼尽全力,都无法打破这桎梏,这桎梏,是天,他感觉面对天,他就跟凡人一样无力。

  “师父,林师兄,你们,真的飞升仙界了吗?”

  江缘脑海中,浮现王景、林神霄等一众进入仙始之地的人的脸庞。

  他心中不是滋味。

  “为什么?我在一众师兄弟里,我的天赋是最好的,为何师父就是不肯带我进入仙始之地?”江缘感到非常费解。

  明明师父对他,也是寄予厚望的。

  为何,就没有带他进入仙始之地?若是带他进入了仙始之地,他又何必叛出炼气司呢?

  愤懑片刻,江缘驱散心中杂念,他的目光坚定起来。

  不能打破天地桎梏,他就会有寿元将尽的一日。

  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现在,失去了仙始之地,也找不到天地桎梏的解决办法。

  看起来,只剩下死路一条啊!

  “不对,貌似还有一条路,就是张仲师兄的《地脉水经注》,宋师侄现在与云州谷阳山地脉融合,算是另类的活着……”

  “但,这种活着,不得自由,我要来作甚……我要找到另外的出路……”

  “我是师父弟子中,最有天赋才情,最有修炼天资的人,也是人间第二位化神,我一定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江缘不想坐以待毙。

  他必须找到活着的办法。

  必须!

  他最先想到的是,从仙法上着手,他只修炼了师父传下来的《妙缘炼气真经》。但人间,可不止有一种仙法。

  还有张仲师兄的《地脉水经注》,仗剑仙人的《天地正气诀》,妖族的《妖族圣典》,这些,都已经广为流传,极为容易得到。

  还有陈寿的仙法。

  陈寿的仙法,只有陈寿一人修炼,并没有传下炼气士。

  江缘想起陈寿的战力,眉头便紧蹙不已,他可没有能力从陈寿手中取得对方的仙法。

  “这些仙法,都是从仙始之地传出来的……”

  江缘对师父没有将带进仙始之地,依旧耿耿于怀!

  江缘坐拥月照第一炼气宗,手下炼气士如云,他一声令下,便有炼气士自月照而出,很快就将《地脉水经注》、《天地正气诀》、《妖族圣典》取回来了。

  而后,他便开始研究这三门仙法,企图从这三门仙法中,找到可以活下去的法门。

  但很遗憾,他找来找去,最终只能找到一个答案,就是修炼下去,突破原有的境界,便能继续活下去。

  “啊!”

  江缘发出一声怒吼,将手中的仙法用力砸出去。

  而后,他骑着七彩鹿,出了东门道,一路漫无目的地走着,他觉得,他要重拾心情,再去找解决办法。

  走着走着,他便走到了坊市中。

  有一个调皮的稚童奔跑着,直接撞到了七彩鹿的身上,这才惊醒了江缘。

  稚童的母亲扶起稚童,见七彩鹿神俊非凡,其上坐着的黄衣人,穿着也是非富即贵,连忙低头道歉道:“对不起,孩子不懂事……冲撞了贵人……”

  江缘摆摆手,表示不在乎。

  那母亲才带着稚童离去了。

  “这位道友,也是炼气士吧?”这时候,江缘听到左旁有声音传来。

  他回头一看,便看见一位身穿青衣,头上带着方帽的老者,手中拿着一杆旗帜,上面写着‘疑难杂症,测字算命,卜卦天地,无所不算’十六个大字。

  江缘并无在老者身上感应到灵气,心知这老者乃是个江湖骗子,冒充炼气士混饭吃。

  便要骑鹿离去。

  老者见他欲离去,急忙喊道:“道友莫急,我观道友神不知所属,必有心结,不若在老道这里算上一卦,不准不收钱!”

  “你是个骗子!”

  老者一听江缘这话,登时吹胡子瞪眼道:“你这人,怎地空口白牙污蔑人,我是见你与我同为炼气士,这才好心为你算卦,却不成想你如此不通情理。”

  “我张大仙在这启元县,可是卦卦保灵的。来,我来给你算一卦,若是不灵,我今后不再算卦,若是灵验……”

  张大仙看了七彩鹿一眼,道:“你这鹿儿,便归我!如何?”

  江缘看向张大仙,半晌点头道:“成!”

  “请移步!”

  张大仙将江缘带到一个小摊上,问道:“你是要摇签,还是测字?”

  江缘道:“测字吧!”

  张大仙拿起毛笔和纸张,没有递与江缘,反而自己要提笔在纸上写起来,江缘道:“不是我写你来测吗?”

  张大仙故作神秘道:“嗐,你见的那些,不正统,只要我这,才是正统,你且看——”

  江缘见张大仙在纸上写了一个‘困’字。

  江缘见到这个字,目光微微波动。

  张大仙瞬间捕捉到了江缘眼中波动,心中已有了把握,问道:“道友,我这算的,可对?”

  这‘困’之一字,江缘的确是困于天地桎梏,因此,他点头道:“对!”

  张大仙一脸得意道:“哼,还觉不觉得我是骗子了?”

  江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以你之见,我该如何打破困境?”

  张大仙没有回答,而是拿起毛笔,对准了纸张,一戳,便将‘困’字戳破,而后一脸‘你应该懂了吧’的模样看着江缘。

  江缘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利用工具,打破困境?”

  “孺子可教也!”

  江缘继续道:“若是,这‘困’字写于大地,写于天上,我又该用何种工具,打破困境呢?”

  张大仙被他问的皱眉,道:“你可以多找几样工具,总能找到的。”

  “若是找遍了所有的工具,都不能打破困境呢?”

  张大仙被他问的急了,他道:“那你不会创造一件可以打破的工具吗?不然笔怎么来的?纸张怎么来的?”

  张大仙话,让得江缘眼睛一亮,他心中极为振奋,紧紧拉住张大仙的手,激动道:“你说的对,我应该打造一件工具。”

  说完,江缘转身离去,留下七彩鹿。

  张大仙看着江缘离去,自语道:“哈哈,我这招,果真是百试不灵。”他翻开一叠纸张,上面全部都写着一个‘困’字。

  来找他算卦的,不就是遇到了困境吗?

  不然,又何必问道于仙。

  “这鹿,真好,若是卖了,肯定值好多钱,可以买一座宅院了……”张大仙看向七彩鹿,欣喜无比,心中瞬间诞生了骑上一骑的念头。

  张大仙翻身上了七彩鹿。

  七彩鹿顿时狂奔起来,吓得张大仙紧紧抱住七彩鹿的脖子,不敢松手,怕掉下来摔死。

  七日后。

  有弟子来成仙殿汇报。

  “师父,您的七彩鹿回来了!”

  江缘头也不回地道:“回来了就回来了。”

  弟子道:“师父,鹿上还有个老头,差点饿死在鹿背上了,那人,该怎么处置?”

  江缘道:“你看看他有无炼气之资,若是有的话,便将他收入宗门,传他仙法。”

  “是。”

  ……


  (https://www.biqwo.com/dudu/69462/69462289/3601955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