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 第三十四章:化神齐聚,一触即发!(二合一)

第三十四章:化神齐聚,一触即发!(二合一)


  王景离开了仙始之地。

  他想起树仙最后对他说的话。

  “去吧!”

  “去成为自己吧!”

  “树仙,我一直都在做自己啊!”王景停住,转头看向千年古树,轻声说着。

  看了许久千年古树后,他转身,朝外面坚定地走去,然后,他就看到了两个人,两个一大一小的人。

  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大的那个,拉着小的那个的手,远远地站在马车旁边,静静地看向他。

  这样的情景,让王景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很多年之前,当时他也是这样拉着张仲的手,而当张仲长大后,出师后,有了自己的目标后,张仲回来见他,也是这样拉着宋水星的手。

  “师公,好久不见!”王景看到宋水星朝自己挥挥手,没有冗沉的礼节。

  王景的回忆,被拉到现实,重合在宋水星和他拉着的一个七八岁稚童身上,他嘴角不自禁露出一丝慈爱的微笑,走过去,道:“水星,你来了!”

  “三十多年没见了啊!”

  王景这样感叹着。

  自从他成为炼气士之后,就发现,对时间的感觉,越来越容易忽略,若不是这一次感受到天地桎梏,他可能都对时间没有感觉了。

  宋水星看着年迈的王景,自己师父张仲的师父,他轻轻地说道:“是啊,三十七年没见了……我这不是想着收了徒弟,总要让师公看看我这徒弟,前来认认门。”

  王景点头,看向稚童,说道:“是啊,那时候,张仲也是这样带着你回来,那时候,你看起来还要小。”

  “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王景摸了摸稚童的脑袋。

  稚童有点怯生生地眼睛看向王景,而后,看了自己师父一眼,才脆生生地道:“我叫顾星湖。”

  “顾星湖,不错,非常好听的名字。”王景笑道。

  宋水星对顾星湖道:“这位是王景,我师父的师父,你师父的师父的师父,你应该叫师祖……”

  顾星湖听到王景的名字,眼睛一亮,全然忘了那丝胆怯之色,看向王景激动问道:“师祖,您是仙祖?人间第一位炼气士,是炼气士的祖宗……师父,咱们家这么大的背景,你竟然现在才告诉我……”

  王景闻言,哈哈大笑,道:“童言无忌,大风吹去!娃娃,我可不是炼气士的祖宗,这话可不能乱说……”

  王景虽然这样说,但是并未打消顾星湖的兴奋。

  “星湖,驾车,我跟你师祖有些话要说……”宋水星请王景上了马车,而后让顾星湖驾驭马车。

  顾星湖别看他年纪小,但看着架势,显然是经常驾驭马车的,非常熟练,他边驾驭着马车,边竖起耳朵,想要倾听师父到底要和师公聊些什么。

  顾星湖的小动作,自是瞒不过车厢里那两位化神炼气士。

  王景笑道:“水星,咱们这一脉,你师父性子敦厚,你的性格,虽没你师父敦厚,但也是宽厚之人,不跳脱,怎么你收的这个徒弟,却是这般跳脱活泼?”

  宋水星笑道:“师公,星湖这孩子……”

  顾星湖听着听着,刚想听听自家师父是如何评价自己的,但听到‘这孩子’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话语的。

  师父宋水星,乃是化神炼气士,是这世界最高最高的那一群人,顾星湖自是知晓,师父肯定是发现了他要偷听,使用了法术将他们的谈话遮掩了。

  “不听就不听,不过,我虽说是好动了一些,但,我说到底,还是个好孩子的,师父应该是跟师祖夸赞我……”

  顾星湖这样想着。

  车厢中,宋水星说完,便看向王景,说道:“师公,我感觉到了天地桎梏,天地限制了我们炼气士的突破……这应该是所有化神后期都能感受到的。”

  “林神霄他们自也能感受到天地桎梏,我怕,他们会像上次一样,对师公不利。”

  “师公,你刚从仙始之地出来,可从……树仙那里,得到天地桎梏的答案……”

  张仲曾经来过仙始之地,作为张仲的真传,宋水星自也知晓树仙之事。

  王景曾经想要带宋水星进入仙始之地,看看能不能得树仙青睐,赐下仙缘。但宋水星要完成他师父的遗志,一直在游历天下,完善《山水经》,根本没有时间。

  便推托了进入仙始之地。

  因为,在他的心中,他师父张仲,是比树仙,还要更重要的存在。

  这次感受到天地桎梏,猜测林神霄等人,定会因为此事,再度会想要进入仙始之地,就会跟师公王景再度发生大战。

  所以他来了!

  在豫州时,他没有能力跟师父并肩作战,但现在,他有了能力,可以跟师公并肩作战了。

  王景缓缓道:“树仙说了四个字。”

  “时机未到!”

  “至于是什么时机,我们只要紧紧地等待就行了。”

  “你猜测的不错,林神霄等人,必然会再次来,天地桎梏,他们根本找不到答案,自会想着去仙始之地找。”

  宋水星沉思片刻,最后还是将心里话说出来:“师公,林神霄他们要进入仙始之地,就让他们进入吧……我想,树仙是不会怪罪你的……人力有时穷……”

  王景将树仙对他说的话说与宋水星听。

  宋水星听罢,道:“师公,树仙也说了,根本不在乎,您又何必呢?”

  “而且,树仙也说了,让您去成为自己……”

  王景道:“我其实一直都在做自己啊水星,

  年轻时,我想考状元,做个好官为百姓计,若不是树仙眷顾,我或许已经死在山贼手里了……

  不若我又怎能完成我的愿望……

  后来,我成为炼气士,亦是树仙眷顾,成为炼气士后,我发现我可以凭借手中的力量,跟皇权讨价还价,为天下百姓谋夺更多的利益……

  我跟你师父与江缘一战,我跟你师父都临近死亡,亦是树仙将我们救了回来,重活一世……

  所以,哪怕是树仙不在乎,但只要是树仙不喜,我哪怕是粉身碎骨,豁出性命,也要守护住树仙的安宁。”

  “而且,树仙也说了,尊重我的一切抉择,这就是我的抉择。”

  王景苍老的目光中,尽是坚定之色。

  而后,他看向宋水星,道:“水星,你走吧,离开云州,继续去完成你师父的遗志。”

  宋水星轻轻摇头,道:“师公,我是不会走的。这一次,我要跟你一起守护你的抉择,至于完善《山水经》之事,不是有星湖嘛!”

  “树仙曾救过我师父一命,我这条命,就替我师父还了吧……”

  “水星,听师公的话。”

  “师公,我怎能让您孤身作战。”

  “诶!”

  王景叹了一口气,深深地看向宋水星,道:“我倒是明白过来了,你跟你师父一样,别看着忠厚,但一旦执拗起来,却是九头牛,也拉不动。”

  “随你吧!”

  “师公同意就好!”宋水星脸上露出笑容,随即将笼罩在车厢里的隔音法术撤销,向外面驾驶着马车的顾星湖说道:

  “星湖,你不是一直想要我那本《山水经》吗?今日为师就送你了……”

  顾星湖闻言,小小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欣喜,停下马车,转头掀开车帘,看向宋水星,大声道:“师父,是真的吗?可不许反悔啊,你说了好几次送我的……”

  宋水星看着顾星湖小脸上的喜色,心中闪过一丝黯然,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顾星湖的小脑袋,温声道:“这一次,是真的。不过,你要答应师父,要好好保管它。”

  顾星湖急不可耐,道:“师父放心,我一定好好保管的……师父,你快拿出来吧……不然我觉得你又是在哄骗我……”

  宋水星摇头失笑,而后拿出《山水经》,递过去,顾星湖接过来,嘻嘻笑道:“谢谢师父,我驾车去了!”

  看着顾星湖回到车沿前坐下,将《山水经》宝贝似的放进小包里,王景施展隔音法术,道:“这孩子,若是知道真相,一定会伤心的。”

  对于这一战,王景并没有什么把握。

  听到王景这般说,宋水星脑海中浮现起师父张仲身化河流的那一幕,自己是那样的伤心,于是,他说道:“所以,我会努力活下来的。”

  “师公,也请您,也努力活下来吧!”

  ……

  林神霄离开神霄山后,直接来到了锦州炼气司,或许,应该叫锦州炼气宗。

  锦州,亦是大衍有一座阵脚的州府之一。

  锦州炼气司的司长,是王景的弟子,六十二贤之一,伍行允,林神霄的师弟。

  让伍行允庆幸的是,自从他们去寰州仙来峰逼宫师父王景后,王景后面,并没有任何动作。这一次,林神霄找上门来,伍行允已经猜到了是对方的来意。

  聚仙殿中,一座三足大鼎,大鼎中有一柱大香,香烟袅袅。

  伍行允和林神霄相对而坐。

  在得知伍行允也感知到了天地桎梏,这让林神霄松了一口气。

  “如此看来,这是我们化神的劫难了!”林神霄这样说道。

  伍行允点点头,问道:“所以,林师兄,你打算如何做?”

  林神霄觑了他一眼,道:“我要如何做,你心中不清楚?伍师弟,上次跟这一次,可不一样了,上次你尊师重道,没有选择出手,我亦是理解。”

  “但这次,我们面对的,可是生死大恐惧!”

  “伍师弟,若是你能坦然面对死亡,就当我没有说。”

  伍行允目光深处闪过波动,最终,他无奈道:“谁人又想死呢,就是凡人,也不愿意面对死亡。”

  林神霄道:“既如此,我们便抓紧时间,拉拢各位师兄弟,这一次,一定要进入仙始之地,找到天地桎梏的答案。”

  伍行允点头。

  这时候,有弟子上前,汇报道:“师尊,林师伯,外面有人求见,说是故人。”

  “故人?”

  林神霄和伍行允对视一眼,而后联袂走出聚仙殿,目光落到炼气广场上的一位黄衣人的身上,黄衣人面容洒脱中,又带着上位者的威严,他朝林神霄和伍行允拱手见礼道:

  “林师兄,伍师兄,好久不见!”

  林神霄静静地看着黄衣人,道:“江师弟,的确是好几年不见,那一年,江师弟与师父对抗的场景,可让做师兄至今回想起来,都恍如昨日啊!”

  江缘笑道:“是啊,那日,你和伍师兄就站在师父后面,却只有张师兄站了出来。”

  林神霄和伍行允闻言,心中被刺痛了一下,还是林神霄能沉住气,道:“江师弟两百年不踏入大衍,这次来,想必是为了天地桎梏之事吧?”

  “瞒不过林师兄。”江缘点到为止。

  “江师弟,请了!”

  ……

  半月后。

  云州边境。

  这里自半月前便搭了一个茅草屋,一杆酒肆的旗帜打起来,来往的江湖中人,皆在此歇脚。

  开这酒肆的,是爷子孙三人。

  这一日,江湖中人正在喝酒吃肉,谈论着江湖之事,自从炼气士出现后,江湖武人是过得越发的悲惨。

  以前人人向武,现在是人人都向往成为一名炼气士。

  正当他们谈论的时候,一行三十余人走来,每一人,或老者,或中年人,或青年人,个个皆是气质不俗,不像凡间之人一样。

  江湖武人见此,立即不自禁噤声,目光好奇地看向这行人。

  在他们惊诧的目光中,这一行人,竟是来到那位买酒老翁面前,齐齐躬身道:“徒儿们拜见师父。”

  买酒老翁朗声道:“星湖,打烊了,让这些江湖人都离去吧!”

  顾星湖连忙走来,看了林神霄等人一眼,对那些好奇的江湖中人挥手道:“诸位,不好意思,打烊了,还请诸位离去,这顿,免费!”

  这些个江湖武人,亦是被这氛围镇住了,连忙一个拿起桌上的兵器就离去。

  等江湖武人离去后,王景才看向林神霄,道:“你们还是要进入仙始之地?”

  林神霄躬身道:“师父,除非你能告诉我们,这次天地桎梏怎么解决?不然,我们一定要进入仙始之地,寻找答案。”

  王景道:“时机未到!”

  这一次,他转述了树仙的话。

  但这话,显然林神霄等人是不会信的,林神霄道:“师父,不要再敷衍徒儿们了。这一次,我们没有退路了。”

  这时候,一位黄衣人骑着一头七彩鹿逶迤而来,他来到林神霄身边,下来对王景躬身行礼:“不肖弟子,江缘,拜见师父。”

  王景看向江缘,这位他曾经寄予厚望的弟子,道:“我还以为你会永远躲在月照……”

  江缘笑道:“师父说笑了,大衍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自是要回大衍的。”

  林神霄看向王景身上的宋水星,还有稚童顾星湖,道:“师父,这一次,您是知道的,所以,还请师父三思。”

  “我们不想伤害师父。”

  “啊啊啊——”

  这时候,一声驴叫声响起,众人看去,只见一位身穿青衣,背着剑的中年人,骑着一头驴向酒肆走来。

  “仗剑仙人,陆守原!”

  林神霄看向来人,说出了对方的名字,他倒是去过正气炼气宗,但却没有见到陆守原的面。

  没想到,陆守原还真的来了。

  陆守原看向王景身后的人,笑道:“宋大叔,我来了!”

  说着,陆守原就骑着驴,站到了宋水星的身边。

  林神霄目光一凝,道:“师父,凭你们三人……”

  “还有我呢,林神霄,上次还没有吃够教训……”一道清气自空中飞来,陈寿的身影,落在林神霄面前。

  “陈大叔!”陆守原恭敬打招呼。

  林神霄目光波动,陈寿的话刺痛了他。

  “守原,宋大叔,陈大叔……”

  一只猫妖在空中慢慢走来,头上带着寓意妖族的王冠,似乎显得有一丝滑稽。

  人间之巅,齐聚于此!

  ……

  “王景……”

  正在修炼中的百灵鸟,似乎听到了仙发出了一声叹息。

  “仙没事呼唤王景的名字做什么?”

  ……


  (https://www.biqwo.com/dudu/69462/69462289/3601955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