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 第二十六章:他们最终都会相遇,而后结成命运的线交织在一起。

第二十六章:他们最终都会相遇,而后结成命运的线交织在一起。


  大溪村村口。

  千年古树,周悟的本体。

  本来周悟的打算是,布下炼气士种子,就任由炼气士在此方世界开花,他就安心沉睡疗养伤势、恢复修为去了。

  这个时间,他定在最少五百年。

  五百年,人间肯定又是一番新气象。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真的五百年他再次苏醒过来,那些他熟识的面孔,也会化作尘埃而去。

  化神,也不过再添二百年寿元罢了!

  而且,此方天地到底是绝灵之地,现今成了灵气世界,亦是靠周悟布下大阵,由自身散仙的修为供养天下炼气士的。

  不是洪荒那种灵气充裕之地,周悟睡的不爽,干巴巴的,而在洪荒时,就像是牛奶浴,那种柔软的包裹感,让他打个盹亦是千年。

  随着天地间灵脉的陆续出现,炼气士也相继突破至化神期,周悟能感觉到,天地间灵气反哺给他,越来越充沛。

  当然,以他的修为来说,这点程度,亦是极其微小,但可以肯定的是,方向走对了。

  沉睡不着,周悟便只留一部分真灵吸收反哺来的灵气疗养恢复,而大部分真灵,则是去修补洞天宝珠。

  洞天宝珠被成圣之劫毁的破破烂烂的,里面大部分法宝,也损坏了不少,唯一完整的,都是圣人们借他的圣人之宝。

  不过,就算洞天宝珠里的法宝都是损坏的,但最低等级,都是仙级之宝,丢下人间,定能让人间的炼气士争夺。

  只是周悟没有那么无聊。

  修补洞天宝珠之余,也偶尔看一看窥天神镜,看看人间发生了什么。

  就当做电影来看罢了。

  消遣时间。

  时间,对周悟来说,是最无感觉最不值钱的东西。

  “这猫和那孩子……想不到,百灵鸟出去了一趟,也能牵动这般因果……”

  周悟的视线穿透窥天神镜,来到了豫州地界,豫州仲城,一个建立在张仲身化河流的周边城市,也是以张仲命名的城市。

  繁华的街道上,那名叫陆守原的孩子,怀里抱着一只猫,正在街上走着。

  百灵鸟无聊出去时,自是瞒不过周悟的目光,周悟从来不干涉百灵鸟的自由,或者说,此间所有凡人的自由,周悟都不会去在意。

  因为他们再怎么折腾,也不足以有实力惊动到他。

  那只名叫阿黄的山猫,跟百灵鸟有因果,而那名叫陆守原的孩子,跟山猫有了因果,自也跟百灵鸟有了因果。

  至于是什么因果,周悟懒得去算。

  一切随缘就好。

  就像他出手,他也随缘。

  此界并无天道意志,再大的因果,也对周悟产生不了威胁。

  想到这里,周悟视线落在窥天神镜上。

  豫州城中。

  此时正是黄昏时分。

  仲城街道上的纸油灯便一个个点燃起来了。

  行人如织,到处张灯结彩,像是过节一般。

  陆守原抱着阿黄,阿黄伸出脑袋,好奇地到处看,这两年的奔波,阿黄修炼残缺的《青冥扶摇经》,竟是修炼到可以将身上的妖气内敛其中。

  只要不出手,便不会被炼气士发现它是妖。

  两年过来,一人一猫相依为命,终于来到了豫州地界。

  这豫州,听说好像是在过节。

  街上有人在免费发一种叫仲粿的吃食,陆守原也被一位老丈发了两个,并且对他说了一句吉利的话,好像是什么江仙会保佑他之类的。

  陆守原好奇,便问道:“老爷爷,这里是过什么节?”

  老丈用一口地道的豫州话说道:“江仙节呢,等下有大戏看,看完大戏就要去仙师庙祭拜,祭拜完之后,就要前往仲江丢仲粿……嗯,就是你手里的仲粿……今年是第三十四个江仙节了……江仙保佑我们豫州百姓三十四年了……不说了,车队来了,大戏开始了……”

  陆守原听不太懂豫州话,但豫州话,却是跟陆夫子教他的京都话差不太多,他隐隐明白这是纪念某个仙师的节日。

  他转头一看,果然看到一行车队来了,这车队十分庞大,各种喷火表演,小烟花绽放,车队中间一个大平台,应该是戏台。

  随着一声唱念祭张仲仙师。

  戏就唱开了。

  听周围的百姓说,此乃豫州剧种,名为豫剧。

  陆守原认真观看,看到戏里演到豫州水患,百姓溺亡,他看的都哭了,又看到那扮演张仲仙师的,身化河流,解决豫州水患。

  他内心激荡不已,跟怀中的阿黄说道:“阿黄,看来,不是所有的炼气士,都是坏的。”

  阿黄也看完了《张仙师身化河流救百姓》的豫剧大戏,呐呐不语。

  看完戏后,他们跟随着人流来到张仲仙师庙,祭拜张仲仙师,而后,人流又来到仲江。

  陆守原踮起脚尖,看向这宽阔的仲江,他不敢相信,一个人,竟是可化成这么大一条江,太神奇了。

  江面上,各种灯船,极为华丽。

  随着一声唱念:“投仲粿!”

  投仲粿,那时候,豫州水患刚解决,财产毁坏的严重,百姓们只有将饭包了一点甜陷,称之为仲粿,投入仲江报答张仲救豫州百姓之恩。

  这个传统,也就慢慢流传下来了。

  一说投仲粿,江边的百姓就纷纷走到江边,将准备好的仲粿投进江水里。

  那些灯船上,也有身穿锦衣华服的人走出来,往江里投入样式更多更精致的仲粿下去。

  “哎呀!”

  就在这时,陆守原被人一挤,本来踮着脚尖就不稳,这下,直接连人带猫直接掉入江中。

  一看有人落江。

  就有人喊着救人。

  陆守原属于旱鸭子,不会游泳,一落水后,就呛了好几口江水,阿黄有修为在身,但也不敢施展,怕城里有炼气士,只能装作动物的样子托起陆守原,不让他脑袋沉下去。

  一艘大船上,船头甲板站了个妙龄少女,看到这一幕,连忙道:“来人,救下那少年!”

  有仆人立即拿来竹竿,伸到陆守原身边。

  就在这时,一根鱼线飞来,直接勾住陆守原的衣领,轻轻一扯,陆守原和阿黄都飞起,轻轻掉落在一艘竹排上。

  那仆人见此,道:“小姐,有炼气士大人出手了。”

  妙龄少女看向那竹排,竹排上坐着一位青衣青年人,气质儒雅,如水般温柔,前面放着一张小案桌,上面摆放着一些吃食。

  她道:“我是见那少年的猫不错,主人危急还会护主,等下你注意一些,若是有机会,你去问问那少年,他的猫可卖不?”

  仆人道:“好的,小姐,我会注意的。”

  陆守原趴在竹排上,不停地咳嗽,将肚子里的水吐出来。阿黄则是在一旁,假装喵喵喵地叫,余光则是不停地看向竹排上的青衣人,心中满怀戒备。

  陆守原感觉吐完了水,缓过情绪,才向青衣人致谢道:“小子陆守原,多谢这位大叔相救。”

  青衣人伸出手,道:“拿手过来。”

  陆守原不解,他感觉到阿黄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他也知道,这青衣人是炼气士,阿黄最仇恨的,就是炼气士了。

  但,听了张仲身化河流救百姓的戏后,陆守原觉得,炼气士和人一样,应该也有好人和坏人之分的,而且,这青衣人刚才还救了他跟阿黄。

  陆守原正在思索时,那青衣人却是笑着开口道:“你这娃娃,倒是警惕,放心,我在我师父这里,是不会伤害你的。”

  “伸出手来,我给你驱寒,不然,你会感染寒气的。”

  陆守原一听,才发觉身上衣物湿透,冰冷及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才伸出手。

  青衣人抓住陆守原的手,陆守原只觉暖意袭来,他衣服上,一滴滴水全部脱离,而后落入江中。

  陆守原惊讶道:“大叔,你好厉害。”

  “对了,你也帮小黄驱寒吧。”

  陆守原抱起阿黄,阿黄被迫只能任他抱着,青衣人顺便也帮阿黄将身上的水驱散,脸色没有任何异样,像是没有发现阿黄是妖。

  陆守原抱着阿黄,低声道:“小黄,大叔是好人,不是所有炼气士都是坏人的。”

  阿黄不停地向他使眼色。

  陆守原没看懂,而是看向青衣人,坐看右看,好奇问道:“大叔,你刚才说你师父在这里,我怎么没看见。”

  宋水星闻言,面色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我们下面这条江,就是我师父。”

  “啊!”陆守原震惊出声。

  “大叔,你是说,这条仲江,是你师父……啊,不对,我听戏里说,仲江是一位叫张仲的仙师身化的,对了,里面还提及了他的弟子……”

  “大叔,你是张仲仙师的弟子,宋水星?”

  宋水星笑道:“是我。”

  陆守原道:“张仲仙师是好人,宋大叔,你也是好人。”

  听到这样的评价,宋水星有些意外,他笑着问道:“怎么,你觉得谁是坏人?”

  “我不能说。”陆守原老实说道。

  宋水星也不勉强,道:“陆守原,我观你炼气之姿不错,可否愿意,成为我的弟子?”

  一听这话,阿黄顿时紧张起来了,不停锤陆守原的胸口,让他不要答应。

  陆守原感觉到了,他看向宋水星,想了想,道:“宋大叔是好人,也很厉害,我也想成为宋大叔,张仲仙师这样为天下百姓的好人,但是……我答应了我朋友,去帮他做一件事,我不能食言。”

  看着陆守原认真的模样,宋水星摇摇头,道:“罢了,罢了!陆守原,你是个好孩子,也拥有一颗赤子之心,希望你能保持住。”

  陆守原笑道:“宋大叔,你可以送我跟小黄上岸吗?”

  宋水星点头,手一挥,陆守原便觉着身体轻轻飞起,一眨眼,就已经站在了岸边。

  “小娃娃,下次小心点。”

  周围的人见陆守原被炼气士救了,没事了,便好心嘱咐他。

  陆守原连忙回道:“多谢诸位叔伯姑姨,我下次一定省得。”

  陆守原抱着阿黄走在街上,阿黄对他说:“刚才吓死我了,幸在那宋水星没有发现我是妖。”

  陆守原思考片刻,道:“小黄,宋大叔都接触了你,这样也不会发现吗?”

  “这……我也不敢肯定……反正,快点离开这里吧……”阿黄忐忑道。

  “小哥儿,且等一等……”

  这时,陆守原听到有人在叫他,回头一看,便看见一个身穿好看衣服的侍女模样的人走来,他露出礼貌的笑容问道:“这位姐姐,你叫我有什么事?”

  见他乖巧礼貌,长得也俊,这侍女笑道:“我奉我家小姐之命,想要买你这猫,你放心,银钱自不会少你的。”

  听到要买阿黄,陆守原的一张笑脸顿时凝固,道:“不卖。”

  转身就走。

  侍女追上来,道:“小哥,看你穿着,你应是穷苦出身,你只要将这猫买了,就可挣够你一辈子都挣不来的银子,这机会,可是难得。”

  “还有,我家小姐,是仲城县尊的独女……”

  “不卖!”

  依旧是陆守原冷漠的声音。

  侍女也不再追了,笑脸收起,尖刻道:“好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家小姐要的东西,从来没有没得手过。”

  翌日。

  陆守原还在睡觉,就被几个捕快抓了,说他犯了法,打死一个老人家,要让他蹲牢狱,还向阿黄抓来。

  陆守原懵了?

  他什么时候打死了人?

  见捕快气势汹汹地样子,阿黄没办法,只能施展妖术,才跟陆守原逃过一劫。

  也是这样,泄露了妖的身份。

  一时间,有炼气士来抓捕阿黄。

  “没路了,跳江。”阿黄看着身后一群炼气士追兵,急切地对陆守原喊道。

  陆守原此时也是面色发狠,道:“一定是那要买你的小姐做的,以后我一定要揍她一顿。”

  说完,他抱着阿黄,猛然扎进无人的仲江。

  “抓住他们。”

  罗新的声音响起,他踩着法剑,就向陆守原和阿黄抓去。

  “砰!”

  一根鱼线将他抽飞,却见一艘竹排驶来,一个青衣人拿着一根钓鱼竿,将江水里的陆守原阿黄带出,直接丢到了对岸。

  罗新看清来人,道:“宋师兄,这不关你的事。那是妖物,是我师父林神霄亲口令下,一定要捉拿的。”

  宋水星笑道:“那小娃娃与我有缘,今日,我要保他。”

  “傻小子,还不跑……”

  陆守原见宋水星这般说,只能一抱拳,大声道:“宋大叔,今日之恩,来日陆守原一定竭力相报。”

  “抓住他们!”

  罗新一声大喝。

  这宋水星,真是多管闲事,就算他搬出他师父林神霄来,也镇不住宋水星,别看宋水星师父张仲死了,但他背后,还有个仙祖。

  师父林神霄都要叫一声仙祖师父,罗新自是不敢对宋水星太过。

  身后的神霄炼气宗的炼气士,听到罗新的命令,一个个向对岸冲去。

  宋水星呵呵一笑,江面登时升起一条水幕,将所有的炼气士,全部拦住。

  “宋师兄……你真的要跟我们神霄炼气宗为敌?”

  罗新恨恨道。

  宋水星不语,依旧挡在前面,不让他们过对岸。

  罗新阴沉着一张脸,沉声道:“宋师兄,既如此,就别怪师弟不客气了。”

  ……

  窥天神镜中,周悟将真灵收回,自语道:“果然,炼气士的一切源头是我,人间的炼气士,终究会相遇,而后结成命运的线,最终也会在源头汇聚。”

  “王景,宋水星,陆守原,阿黄,林神霄,江缘,陈寿……全都纠缠起来了!”

  周悟觉得命运,真是妙不可言。

  他也终于知道,为何洪荒中的圣人,如此喜欢下棋了。

  ……

  周日上推荐,请大家一定要追读啊,求求了。


  (https://www.biqwo.com/dudu/69462/69462289/3601956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