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 第十九章:人间三十年,归来乃是稚童(二合一)

第十九章:人间三十年,归来乃是稚童(二合一)


  靖安六年春。仙祖于寰州仙来峰感念天地灵脉,集灵为神,合神入念,已还上丹,而后出窍。成就化神,显神于仙来峰。又开坛讲道三月,众弟子皆有所得。先祖曰:化神时代已来临,诸弟子,当勤加修炼,莫被后来者居上。

  而后,人间名山胜水,皆有灵脉出,炼气士占据为宗,炼气宗门大胜。

  ——《炼气士传·仙祖化神篇》

  ……

  大溪村。

  千年古树下。

  陈寿和百灵鸟大眼瞪小眼,不知怎地,忽然之间,陈寿竟不感到害怕了。他反而对百灵鸟为何会说话,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你真是一只鸟?”

  “我的确是一只鸟。”百灵鸟舒展着自己美丽的羽毛,昂起脖颈,带着骄傲的奶音说道。

  “鸟也会说人话?”

  “鸟自然不会说人话,但独独我是特殊的,因为我得了仙的青睐,仙让我说话,我就能说话。”

  百灵鸟说完,不忘在计算着今日还有多少句话。

  嗯,还有两句。

  “仙?是仙祖王景?”陈寿所知道的仙,只有仙祖王景,他门下的弟子,没有一个人敢称自己为仙,只称自己为炼气士。

  被炼气士承认的仙,只有一个,那就是仙祖王景。

  就好像是大衍只有一个皇帝。

  王景就像是炼气士中的皇帝。

  至少,陈寿是这么理解的。

  百灵鸟摇摇头,转身看向周悟树体,道:“这棵树,才是仙,王景能成为炼气士,也是靠树仙赐下的仙缘。”

  “啊?”陈寿挠头,道:“可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啊?”

  他看着面前的巨树,这千年古树,他自是知道的,他就是大溪村人,怎么不知道呢?

  现在,面前这百灵鸟,却说这千年古树,才是仙?

  把他搞迷糊了。

  不过,这千年古树,真的好壮观啊,树干上凝结着云气,根本看不到树冠。陈寿在大溪村眺望时,也就是能看到远远的树干,如同擎天之柱,连接地与天。

  而且,在这里,他每呼吸一口气,都觉得神清气爽,脑袋越来越清晰。

  “若是在这里读书的话,肯定不会犯困。”陈寿这样想到。

  百灵鸟道:“我不管你听到的是什么,但仙,只有一位,就是我们面前的树仙。啾啾啾……”

  说到这里,百灵鸟今日的十句话就说完,它用一只翅膀在陈寿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示意他站在此地不要走动,它去去就来。

  陈寿似懂非懂,即使想离去,仙始之地对他幼小心灵带来的震撼,也让他挪不动脚步。

  他看着百灵鸟飞入树干上,飞入云层,很快消失不见,出于好奇心,他踩在松软的草地上,缓步靠近千年古树,用手轻轻贴在树皮上。

  “啾啾啾!”

  不多时,百灵鸟回来了,一只翅膀拿着一管毛笔,一只翅膀抱着一叠纸张。

  陈寿回过神来,疑惑道:“你怎么不说人话了?你说的是鸟语?可是,我不是鸟,听不懂你的鸟语……”

  陈寿露出愧疚神色。

  百灵鸟气呼呼地拿起毛笔在纸上刷刷刷地写道:“你说的才是鸟语。”

  陈寿在私塾中跟着王夫子学了一年多的书,一些简单的字,大体还是认识的,他看懂了,思索片刻,灵光一闪,恍然道:“我懂了,你说的不是鸟语,那一定说的是官话,去年长清县来了一些官到大溪村,说的也是我们老百姓听不懂的语言,他们都说那是官话,必须要当官才能学会说官话。”

  “我说的对不对?”

  陈寿期待地看着百灵鸟,他觉得他肯定猜对了。

  百灵鸟在纸板上写道:“不对,不说这个了,你从哪里来……怎么哭起来了?受了欺负?”

  陈寿眼神一黯,缓缓讲述起自己的情况来。

  百灵鸟为他感到可怜,最后,它写道:“这里没有人来,以后你就在这里读书,我也会写字,我可以教你。”

  “可以吗?”陈寿一脸担忧道:“这里是仙始之地,大溪村的人都说凡人不能进来的,不然会受到惩罚。”

  百灵鸟写道:“谁跟你们这么说的?王景吗?别怕,我跟王景很熟的,如果他要打你,我给你出面,我的面子,他还是肯给的。”

  它信誓旦旦保证。

  “真的?”陈寿大为震撼,他最崇拜的人就是王景了,面前这鸟竟然跟王景很熟,他有一种想要通过百灵鸟见到偶像的期待感。

  “嗯嗯!”

  当日,陈寿就在树下读书,当他遇到不会写的字,百灵鸟也会教他。

  待看到陈寿眼中崇拜的目光,百灵鸟心中洋洋得意。

  读着读着,陈寿感觉饿了,但这里没有吃的,百灵鸟就飞入云层,飞到树冠里,采撷树叶上的露水给陈寿喝。

  陈寿喝了,神奇地感觉不到饿了。

  而且精神变得饱满,脑袋也变得清晰,念起书来,进步神速。

  就这般,

  陈寿饿了就喝百灵鸟衔来的露水,然后继续沉寂在念书中,竟是感觉不到疲累,也没有感觉困了要睡觉的念头。

  而且,这里的光芒如一,看不到太阳,却处处都是明亮的。

  不知读了多久。

  百灵鸟从树冠上的百灵宫飞下来,它兴冲冲地对陈寿说道:“陈寿,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你跟我来。”

  说罢就飞上树干。

  陈寿傻眼了,这千年古树接天一般,他怎么爬的上去?

  “陈寿,快跟上。”

  百灵鸟的声音从上方响起。

  陈寿一咬牙,开始爬树,他竟发现,他的气力增多了好多,居然轻易就爬上了树,他快速攀爬着,跟在百灵鸟的身后,不知不觉中,他的身体就被柔软的云气包围。

  “我……爬了这么高?”

  陈寿透过云层往下看去,只觉头晕目眩,他到现在都没有明白过来,他怎么有力气爬这么高的?

  而且还没有感觉到累?

  “陈寿,过来,跟我进去。”百灵鸟走在一根树干上,一头扎进主干上一个小洞里。

  陈寿来不及多想今日异常,连忙跟上,看着这小洞,一步踏出,然后,他就踩空了。

  “啊啊啊……”

  陈寿感觉自己双脚踏空,身体快速下降,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

  他想起他以前跟玩伴们爬树掉下去也是这种感觉,那一次,直接将腿摔断了,不能下地干活,他爹又将他揍了一顿。

  “我要摔死了吗?”陈寿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我就这样死了?爹和娘,肯定会伤心的吧?”

  “砰!”

  来不及继续悲伤,陈寿只感觉后背砸在一片柔软之上,往上弹了弹,又重新落在柔软之上。

  他惊诧地爬起来,看到周围是一片柔软的草地。

  有风吹来,这些没过膝盖的绿草,像波浪一般起伏,颇为壮阔。

  他一抬头,便是看到了一株巨树。

  遮天蔽日,树干就算是一千个人,一万个人,都抱不过来吧?这巨树,闪烁着玄妙的光芒,又似乎散发着苍茫的气息,仿佛来自于岁月的尽头。

  陈寿被这一幕,震撼地忘记了呼吸。

  “陈寿,这里怎么样?”百灵鸟对自己的神奇发现,很是满意。

  陈寿听到百灵鸟的话,这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他转头看向百灵鸟,呢喃自语道:“这里,是仙的体内?”

  他没有忘记,刚刚他爬上树仙身上,而后在树干上的小洞掉下来的。

  “应该是吧?”百灵鸟扑腾着翅膀,看向这个刚发现的世界。

  陈寿也四顾看去,只见,在巨树的范围之外,是更广阔的世界,森林千里,广袤无比,给人一种苍茫的气息,好似大地初开。

  “仙的体内,竟是一个这样的世界。”

  陈寿感到不可思议。

  百灵鸟看着面前巨树,比外面仙的树体还要高大,它忽然心中一动,竟是想要在这巨树上,也建造一个百灵宫。

  想到就做,百灵鸟向巨树飞去,刚接近巨树,便似有一层无形屏障,弹在它的身上,它‘哎呦’一声惨叫,就被弹飞,狼狈地摔倒在远处草地上。

  陈寿见此,连忙过来,关切问道:“你没事吗?”

  百灵鸟感觉浑身都疼,摇头晃脑飞起来,说道:“我没事。”说完,有些害怕地看向巨树。

  陈寿道:“你不要靠近巨树了。这巨树,应该也是树仙吧?”

  说着,陈寿目光看向巨树,看着看着,他忽然感觉有一种玄妙的气息,自巨树上浮现出来,而后,向他笼罩而来。

  陈寿鬼使神差地珈跌而坐,闭上眼睛,陷入这种奇妙的感悟中。

  陈寿好似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一个梦,他好想梦到了无尽的黑暗中,有大小如鸡子之物事,忽然,这鸡子被巨斧劈开,而后,黑暗散去,大地出现,天空出现,日月出现,山河湖海出现。

  唯独没有生灵。

  只有一株百丈高的树,孤独地矗立在苍茫的大地之上。

  然后,有一个少年来了。

  他坐在了树下,跟树说话。

  那少年,陈寿看不清模样。

  之后,生灵越来越多,他们很多人都齐齐坐在树下,听着那少年讲话,那少年说的话,陈寿一个字都听不懂,陈寿觉着,那少年说的一定是官话。

  时光快速流转,人来人往,人去人散。

  视线中光景一转,陈寿又看到一个个白色光团出现在眼前,围绕着他身边游荡,他伸手想要触摸,那些光团又逃开。

  陈寿不免升起沮丧之气。

  忽然,有一个光团向他冲来,直接撞进他的脑袋里,陈寿一瞬间,便感觉有庞大的信息灌入脑海中,那些信息,十分玄妙,晦涩难懂。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刹那,也许是很久很久,他耳边,好像听到了百灵鸟的说话声。

  他连忙清醒过来。

  “陈寿,你终于醒来了,你好像得到了仙缘。上次那个王景的弟子张仲,也是这样得到仙缘的吧?奇怪,仙不是睡了吗?怎么还能给你赐下仙缘?”百灵鸟疑惑不已。

  陈寿听完百灵鸟的话,他才恍然,原来那仙缘,是仙赐予他的,他连忙对着巨树跪拜下来,感谢仙赐予他仙缘。

  “你得了什么仙缘?”百灵鸟好奇道。

  陈寿诚实道:“我得了一部名为《太清丹仙经》的仙经。”

  百灵鸟骄傲又高兴道:“哦,那听名字,没有仙传我的《青冥扶摇经》厉害。看来,仙还是对我最好的。”

  陈寿想起他好像在那玄妙世界中待了很久,心中不免忧虑家中,他问道:“百灵鸟,现在过去了多久?”

  百灵鸟闻言,立即在心里计算着:“哦,我总共说了三百句话,那么,就是过了三十天。”

  听到只是过了三十天,陈寿松了一口气,道:“百灵鸟,我得回家了,我离开家一个月,我爹娘肯定要担心了。”

  “只是,这么高,该怎么出去?”陈寿抬头望向天空,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要出去,自然要飞出去。

  他刚得仙经,并没有开始修炼,不会飞举之术。

  这般想着,他忽然感觉身体被什么轻轻一推,再回过神来,已经回到了千年古树下,巨树世界之外。同样的,百灵鸟也被推了出来。

  陈寿将草地上的书籍拿上,对百灵鸟告辞道:“百灵鸟,我要先回家了,等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好的,我等你。”百灵鸟挥着翅膀道。

  陈寿抱着书籍出了仙始之地,想起树仙来,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狂喜,他可以成为炼气士了。

  成为炼气士,一直都他第一的梦想。

  读书做官,才是他第二梦想。

  怀着激动的心情,他往家中走去,来到家门口,刚好见到父亲陈全出门,他连忙走上前去,喊道:“爹,我回来了!”

  陈明看了陈寿一眼,骂道:“滚滚滚,谁家的孩子,见人就叫爹,我可没饭你吃。”

  “爹,你不认识我了?”陈寿傻眼,面前这人,跟他爹陈全长得一模一样,而且,也是从自己家走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他爹。

  陈明疑惑道:“你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嗯?你长得倒是像我小时候?你叫什么名字?”

  陈寿道:“我叫陈寿,我爹叫陈全啊。”

  陈明一听,面色大惊,道:“你说什么?你叫陈寿?”

  陈寿认真点头,道:“是啊,我叫陈寿,这里是我家……”

  说到这里,他也开始狐疑了,面前这人,长得跟他爹一模一样,但性格脾气却不像,要是他爹,他一个月不回家,早就一个大耳光劈上来了。

  “爹,爹,我哥回来了……”陈明心中震惊,惊慌失措地返回家中,边跑边喊道。

  不一会儿,陈明就扶着一个老人出来,那老人五十多岁,庄稼人,五十多岁已经是垂垂老矣,面上布满了皱纹,这老人,看到陈寿,浑浊的老眼登时一红,哆哆嗦嗦地走上前来,抱住陈寿,老泪纵横道:“我的儿啊,这三十年,你到底去了哪里?爹找你找的好苦,爹后悔了,爹不该打你的,爹不该不让你念书的……”

  “三十年?”陈寿听到这句话,犹如被雷劈了一下,整个人愣住了。

  “百灵鸟不是说,只过去了三十天吗?”

  ……

  靖安六年,有大溪村幼童,走失。于景元三年归,人间三十年过去,其父老矣,其乃是走失时稚童模样,堪称人间奇事。

  ——《长清县县志》


  (https://www.biqwo.com/dudu/69462/69462289/3601957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