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悟道树,从洪荒穿越到武侠 > 第二章:砍我当柴烧?

第二章:砍我当柴烧?


  周悟在洪荒已经渡过了几亿年的树生,再度穿越成树,他的心中毫无波澜宛若平常。

  他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要疗伤、恢复自身大罗金仙圆满的修为。

  周悟感受着自身的伤势,心中一沉:“这伤势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大罗金仙之躯完全湮灭,真灵仅存一点维持意识。

  这般伤势,在洪荒,亦是要好几万载才能彻底恢复。”

  他又不禁想起证道成圣时的场景来。

  成圣劫难异常猛烈,仿佛要将整个洪荒都倾覆,最后的景象,他好像看到了十二位圣人联袂出手,想要保住他的性命。

  可见,失败了!

  “为何我成圣就那么艰难,难不成,就因为我是穿越者?”周悟只能想到这个原因了。

  “罢了,先疗伤!”

  想到此处,周悟立即想要吸收灵气疗伤,然后,他就懵了。

  “吸收不到灵气?”

  “也感应不到灵气?”

  “难道说……此界,竟是绝灵之地?”

  他一颗心彻底沉下去,以他现在的伤势,若是没有灵气相助恢复,仅靠他这点微弱真灵,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在无尽的岁月中,慢慢被消磨湮灭。

  不成混元,难敌岁月!

  “以我现在的真灵程度,至多可坚持五百年……五百年后,若是此界没有灵气出现,我便会开始慢慢枯萎,被岁月埋葬!”

  “若是没有落到此番地步,大罗金仙圆满修为,以我洪荒第一先天灵根的特性,我只要扎根在哪个世界,纵使那个世界是绝灵之地,我呼吸之间,灵气也能充盈整个世界,从而衍生出灵脉,成为灵气世界,可孕育出仙。”

  “果然,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周悟说的那个老人,自是鸿钧了。

  “我必须得做些什么了,可不能这样等死……”

  “对了,若是将此界变成修仙界,炼气士和仙人越多,此界便会越发旺盛,灵气也越加浓郁,我的伤势就会恢复的越快。

  可是,修仙需灵气……这似乎是个死结……”

  “是了,我还有洞天宝珠藏在真灵中,洞天宝珠中有无上妙药,只要我借助无上妙药恢复到散仙境界,就能供给一部分灵气给此界,孕育出炼气士来……”

  “炼气士越多,就会潜移默化改变此界规则,慢慢变成一个灵气世界。”

  周悟很快就想通。

  不过,在之前,他还是要探索下自己身处什么环境。

  心念一动,周悟将微弱的真灵以自己为中心向外扩散,发现只能扩散方圆十里,连大溪村都笼罩不了。

  想他大罗金仙的时候,半个洪荒都能窥探。

  若要窥探整个洪荒,那得证道混元,成为圣人般的存在。

  “罢了!先取出无上妙药!”

  他照见自身真灵,果真在真灵深处找到了洞天宝珠。

  只是,洞天宝珠破破烂烂的,显然在证道成圣的劫难中,洞天宝珠也受到了波及。

  “希望里面的东西可别损坏了。”

  洞天宝珠中宝物可多了,储存着周悟在洪荒几亿年的宝贝,最后证道时期,洪荒知名的不知名的修行生灵,都送宝于周悟,欲祝他成功。

  皆被他放在了洞天宝珠中。

  他真灵触碰洞天宝珠,发现上面设置了禁制,他不禁惆怅自语:“太上老君你这……你说你炼制时干嘛要设定须以地仙修为才能打开呢?”

  因洪荒中,巴结周悟的仙人太多,收礼收到树干抽筋,因此太上老君便将一个洞天炼制成宝珠,送给周悟存储宝贝。因当时周悟的修为在地仙境界,便将洞天宝珠炼制成地仙之宝。

  这番可苦了周悟了。

  人算不如天算。

  他尝试一番消磨禁制,心中又是一喜:“这成圣劫难恐怖,却是将这禁制也破坏了不少,以我现今炼气士的实力,消磨个百年,就能打开了。”

  “真是福祸相依,世事难料!”

  想到这里,周悟一心消磨洞天宝珠上的残缺禁制。

  时间缓缓流逝。

  转眼就是五天。

  这一日,周悟打算休息一下,他便‘看’到树下站着两个五六岁的稚童,其中一个稚童,正提了一个木桶,一瓢一瓢往树下浇水。

  “王景,这都五天了,这树还没活,不会真的死了吧?”另一个稚童问那个浇水的稚童。

  王景将木桶里的水全部浇在树根下,而后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知,但村长说了,每隔三天,就要来浇一次水。王浩,我们再去提水吧。”

  王浩脑海中灵光一闪,道:“王景,我娘说,菜要淋尿淋粪才能快快长大,这树,跟菜差不多,不如我们在树下撒尿吧。”

  王景闻言,脸色颇有些为难,摇头道:“我娘说,不许我在外面拉尿,要回家拉,拉来浇菜。”

  王浩狗狗祟祟道:“李夫子不是讲过那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故事嘛,这事只有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你也想这古树能快些活过来吧?”

  说罢,王浩就解开裤子,就要往树干上撒尿。

  周悟见此,心中暗道好在休息了,不然他堂堂周·大罗金仙·洪荒第一灵根·洪荒交际树·十二圣人好友·悟道树,被一小孩儿在身上撒尿,这面子往哪儿搁?

  因此,在那小雀儿刚喷出一条白色透明的水线之时,周悟微弱的真灵一动,使出了一个呼风法术,那水线,登时被吹得倒飞回去。

  “呜呜呜……”被自己的尿淋了一身,王浩顿时哭了。

  王景见此,哪里还敢撒尿,带着哭老惨的王浩回了家,然后,王浩又被他娘胖揍一顿:“叫你在外面拉尿,不知道回家拉,家里菜长不大,你喝风去?”

  将两个熊孩子撵走,周悟又陷入沉睡进入养伤状态。

  三个月过去。

  这期间,王景会定期来给周悟浇水。

  王浩自从被尿淋了后,就再也不跟王景来给古树浇水了。

  这一日。

  村里出了名的泼皮无赖王有财正在家中翘着二郎腿,拿着一本画本正在有滋有味地看着,这时候,他那膀大腰圆的婆娘进来,叱骂道:“别看了,家里没柴烧了,你快些去山上打些干柴回来。”

  王有财道:“我再看一会儿。”

  婆娘道:“我等着烧饭呢,快去,不去我将你画本烧了。”

  王有财泼皮无赖,谁都不怕,单单怕他婆娘,用他的话来说,他婆娘握住了他的把柄,不听话,晚上就没得乐呵了。

  他讪讪将画本放下,去厨房拿了柴刀,别在腰间,遂出门砍柴去了。

  走到村口,王有财看见王景正在给古树浇水,他心中忽然诞生一个念头,喃喃道:“我哪里还要去山上,这不就有现成的嘛,将这死树砍了,也能早点回去看画本。”

  说罢,他走向古树。

  王景将最后一瓢水浇完,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转头一看,见是王有财,大溪村只有三个姓,分别是王、陈、刘,王姓祖上是一脉的,因此他喊了一声:“有财叔。”

  王有财笑呵呵道:“小王景啊,你天天浇水,这都三个月过去了,这树,大抵是死了。李夫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物什么用……小王景,你在私塾跟着李夫子念书,,你应该知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物尽其用。”王景回答。

  王有财称赞道:“不错,就是物尽其用,小王景真厉害,以后说不得能考个秀才,将我们大溪王氏一族发扬光大。好了,你且让开,有财叔要物尽其用了。”

  说罢,一手把王景拨开,抽出腰间的柴刀,便要砍树。

  周悟乃是大罗金仙修为,就算现在虚弱至极,但也练就趋吉避凶之本能,这王有财要砍他做柴烧,他登时就停止消磨禁制。

  “嗐,就算我周悟落魄如斯,也不是凡人可以欺辱的。”

  周悟正要给王有财苦头吃,王景就挡在树前,喊道:“有财叔,村长爷爷说了,这古树还没死,不能砍。”

  王有财道:“三个月都还是这样子,肯定死了,被雷劈成这样,刚好回去给我当柴烧,这叫物尽其用。”

  “你要是敢砍树,我就告诉村长爷爷去。”王景威胁道。

  王有财毕竟是个泼皮无赖,王景拿出村长的威势来,也威胁不到他,他将砍柴刀对着王景,恶狠狠道:“小兔崽子,快滚开,不然我削你了。”

  “我不走,你要砍树,就先砍我。”王景面对凶恶的王有财,心中虽然害怕,但他想起曾答应过村长爷爷,会好好照看古树的。

  答应了的事就要做到,李夫子也教过他‘食言而肥’的故事。

  因此,王景张开了双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拦住王有财。

  “滚蛋。”

  王有财心中大怒,一脚将王景踹出好几米远,抡起砍柴刀,一刀砍在树干上。

  “梆!”

  “不能砍……”王景忘记了疼痛,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他就听到王有财发出“啊”的一声凄厉惨叫,他睁眼看去,瞬间被眼前的惨状吓到了。

  只见那王有财一刀砍在树干上,那砍柴刀竟是‘梆’的一声大力反弹,而且刀口一转,直接砍在自己的右大腿上,一条腿登时被砍断,血如喷涌。

  王有财倒在地上,双手捧着断腿,凄惨叫着,口中连连喊救命。

  王有财的命是救了下来,但因此事,整个人精神不正常,时常出现癔症,嘴里念叨着村口那株千年古树是妖,半个月后,癔症越发严重,在一个雨夜终于一命呜呼了。

  经过此事后,大溪村的人都觉着这古树定是有灵,那王有财,是作茧自缚。

  你说你好端端的砍它干嘛,村长和李夫子都说了不能砍。

  自此,无人敢起要砍古树当柴烧之类的心思了。

  王有财之死,纯属是他对周悟起了恶念,对大罗金仙起恶念,一介凡人,如何承受得起这结出的恶果。

  最终只能自食恶果了。

  ……


  (https://www.biqwo.com/dudu/69462/69462289/360195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