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妻不为妾 > 444我和她或许是认识的

444我和她或许是认识的


  “三哥?”秦四妹诧异地叫出了声,而对方也在同时叫出了她的名字:“碧落?”

  “你怎么……?”秦天漠上下打量了秦四妹一番后,匆忙将她从外面拉进房间。

  “你怎么又跑回来了?这里现在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秦天漠担心地问,“千里呢?”

  在开口回答秦天漠的问题前,秦四妹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决定,她要继续假装夏婉宁,因为她最敬重的三哥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叫的并不是她,而是那个女人。

  “千里现在不便现身,所以才让我来这里通知三哥一声。”

  秦天漠认可道:“眼下容成潋正在全国通缉他,他只要一现身就肯定会被抓住。对了,他让你来是不是问他生母的事情?”

  秦四妹点点头,以夏婉宁的思维编造了一个理由说:“千里说,他生母不能留在西戎,所以恳求三哥能将他的生母暂时带回大祁,等日后他再想办法去大祁接回生母。”

  “我也正有此意。你来之前,我刚准备带人离开。”秦天漠说着就忽然想起什么,走过来自然而然地牵起秦四妹的手将她带到客栈后院停着的一辆马车外说:“那孩子在里面。”

  秦四妹讶异了下,心里猜想那孩子是谁?

  当秦天漠把车帘掀起,对着马车里一个被捆绑了手脚的小男孩说:“楚儿,你娘亲来了。”

  楚儿?凤清楚?夏婉宁的另一个孩子?秦四妹立刻明白了这点,对着凤清楚泪眼汪汪地唤了声:“楚儿~”17722645

  “她不是我娘亲!”凤清楚阴冷地看着秦四妹说。

  “她是!我不是告诉过你,让你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吗?你娘亲她现在得了怪病,所以容貌上有了变化,但她真是你娘亲。”秦天漠认为凤清楚没有认出碧落。

  “就算她容貌和我娘亲一样,她也不是我娘亲!她不是!”凤清楚坚定地说着,这一下倒是让秦四妹心慌起来,她急忙走上去一下子将凤清楚抱在怀里说:“楚儿,我是你娘亲啊,你怎么认不出娘亲了,楚儿……”

  “不!你不是我娘!你滚开!滚开!”凤清楚反抗着,可秦四妹却更紧地抱着他,不让他离开自己的怀抱。

  “放开!!”凤清楚张嘴就咬上秦四妹的胳膊让她松开自己,秦天漠急忙冲上来教训凤清楚道:“楚儿,你干什么?!她是你娘亲啊!!”

  “她不是!她不是!”

  “你……!”秦天漠生气地怒瞪着凤清楚,却被秦四妹推到一旁说:“三哥别生气,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我现在的容貌,相信过些日子,他就能明白了。”

  “碧落,有件事,我想应该要让你知道,楚儿他……”秦天漠犹豫了会才把这些天自己和凤清楚相处时的发现告诉碧落:“他有武功。”

  “这有何不妥?”

  “不妥的地方就是他所练的武功特别毒辣,之前他曾试着逃走去宫里找你,我派人监视他,却不想都遭到他的毒手,虽然他才是不到六岁,但这样下去不加管制的话,日后不会是件好事。我曾问他是谁教的他武功,他死活不肯说。正是害怕他逃走后遇到危险,我才把他的手脚都绑了起来,希望你不要在意。”

  “三哥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楚儿好,我又怎么会介意呢。碧落还要谢谢三哥。”

  秦天漠忽然安静了看了碧落一阵,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三哥你在看什么?”秦四妹有些紧张,生怕自己被秦天漠识破。

  “没什么,只是觉得……”秦天漠觉得现在的碧落和几日前他在宫里见到的那个她有些说不上来的不一样。

  “没什么,大概是我多想了,我们还是快些出发吧,此地不宜久留啊。”

  秦天漠收起心思,将碧落扶进马车后,就准备带着她和凤清楚离开峁燎。

  马车在刚刚驶出峁燎后不远,就忽然被一群黑衣人偷袭,一开始秦天漠还认为是容成潋或是凤璟瑞的人,要杀他。

  黑衣人将秦天漠围了起来,就在秦天漠忙于应付这些黑衣人的时候,一个一身白衣,容貌倾城的男子从树梢上飘然而下,手中的鞭子一甩便将马车顶生生地分成两块,马车里的人立马暴露了出来。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当白衣人用鞭子卷起马车里的凤清楚时,秦天漠才知道他们的目标并不是他,惊呼一声:“保护楚儿!”

  同坐在马车里被这突变吓到已经脸色发白的秦四妹这才想起,她自己目前的身份可是夏婉宁,如果她表现的对凤清楚无动于衷,那么势必会让秦天漠怀疑,于是她一咬牙冲出马车后,对着那白衣人大喊:“放开楚儿!”

  白衣人很诧异地停在枝头回头看了秦四妹一眼,这一眼竟然让秦四妹像被点穴了般僵立在原地。

  这时间竟有如此美的男子,他的美是那样的摄人心魄,可为什么但他看向我的时候,我的心会隐隐抽痛?!!

  是夏婉宁!是她又要苏醒了吗?!不!我不能让她醒来!秦四妹忙抽回自己抛锚的思绪,她只有保持精神集中才能让自己的身体不被夏婉宁抢去。

  “放开楚儿!”片刻的怔忪后,秦四妹又喊了一声,秦天漠这时候已经冲破围杀来到秦四妹的身边,自然而然的将秦四妹护在身后,抬起头看着那树上的男人,看着他的双眼,还有他手中的那根长鞭后,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还活着?”

  “她是谁?”站在树上的容成诀冷冷地看着树下的两人问。

  他是西决王的时候,一直都戴着面具视人,所以外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容貌如何。秦天漠会这样问,是因为他怀疑那树上的人正是一年多前被传被烧死的西决王。他虽然不知道西决王的容貌到底如何,但他却认得容成诀的鞭子,还有那双让他恨之入骨的嗜血而凶残的眼睛。

  “她是跟你无关的人!快把楚儿放了!”

  秦天漠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秦四妹,他害怕容成诀认出他身后的人。对于碧落和容成诀之间的感情,秦天漠至始至终都认为是容成诀强迫了碧落,碧落是逼不得已才委身与他。如今他见秦四妹在看到容成诀后表现的并不激动,心中就更加认定了一点,他认为碧落并不想和容成诀相认,也不想让容成诀认出她。

  “可她好像很紧张楚儿。”

  容成诀眯起了眼睛打量着秦天漠身后的那个女人,在今日之前,他曾去过西戎的皇宫几次,本来他是因为发现了刺芒手下人的行踪,心里好奇他们是受了谁的命令进宫,又为谁做事?却不想那一次他竟然听那叫千里的小子叫一个其貌不扬的婢女“碧落”?!

  就是这个名字让他出了手,救了千里和那个女人,再之后他又继续潜伏在皇宫偷偷观察那个女人。他发现她除了容貌和碧落是截然不同的之外,说话的语气还有神态却和碧落是极为相似。

  有很多次,他几乎要认定那女人就是他的碧落,可他又怀疑着,生怕这是别人的阴谋,找了一个和碧落神态相似的女子布下一个圈套。于是,他没有贸然现身,而是一直在旁观察着。如果那女子真是碧落,那碧落身上又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可还没有等他弄清这些问题,那个女人就被千里丢进了铁笼。

  他本想继续袖手旁观地看着,看看他们这些人到底再搞什么鬼?可当他发现她被母豹攻击,快要死的时候,再一次忍不住地出了手。

  在那之后,西戎兵变,朝堂震荡,失去了那女人消息的他原本还有些不安,但后来听到刺芒带回消息说,那女人叫阿彩是千里的宠姬,用来迷惑和搬到扎耶然的棋子后,也放弃了对那女人的寻找。1cmt7。

  在容成诀心里,有伊凡和秦天黎在,他们不会让碧落变成现在这样,至少不会让她深陷如此险境。

  本就无心皇权之争的容成诀,在打听到凤清楚的下落后就匆匆赶来,欲劫走凤清楚后就离开这些纷争,却不想在这里竟见到了她?

  刚刚马车顶被分成两半的时候,秦四妹害怕的将头埋在了双膝间,所以容成诀没有看到她。若不是她追出来,他也绝对不会留意到她。

  “楚儿只是个孩子,被你这个魔鬼抓走,谁都会担心!放开楚儿!!”

  秦天漠一边回答着,一边担心地看向凤清楚,心里祈祷着,希望凤清楚不要说出他身后的女子就是他娘亲的身份。哥而字漠地。

  “是吗?我倒是觉得,我和她或许是认识的。不过这里太高了,我看不清楚,不如请她到上面一见。”

  说着,容成诀就朝秦天漠甩出手中的长鞭,秦天漠本想牵着秦四妹闪躲开,可那长鞭却甩向他们紧握的手。

  秦四妹惊骇地忙松开秦天漠,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被长鞭拦腰卷起,飞到树上那白衣男子的怀里。

  ps:还有一更。

  ..

  ()

  〖


  (https://www.biqwo.com/dudu/7/7529/256518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