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3533章 求生意志

第3533章 求生意志


啸月宗前殿广场,风绝羽带着风青霄、怡冰研赶到山门前,远远的便看到卫一航正清点着红衣剑侍的人马,正66续续的在广场上汇合,这次红衣殿出动的人手,足有数千人。

        风绝羽见状,马踏流星似的走了过去,抓着卫一航的领子就问道:“一航,出什么事了?”

        “副宗主?”卫一航眨了眨眼,问道:“您怎么来了?”

        “废话,出了这么大的事,上下都瞒着我,当我不存在吗?”风绝羽急吼的问道。

        卫一航缩了缩脖子,冷汗直流道:“副宗主请恕罪。”

        “行了,到底怎么回事?”风绝羽也没功夫多作责备,开声就问。

        “巫长老前阵子私自离开了宗主,去了一个叫做仙玉山的地方,根据本殿派遣出去的弟子打探,那里有个凌心谷,住着一个名叫芝樱仙子的人,是巫长老的同门师姐,就在一个时辰之前,本殿派去的弟子金鼎来消息说,一伙不明势力趁夜潜入了凌心谷,意图不明,但是随后便没了消息,三十六名弟子的本命魂牌也毁了,一定是遇到了强敌。”

        “那巫映雪呢,她的魂牌可还好。”

        “巫长老的魂牌还在,不过魂力十分微弱,应该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本命魂牌,牵动是一个修行者全身的气机,如果修行者本身受了重伤,本命魂牌便会生变化,提醒守护魂牌的人,魂牌的主人气机状况。

        卫一航不敢夸大其辞,也不敢过多隐瞒,只能如实相告。

        风绝羽一听,顿时急的心火升腾,他看着风青霄问道:“仙玉山凌心谷,你熟吗?”

        “去过两次,附近的环境我都熟悉,距离那里不远,是舞家的秋水剑潭。”风青霄斩钉截铁道。

        “秋水剑潭?”风绝羽微微一怔,顿时眯起了眼睛。

        这个地名,让他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很久没有在他的记忆中出现了,但只要提起来,便印象无比深刻。

        只不过此时风绝羽已经无暇顾及许多,断然道:“宗门派出了多少人,动身了吗?”

        “殿主已经带着一千人马先走一步了,属下身边的人手已经安排完毕,可以随时出。”

        风绝羽往后看了一眼,红衣剑侍的弟子基本上都换上了并不统一的便装,他点了点头:“路途遥远、情况紧急,不能再等了,你们先去传送阵,分批次去霸空城,在那做中转,前往中天界,我先走一步。”

        卫一航伸手入怀取出几只红色的玉符塞给了风绝羽道:“到了仙玉山,用这个就能找到谢燃,我们马上就到。”

        “冰研,走。”安排完毕,风绝羽转身便往传送阵方向走去。

        半路上,广霄真人风风火火的从传送阵里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黄天爵、林烈、德子等人。

        “副宗主。”众人上前见礼。

        风绝羽扫了一眼,基本上没有多余的废话道:“一起走。”

        “好。”众人点了下头,如同大军汇合一般,前往传送阵。

        ……

        中天界,仙玉山百里外有一位占地极广的古老森林——永寂,囊括了周边数千里之遥的所有名山大川。

        时值初春,万物滋长,成片成片的苍松老槐铺叠在茫茫原野之上,巨大的枝干撑天而起,茂盛的树冠遮天蔽日,饶是早春晴空,万里无云,那一道道火热的日光,都极难透射到丛林深处,带去光明的色彩。

        一片茂盛的浓林深处,巫映雪拖着疲惫的身体举步维坚的在山路上蹒跚而行,她身上的衣物早就被枯枝和荆棘刮烂,沾满了淤泥和湿漉露水的布条,在冷瑟的晨风下狼狈的飘荡。

        一口气逃出了千余里地,巫映雪累的气喘吁吁,芝樱气若游丝的爬在她的背上,赤着大半后背,身上同样布满了一道道被刮伤的血痕。

        “噗!”

        牙缝里挤出一丝血迹,巫映雪脚下一滑,被一条树根绊倒,无力的摔在山坡上,顺着坡体滑了下去。

        “师姐。”

        她声音孱弱的喊了一声,完全凭着求生的意念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然后连翻带滚的追到了山坡下方,不顾满地荆棘的锋利,割裂细嫩皮肤,不顾筋骨挫伤断裂,关节红肿鼓起,不顾鲜血染浸残裙,渗入泥土,终于跌跌撞撞爬到芝樱的身边。

        “师姐,你坚持住,不能死,你可不能死啊。”

        阳光稀落透射下的泥泞山坡,处处染着她的血迹

        ,按理说,这是给敌人留下最好的线索,她应该花点时间抹去,可眼下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让她考虑到这个层面了。

        数次受到重伤,凭着半枚保命灵丹吊着最后一丝生命之力,巫映雪哪有时间理会是否会留下线索,如今便是催动本源神力腾空飞行都变得无比艰难,她还需要利用体内所剩无几的本源神力和精神意念,给不惜舍命相救的师姐再渡一口真元气。

        如若不能,她将悔恨终身。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他拾回师姐的身子时,不远处的一株至少数百年的老山松上,射出两道幽幽阴寒的绿光。

        “青峦蟒!”

        巫映雪瞳孔猛地收缩,全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她护着芝樱的身体,死死的抱在怀中,右手掐着剑指心诀,祭出一道寸许长的寒雪剑气,目光阴冷的盯着老山松树干上,一条丈许长的青鳞大蟒从树干的后面露出扁扁的额头,吐出血红色的蛇芯,露出要吃人的表情的。

        “来的正好。”此时她的瞳子深处充斥着腥红的血线,视线似乎穿透了青峦大蟒滑腻的表皮,看到了那颗藏冰冷躯体中的幽寒蛇胆。

        蛇胆是大补之物,哪怕修为道行不高的小蛇蛇胆,积少成多也有些许进补之益。

        何况如此巨大一条蟒。

        如果这条青峦蟒的道行达到了天道境,以此刻她的修为和体力,断断不敢贸然进攻。

        值得庆幸的是,这条青峦蟒刚刚趋于天道,在涅槃境徘徊,它的胆子不小,看中了一个有着承道大圆满,却体力不支的修行者。

        “唰!”

        巫映雪舔了舔饥渴的红唇,手指飞动,一道剑气轻松将青峦蟒斩成两截,后者并未断气,惊骇之下托着半截蛇躯企图逃窜。

        这时又是一道剑气射出,直接将蛇胆给挑了出来,飞到巫映雪的近前。

        她再出一道剑气,坐在地上将蛇胆一分为二,掰开芝樱苍白的嘴唇,将半颗蛇胆混着血塞了进去。

        随后她自己也吃下半颗,催动本源炼化之后,体力升起一团阴冷的寒气。

        芝樱和她都师承同一人,修的是冰雪阴寒的功法,正好与蛇胆寒性契合,可以吞噬其中生命精元外加寒气。

        做完这一切,巫映雪咬着银牙背起了芝樱,步履蹒跚着朝着前方走去。

        刚走几步,阵阵破空之声从身后远方突然传来,她回头张望,眼中闪过惊恐神情,不由加快了脚步,并在路过的草地上现了几株蓝莹莹的小草,顺手给拔了起来,扔进嘴里大口的咀嚼了起来。

        一炷香过后,两名黑衣蒙面的修行者从头顶飞过,巫映雪抱着芝樱潜进了一个寒潭中,瞪着眼睛用身体护住芝樱的身体,将全部气机封存在体内,隔着冰冷的寒潭之水,抬头望着空中那影影绰绰的两个人影。

        一炷香、两炷香、三炷香……

        她足足的水里潜了三炷香的时间,空中的两道人影来来回回在附近转了好几圈,都没有现寒潭中藏着人。

        又过了一会儿,确定破空之声离自己远去,巫映雪才从寒潭中游上了岸,用着冻僵的双手不断的搓着芝樱裸在外面的玉背,力求不动用神力也能给师姐带去一些温暖。

        “碧落庵在什么地方?我已经找不到了。”

        完全失去了方向感的巫映雪背着芝樱的身体在森林中没日没夜的游荡着,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活下去的希望,她甚至无法意识到了生与死的距离,但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让师姐死了。

        一天以后,巫映雪变成了一个泥人,她身上的宫裙已经被泥污包裹了起来,根本看不出来是个女人。

        又过了一天,巫映雪已经睁不开眼睛了,这个时候,如果遇到哪怕一匹幼狼,她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能闭目等死。

        但她依旧凭借着心中那一份救人的执念,漫无目的的在山间游荡着。

        ……

        仙玉山外的某个山上,黑衣剑士摸着被手印之墙拍碎的护心宝镜,怒冲冠的冲着手下人吼着。

        “废物,一群废物,两个快要死的女人都找不到,我养着你们有什么用处?”

        众蒙面修行者大气不敢喘一声。

        随从青年见状,叹道:“公子,谁也没想到凌心谷的秘道有三个出口,我们这次带来的人太少了,要是把整个颍州都翻一遍,一年都不够啊。不过公子,咱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以她们两个身上如今的伤势,或许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了,要不,咱们走吧。”


  (https://www.biqwo.com/dudu/7/7530/3454256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