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1章 神秘太子

第1章 神秘太子


  在皇宫的东面,有这样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紫玉琉璃瓦、汉白玉石柱、青铜螭龙鼎……我们私下里称乎这里为宫中之宫。那里有宝石堆砌的小山,有金箔装裹的佛像,有丝绸装饰的美女……只有到过这里的人,才有机会领略它的宏伟与壮观,感受它的神秘与绚丽。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掌管着东宫的大人物--太子。

  苍历三十七年初,皇后崩。同年七月苍历帝改立酌妃为后,其子,十九岁的和靖皇子颇受拥戴,呼声震天,被拥立为太子。

  册封新后,拥立太子,这是何等大事?普天同庆,全国上下一片喜气洋洋。与此同时,朝廷派出来为太子晋选宫女的官吏也倾巢而出。

  可能是幸运之神的眷顾吧,经过一个月的严格筛选,我以平民的身份被选进了宫里,成了一名宫女。于是,我简单地收拾了包袱,拜别了父母,惜别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阿凡哥……

  作为一名侍奉在东宫的宫女,从到了东宫的那一刻起,我就深深地记住了自己的使命,那就是尽心尽力地服侍太子,毫无保留地为太子奉献出我的一切……

  “被子,要两个人一起叠,不能有皱折,大小要适中……”

  崔嬷嬷在教我们叠被子,可是,第一次来太子的寝宫的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吸引我的,是这个房间的宽敞与华丽。

  从不知道,一个人睡觉也需要这么大的地方。红木的雕花大床,漆色油亮,花纹精美,就连床头两侧的烛台也是一样。红色的蜡烛,让我联想到我们民间的婚礼。

  紧靠着墙角的,是一个镶金箔的橱柜,里面放满了各种丝绸制成的锦袍。地上铺着华丽的地毯,看起来软软的,柔柔的,好想上去踏一踏,可惜,那毯子,宫女是不能踩的。

  东宫里,所有的人都在为着一个人奔波劳碌着,那就是那位在宫女中久负盛名的太子。

  传闻,太子长的很英俊。

  传闻,太子很严厉。

  太子……

  我仿佛看见了一个衣着华贵的英俊男人站在我的面前,正和蔼地对着我微笑……

  “朵英,请你认真一点。”崔嬷嬷的吼功可不是盖的,特别是她靠近我,毫无预知地在我的耳边大吼大叫,我的耳膜都快被震裂。回过神来,哪里还有什么男人,满眼尽是崔嬷嬷那满是皱纹的脸。

  “不想干就趁走滚回家去,免得以后在这里犯了错误,丢了小命。”

  “嬷嬷恕罪,奴婢知错。”我赶紧给她跪下磕头认错。

  记得当初进宫来做宫女,全家人可是寄予了厚望的。宫女薪资高不说,平民能进宫当宫女的不多,能被选上,已然算是光耀门楣了。爹娘脸上总是有了光彩,逢人便说我有本事,若是真被赶了出去,可真丢死人了。

  在宫里,处处要小心慎行,特别是在这东宫。听姐妹们说,太子很是严厉,稍稍犯下一点错儿,都会被责罚。但是,东宫的等级晋升也是最快的,只要做的好,三年里封个品级也是有可能的。

  我小心的叠着被子,幻想自己也能混个品级,然后荣归故里,也是一件美事。

  “太子回宫。”预报执的声音打断了我的神游。

  崔嬷嬷第一个站了起来,接着,我们便放下手中的被子,依序跟在她的身后,列成一排,恭敬地跪在地上,双手十指并拢,交叉地平放在额前,深深地低下头去,将额头紧挨着手背,准备迎驾。

  一双华贵的锦靴从我的眼前经过,上面是黑色金丝缎面华袍的下摆,随着步伐的前移,发出咝咝的声音。我拼命地向上翻着眼睛,也只能看到这么多。

  太子,究竟长的是什么样子?

  “给太子请安。”崔嬷嬷的声音也许只有在太子面前才会柔和一些,这样的柔和反倒让我不适应。

  “你们都出去吧。”淡淡的声音,很温柔。我的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我曾幻想的那个对着我微笑的男人。

  趁着起身的一霎,我胆大妄为地朝太子的方向瞥去一眼,可太子却背对着我,负手而立。我只看得出他高大魁梧的身材,和那乌黑油亮的头发。

  失望地从寝宫退身出来,我越发地想看看太子的庐山真面目。

  看着周围的华丽与庄严,太子那温柔的声音萦绕在我的耳畔,为原本就觉得神秘的人物又撩上了一层薄纱。

  整个东宫,虽在皇宫之中,却也独立,这也是我们称它为宫中之宫的原因之一。

  这里有专门的上膳房,为太子烹饪美味的菜肴;有专门的上春园,供太子游玩赏景;有专门的上学堂,是太子太傅和太子少傅教太子学习的地方……

  我是最低等的宫女,才入宫没多久,所有的事物都在熟悉和学习之中。除了各种礼仪之外,从洗衣、叠被到端菜、试菜……统统都要学习。而这学习的过程,也是鉴定一个人操行的过程,半个月之后,我们就要分配到各个部门任职了。

  出色的人太多,想呆在太子的身边,只怕我的希望渺茫,但我也在心底期盼着能够离他近一些,只要能够远远地看上他一眼就好。

  半个月后,上膳房。

  “杀鸡?”

  看着崔嬷嬷手里拎着一只活蹦乱跳的鸡,还有那根本不像在开玩笑的表情,我不禁瞪大了眼睛。

  宫女杀鸡,恐怕听都没听过。

  “怎么?不敢?”崔嬷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根本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嬷嬷,奴婢从未杀过鸡,奴婢……不会。”我心中满是怯意,不知道她又要怎么骂我。

  “朵英,你生性玩劣,不适合在太子身边侍候,所以我才打算把你调到上膳房里,当一名厨婢。”崔嬷嬷用余光扫了我一眼,随即又恢复了直视,抬起了她高傲的下巴,“如果你连杀鸡都不会的话,恐怕这东宫就没有适合你职位了,这话,你……听懂了吗?”

  她的意思是,我如果不杀这只鸡,就要被赶出去,如果杀了这只鸡,就只能留在上膳房吗?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47.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