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9章 狐皮围脖

第9章 狐皮围脖


  太子一手抓着僵绳,另一只手搂紧了我的腰,在我耳边小声道:“别叫,摔不了你。”

  马儿终于乖乖地站稳了,太子从马上下来,把我也抱了下来。我惊魂未定,却听太子道:“你的手太狠了,我的小玉龙一定疼死了。”

  我苦着个脸,看着太子一脸心疼地替“小玉龙”绺着马鬃,心里暗暗祈祷着太子不要罚我。

  质子在一旁偷笑了几声,然后从马上取了弓箭背在身上说:“太子殿下,不如我们来一场比赛吧?”

  “比赛?”太子的眼中闪出一簇光芒,“好久没比过了,倒是个好主意。”

  “那赌注就是她,如何?”质子指着我,挑着眉问道:“太子该不会是不敢赌吧?”

  太子轻笑道:“本太子从来就不会写不敢那俩字儿。”

  说罢,太子飞快地扫了我一眼道:“好,只要你赢了,她就归你。”

  “既然如此,太子可千万不要后悔啊。”质子将目光转向我,邪魅地一笑,“乖乖地等着你的新主子吧。”

  看着质子率先钻进了林子,我是又急又气。

  “太子殿下,您怎么能答应他?奴婢是人,不是物件,怎么可以当赌注?况且,您有必胜的把握吗?还是……还是太子您……”

  太子狠狠地盯了我一眼道:“不想去质子那儿,就乖乖地闭嘴,进林子给本太子轰兔子去。”

  我哀怨地看了看太子背在身上的弓箭,极不情愿地钻进了草丛。

  我是想打猎的,我是想动手拉弓的,可是现在却要我来轰兔子。也罢,只要太子能赢,别说轰兔子,就是轰野猪,我也能想方设法地把它轰来。

  质子究竟打的什么主意我还不清楚,我只是一个宫女,他为什么偏要与我纠缠呢?

  其实,自打质子给我送了帕子,我倒是不太讨厌他了,只不过,呆在太子身边比较威风,我是真的不愿挪地儿了。

  “小免子,你快出来,咱家太子想吃你。你漂亮,你洁白,放进盘子变成菜……”我一边用脚扒拉着草丛,一边密切注意从草丛里跳出来的野物。

  太子站在不远处,黑着脸道:“真想砸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都装的什么东西?”

  我不理他,继续念着,扒拉着,果然有一只兔子从草里窜了出来。

  太子抓住时机,将箭往弓上一搭,拉满了弓弦,嗖的地声,那兔子便成了我们的猎物。

  我跑过去,拎着插在兔子身上的箭翎,高兴朝太子一挥手,笑道:“太子,你的箭法好准啊。奴婢想吃红烧兔子腿。”

  太子勾了勾唇角道:“兔子薰的最香,回头赏你只薰兔。”

  “那太子能不能再赏些好酒?”瞧着太子高兴,干脆就多要些。

  太子皱了皱眉头道:“你还喝酒?宫里不是有酒吗?”

  “宫女能喝的酒可不如琼浆来得香啊。奴婢想在宫里请客,所以,想找太子求个恩典。”

  “你胆子倒是不小啊。”太子硬着口气说,“一个小宫女,你请的哪门子客?”

  “奴婢不过是想谢谢平时照顾奴婢的姐妹们,奴婢……奴婢不请了,奴婢轰兔子去。”假装无视他愤怒的眼光,我背过身去。

  “回来。”太子的声音如同惊雷,我只得又转过身去。太子那阴着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挂上了一抹笑意。

  “好好地轰,轰出野鸡来,本太子再赏你一只。”

  “谢太子。”

  有了太子的话,我干劲十足,就像个勤劳的小蜜蜂,穿梭在树林、草场之间。不一会儿,猎物就堆的像座小山一样。

  我寸步不离地守着我们的战利品,心里很是高兴。太子仰起头看着天色,稠密的树叶却将太阳遮了个结结实实,只有几缕光线偶尔地透过密叶,照在他的脸上,斑斑驳驳的。

  我用帕子擦着汗,想起那质子还没回来,担心地问:“太子,您说质子会不会遇上老虎?要不他怎么还不回来?”

  “没想到你还挺担心本质子?”质子从一棵大树后面闪了出来,手里网着一只火狐。那火狐蹬着腿儿,想要挣脱,却被质子抓得死死的。

  “哈,质子输了。”我跳着拍手道,“质子你看,我们的猎物都快成山了。”

  质子瞥了我一眼,笑道:“我若不是想着活捉它,一定比这猎的多。”

  “为什么要活捉?”我眨巴着眼睛,心中有一丝不解。

  质子满眼宠溺,伸手替我缕了缕零落下来的几根发丝,温柔地说:“真是个笨蛋,这个火狐活着网了来,那皮不正好是个围脖儿?等过几天,我找裁缝做好了给你送去。”

  “真的吗?”我有些激动,狐皮的围脖儿,毛毛茸茸的,一定很舒服,很暖和。

  太子一脸的不屑,阴着脸道:“一个小宫女,怎么可以戴狐皮的围脖儿?宫里只有几个娘娘才有,也都是父皇赏赐下的。劝你还是本份些,少招摇,免得让人以为你跟父皇扯了什么关系,到时候可就说不清楚了。”

  “那奴婢就等到干满了三年,出宫后再戴。”我扭头盯着那在网里挣扎的火狐,怕质子反悔,提醒道:“质子说话要算话哦。”

  质子微微地点点头,看了看手里的战利品,一脸的英气。

  “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太子招呼我,示意让我上马。

  我看着那堆的像山似的猎物,依依不舍地说:“这么多猎物,就放这里?我的薰兔、我的野鸡啊……”

  “回头让兵士们来搬就是了。”太子解释说。

  “那……万一要是丢了呢?”

  太子有些不耐烦地说:“真是小家子气,丢了本太子赔你就是。”

  一双大手托着我上了马,接着太子也翻身上来,依旧是将我揽在怀里。两腿夹了夹马腹,那马儿便慢悠悠地向前走。质子网着那不安份的火狐,跟在我们的后面。

  太子身上的香味没早先那么浓了,许是被汗味给遮了大半。我坐在太子的怀里,心早就被那火狐围脖儿给勾了去,一路上,总是回头看那在质子网里的火狐,幻想着自己戴上狐皮围脖的样子。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5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