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12章 朵英醉酒

第12章 朵英醉酒


  我不敢看他,低着头,紧张的两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儿,心里像揣了个兔子,咚咚地,感觉就快跳出来一样。

  “知道错了吗?”

  “知道。”我忐忑不安地小声回答。

  “那你说说看。”太子藏起了平日的温柔,又或许这才是最真实的他。真希望他能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他的表情,也许我能知道他在想什么,该怎么回答,可是他依然是背对着我。

  我咽了咽口水,在裤子上抹了抹手心的汗,开始供述我的罪状。

  “太子叫奴婢晚一个时辰侍候,已经是恩典了,奴婢却晚了,误了差事。”为了乞求原谅,我还特意补了一句,“奴婢知罪。”

  “还有呢?”

  “还有?”

  料想着太子指的是上春园里的事,可是这件事情是个误会,是质子缠着我的,而不是我勾引质子啊。

  “嗯?”

  太子似是置疑的语气,实质却是在逼迫,顶受不住这样的压力,我跪在地上,替自己辩解道:“太子,奴婢与质子可是清白的,什么事也没有。奴婢早上去余侧妃那里送东西,回来的时候就遇上了质子,正要离开,质子却抓着奴婢,奴婢没有勾引质子,与质子之间也没有什么其他啊。”

  太子转过身来,半眯着眼睛从上到下地打量着我,半晌才道:“质子都与你说了什么?”

  “质子说……本来给奴婢做围脖儿的狐皮,给他自个儿做了帽子……”

  太子看着我,面色缓和了许多。他搓着手,似笑非笑地说:“你起来吧。”

  我依言起身,立在一边儿,等候太子的发落。

  太子端起茶碗,轻啜了一口道:“本太子知道你的操行,但是那质子却是外来之人,不可轻信。你想想,堂堂一个质子,老是与你过不去,就是有再大的过节,也不该如此。另外,他又为何专门给你网狐皮?若是你戴上那狐皮的围脖儿,恐怕你就得时常与父皇的妃子们打交道了。”

  听着太子的话,我拼命地点着头。他说的不无道理。

  “自己多长点心眼儿,我可不想听人在耳朵边念叨说,本太子身边的宫女勾引质子,品行不端的话来,懂吗?”

  我低头:“太子说的是,奴婢谨记太子的教诲。”

  太子重重地叹了口气,忽然又温柔地问:“你哪天请客?”

  估摸着太子消了气,我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奴婢想大后天,正当立秋。”

  “立秋?”太子沉思了片刻,说:“好,就立秋。本太子命人把酒菜都给你备好了,你只管请就是了。”

  惊喜,大大的惊喜,还以为请客的事就要泡汤了呢。我高兴的想蹦想跳,可是碍着太子在,只得老老实实地在心里美。

  忽然,我想到一件比请客还重要的事,一下子又笑不出来了。

  “怎么了?准了你请客,还不高兴?”太子又皱起了眉头。

  我小心翼翼地问:“太子,答应赏奴婢的白狐皮围脖儿……”

  还没说完,就挨了太子一后脑勺。我捂着脑袋,委屈地看着太子,他这脾气也变的太快了。

  “敢跟太子讲条件,胆子不小。请客已经是恩典了,你还想着围脖儿?”太子勾着唇角,接着又一本正经地说,“表现好了,自然有你的,若是表现不好……看本太子怎么收拾你。”

  一候凉风至;二候白露生;三候寒蝉鸣。立秋,预示着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秋天即将来临。

  皇上微服出巡,带了大大小小共七名皇子,一早儿便出发了。朝事无人打理,只好交待让太子监国,一切事务暂由太子处理。此时,大大小小的官员跪了一院子,等着太子召见。

  太子一身朝袍,端坐在椅子上,表情十分严肃认真。福贵将院子里盆栽的梧桐搬进屋里,然后在一边候着。不一会儿,就听得外面锣声响起,福贵赶紧跪下,高呼:“秋来了,秋来了。”

  神奇地,那梧桐的叶子居然应声而落,不多不少,正好两片。

  崔嬷嬷拣起叶子,夹进书页里,然后又吩咐福贵把那梧桐又搬了出去。

  接着,大臣们一个一个地被召了进来,而我也忙着一个个地给他们沏茶。

  政事,宫女是不能听的,所以我沏了茶就在门外侍候着。大概等了一个半时辰,待大臣们都走光了,我才进屋。

  太子的胳膊杵在桌子上,半握着拳抵着头,一副很累很烦的样子,桌子上的折子都快堆成一座小山了。

  太子监国便做的这般累,可见,皇上也不是好当的。

  我侍候太子脱下朝袍,换上了平时的衣服,太子一边卷着袖口,一边说:“你的酒席,本太子已经布置下去了,酉时起,你不必来侍候了。”

  “奴婢谢太子恩典。”这般烦累,还记得我的酒席。

  我认真地给他整着外袍,从上到下,一点一点地将皱褶都抚开来。太子却在我毫无防备之下,抓了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揽着我的腰,将我提起。

  我惊慌失措地看着他胴眸,心底里开始发慌。太子紧紧地盯着我,满眼深意地说:“这个情,你记在心里就是。”

  我无语,只是看着他。想是劳累了一天,太子的眼中尽是血丝,可这样的他,却深深地吸引着我,我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半晌,他才放了我的手,我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腕子,努力地静下心神,继续给太子整衣服。

  有的时候,他对我真是好,有的时候,他对我又是极差。可是,我却没有一点厌恶。

  时辰未到,太子就提前放了我,我赶到住处,小方桌都摆好了。望着一桌子精美的菜肴,我是真的高兴,不由得想到了太子的脸,想到了太子身上的香,一直想到小桃进了屋还没察觉。

  “朵英姐,你想什么呢?”小桃摸着我的额头道,“没发烧呀,脸怎么那么红?”

  “哦,没什么。”我胡乱搪塞着,“就你自己?别人呢?”

  正说着,言儿便率先从外面走进来,笑道:“放心,有好酒好菜,我们怎么可能不来呢。”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5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