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14章 质子相约

第14章 质子相约


  太子点了点头,道:“以后好好当差就是了。”

  “是。”心跳的厉害,我微低下头,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想着能在太子身边侍候,真是修来的福份。

  虽然太子有的时候也挺吓人的,不过他是太子嘛,太子就是要有脾气、有架子才是。

  透过窗子,我看见大臣整齐地跪在地上,就连鹤发苍苍的老臣工也不例外。

  “太子三思,请太子三思啊。”

  他们一声声地哀求,那语气感人肺腑,声音振聋发聩。

  “太子,大臣们都没走,还跪着呢。”

  “让他们跪着去!”太子有些不耐烦,又气乎乎地坐在椅子上。我怕他热,拿了扇子给太子轻轻地扇着风。

  太子垂下黯淡的眸子道:“沐桥一带发了水灾,急需赈灾,可是朝廷已经拨不出什么钱粮来了。去年清乐发大水,再加上瘟疫,几乎把国库都掏空了,国库里除了军饷,再无多余的银子救灾了。我让他们去各地筹款,他们却惦记上那点儿军饷了……你说,他们是不是欺人太甚?”

  太子起身,踱步来到窗前,看着院子里顶着太阳跪地不走的大臣们,略显无奈地叹着气说:“民是国之根本,且民以食为天。现在连灾民的肚子都填不饱,真是觉得愧对子民啊。不是本太子心狠,而是边疆那些虎狼敌国正对我国垂涎三尺、虎视耽耽,这个时候,军饷一旦不够,必会扰乱军心,后果将不堪设想啊。越是发生了大事,军心越不可动摇。唉,难啊……”太子顿了顿,将目光转向了我,问道,“朵英,你有什么想法?”

  “太子,奴婢不敢乱说的。”

  我哪里懂得这些,我只知道老百姓受了灾,没粮食吃,没衣服穿很可怜。

  “说,本太子要你说。”太子的眼中闪出怒火,仿佛我不说就要杀了我似的。

  我叹了口气道:“太子,这筹措钱粮要多少天?等筹来的银子变成米粮发下去,百姓恐怕都饿死一半儿了。眼看着要中秋了,怎么也得让老百姓把团圆的日子先扛过去吧?奴婢也没少挨饿,知道挨饿的滋味。灾民饿的红了眼,难保不去抢东西,甚至为了一口吃食杀人的也有。这些还都是小事,假如灾民们联合起来闹事怎么办?不如先用军队的银子顶一顶,等筹来的银子到了,再填回去不就得了?”

  看着太子的眉头渐渐皱起,我心里大叫不妙,赶紧低头小声道,“奴婢说不好,不过奴婢说的都是心里想的。”

  无奈地,我就说了大实话,只希望我这大实话,不会把太子气死才是。

  “本太子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怕灾民引起暴乱,所以先从军饷中拿出一部分来赈灾,先让百姓过了中秋,而各臣工继续去筹银子。筹了银子,一部分填补军饷短缺,另一部分再用来赈灾,这样,既饿不着灾民,又少不了军饷。”太子兴奋地搓着手,突然笑道,“好主意,真是两全其美的好主意。”

  太子三两步走到书案前坐下,奋笔疾书,写完将折子交给小桃,再由小桃拿给大臣们。

  透过窗子,我看到大臣们的脸上满是欣慰之色,接着,一群人又再次跪在地上,高呼太子英明。

  大臣们渐渐散去,太子似乎也轻松了很多。换下朝袍,太子,还是平日里那个温柔的太子。

  “朵英,你读过书?识过字?”太子上下打量着我,问。

  我摇了摇头说:“奴婢没读过书,字也只识得几个。”

  “那赈灾的主意……”

  我扑哧一笑,道:“奴婢虽然不认字儿,但是认理儿。若是奴婢连理儿都不认,那现在肯定在大牢里坐着呢。”

  太子大笑道:“好,就听你一个‘认理儿’,本太子就要赏你,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此时不要,更待何时?太子都这么说了,我又何必客气?

  我刚想张口,就见太子一脸诡笑地看着我说:“除了白狐皮的围脖儿。”

  听言,我不禁嘴角抽搐,冷气倒吸。太子到底厉害,硬是把我要说的话给生生地逼了回去。

  我的白狐皮围脖儿,看来真的要泡汤了。

  本来再有两天就可以出宫了,可是小桃红着眼来找我,说是家里哥哥病死了,想跟我换个假,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没事儿时,我将包袱里的丝帕又拿了出来,摸着上面绣的花样,想着娘和阿凡婶一定会喜欢的不得了,那心就又迫切起来。

  出宫,我还得等上一个月才行。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我迎来了在宫里的第一个中秋节。

  皇上急勿勿地带着众皇子们出巡归来,为了赶着中秋节在宫里团圆。而今年的中秋,我只能一个人过了。

  太子不在,东宫里依旧是过节的气氛。红色的宫灯挂满长廊,上上下下,一片喜气洋洋。

  崔嬷嬷站在门口,望着远处的一片黑暗,满脸的担心。而我则挺直了身子站在墙角候差,心却里满是爹、娘还有弟弟。

  “朵英,今天是皇家团圆的日子,只怕太子喝多了,你提个灯去接一下吧。”

  崔嬷嬷递给我一盏灯,我接了过来,一路朝上春园走去。太子回宫,必是经过那里的。

  天空中几颗星子闪烁,宛如太子黑色的朝袍上缀了几颗宝石。但最吸引我的,还是那圆如宝鉴的一轮明月。

  最是十五月儿圆。这宫里,除了我之外,想家思亲的大有人在。

  俗话说,有得必有失,得了差事,便失了团圆。好在这样的日子不算长,三年,似乎一眨眼便能过去。

  我提着宫灯,延着石径一路走着。

  月下的花海,如同沉静妖娆的女子,绚丽而神秘,让人不禁驻足留连。在那花香深处,我看到一个黯然的身影,负手而立,仰头长叹。

  质子,恐怕也在思念着自己远在朗笛的亲人吧。

  黑暗中的一点红光,极是惹人注目,质子轻易地便发现了我。他扭头看向我,朝我微微一笑,接着,便细细地打量起我手中的宫灯。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6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