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27章 撞见侍寝

第27章 撞见侍寝


  太子点了点头,复又声明:“不过,本太子没太多的时间。你先找本浅显的,自己读读看,不明白的再来问我。”

  “谢太子恩典。”

  不可否认,我夏朵英的命还是不错的。先是入了宫,接着又到了太子身边侍候,得了质子一个围脖儿,现在又能长点儿学问,老天怜爱,真是老天怜爱啊。

  不过,若是在我出宫的时候,再让我发上一笔小财,我就更是感恩不尽了。

  太子的恩典不白给,我猫着腰,将书架底层的书全给重新拾掇了一遍。

  太子说,那些都是浅显的书,他好多年没动过了。让我自己找一本先看着,顺便把那些蒙了尘的,给擦擦掸掸。

  我一本一本地挑着,有些书,字太难了,看着就不想学;有些书太旧了,自己又只想拿新的。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一本书上,书名有四个字,但我却认得两个,估计这本应该不会太难。

  太子不管我,自己在书案前画画,我拾掇完了,就拿着书啃了起来。

  看着看着,我发现看书是不能只看书名的。就拿我手上的这本来说,十个字儿里面我能认识四、五个,可是连在一起却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拿着书,想去太子那儿问,一看他正在用心地画着画,不敢打扰,可是不问吧,这书又看不下去。我就自己来回地踱着步子,一会儿看看太子的画,一会儿打开书翻两页,实在无聊了,就坐在一边嘬牙花子。

  太子的画终于画好了,一抬眼,看我正翘着二郎腿,一拉脸:“没规矩的东西,快给本太子站好。”

  我竟忘了放在身上的书,紧张的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书叭地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你书读的怎么样了?”

  我咧了咧嘴,不好意思地说:“回太子,奴婢看了几个字儿,实在是看不懂,所以就想问……”

  “那怎么不问?”太子的语气就像我爹,又闷又沉。我爹只要是这个口气说话,我弟弟保准挨打。如今太子也是这个腔调,我要是说的不好,恐怕也免不了一顿训。

  我想了想,小声说:“奴婢是怕扰了太子的兴致,太子画的那么好,奴婢一打扰,那股子意境就画不出了。”

  “甭跟我说意境,上次一个妙笔生花,我就受教了。”太子挑着眉,冷眼扫着我脚下的书,“说说吧,你看的是什么书?”

  “什么什么……羊角。”

  “这是什么书?”太子一愣,随即兴趣大增:“拿过来瞧瞧,本太子给你解释解释。”

  我捡起书,小心翼翼地拿给太子。太子接过书,低头一看,立即将书扔了出去。

  “好个什么什么羊角,那分明是‘春宫详解’四个字儿。”太子怒不可遏,瞪着我说,“那本书也是你看的?”

  太子的眼里闪着怒火,看的我莫名其妙。

  “太子,难道书还分看得与看不得么?”

  我不识时务地问话,招来了太子一记狠瞪,太子望着被他扔在地上的书,眯起眼道:“去,把书捡回来。”

  我依言,小跑过去把书捡了回来,缩着身子迅速地放在书案上,又赶紧往后撤了几步,这个时候还是离太子远点儿为好。

  太子看了看我,用手掸了掸书皮,将那书压在了一撂书下:“这本太深奥,你拿些个浅的读读便是。”

  天气渐渐地寒了起来,枯黄的叶子打着卷地在空中漫舞,风大的时候,叶子多些,一道道鎏金舞起来华丽非常,宛如一道道金虹由天而至。

  上春园里,花儿都枯萎凋零了,满地的花瓣,夹在落叶中,随风飘着。空气中的残香,似乎在证明它们曾经的美丽与繁盛。

  太子怕寒,出门的时候,也会多披上一件绒氅。每到给他披氅的时候,难免想起我的狐皮围脖儿。太子只字不提,我也忍着不敢问,反正手上已经有了一个了,人不可多贪不是。

  神秘的秋公子,那个让我崇拜的人,如同黄鹤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来。我藏了好些事儿等着问他,像是那对死鸳鸯的事,还有为什么太子不让我看的书,他却整日捧在手心里,还是偷偷地看……

  我提着热水进屋,太子正在看书,一见我进来,赶紧拿了些字画盖在书上,然后若无其事地看着我。

  “太子,天晚了,该就寝了,奴婢也要下值了。”我一边给他添茶,一边提醒着他说,“有什么事明儿再处理吧,不急于一时的。”

  太子愣愣地看着我,忽然拉住我的手,满眼的深情。我心头一紧,一个哆嗦,手里的壶就掉在了地上,来了个满地花。

  “奴婢该死。”我赶紧跪在地上求饶,手却还被太子紧紧地攥着。

  “朵英,我……”太子的神色的些痛苦,我感觉到他手上越握越紧,越来越粘。

  他居然出汗了。

  “太子,忍不住就不要忍着吧,这样对身子不好的。”我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奴婢这就去叫福贵,让他提了灯笼侍候您出恭。”

  “朵英……”

  “福贵……”

  “奴才在。”福贵从外面进来,低着头等着吩咐。

  太子有些愤怒,又有些无奈,他不得不看着福贵道:“今晚让张侧妃侍寝,朵英和小桃,梳妆侍候。”

  勿勿忙忙地,我和小桃又换上了那套红色的宫装,涂了胭脂,跪到寝宫的门口。

  不明白这是什么规矩,每位侧妃第一次侍寝,都搞的特别隆重,余侧妃是,张侧妃也是。

  毕竟是侧妃,身份尊贵,隆重一些也是应该的。可是平日里关的紧紧的门,这一夜却是不能关的。

  张侧妃依旧妩媚、妖娆,看着她踏进寝宫,我的心竟然有些沉甸甸的。

  静静地跪着,我脑子里尽是太子的温柔、太子的笑眼、太子的怀抱和太子的吻,这些唯美的瞬间将我又带回了过去,直到寝宫里面传来张侧妃的叫声,我才一个哆嗦,回过神儿来。

  “小桃,你听。”我侧着耳朵,仔细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7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