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30章 莫大打击

第30章 莫大打击


  太子与张侧妃赤祼相见的一幕依旧在我的脑子里盘旋,就连昨夜昏昏睡去,这般景象也总是在我的梦境中反复出现。若不是清醒过来,知道后怕,我都怀疑自己是犯了什么魔障。

  对于严厉的太子、不尽人情的太子,我是既羞愧又惧怕,从此再也不敢造次。

  在廊子里碰见,我总是低下头,规规矩矩地行礼;给他沏茶,总是倒了水就走……

  开始,太子还与我说几句,见我只是低头回话,干脆连看都不再看我一眼。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到了腊月。

  上春园里,雪花漫天飞舞,一品白梅迎着风雪傲然盛开,一棵棵挺着铮铮傲骨的矮松上,顶着厚厚的积雪,像是披上了一件件白色的华袍。

  不远处,一棵梅花树下,一身黑裘的太子,正在舞剑。片片雪花,沾白了那油亮的黑裘,染花了太子的头发。一阵风吹来,飘落几片花瓣,与雪花环抱着,追逐着,竞相与太子的剑锋捉迷藏。

  我站在一旁,看着四周皑皑的白雪,看着那些巧夺天工的玉树银花,看着充满诗情画意一幕,不由得赞叹起来。

  我的心里,还是装了太子,所以,才会站在这里看得痴傻;所以,当质子突然说要娶我的时候,我除了惊愕之外,一口就回绝了。

  但是我与太子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交集,即使我跟在他的身边,他也不再与我多说一句。也许三年以后,我出了宫,太子亦不会想起我是谁。

  我与太子之间,竟然淡的像水一般了。

  就在我心生感叹之时,身后,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掌声,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孝仁皇子。我特意向他身后望了望,跟着他的,并不是秋公子,而是一个陌生的脸孔。

  “四哥,瞧我把谁带来了?”孝仁皇子冲我眨了眨眼,继续道,“某个蠢人还以为是秋宇落那个家伙来了呢。”

  秋宇落,原来这就是秋公子的名讳,联想起他的人,简直如诗如歌,意境非凡。

  太子往孝仁皇子的身后一看,立即兴奋地瞪大了眼睛:“木头,你怎么来?”

  那人赶紧跪在地上,给太子行礼道:“听闻太子要亲征边关,属下特来请求太子三思。”

  太子迅速扫了我一眼,笑道:“木头,这件事情到书房去谈。今天你就别走了,咱们好好地喝几杯。”

  太子将剑收进鞘里,交到我的手上,便笑着与孝仁皇子和木头一起向内院走去。

  我捧着沉沉的剑,心里再也无法平静。

  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要每日练剑了,原来是要亲赴前线,真刀真枪地与敌人厮杀搏命去。

  想到这儿,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仿佛已经看见了他骑在战马上,满身是血,挥舞着刀剑杀敌那惨烈的一幕。

  他是决心要去了吗?他是太子,是皇上最喜爱的儿子,就算他一身抱负,满腔热血,皇上又怎么能让他以身涉险呢?

  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什么,我只看得出太子很高兴,饮宴的时候亦是多喝了几杯酒。

  戌时已过,太子依旧没有散席之意,孝仁皇子和木头却早已经坐不住了。

  孝仁皇子朝我施了个眼色,道:“朵英,四哥喝多了,你赶快扶他进去休息。”

  我扶太子起身,太子已是脚底踩棉,摇摇欲晃了。他一手搂住我的肩膀,靠着我,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心里暗暗埋怨孝仁皇子,他明明就是可以帮个忙,把他这位好四哥送进去,却偏让我个弱女子来扶。

  我一脸恳求地看着孝仁皇子,他却对着我嘿嘿一笑,招呼木头大摇大摆地走了。

  本来,我扶着太子,已经非常吃力,太子却靠在我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幸好太子不是完全的不清醒,至少我扶他进寝宫,他的脚步还是能随着我移动的,如此一来,我倒省了不少力气。

  好不容易将太子移到寝宫,我早已经是大汗淋漓了。扶着太子上了床,脱了他的靴,将被子给他盖好,我又赶紧去给他倒水。

  水不能太凉了,又不能太热,酒喝多了的人,自是口渴,难免会大口些,我怕烫了太子,又特意用两个小杯,将水倒了几个来回,这才敢拿给太子。

  我端着水来,却见太子在床上翻来覆去,脚下又不老实,将被子蹬开了。

  我心里叹着气,推了推太子,轻声唤道:“太子,先喝点水吧。”

  太子不理我,我只得将太子的头垫高,小心地喂给他喝。这个姿势及不好,喝急了都会呛着,我就在他的耳边小声地提醒道:“慢点喝,慢点。”

  太子睁开眼,喝了几口,摇了摇头,我赶紧把水放在一边,双手小心地托着他的头,一点一点地放到枕头上。

  心中觉得好笑,感觉太子像个七、八岁大的孩子一般。

  我将被子重新扯回到太子的身上,给他盖好,他又从被里伸出手来,我再想给他盖上,却再也扯不动了。

  心想,算了,反正一会儿春儿来了,也会给他盖的。我想把杯子放好就退出去,准备和春儿交接,动了动身子,却发现太子居然抓着我的衣服。

  “太子,奴婢要回去了,一会儿,春儿会来侍候的。”

  说罢,我手上用了用力,还是没能把衣服从太子的手里拽出来。

  我有些着急了,总不能让我在这儿坐一夜吧?

  无奈,我只得将杯放在床边,用力地扳他的手,他却还是抓的死死的。

  我不禁喃喃自语道:“睡着了的人怎么还是这样有力气?”

  太子依旧闭着眼,手上的力气丝毫没有松懈,我倒是真的糊涂了。

  太子,真的喝醉了吗?

  正在神游,手上突然一凉,低头一看,太子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我的衣服,现在正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他的手好冰,莫不是不舒服了吧?

  我心头一颤,赶紧伸出另一只手,摸向太子的额头,他却趁势抓住我另一只手,向前用力一拉,便令我趴在了他的身上,接着,他又是一个翻身,竟死死地将我压在了身下。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