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32章 古方媚术

第32章 古方媚术


  “这儿有个玉坠子,你拿了去,自己栓个绳子戴吧。”太子的声音有点颤抖,透着些许期待与无奈。

  我斜眼看去,果然是晶莹剔透的宝物。我摇了摇头:“无功不受禄,奴婢不愿愧受,奴婢先谢过太子了。”

  “你……”太子睁大了眼睛,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又收回目光。

  “收着。”太子似是失了耐心,咬牙切齿地吼道:“本太子命令你收着。”

  “奴婢谢太子的赏,只是奴婢粗鄙之人,配不起这华丽的装饰,若太子真的要赏奴婢,倒不如让奴婢出宫去。”我跪在地上,似是在抗争,却又带了半点哀求。

  太子默默地将坠子收好,他的失望、他的无奈,在我的眼里,在我的意识里,不过是惺惺作态罢了。

  我不再相信他,不想、不愿。

  我低着头,不去看太子,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气氛就这么凝住了。

  “启禀太子,余侧妃驾到。”

  听到门外福贵的声音,我皱了皱眉头,赶紧起身,又微微欠了欠身子:“太子,奴婢先告退了。”

  “呆着。”太子有些恼怒,说不清是因为我没要那坠子,还是因为余侧妃的到来。

  余侧妃依旧是衣着光鲜华丽,见到太子的一刻,笑容瞬间绽放,宛如三月里枝头那粉嫩的桃花。

  她轻轻地给太子行了一礼,接着便从近侍手里拿过一个油亮亮的雕花漆盒。

  纤纤玉指轻轻地打开盒盖,点点樱唇轻轻开合,流音婉转,媚态万千。

  “太子,妾身亲手为太子缝制了一个香包,可供太子提神醒脑之用,另外,它也有驱邪避蛊的功效。”

  太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余侧妃:“拿过来。”

  余侧妃轻身向前,将盒子放在了书案上。

  太子拿起香包,那做工果然精细,我不免在心底里赞叹着,余侧妃这是花了多少功夫。

  太子在手上把玩了几下,又放在鼻前闻了闻,忽然怒目盯着余侧妃,一掌拍向书案,大喝一声道:“大胆的余侧妃,你给本太子跪下。”

  余侧妃的脸色瞬间大变,她快速地扫了我一眼,又一脸不解地看着太子:“太子?”

  “本太子说的话,你没听见?”太子忽然用力地踹了书案一脚,虽然书案没倒,可上面的东西全都砸在地上,摔个稀烂。有几滴墨汁还落在余侧妃那精美的绣鞋上,瞬间晕染开来,渗了进去。

  好好的一双鞋,就这么糟蹋了。

  太子的威慑不可小觑,余侧妃顾不得满地的墨汁,匆忙跪在地上。

  “太子,妾身犯了何错?”

  太子皱了皱眉头,眼中闪着寒光,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看得我浑身一哆嗦。

  “你犯了什么错,难道自己不知道?还要本太子来提醒你吗?”

  太子踱着步子,眼角冷冷地斜视着余侧妃,似乎是想再给她一个机会。

  长长的指甲陷进了肉里,余侧妃咬着下唇,楞是一声不吭。

  我不知道太子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可这是他管自己的媳妇,我一个外人在场看着,终是不大好。

  我想退出去,可是又不敢动,只好缩在墙角,争取做到不碍眼,不起眼就好。

  余侧妃的近侍见我缩在墙角,她也学着我缩在另一个墙角。

  “你还不说?”太子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余侧妃,眼里隐忍着的怒火就要暴发了。

  余侧妃一脸委屈地道:“朵英惹得太子心情不好,太子大可以把她拉出去,打几十板子,何必为难妾身?”

  “你居然还敢扯上别人?”太子恨恨地咬着牙,“好个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如此,那么就别怪本太子无情。”

  精巧的香包,在太子的手里,几乎没用什么力气,就被扯的粉碎。一个干干瘪瘪的、黑乎乎的东西从香包里掉出来,一直滚到我的脚底下。

  我弯腰拾起,竟然发现这个东西硬硬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腐味。我不禁有些好奇,究竟这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让太子这么生气。

  太子指着我手里的东西,问道:“你看清楚,别告诉本太子,你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我在余侧妃的脸上看不出害怕的神色,反倒是一脸难得的平静。

  轻轻地扯开外面的素纱禅衣,里面的艳红便惹眼地窜了出来,颤抖着手,除去一抹鲜红,雪白的肩膀便一览无余。

  余侧妃,都这个时候了,她难道还想……

  不等我想明白,余侧妃却从自己的胳膊上解下一条红绳,那绳子上栓的,竟然和我手里拿的东西一模一样。

  当啷,余侧妃松了手,那东西落在地上,轻轻地打着摆子。左一下,右一下,仿佛在诉说着余侧妃心底的委屈、愤恨与绝望。

  太子冷哼一声,道:“好个古方媚术,从发现那对死鸳鸯开始,本太子就开始等这个香包的出现,已经等得快不耐烦了。本以为是赵侧妃所为,毕竟本太子平日是冷落了她,不想,施术之人居然是你。”

  太子不副不敢相信的模样道:“真难想象,你是如何残忍地剜出它们的心,连眼都不眨一下的情景。为何你有一副绝色的容颜,心肠却如此歹毒?”

  余侧妃似乎也想到了那个血腥的场面,脸色一变,心里防线瞬间崩塌,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

  “太子还要问妾身吗?妾身想不明白,为何一个小宫女,可以跟太子同乘一骑;为何一个小宫女,可以在太子的笔下栩栩如生;为何一个小宫女,竟然让太子作梦的时候都想着念着……”

  “够了,住口。”太子粗暴地打断了余侧妃的话,扭过头来看着我。

  我错过眼神,看向别处。真是讽刺啊,太子活灵活现的表演,竟然让余侧妃当了真,她若是知道太子根本是利用我,会作何感想呢?此时的我,真想瞬间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

  余侧妃不甘心地笑着,那颤抖的唇红的像血:“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喝那些苦苦的药?难道想为太子生个孩子也有错吗?”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78.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