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34章 谣言四起

第34章 谣言四起


  顺着脚印,我一直追到了上春园里。过了拱门,却看不到太子的影子,脚印,明明就是到了这里呀。

  我忘了穿棉坎肩儿,冻得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刚用手蹭了蹭鼻子,就听见身后响起了太子的声音:“笨蛋,你不会回头瞧瞧吗?”

  我见了太子,赶紧抖开裘氅,给太子披上。他好高,我踮着脚,才能用双臂圈住他的肩膀,用另一只手接过带子。

  仔细地给他系着扣儿,却冷不防地被太子紧紧地抱住了。他用手抓着裘氅的边缘,将我紧紧地裹住。

  就这样,我的背后是暖和的裘氅,侧身是太子的双臂,前面紧紧贴着的,是太子那起伏的胸膛。

  “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来照顾我?”

  太子温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他甚至轻轻地含住我的耳垂,用小舌尖轻轻地逗弄着,我的心里忍不住一阵轻颤。

  太子温暖的怀抱似乎又要将我带入了梦幻,眼看着自己日渐稳固的防线就要崩溃瓦解,我果断地推开了太子。

  “你……”

  “太子,奴婢还要去刷痰盂,太子乐意赏雪的话,就在园子转悠转悠,奴婢一会儿让福贵给您送手炉来。”

  我行了一礼,扭身就走。

  头顶一痛,接着感觉一阵噬心的冰凉,不用看我也知道,太子捏了一个多大的雪球儿来砸我。

  我拍了拍头顶的雪,始终没有回头,加紧了脚下的步子。

  身后,是太子气愤难平的声音:“好个不识好歹的东西。”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很是狼狈。顾不得天寒地冻,竟然一口气跑到了上膳房后院的清澜泉。

  太子,用一番狠绝的话伤害了我,现在又来撩拨我的心,而我竟然又差点醉死在他的怀抱里,真是可气又可恨。

  我垂头丧气地懊恼着,悲伤着,直到撞进另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抬起头,正对上质子那充满惊喜的目光。

  “朵英,你来了?”声音似乎在颤抖,不知道我的到来,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竟然让他如此激动。

  “质子……”自从上次他说要娶我以来,我就再没见过他。我总觉得自己欠他的,面对着他,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

  质子拉着我的手,放在嘴边呵了一口气,又在他的手里替我反复揉搓着,眼里尽是心疼。

  “朵英,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呢?”质子一边埋怨,一边解下自己的裘氅,披在我的肩上。

  “质子,你会冻坏的。”我拉着他的手,不让他给我系扣。质子的手用了力道,而我也同时加了些力气。

  “不要和我拧着干。”

  我摇着头:“你是质子,身子精贵,我一个下人,不碍的,况且,我也要回去了。”

  “我要走了,回朗笛国去。”

  “真的吗?”我打心眼里替他高兴,“你的家人终于想起你了。”

  质子深深地看着我,轻声问道:“你愿意和我去朗笛国吗?”

  “质子,你知道我的。”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质子用双手扳着我的肩膀,喘起声也越来越粗重。

  “真的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质子,我们的身份……”

  “身份?”质子受伤的眼神让我的心狠狠一揪,他用手指点着我的胸口,拧着眉头问:“你在意身份吗?如果你在意身份,就更不应该作那些个没有结果的梦。”

  “你……”

  “你的脸上分明写着‘我喜欢太子’几个大字,竟然还大言不惭地跟我提身份、地位?”

  我惊愕地往后退了几步,在质子面前,我根本一点秘密都没有。

  心事被揭穿,犹如被人剥光了衣服审视一般。我忍不住决了堤,大哭起来。

  我想要忘记的,我想要退缩的,为什么在我觉得自己伪装的很好的时候,他又要揭穿我。

  他就非得要说出来?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能给我留一点尊严?

  我这么撑着,真的很累啊。

  质子将我揽进怀里,用手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发:“对不起,我是气过头了,才会不顾你的感受。”

  质子的温柔,让我越发地委屈,干脆用手抱住他的腰,在他的怀里越发放肆起来。

  “是我的错,我不该逼你的,只是,我不想放开。”太子在我的耳边低语,像是在哄一个爱哭的孩子,“别哭了,一会儿太子又该来难为我了,你知道我是质子,在这个国家,就是逆来顺受的角色。”

  我摇了摇头,环在他腰上的手又紧了几分,我太需要一个让我宣泄的怀抱了。

  质子推开我,弯着食指,刮着我的鼻子,笑着说:“好丫头,等你出了宫,到朗笛国来找我,我带你玩儿,请你吃。”

  我看着质子,尽是心痛。

  质子虽然笑着,可是我却看出他眼中的黯然。

  苦中作尔、强颜欢笑,质子这又是何苦呢?

  我倒是希望质子打我,骂我,不理我,可是他却偏偏将自己的悲伤咽进了肚子里,反过来劝慰我。

  质子,我欠他的太多,太多……

  披着质子的袭氅,暖暖的,质子却冻得上牙嗑下牙。他不叫我走,说是今日一别,再见无期。

  眼看着质子的脸都冻青了,我还是咬了咬牙,狠了狠心,与质子匆匆道别。

  我原也是想与他多聊聊的,可是也总不能霸着质子的裘氅啊。太子的东宫升了十几个火炉,热的很,我们下人都是把棉坎肩儿脱了的,怪就怪我追太子的时候心急,没穿出来。

  回去的一路,承受了许多莫名的指指点点。看着宫女太监们一脸的鄙夷,我有些纳闷,就连平时里对我朵英姐长、朵英姐短的那几个,也是一样。

  我只得装作无事,回到东宫里刷痰盂。

  太子已经回来很久了,我进屋行了礼,捧起痰盂就往外走,太子也不抬眼看我,就坐在书案前发呆。

  我来到井边,井边周围已经结了一层冰,滑滑的。小心翼翼地靠近,发现井里的水已经冻住了,不得不先把表层的薄冰砸开,然后才打了水上来。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8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