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37章 骗写书信

第37章 骗写书信


  拿了两个茶碗,倒了两杯茶,立即有一股香气四溢开来,轻啜一口,甘甜清澜之感由嗓到心,别提多舒服了。

  我连着喝了一杯又一杯,总觉得茶碗太小,不如直接用壶喝着痛快,可又碍着太子在,只得一杯一杯地慢慢喝。

  太子摇着头笑道:“喝茶讲究一个品字,你这样喝,倒把好茶糟蹋了。”

  “太子是尊贵之人,自然要品。像奴婢这样的人,尝尝味道也就知足了。”

  太子无奈,还想说什么,此时,有人前来敲门。

  “和公子在吗?”

  太子朝我一笑道:“重头戏来了。”

  我起身开门,发现来人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怀里抱了个包袱,没等我说话,一下子就闪进了屋里。

  太子坐在凳子上,拿着腔调,不紧不慢地问:“东西带来了?”

  那男人点头哈腰地道:“带来了,请和公子验货。”

  包袱甩在桌子上,男人开始解扣。当包袱完全解开的时候,我不禁傻了眼,扭头看向太子,一脸的不敢相信。

  白色的狐皮围脖儿,蓬松柔软,不掺杂色。

  太子快速扫了我一眼,随即温柔一笑,从怀里掏出一袋银子扔了出去。

  老男人快步向前,双手一捧,接了个稳稳当当。

  扯开袋强,老男人粗略地点了点,忙又点头哈腰地道:“没错,没错,和公子若是没别的事,我先告辞。”

  老男人走了,太子静静地坐在一旁喝茶,而我却直勾勾地盯着围脖儿。

  半晌,太子终于放下了杯,不怀好意地盯着我说,“喜欢就试试?看着怪眼馋的。”

  我想动又不敢动,怯怯地看着太子。

  “犹豫什么?戴上试试。”

  我唉了一声,在身上蹭了蹭手,才小心翼翼地拿起围脖儿,戴在脖子上。

  记得小时候,一到过年穿新衣服的时候,我都很兴奋。如今长大了,戴上了白狐皮的围脖儿,我依旧是当时的心境,雀跃非常。

  我轻轻用手抚着狐毛,柔柔的、滑滑的,将毛皮蹭在脸上,又刺刺的,痒痒的。

  太子上下打量着我,用手挠着额头,一脸的不解:“父皇的妃子们戴上,都是风韵十足,怎么戴在你身上,感觉。就不一样了呢?”

  太子说的不是废话吗?妃子们是什么身份,那与生俱来的贵族之气,穿什么都好看。而我身上只有一股酸气,穷酸之气,秃鸡硬要扮凤凰,一定是不沦不类的。

  想到这儿,我有些尴尬,立即将围脖解了下来。

  “怎的?生气了?你听我说完再气不行?”太子皱了皱眉,“你戴上这个围脖儿,就像是雪山上的小天女,不妖不娆,纯纯可爱。早答应送你一条的,现在送不算晚吧?”

  “不晚,不晚。”听了太子的夸赞,我喜上眉梢,赶紧抖开身上的包袱,想把白狐围脖装进去。

  坐在一旁的太子又端起茶碗来,忽然瞥见质子送的火狐围脖儿,立即拉长了脸,冷哼一声道:“次货。”

  我不理他,像对待珍宝一般,将毛皮理顺了,又赶紧将包袱系好。

  回到马车上,太子又将我抱在怀里。两个围脖,一个白狐的,一个火狐的,一个给我,一个给娘,真好啊。我想着一会儿娘见了围脖,高兴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

  一路上,马车悠悠晃晃的,我竟然起了困意,有些迷迷糊糊。

  “主子,孝仁皇子府到了。”

  孝仁皇子府?我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掀开帘子,正见孝仁皇子和秋先生站在门口儿。

  我纳闷地看向太子,太子却别过脸,不敢看我。

  “太子……”我的心立即沉了下来,似乎明白了一切。但我还是想听他亲口说,听他亲口告诉我说:我们只是来这里玩一会儿。

  忽然,太子猛地抓紧了我的手,我一惊,眸子对上了他满眼的渴盼。

  “乖乖地在这里住些时日,等着我得胜归来。”

  心跌到了谷底,我还以为,他要放我回家。

  质子说的没错,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他不放我回家,又不说清楚,结果用一个狐皮围脖儿,就想换我的原谅?太子的算盘打的真精啊。

  我看着太子,心里不禁冷笑,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道:“太子会得偿所愿的,奴婢一定会一天骂你一百八十遍。”

  我生气地跳下了马车,却还是看见太子的眼里闪着一抹心痛。

  太子未再下车,只是与孝仁皇子耳语了几句,又盯着我看,不说话,也不走。

  我毫无眷恋,厌恶地扭过头,率先进了孝仁皇子府的大门。孝仁皇子和秋公子不得不追上来,带着我将孝仁皇子府走了个遍。我发现,这里除了与东宫的牌匾不一样,院落小了些以外,房屋、园子……修的都差不多。

  秋公子亲自带我去看自己的房间,还介绍了侍候我的丫头,我才知道,原来,我在这里还算得上半个主子呢。

  我在这里暂时安顿下来,不用每天早早地起,不用做活儿,没事儿的时候还可以去逛逛园子,但我不喜欢这些。

  我喜欢在秋公子闲暇的时候,缠着他,听他给我讲一些学问、道理。

  秋公子当了我的师傅,他不仅手把手地教我写字,亲自听我背书,还教会了我如何思考、如何看人、如何处事。秋公子,无疑成了我最依赖的人。

  眼看就到年三十了,孝仁皇子派人给我送来了华丽的衣服,我嘴硬不肯穿,待来人走了,我又忍不住抖开衣服,贴在身上比划着照镜子。越照就越想穿,越想就越忍不住,干脆就穿在身上。

  我打开包袱,将白狐皮的围脖儿也拿出来戴上,在镜子前照一照,竟然跟妃子娘娘们差不多了。

  我高兴地转着圈,哼着小曲儿,一个人在屋里演双簧。一会儿演主子,一会儿演奴才,不知道的肯定以为我犯了魔障。

  就在我自我陶醉的时候,丫头来报,孝仁皇子来了。我一下子就慌了,我这身打扮,定是要叫他笑话的。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8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