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44章 情不自禁

第44章 情不自禁


  “你还说?”我大怒,不顾一切地蹬着被子,向他表示抗议。

  秋公子无奈地起身,却又坏笑着指了指旁边凳上的碗,一脸郁闷地道:“我拿勺子喂你,有错吗?难道……”

  天啊,丢大人了。

  秋公子和孝仁皇子,变着法地逗我笑,有的时候也以捉弄我为乐趣,可我不在的时候,他们才回复一脸的忧愁。有几次,我偷听到他们在叹气,可是我一进门,他们就立即有说有笑起来。

  苦中作乐,还真是难为他们了。

  皇上的旨意下来了,太子终是他的儿子,免于一死,不过要被圈禁一年。朝中大臣们纷纷倒戈,甚至有人冒死力谏,要求废除太子,皇上一直犹豫不决。

  秋公子说,太子是皇上最心爱的儿子,太子的母亲也是皇上最心爱的女人,要皇上亲口废除太子,等于是逼皇上在自己心上捅刀子。

  孝仁皇子也说,即使太子真的废了,那个死谏的家伙恐怕也难以周全,皇上心中积闷的怒气未散,一定会胡乱找个罪名安在他的身上,然后把他给办了。这就是不识君心,要挟君王的下场。

  我听了这些,觉得都不是重点,太子不死,才是重中之重。

  得了好消息,我一夜没睡,脑中幻想着一年以后,太子被放出来的样子:一身乞丐服,满脸胡渣,全身臭哄哄的……

  如果太子得知我如此想他,恐怕又要板起脸来不理我了。

  一夜没睡,早早就起了,想着太子,心情颇佳,觉得应该庆祝一下,便让厨子做了一桌酒席,叫了孝仁皇子和秋公子一起庆祝。

  酒席摆好,坐在桌前的三个人的气氛却怎么也活跃不起来。孝仁皇子的脸更加阴晦,秋公子也握着酒杯,在手里左右地打着转,没有一点要饮的意思。

  “你们……怎么了?”我心中有点小小的不安,“莫不是皇上改了主意,太子他……”

  秋公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却又垂下头去,不敢看我。孝仁皇子面带哀色,只是低低地瞅着我,一声不吭。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好像一块巨石堵在心口,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

  “太子他……”

  话还没问出口,眼泪就已经掉了下来,我捂着胸口,感觉自己正一点一点地被黑暗吞噬。

  秋公子拍了拍我肩膀道:“我们谁也没说是太子,你还真会联想。”

  “不是太子,为何你们还……还是那个表情?”

  孝仁皇子的愁绪更浓,叹了口气道:“青阳关失守,若是英平城再丢了,恐怕我们的国家就没了。”

  “为什么?”我急道,“以前太子打的都是胜仗,怎么这回……”

  “都是父皇用人不贤。”孝仁皇子低低地说了一声,却招来秋公子的一声不满。

  “不得这么说,下臣忌可乱言皇上的功过?”

  秋公子皱着眉,表情十分严肃。

  “靖智那家伙,没有实战经验,却自负是皇子,不仅不听副将的忠告,还以不听将令的罪名,将几个副将给斩杀了,继而造成军心动摇,让敌人钻了空子。”

  “太子,快让太子上啊。”我急道,“让太子挽回局面啊。”

  秋公子摇着头说:“哪有那么容易?让太子赶去英平城需两天的时间,而敌人大有乘胜追击,一举夺城的气势,恐怕太子还没赶到,敌人已经发起进攻了。再说,皇上的圣旨刚下,要圈禁太子一年,正所谓君无戏言,才说的话就要更改,皇上颜面何存?况且,皇上如果派了太子前去,则是证明自己之前派靖智皇子上阵是个错误的决断,皇上岂会承认?”

  “那就打肿脸充胖子?”我已经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就在原地团团转起来,“皇上的面子?面子值多少钱?等人家打上门来,皇上都当不成。”

  “其实父皇也是想派四哥去的,不过,还差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我不解道。

  “差一场胜利。”

  “一场胜利?”我更不明白了,这不是废话吗?胜利了,他还用愁吗?

  秋公子神色凝重地说:“如今,我们也只能祈盼着靖智皇子能打一场胜仗,这样,皇上才有可能召回靖智皇子,让太子统领大军,上阵杀敌。”

  孝仁皇子点点头,道:“正是。靖智打了胜仗,便把他招回来,再以让太子戴罪立功为理由,去带兵打仗,父皇既不折面子,国家又有了希望,一举两得。”

  我终于明白了,皇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以面子为重的。不知道皇上的面子,能不能让我们逃离厄运。

  局势越来越不妙,但这里是都城,皇城根下的老爷太太们,依旧过着太平日子,根本不担心战事。那些个极少明白事的人,也都坐在酒楼、茶馆里,把战争当茶余饭后的话题。

  我想回家看一眼,可孝仁皇子还是不准,只是吩咐了一个小太监跑了一趟,送了点东西,又嘱咐了几句便罢了。

  以后的日子,我们几乎都是在惴惴不安之中,期待着靖智皇子的捷报。

  然而,上天并不垂爱,靖智皇子终是以马革裹尸的荣耀收场。敌军一鼓作气,乘胜追击,将整个都城包围了。

  皇上就此一病不起,全国上下人心惶惶。

  出人意料的是,敌军并未立即攻城,而是在城外囤兵驻扎。他们的意图非常明显,想不费一兵一卒地拖死我们。

  京城虽是富足之地,米粮尚可维持几日,但也终有耗尽之时,再加上人心大乱,如同一盘散沙,不出几日便如地狱之城一般,惨相环生。

  大街上,百姓齐聚,有粮食用尽的子民,有忧天长叹的学子,有抱着子女痛哭的母亲……大家都是一个心情,那便是:绝望等死。

  乱世之秋,就连孝仁皇子府,也是人心慌慌的。太监宫女们不思劳作,整日愁眉苦脸地坐在院子里偷偷拭泪。

  我在孝仁皇子府里,自是饿不着,但是太子那儿,可能就没那么好过了。国破家亡,谁还顾得上一个“犯人”。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90.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