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宫 > 第50章 不该怨他

第50章 不该怨他


  记得秋公子曾经跟我说,佛像的面相非常重要,如果面相显凶,铸造的线条不流畅,说明这是粗制滥造的东西,拜了也会不吉利。特别是玉制的佛,佛的脸上,绝对不能有杂色,这是对神灵的一种亵渎。

  小露了一手,我有些得意。三皇子半握着拳头,假装咳了几声,在我耳边小声提醒道:“差不多就得了,别说的出了边儿,那本皇子可要丢人了。”

  正说的,果然有个不开眼的,拿了幅画展来开,笑道:“这个小宫女说的很好,我正好有幅画,你来评一评。”

  质子的嘴角漾出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我再一回头,三皇子也是一脸兴灾乐祸的表情。

  他们真是太小看我了,虽然我对画一点也不了解,但心中气愤难平,硬是装成了行家,对着这幅画细细地欣赏起来。

  从我评点观音的时候,就吸引了许多人来围观,如今又见我评画,围上来的人更多了,看来这次是真的要丢人了。

  “妙,妙,真是好画啊。”我赞叹着,手心却紧张地直冒冷汗,拖了半天,最后不得不给了那人几个字,“真是妙笔生花啊。”

  那人还想再问,却见三皇子勉强扯了扯唇角,伸出胳膊替我挡开了周围的人:“母皇的寿宴恐怕要开始了,大家还是去给母皇贺寿吧。”

  那人一见三皇子发话,只得不甘心地把画收了起来。质子满眼笑意地看了我一眼,命随从把盒子盖好,向三皇子拱手施了一礼,便进了宴殿。

  三皇子斜眼看着我,说不上是喜是怒,我琢磨半天,不得要领,朝他尴尬一笑,算是唬弄过关。

  跟着三皇子进了宴殿,里面早已经是高朋满坐。殿中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珊瑚树、紫玉盏……唯独质子的随从,像抱孩子似的,把礼物抱在怀里。

  三皇子一来,难免与人寒喧,我只得愣愣地跟在三皇子的身后,眼神扫向四周。

  什么大司马、大将军,都是一副傲自大的表情,见人便挤出一脸令人发呕的笑容,看得人全身不舒服,我又只好将目光转移到另一边。另一边坐全是女子,什么司马夫人、将军小姐,穿得一身华贵衣袍,脸上浓脂艳粉,俗耐不堪。

  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竟然喜欢起秋公子的超凡脱俗的气质来,但见人打扮的过头,就会想起秋公子的样子。

  恍惚中,感觉质子在盯着我看,我抬眼看向质子,他却眼中似有似无,往我的方向看了一会儿,竟然若无其事地扭过头去,与他人攀谈。

  难道质子不认识我了,还是他真的恼我恼得发狂?

  就在我走神之时,三皇子走到我身边,小声说:“跟在我的后面,不得远于三步。”

  我只得听命地点头,跟着三皇子一路与客人闲聊。直到执事官请所有宾客入席坐定,三皇子才在正坐的左下边找了桌子坐下来,而我也只得跪在后面,以便侍候。

  “恭迎女皇陛下。”

  满堂宾客齐齐俯身,大呼:“女皇万岁。”

  等了片刻,才听见女皇道:“众卿平身。”

  依言起身,我却不能抬头,想瞄一眼女皇,却没那个胆量。

  “三儿,你今日带的丫头,好生娇俏,抬起头来让朕仔细瞧瞧。”

  不是女皇下旨让我来的吗?难道她日理万机,忘了不成?

  我疑惑地抬起头,当我对上那略显慌乱的眸光之时,心跳顿时漏掉了半拍。

  太子,太子居然与女皇同坐在正座之上。女皇轻挽着他的手,却慈祥地朝我笑着。

  看到女皇牵着他的手,还有那一脸别有用心的笑容,我终于明白了她让我来的目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只是觉得心痛万分,全身发抖。

  忽觉手上一暖,是三皇子偷偷地抓着我的手,用力地捏了几下,似是在提醒我。我很想冷静下来,可是眼神却由不得我控制,只是呆呆地盯着太子。若不是我的脑筋还清楚些,我真想冲上去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可以拉着那个女皇的手,怎么可以呢?

  女皇依旧笑的和气:“怎么?你认识朕旁边的人?还是你也觉得他有倾国倾城之色?”

  三皇子立即抢着答道:“儿臣管教疏漏,大概是她见着母皇与惊鸿公子一个帝王之尊,一个天人之相,又如此恩爱,打心眼里觉得高兴呢。”

  女皇未多看三皇子一眼,只是盯着我问:“你真的高兴吗?”

  “奴婢……真的高兴。”我的声音在颤抖,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奴婢真是有点喜疾而泣呢。”

  我的话,让女皇很高兴,只听她说:“赏她一杯御酒。”

  小太监立即端了一杯上前,笑着说:“女皇赐酒,这是多大的殊荣,快些喝了吧。”

  我端过酒尊,朝太子的方向看了看,只见他一脸忧色,却被女皇扭头一眼瞪了回去。

  我笑着将酒一饮而尽,果然是烈酒伤喉,一杯下肚,喉间散出一股腥咸之气。

  心口憋闷极了,我忍着那不适之感,俯下身去,笑着给她道谢。

  只觉三皇子握着我的手更紧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这场宴会坚持下来的,只知道走的时候,是三皇子抱着我。

  那玉冠束发,华袍裹身的男人,还是太子吗?还是我心目中敬佩爱慕的男人吗?

  我蜷缩在三皇子的怀里,默默地流着泪,我甚至不敢睁眼再看这个世界,好想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看。

  可是,不看就可以了吗?脑子里尽是女皇与太子的手相握的情景。那四十岁左右的女皇,柔夷纤手肆无忌惮地紧扣着太子的手,宣示着她的至尊和王权。

  三皇子将我抱进房里,放在床上,替我盖好被子,抚去我脸上的泪水,像是说给我听,又像是自言自语:“对不起,都怪我,我本来就知道母皇存的什么心思,我还残忍地让你去,是我不好。我承认,我有私心,我想让你看到那一幕之后,就会对他死心了,但是,我发现,我错了。”


  (https://www.biqwo.com/dudu/74/74450/390999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