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那村那人那傻瓜 > 第43章

第43章


  “臭混蛋!我看他往后怎么办!就让他打一辈子光棍儿去!到老也没人做伴儿,一人上大街上讨饭去吧!路过我门口我看都不看一眼!哼!”

  “往后我再不回家受这闲气了!咱就好好过咱的日子,赶明儿咱多生几个,儿女成群的气死李大宝这孤家寡人!我看他还跟我瞪眼!王八蛋!”

  荷花就这么絮叨了一天,长生就在她跟前儿安静地听了一天,顺着她的语气说辞或点头,或摇头,到了晚上,荷花这火气总算是消了下去。

  夜里,荷花躺在被窝儿里怎么也睡不着,伸手捅了捅长生道:“长生,跟你商量个事儿。”

  长生睁开眼望着她。荷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明儿三十儿,咱去我娘家过行吗?”

  长生没吭声,荷花又道:“今年家里不顺,杏花跟人跑了,我爹为了这事儿又没了俩指头,眼瞅着到了年了,大宝那小子又把媳妇儿给赶跑了,我今儿回来时,我爹还气得骂人呢……明儿三十儿晚上,家里肯定过不痛快……我想着反正奶奶也不在家,咱俩人在哪儿过都是一样,若是回娘家过,还能给家里热闹热闹,好歹把这年踏踏实实的给过去了……你说呢?”

  长生望着荷花,道:“你开心……我听你的……”

  荷花有些不放心地道:“不只要我开心,我要你也开心,你心里要是不愿意便说出来,不用事事依着我。”

  长生摇道:“和荷花在一起……荷花开心,我就开心。”

  荷花心甜,弯弯嘴角往长生身上蹭了蹭,叹道:“老天爷向着我,把天底下最会疼人的男人给我了……真该让大宝那臭小子听听这话,他但凡有你一半儿,也就天下太平了……”

  第二日,荷花和长生带了东西回了娘家,荷花娘听说俩人要来家里过三十儿,多少日子没见的笑容终于又爬上了脸,只连荷花爹这面冷的,也难得没说什么旁的话,只让荷花娘多往饺子馅儿里放些肉。

  荷花和大宝头天刚吵了架,虽说姐弟俩没有隔夜仇,可心里都是别扭,只荷花才来的时候,大宝扫眉搭眼的叫了声姐,荷花含含糊糊不抬眼皮儿的应了,之后就谁也不搭理谁了。

  因休媳妇儿这事儿,大宝这些日子成了家里最不受待见的那个,荷花爹成天不给他好脸子看,说不上几句还就要骂人动手。大宝不愿上他跟前儿找不痛快,可大过年的也不好躲出去,只独自一人窝在自己那屋里待着,直到近了傍晚才从屋子里出来。

  时荷花娘和荷花在灶房里忙活做年夜饭,荷花爹自己在屋里算计着一年的收入进项,小宝和长生在院子里堆雪人。大宝在屋门口蹭了蹭,觉得哪处都容不下他似的,只好在院子里搬搬抬抬的寻了点儿闲事儿干,然后就揣着手往石磨边儿上一坐,看着长生和小宝把雪人堆得越来越大,尤其是那个圆咕隆咚大脑袋,七扭八歪地遥遥欲坠。

  大宝禁不住开口道:“你们把他脑袋弄那么大干啥,那么小的身子禁不住,一会儿就得掉下来。”

  长生正捧了一捧雪准备往雪人脑袋上拍上去,听大宝这么一说愣在那儿有些犹豫。小宝跳过来拉了长生道:“别理他,他把我嫂子骂走了,我爹不让理他。”说完还故意挑衅似的,冲大宝吐了下舌头。

  大宝瞪眼指着小宝刚要开口,便听咕噜噜啪!那大雪人的脑袋终于禁不住摔在了地上。

  大宝转怒为喜,幸灾乐祸地笑道:“咋样,我说得摔了吧?”

  长生心疼地看着摔成好几块儿的雪人脑袋,弯腰捡了其中最大的一块儿又放回雪人身上去,看上去张牙舞爪的不像样。

  小宝冲大宝哼了一声,拉着长生道:“没事儿,我看虎子他家门口那雪人脑袋特好看,又圆又大,咱俩现在去把那个搬回来按咱们这上头啊?”

  长生摇摇头:“不行,人家的东西不能拿。”

  “没事儿,咱就借来放两天,回头再给还回去。”小宝撺掇了一会儿,见长生仍不应,只松了他,道,“那你等着我,我去搬回来,你看着我哥啊,别让他把咱这雪人儿给踹了。”说完便跑了。

  小宝走后,长生歪头偷偷的去看大宝,低下头想了想,磨磨蹭蹭地挪到了他旁边,寻了个地儿坐下。大宝看了看长生,见他也不言语,有些没趣儿地站起来要进屋,长生赶紧跟着站起来把他挡住。大宝不明所以地闪开,长生又赶紧着挪了两步继续挡住他。

  大宝愣了愣,有些纳过闷儿来,莫名其妙的笑道:“你还真听他的看着我啊,谁稀罕踹你们那破玩意儿。”

  长生也不答话,望着他的目光中明显的带了不信任。

  大宝无奈的一翻眼皮,又一屁股坐下,摊手道:“看吧,看吧,我坐在这儿让你看着。”

  长生看大宝不动窝儿了,才有些放心似的又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大宝觉得无趣,靠在磨盘上仰着脖子望天儿发呆,好半晌,忽然听旁边人喃喃开口:“你惹荷花不开心了……”

  大宝一愣,转头去看长生,只见他耷拉着脑袋坐在一边儿,好像对自己的脚面很感兴趣似的,捧一把雪放在上面,然后又轻轻的弹开,再放一捧,再弹开……那神情就好像他刚刚并没有开口说过话。

  大宝印象中,长生从来没有主动跟他开口说过话,只在他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幻听之时,长生又闷闷地开了口,只道:“荷花让长生打大宝是气话。”

  大宝有些发怔,回过神来,道:“我姐……咋跟你说的啊?”

  长生不答大宝的话,只低着头好似自言自语地道:“我知道了……让我打大宝是气话,骂大宝也是气话……荷花疼大宝……”说完歪着脑袋瞥了一眼大宝,低下头很不满意似地道,“大宝也应该疼荷花,不应该让荷花伤心。”

  大宝愣了愣,低下头扒拉扒拉雪,捡了块儿石头戳着地面,回道:“我没想惹我姐不高兴,我没想跟她吵……”

  长生完全不接大宝的话茬儿,好像自己并没有在跟他对话,只顺着自己的思路,又蹦出一句不搭界的话:“你把媳妇儿赶跑了。”

  大宝脸上一臊,没言语。长生又歪头看了他一眼,同情地道:“没有媳妇儿很可怜。”

  只这两句一下子戳到大宝心窝子上,把他这些日子的烦闷又勾了出来,那同情的眼神和口吻说得他直难受,他瞪了长生一眼低着头继续拿石头凿雪。

  两人低着头谁也不说话,一个玩儿自己的脚面,一个扣手里的石头,默默的坐了半晌,大宝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你要是惹我姐不高兴了……咋哄她啊?”

  长生拍掉脚面上的雪,很得意地道:“我很听话,我不惹媳妇儿不高兴。”

  大宝哼了一声,不无打趣地道:“那上回你把我姐气回家是咋回事儿?成天屁颠儿屁颠儿跟在她后头装孙子那个不是你啊?又天天往我家地里干活儿,又不吃饭的装可怜,到最后还是走丢了把我姐吓住了才哄好了的。”

  长生被揭了短儿,歪头眯眼瞪着大宝,随后又低下头,杵着自己脚面有些生气地大声道:“就那一次,之后我就很听话了。”说完瞪了大宝一眼,一副“你这人很不友好,我不跟你说话了”的神情,然后气呼呼挪了挪屁股,一边儿去了。

  大宝看他那样子忍不住笑了。时小宝从外面回来,手里抱了一个大雪块儿,一进院就冲长生嘿嘿的乐:“他家那雪人脑袋也太大了,我抱不动,走到一半儿就给摔了,我捡了个大的回来,跟咱们那个拼拼吧……”

  长生跑过去接,大宝看这俩人笑了笑,回头正见他娘从灶房里出来进了屋,想了想便拍怕屁股进了灶房,去找荷花认错赔不是。

  荷花也知大宝心里的烦闷,早就不气他了,只拉不下来脸跟他说话,这会儿他像小时候那样上前缠着她撒娇认错,又说了一大堆窝心的话,直把她说得眼泪都下来了,姐儿俩拉着手抹了会儿眼泪,便啥事儿都没有了。

  年夜饭,荷花爹娘看荷花和大宝又有说有笑的跟从前一样好,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也都踏实得乐了。大宝又跟他爹磕头认错,说是往后再不胡闹了,等过了年就去老丈人家赔不是把媳妇儿接回来。李家这大年三十儿,总算是热热乎乎的过了。

  吃完年夜饭,放了炮仗,又坐了半宿,荷花和长生便辞了爹娘,回家睡觉。

  荷花下午的时候在灶房里见了长生和大宝在外头说话,心里只觉惊奇,没一会儿功夫,大宝就进来找她赔不是,还说过了年就去接胖丫儿回来,吃饭的时候又跟他爹磕头认错,比前两天变了个人似的。荷花心里欢喜,只想着会不会是长生体贴她,跟大宝说了什么话,可心里又不敢相信,实在是想象不出长生能说些什么。这会儿终于只剩她和长生两个人,便好奇地问道:“下午的时候我见你和大宝在外头说话来着……你跟我说说,你们都说什么了?”

  长生仔细回想了一下,忽然很不安地道:“真的就那一次,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荷花被说懵了,扯着嘴角不明所以的笑了笑,道:“谁说我生气了?你这么体贴,我高兴着呢。”

  长生又被荷花这话弄糊涂了,想了一会儿仍没想明白,只表决心似的道:“我听你的话,我疼媳妇儿的。”

  他这么一说,荷花便觉她是想对了,果真是他体贴地去“教导”了大宝,心里的幸福得快要溢出来了,挽了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红着脸心甜地道:“你这么疼我,一会儿回家奖赏你。”


  (https://www.biqwo.com/dudu/76/76141/391337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