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那村那人那傻瓜 > 第50章 番外1

第50章 番外1


  荷花爹还没有荷花的时候不叫荷花爹,他大名叫李忠,小名叫狗子,家里哥儿仨他是老大。他八岁的时候村里闹了一场瘟病,他爷爷、他奶奶、他爹和六岁的大弟弟全都死了,家里只剩了母子三人相依为命,他小弟弟身子骨也不太好,她娘在疼护小儿子的同时,把所有的指望都放在了他身上。

  怎样才能不辜负他娘的期望呢?年少的李忠觉得就是打架必须厉害,将来顶门立户,没人敢欺负他们家人。所以他自小儿跟人家打架就不要命地招呼,甚至还时不时的与人家挑衅,为的就是立了威风,时候长了人家倒也真就怕了他,又给了他一个李疯狗的绰号。对于这个绰号他心里其实是颇为满意的,他觉得这说明人家对他心存敬畏。

  李忠十四岁的时候,他娘就开始给他张罗亲事了,老太太是怕什么时候再来个天灾人祸,老李家就此绝了根儿,先给大儿子讨房媳妇儿,生他三五个孙子,如此也就不怕老天爷往回收人了。

  李忠一个半大小子对于娶媳妇儿这事儿不怎么上心,但对男女之事却已经有了懵懂的认知。他经常和村里几个同龄的男孩儿摸去村外的河沟子,躲在暗处偷看女人洗澡,看出火来就把手伸进裤裆里自己解决。几个顽劣的男孩儿在一起说笑,总说哪天要约好了一起去镇上找两个小婊子开开荤,自然每次也都是图个嘴上痛快,并没有人真的跑去镇上干这勾当,倒不是有多洁身自好,只因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没人舍得掏这个钱。

  十五岁那年,李忠迎来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春天。那天他本和同伴儿说好了去河边儿掏鸟蛋,结果人没来,他自己一个人在河边转悠了半天,爬树上摸了几个鸟蛋揣进怀里,准备回去给家里改善伙食。他正要下树的时候看见树底下站着一个女孩儿扬着脖子望他。

  “你是在摸鸟蛋吗?”女孩儿歪着头,两只手卷着自己的大辫子,眨着眼对他笑,白嫩嫩的小脸蛋儿上透出两抹淡淡的红晕。

  李忠心坎儿一颤,一时间竟有些语塞。这女孩儿他认得,与他家隔了几个村子,他曾偷看过她在河里洗澡,白花花的身子,比他曾经看过的哪个女人都好看。

  李忠从树上跳下来,没意识到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在人前红了脸,他愣了愣,把怀里捧的鸟蛋递过去,讷讷地道:“你要吗?”

  女孩儿冲他一笑,伸手接过来,不无羞涩地道:“谢谢,下回我有什么好吃的也给你,你叫李忠吧,我听他们说过……”

  听女孩儿知道他的名字,李忠颇有些得意,问道:“那你叫什么?”

  女孩儿盈盈一笑:“我姓陈,叫翠英。”

  那天,李忠望着陈翠英离去的背影,一个人在河边傻站了好久。

  他心里有了人,回去之后便着意打听这个陈翠英的事儿,只打听的结果却让他颇为失望。人说这陈翠英已不是大姑娘了,说她十二三岁的时候走丢了几日,说是走丢,其实是被贼人拉进山里糟蹋了好几天,说找回来的时候身上的衣裳没一处好的。还说这陈翠英自那之后就破罐子破摔似的,成日里倒持得花枝招展的,看男人的眼神儿都带钩子。

  李忠就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失落至极,他脑子里始终忘不掉在树下仰头望他的那张俏生生的脸蛋儿,她笑得那么甜,怎么可能不是正经姑娘呢……可若真是正经姑娘……大概不会大白天的在河里洗澡吧……也许她家没地方呢,而且她也不知道会有人躲在暗处偷看……

  李忠想了好些日子,想得他五脊六兽,终于忍不住去了陈翠英他们村找她,他把她拦在了河边野地里,直问她是不是人家说的那种人。

  陈翠英没回答,只吧嗒吧嗒地掉了眼泪。

  李忠心里一下子就软了,说了几句好话也没见效,她反而愈发哭得厉害了。也不知是怎么个心思,他忽然就把她给抱住了。

  陈翠英挣扎了两下便软软地依在了他怀里。她说她是被人糟蹋过,十二岁那年她自己一人去她姨家,半路上被两个歹人捂了口鼻拉进了林子里,噩梦似的整整过了三日,才被她家里带人寻了回来。自那之后她好长时间没敢出门,外面都是说她的闲话,她光上吊就吊了三回,后来看她爹娘苦得很,才断了这念头。她想自己是被人糟蹋了,又不是不检点地勾搭爷们儿,凭啥要受人家白眼儿。便是将来没个好婆家,自己也不能苦了自己,只一辈子守着爹娘过日子便是了。

  李忠听了把她抱得更紧了,只说你放心,我信你不是那样的人,我娶你做媳妇儿,往后有人敢说你闲话,我就揍死他!

  陈翠英吸了吸鼻子,软绵绵地唤了他的名字,彻底把他的心给喊化了。

  李忠打定了主意要娶陈翠英做媳妇儿,可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跟他娘提,她娘便跟他说已给他定好了亲,对方姑娘模样儿虽不出挑,但性情是极好的,过了门儿保管是个贤惠的。

  看着他娘的欢喜模样,李忠开不了口了,他看着她娘吃得千般苦头把他们兄弟拉扯大,心里立了誓一辈子孝顺娘,半点儿不违她的意。

  几日之后李忠去找了陈翠英,一脸愧疚地把这事儿与她说了。

  陈翠英低头咬着嘴唇,好半天没言语。

  李忠攥着拳头道:“翠英,你打我吧,我对不起你,我不能违我娘的意思,她拉扯我们哥儿俩不容易……我……我对不起你……我心里有你,真的有你……”

  陈翠英摇头道:“不干你的事,我也没指望着真能嫁给你,我只要知道你心里有我就行……”

  她越是这么说,李忠越是自责难受,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沉默了半晌,陈翠英上前抱了李忠的腰,惦着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李忠身上一酥,瞪着眼望着她。

  陈翠英贴在他身上,柔柔地道:“忠哥,翠英这辈子做不得你媳妇儿了,我也不求别的,只求跟你好一场,往后我回想起来,念着有你这么个好人疼过我,我怎样都值了。”

  李忠瞪着眼傻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不……不行……我娶不了你……我……不能……”

  陈翠英道:“我早就不是干净身子了,往后嫁不嫁得人还不知道呢,便是我现在干干静静的,我也想给你,别人我谁都不想给……忠哥……你是不是……嫌我不干净,嫌我脏……”说完两眼盈盈含了泪水。

  李忠再没说一句话,抱着陈翠英滚进了一旁的草丛里。

  三个月之后,李忠成亲了。

  洞房花烛夜,他看着自己满面娇羞小媳妇儿,心里却想着陈翠英,想着自己如何对不住她,他甚至想等过个一二年,等家里环境好了,跟他娘说说把陈翠英娶进来做小,虽然有些对不住翠英,但她那么念他,大概也会同意的。

  只他没想到,两个月之后,陈翠英却是嫁了人了,还是嫁来了他们村。成亲那日他也去了,陈翠英蒙着盖头,他看不见她是怎样的表情,只当天他喝了好多的喜酒,大醉了一场。

  陈翠英因早年的事多少有人说闲话,她相公大抵也是真心待她好,成亲没两日便带着她离了村子,去外面讨生活了。

  李忠也不是拖拉寡断之人,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在郁闷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也就慢慢走出了在这段情,把陈翠英这个人锁在了心底。况自己媳妇儿吴氏又真真是个温柔体贴的,孝敬婆婆,善待小叔,对他又是放在心坎儿上疼着,伺候得无微不至,年纪轻轻的小两口,磨合了一段日子也便有了感情,他便愈发不想陈翠英了。

  没多久,吴氏有了身孕,一家人都欢喜雀跃,他娘更是日日求佛,只盼是个男孩儿。

  晚上吴氏窝在李忠怀里,撒娇说万一要是个姑娘怎么办啊。李忠搂着媳妇儿喜不自胜地道:“那咱就接着干,生他十来个,怎么着也得有一半儿小子吧。”

  吴氏笑道:“生那么多怎么养啊。”

  李忠道:“你还怕你爷们儿养不起孩子怎的,养家糊口的事儿全靠你男人了,你就只管伺候咱娘,多给我生几个娃子就行。”

  吴氏足月生下了一个女孩儿,李忠娘明显很失望,头回做爹的李忠却乐得不行,成日里抱着闺女不撒手,直劝他娘说头一个生姑娘好,将来可以带弟弟。毕竟是李家的头一个孩子,再听李忠这么一劝,李忠娘也便没了抱怨,只说这儿媳妇儿进门头一年就能生个娃子也算是好的了,好歹都年岁小,将来有的是时候生小子。

  李忠给女儿取名叫李荷花,他说女孩儿就得叫个“花”才好听,往后再有姑娘就杏花、桃花、梅花地挨着叫下去。李忠娘听了呸呸直啐他,说你这乌鸦嘴,什么再有姑娘,往后的都是小子!李忠只嘿嘿一乐,继续抱着闺女玩儿去。

  什么叫戏言成真,一语成谶,李忠算是明白了。他只那么随口一说,没想送子娘娘却似认了真,又接二连三地把杏花、桃花给他送来了。要说吴氏这肚子也算是争气了,进门四年生了仨孩子,可偏偏一儿子没有,小桃花生下来的时候,全家人一点儿笑模样儿都没有了,由是李忠娘,甚至说了让他再讨一房的话。

  李忠也就当年和陈翠英好的时候动过娶小的念头,后来陈翠英嫁人走了,这念头也就跟着消了。如今听他娘提了,他一时有些犯愣,但听她娘道:“你媳妇儿性子没得挑,做事儿也勤快,娘不嫌她别的,只我看她是没生儿子的命了,她再好,咱老李家也不能为了她绝了后。明儿我就找张婶子去,让他帮你踅摸踅摸,这回咱也不挑身家,只要是老老实实能生儿子的就行。”

  李忠扯了扯嘴角道:“这哪儿有个准儿,谁能保证谁准能生儿子啊……”

  李忠娘道:“准不准的也得娶个小的,反正你媳妇儿是生不出了。”

  李忠低着头没敢言语。

  李忠娘道:“那就这么定了,一会儿你跟你媳妇儿说去,她不是那不讲理的人,自己生不出儿子来也怪不得别人。”

  “嗯。”李忠应了一声站起来,往门口走了几步又站住,踌躇了一会儿回过头道:“娘,要不算了吧,我不想娶小。”

  李忠娘有些吃惊,瞪眼望着李忠。

  李忠只随口解释道:“再娶个人进来不还得多张嘴吗,万一也是生不出儿子的可不是不划算了……我看荷花她娘倒是挺能生的,才四年生了仨了……其实怨我,我当初不该说什么再生姑娘的话……”

  李忠娘瞪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是想说再让我等两年,等她把四丫头生下来,荷花、杏花、桃花、梅花都凑齐了,再往后就是男孩儿了?!”

  李忠不敢说“我就是这意思”,只讪讪地道:“再等两年吧,我看她下一个就能生儿子了。”

  李忠娘咚咚戳着拐棍子,骂道:“儿大不由娘,左右你是当家的了!人说娶了媳妇儿忘了娘,我还不信,如今是看明白了!你爱娶不娶!将来老李家绝了后,我大不了上地底下挨你爹骂去!你自己没儿子送终也谁都别怨!”

  李忠见他娘动了怒,噗通一声给他娘跪下了,连磕了好几个响头。李忠娘骂道:“你别给我磕,给你媳妇儿磕去,她要是能生个儿子,就是让我给她磕一个也行!”说完起身回屋了。

  李忠从小没说过一句逆他娘意的话,这回为了媳妇儿背了他娘的意,心里自责得很,胸口憋闷着回屋了。

  吴氏见相公进来,小心翼翼地道:“我听娘好像生气了,说什么了?”

  李忠见了吴氏,想起她娘最后说什么自愿给他媳妇儿磕头的话,心里扎得慌,只觉自己当真是娶了媳妇儿忘了娘的不孝子,不免迁怒道:“你说能说啥!你说你这肚子是啥做的,人家怎么咣当当全生的儿子,到你这儿就变了丫头了!头先不跟我说这胎怀着跟老大老二不一样了!敢情是哄着我玩儿呢!”

  吴氏被他忽然这么一吼,吓得愣住,忍不住吧嗒嗒掉了眼泪。

  李忠皱眉骂道:“哭!哭!你还有脸哭!你再哭我把你扔出去信不信!我再娶个小的回来你信不信!”


  (https://www.biqwo.com/dudu/76/76141/3913383.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