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 107 章

第 107 章


那林依丝见了宋三郎和王二妮如此恩爱,眼中闪过诧异的神色,她虽然知道这宋家门风奇怪,比如三个大男子竟然围着一个娘子转悠,以前她没来到宋家之前只不过以为宋家兄弟念旧,又不过是寻常男子,因王二妮美貌被迷住眼睛罢了。

        住了这几年却是大大改观,这宋家的男子个个相貌不俗,又有一身本事,难得是竟然对王二妮一心一意,这样富贵的府邸竟然只有她一个女子独大,且兄弟几个相处的和乐融融,也不见互相之间争风吃醋,真是难得的奇闻。

        只不过她心中却是呲之以鼻的,女子的本分就应该是三从四德,贞洁贤淑,就算宋家兄弟多喜欢王二妮多一点,她也不应该来者不拒,坦然接受。

        如果换做是她,会大度的为几个兄弟娶来门当户对的貌美持家女子,为宋家开枝散叶,免去外面的闲言碎语,这才是一个女子正当之为,果然乡下的女子不过如此而已。

        想到这里,林依丝眼中闪过鄙夷,心中越发对王二妮看低了几分。不过这些想法却是不会说出口,她素知宋五郎对这个长嫂,很是看重,又对几个兄弟敬重有加,何必说出来惹他不悦。

        正在林依丝思绪翻滚的时候,却是听到王二妮轻笑的说道,“这怎么行呢,三郎哥哥你的衣服只差几个收口就做完了,不过五郎的几件夏袍还没开始做呢,眼看天就热起来了,我得抓紧才行。”

        宋三郎听了,颇为吃味的说道,“媳妇,你怎么这般偏心,每年里给五郎做的衣衫都要比俺们哥儿几个要多几件,不行,俺也要。”说着说着竟然撒娇起来。

        王二妮见宋三郎一个大男人如此这般,那平时狡黠的眼中多了几分无赖的蛮横,心中好笑,“三郎哥哥,你怎么耍起赖了,林小姐还在这里呢……,竟然跟五郎争抢这些。”

        宋五郎倒是得意的笑了起来,像是偷到糖吃的小猫咪一样,笑的异常欢喜,“嘿嘿,还是嫂子疼我,三哥,你还是排到我后面去吧。”

        林依丝平时和宋五郎相处,只觉得他沉稳洒脱,遇事大方得体,一直都老成的狠,哪里见过他这般孩子气的模样,就像是遇到自己极其信任的人,可以无所顾忌的畅谈,她心中郁郁,脱口说道,“二妮嫂子,我虽不才,但是手上女红还算过得去,要是不嫌弃,就把五郎哥哥夏袍托给我吧。”

        她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个人都忽然沉默下来,王二妮诧异的盯着林依丝,心中五味杂陈,这还没过门呢,就这么着急吗?

        宋三郎看了言错愕的宋五郎和露出不悦之色的王二妮,还有一脸坚定的林依丝,心思一转,就露出狡黠的神色来,他不动神色的喝了杯茶,状似无意的说道,“俺看这行,媳妇年年忙着做针线也够辛苦的,刚好林家小姐愿意分忧,嗯……自然,五郎和林老爷是忘年之交,林宋两家也不是一般的交情,也不需要讲那些避嫌的虚礼,就这么办吧。”

        王二妮心思转了几转,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这时代远没有那么严谨的男女大防,比如什么手被碰了下还要自寻短见才能表明清白等等,相反还是很有人情味的,比如寡妇可以改嫁,女子可以有财产继承权,两个人过着不舒心,还可以和离,不然王二妮这样公然的跟着三个男子过日子,不说别的,光是那闲言碎语的唾沫星子就够淹死的了。

        王二妮又见宋五郎没有任何表示,只当默认了,虽然不知道宋五郎对林依丝是否有情,但是看着两个人那么契合,她也不能拦着人家女子献殷情不是?再说她不过是嫂子而已,有什么立场去说这事呢?这不是她早就想好的吗?怎么今日却这般的不舒服?

        几个人各有心思,都没了游玩的心情,不过一会儿就散了去,王二妮回了自己的屋,拿出准备给宋五郎做衣衫的布料针线,就让小丫头送了过去。

        宋三郎见王二妮不高兴的嘟着嘴,心中暗暗好笑,“既然不喜欢让别人做,何必故作大方?”

        “谁故作大方了,我看五郎也是愿意的,哼,谁爱做谁做去,我也不管了。”王二妮气呼呼的别开脸。

        宋三郎上前揽住王二妮的身子,把她抱在怀中,亲昵的亲了亲她的发丝,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竟然有些收不住了,“哈哈,你呀,还跟孩子一样。”

        王二妮被宋三郎笑的心里发虚,恶狠狠的拧了拧他的臂膀,“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哼,也不知道去哪里学的萧,竟然跟人合奏,想当初也不过是留着鼻涕的小孩子,如今大了,心思也大了,就开始嫌弃起我来了。”

        宋三郎听了王二妮一堆酸溜溜的歪理,笑呵呵的附和道,“嗯,就是,那小兔崽子,别看如今一副飞扬跋扈的样子,小时候为了吃一块肉,可是没少哭啊。”

        王二妮想起宋五郎小时候稚嫩的面容,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哪里飞扬跋扈了,还有小时候可没为了吃肉哭,倒是,倒是为了让我吃肉……”

        “你个小没良心的,终于想起五郎的好来了?”

        “三郎哥哥!”王二妮见宋三郎促狭的望着自己,突然红了脸颊,自己刚才是怎么了,就像一个……一个吃醋的怨妇一般。

        宋三郎哈哈一笑,“他小时候虽然比你小,对你,那可真是一心一意的好,不过就是做件衣裳罢了,何必跟他动气?俺看他见你脸色不悦,也是难过的样子。”

        宋五郎难过了?王二妮刚才光生气,哪里有注意过他的神色,她想起宋五郎小时候模样,心里觉得愧疚了起来,自己当时一心只想拒绝他的亲近,总觉得是为了他好,只是方法有点过激,真正的伤了他心。

        让他在外有家不能回,一个人孤零零的,等好容易把人盼了回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是有了功名,多少人寒窗苦读数十载不过为了榜上有名,其中的艰辛想想,也是能知道的,他那时候该是多么的难呢?

        王二妮越想心里越发的愧疚,“我自然是心疼五郎的,只是……”只是想到那面容清丽的林依丝,心里就像是有跟刺一样的难受。

        宋三郎露出了然的神色,“只是想到五弟真的要娶妻了,也许那女子就是林依丝,而且真的要远你而去,心里觉得失落是吗?”

        王二妮点了点头,“以前只觉得就是他娶了旁的女子也不会生分,只是今日我忽然想到,怎么可能一样呢?毕竟他有他的日子要过。”

        “是啊,他要管别的女子喊媳妇,要穿别的女子亲手做的衣裳,以后他的娘子会为他生儿育女。”宋三郎陈述一般的说道。

        王二妮望着窗外,沉默了半响,“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了,也是没办法,只要五郎过的开心,我就没有遗憾了。”人总是要长大的,她怎么能自私的拦住别人的脚步,宋五郎如今是官身,林依丝虽然谈不上多好的妻子人选,但是总比她要强,她可是有了好几个……,对他以后前程的名声也好听些,她如今有了这么多爱她的男子,就不要贪心了吧

        王二妮这般反反复复的想了多次,好容易把心中的情动压了下去,又如往常一般的行事,到也看不出异样来,只宋三郎无奈的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过了月余,天气越发的暖和,雪层融化,地上长出嫩嫩的青草,流水潺潺……,越发的春意盎然了起来。

        王二妮见天气晴朗,又加上宋家几个兄弟好容易都在家里,便是在后花园里布置了桌椅,准备吃个烧烤,一家子乐上一乐。

        宋家兄弟原本还有几日就都要走了,这也算是今年最后聚在一起,特别是宋四郎这一次出门,没有个一年半载难以回来,所以就属他粘王二妮粘的最厉害,还有宋三郎本来是前几日就要出发了,无奈他们要走的水路,还没有破冰,所以又拖了几天刚好赶上了今天。

        王二妮按着前世的记忆,准备牛肉,猪肉,鸡腿,还有鹿肉,兔肉等野味,用酱油,孜然,胡椒粉,糖,盐,料酒,腌制了好了,拿竹签串好,当然还少不得一些蔬菜,比如土豆片,地瓜片等

        这时代自然买不到什么竹签,王二妮都是叫仆人用刀削出来的,还有为了吃烧烤,特意找了铁匠做了个大炉子,这东西本身不难做,王二妮比划了下,铁匠就明白了。

        这铁炉子足有一米高,分了三层,用铁栏隔开,最上一层是放肉,下一层是放炭火,还有剩下的空隙自然是通风口,这高度刚好不需要弯腰,很是便利。

        后花园种的迎春花,早早的绽放开来,红的娇艳欲滴,几个孩子最是开心,来回追赶嬉戏,宋二郎看了眼虎头虎脑的宋思狄和一脸精灵古怪的宋思澐,还有年少稳重的宋思沐,满眼都是艳羡,话说,怎么这么多年了,就他还没孩子呢?

        为了这事,几个兄弟还谦让了一番,有那么半年到是让宋二郎独占了王二妮,只是迟迟没见有什么音讯。

        宋二郎想着,是不是自己真的有什么问题?要不要去找个郎中问问呢?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500/2251090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