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 100 章

第 100 章


王二妮心中难过,忍不住落下泪来,“我不知道吴掌柜到底要如何,但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大郎哥哥,无论如何,你总是要先保住身子,这么不爱惜自己……叫我如何是好?你忍心自己去了那个世界,留下孤零零的我和孩子。”

        宋大郎从来不舍得让王二妮难过,只是他心里也苦的厉害,便是把怀中的人儿越发抱紧,“媳妇,俺已经是娶了媳妇的人了。”

        王二妮心中一震,忽而想起刚才宋大郎初见自己时候那凶狠的模样,一个荒诞的想法在脑中产生,她刚进门的时候看到一个容貌和她相仿的女子,似乎面带恐慌的看着自己,并且看那穿着一点也不像是婢子,难道……,她又联想屋内还没撤去的红色喜字,不禁脸色有些发白的问道,“大郎哥哥,不会是……不会是?”

        “他们趁着俺昏迷就……那女子和你有七八分像。”宋大郎叹气的说道。

        王二妮心中一阵阵的刺痛,像是被针扎了一样,只是很快回复过来,她勉强笑道,“这又如何,你们尚未圆房,等大郎哥哥你身子好了,寻了个其他男子嫁了便是,最多,多送些嫁妆而已。”

        宋大郎把头偏了过去,那干裂的嘴唇几乎没有颜色,“俺恐怕好不了了……,俺只是担心你……”

        王二妮捂住宋大郎的唇,眼含深情,越发温柔的说道,“大郎哥哥,你会好的。”

        看这这一双带着期盼的眼神,宋大郎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开口说些别的,“媳妇,你不知道俺的身体……”

        王二妮摇了摇头,“大朗哥哥,我不想听这些,郎中说,只要大朗哥哥你按时吃药,放开心怀,总还是有办法的。”

        “可是在和牢笼一样的地方,俺又有什么乐趣?”宋大郎语气绝望。

        王二妮想起从前那么从容镇定的宋大郎,在看看如今颓废如病患一般的宋大郎,心里越发的疼痛,即使有万贯家产,失去了生活的支柱,也了无生趣,以前日子那么苦,也不见宋大郎放弃自己,到底让宋大郎回到吴家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大郎哥哥,只要你的病好起来,我们总会有相见之日的,说句难听的话……”王二妮似乎有些难以启口,顿了顿说道,“吴掌柜肯定会先离你而去,那个时候还有谁能拦着我们?”

        宋大郎听了这话猛然抬头,“媳妇,俺……”

        “我知道,他毕竟是的至亲,我只是说以后……十年,二十年……生老病死是不能抗拒的,你总有天能看到我们的宝宝诞生长大。”王二妮越发耐心的哄着。

        宋大郎好半天都没有说话,闻着怀中熟悉的馨香,那贴着自自己的面颊上点点泪痕……慢慢的渗进他的内心里……

        ***

        宋府里的槐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转眼过了五载,王二妮脱去了青涩,如今已经是个成熟风情的女人,井井有条的管理着宋府。

        继宋婉晴之后王二妮又生了三个儿子,老二宋思沐是宋大郎的儿子,老三和老四是一对双胞胎,分别叫宋思澐,宋思狄,说起这一胎竟然异卵双胞胎,老三宋思澐是宋三郎的儿子,老四送思狄是宋四郎的儿子。

        三个孩子不仅容貌不相同,性格也是各异,老二随着宋大郎,不仅长的眉清目秀,性格也是很安静,是最好带的,老三宋思狄随宋三郎从小就聪慧爱发问,唯独老四很是让王二妮头疼。

        老四宋思狄长的虎头虎脑,一双英气勃勃的浓眉,很得宋四郎的真传,不仅脑子转的快,连动作也很快,有时候稍微不注意就能从炕头上自己爬下去,吃东西的时候也是,总是一手抓着一手吃着,像个十足的小霸王。

        谁要是抢他的吃食,他就会使劲儿的嚎啕大哭,等着自己哪个脾气火爆的爹爹(宋四郎)把对方揍一顿,不过更多时候,他喜欢到处的晃荡,自从能开始学会走路开始就不断的探索,先从探索自己住的小屋。

        屏风后,博古架,到处可以看到他的身影,等大了一点,就喜欢跑到别人的屋子,后花园。

        带着宋思狄的仆妇真是苦不堪言,每日里光找人就需要费掉大半的时间,这还是次要的,主要还是担心出什么差错,要是宋思狄有个万一……,别说是磕伤了什么,就是身上有些细小划痕的也承受不住宋四郎凶狠的目光。

        这一天,几个照顾宋思狄的婢子把整个后花园翻遍了也没找到他,可真是愁坏了。

        “四少爷,你到底在哪里?”

        “四少爷,夫人马上就要来了!您快出来啊!”

        巧娘是宋思狄的奶娘,她性子向来沉静,办事很是稳当……不过今日也有点开始着急,她头疼的捏着额头,问着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小厮,“都找过了?”

        两个小厮满脸愁苦,“大爷的书房,二爷的房间……都寻过了,就是没有。”

        “四少爷平日去的地方都寻过了?”巧娘不甘心的问道。

        小厮小六子点头,却是低头不说话。

        “这可如何是好,今日是五爷归来的大日子,大伙都候着呢。”巧娘急的团团转。

        “巧娘子,俺听说五爷三年前科举中了状元。”

        提到宋五郎,巧娘满脸止不住的仰慕,“那可是,话说我们镇上八百年没出过这样出息的人物了,据说,五爷考前都没走路子,那榜眼探花之类的都早就暗中定下,文章写的再好,在有真才实学,也不过会被埋没而已,不过也是祖宗保佑,机缘巧合下圣上竟然看了眼五爷的文章,这下不禁大加赞赏,还被钦点了状元,不知道羡煞了多少旁人。”

        那问话小六子是新来的小厮,对于府里的宋五郎从来只闻其名,没见过本人,更是兴趣浓厚,“如此了不得?”

        “那是,俺们五爷不仅才高八斗,那容貌更是玉树临风,世上难寻的美男子,当今圣上喜欢,准备赐了婚事……”说道这里巧娘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是说五爷至今未娶吗?”旁边一个小丫头插嘴道。

        “嗯,至今未娶,当时大爷不是生死未明吗?几位爷几乎都是大爷拉扯大的,感情深厚……那当口五爷哪里还有心思成婚,便是直言拒绝了。”巧娘叹了口气说道。

        “那圣上没有震怒?”

        “当今圣上最是看重孝道,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大加赞赏,不日就封了了翰林院学士,前年又被外放到宁州做了知府,这已经是三载未回了。”

        “那大爷一直都没消息吗?”

        “大爷……据说人早就没了,那一年病的太厉害,吴家举了万贯之财力,也没救回来,后来就举家搬走了,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巧娘至今还记得王二妮说起这事伤心的情形。

        小六子点了点头,“据说几个少爷的名字里有个思字也是因为大爷的缘故?”

        巧娘瞪了眼小厮,“呦,你六子,你消息挺灵通的啊,是不是整日不干活竟打听这些?”

        小六子忙低下头求饶道,“巧娘子,俺平时是最守规矩的,您可不要这么说,就是俺们宋府出了这样的人物,俺自豪啊。”

        “真是油嘴滑舌的狠,怪不得平日里夫人总说你办事机灵,办事机灵就把四少爷弄丢了?”巧娘骂道。

        小六子这下是真害怕了,扑腾跪了下来,“巧娘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四少爷,那是一般人能关的住的吗?”

        巧娘想起虎头虎脑的宋思狄也是又爱又急,“唉!这五爷马上就来了,这当口跑到哪里去了?”

        ***

        宋五郎虽然官衔不高,但是谁都知道他是当今圣上的宠臣,如今外放不过是为了积攒业绩,以后好留用在京都,当真是前途无量的很。

        如今他要荣归故里,自然很多人上前奉承,想拉点关系,这不……周城镇的县太爷也不甘示弱,早早就摆了筵席等着。

        不过宋五郎早就提防,在门口就下了轿子,带着几个近身的随从悄悄的从后门入了镇里。

        宋五郎这一离开已经是三年,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当真是有种恍然如逝的心情,他气质清贵,容貌俊秀,加上自带一股上位者的威严,自然引来了不少人回头相望。

        只是他像是没有看见一样,丝毫不被影响……

        “大人,这里就是北方首富吴家的旧址吗?”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跟随在身侧,娇柔的问道。

        宋五郎点点头,曾经繁华一时的吴府已经是人去山空,只剩下破败的建筑,“是这里……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大哥的时候,”宋五郎顿了顿继续说道,“依丝,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么喊俺,就叫宋大哥就行。”

        何依丝见宋五郎注视着自己,面上飞过一丝羞涩,低头说道,“依丝不敢,要不是大人洗刷我家的冤屈……”

        “你父亲和俺是忘年之交,只恨俺……知道的太晚,不说这些了,俺们先回去吧,估计几位哥哥和嫂子都等急了。”宋五郎叹气说道。

        正待两个人离去,忽然听到某种痛苦的叫声,那稚嫩的声音像是来于孩子,宋五郎不禁停下脚步,“这是谁家的孩子在哭?”

        那随行的侍从不敢怠慢,“大人,是从墙内发出来,要不要小的进去看看?”

        宋五郎摆了摆手,“俺们且一起去吧。”

        “大人,这可不行,您是千金之躯,万一要是有个闪失……”那随从挡住宋五郎的去路说道

        宋五郎微微一笑,推开侍从,大步走了进去。

        乱草丛中,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子皱着眉头用力撑开犹如他身体一般粗的木头,那木头下被压着一个三岁多的男孩,英气眉毛紧皱在一起,紧紧的抿着嘴却是一声也不吭。

        “四弟,你可疼的厉害?”

        “二哥,俺还忍得住。”

        因为背着光,宋五郎看不到两个孩子的容貌,但是这样的感人的场景忽然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几个兄弟相依为命的情形,他的鼻子有些发酸……,立即对随从说道,“去帮下那两个孩子。”

        很快,压在下面的孩子被救了出来,只是伤势很重,腿骨肯定是折了。

        “都折了,还不哭?你是谁家的孩子?”宋五郎拿出手帕温柔的擦去男童脸上的污迹,这不擦还好……那容貌渐渐露出,浓密英挺的美貌,笔直的鼻梁,还有一双炯炯幽深的双目。

        宋五郎越看越是心惊,这模样也太像宋四郎了,“你们到底是谁家的孩子?”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500/2251091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