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 80 章

第 80 章


宋四郎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听着店小二报菜名,他本就长的英武,这下经过几年的磨练,身上更是有股说不出的慑人气息,那店小二虽然也时常遇到江湖人,但是只觉得眼前的这位很是不好惹,报完了一遍菜名,也不催促,恭敬的等着。

        诺玛见宋四郎迟迟不说话,她是个急脾气,正是饿的厉害,哪里还有顾忌,用生疏的汉语说道,“统统都上吧。”

        那店小二睁大了眼睛,“全部?”

        诺玛有些不高兴的瞪了眼店小二,“怎么?怕本小姐没钱?”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足有十两的银锭丢在了桌上。

        这银锭一看就不是中原的东西,圆溜溜的,上面还雕着奇怪的花纹,店小二两眼放光,他可是好久没遇到这么大气的客人了,忙点头说道,“好嘞,小的这就给您上。”说完就准备伸手把银锭拿走。

        只是店小二的手还没摸到银锭就被宋四郎半路拦截下来,“听她胡说,给俺们来半斤牛肉,一碟花生米,一盘芙蓉豆腐,五个馒头就行了。”

        “这……”店小二看了眼诺玛,心中暗恼,刚才说那么说话干嘛,直接接过银锭不就好了,这下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

        “宋四郎,你就让我吃这些?”

        “通通都点,你吃得完吗?”宋四郎从来都不是惯着别人的人,特别是诺玛,他更是喜欢不起来,所以说话格外不耐烦。

        “我愿意。”诺玛高傲的昂着头,一副你能怎么地的样子。

        宋四郎深深的,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为了……他真想把这丫头丢到猪圈里去,好一会儿,他才稳住心思,放柔了声音说道,“诺玛,我们这样北上,起码需要半年的时间,那路上最是需要银子,要节省一些才好,不然盘缠不够,到时候风餐露宿的,俺倒是不要紧,别苦了你。”

        诺玛把菜都点上也不过因为宋四郎对她爱理不理的,愤怒下的决定,这下见他哄着自己,只觉得比吃了蜂蜜还要甜,不自觉得露出小女儿的姿态,绞这衣袖说道,“那好吧,不过我可是为了你,你要知道……”

        不过一会儿菜就上齐了,诺玛最喜欢这道芙蓉豆腐,颜色鲜亮不说,吃到嘴里软软的很是对她的胃口。

        宋四郎吃饭很快,三下两下就吃掉了两个馒头,吃了几片牛肉,却是从来没有吃过一口芙蓉豆腐。

        诺玛看了心中甜蜜,娇声说道,“四郎你也吃啊,你是不是看我喜欢吃就让着我……可是我更喜欢跟你一起吃。”说完热烈的目光就在宋四郎身上游走。

        宋四郎皱着眉头避开诺玛的视线,看着眼前金黄色的菜肴,像是陷入了某种思绪,那一年还是在牛河村的时候,家境贫寒,宋大郎为了大家的幸福每日里省着钱给王二妮补猪脚,再好吃的东西也禁不住日日吃,看着吃的一脸痛苦的王二妮,他心疼的厉害,那天一早就跑去镇里,去了才发现兜里不过十几个铜板,只买了两块豆腐回来,宋二郎在别人家吃过豆腐,拿了鸡蛋,香葱,混着豆腐做了一道菜。

        大家吃的意犹未尽,从来都没觉得豆腐这样好吃过,宋二郎说这就是浮云楼的招牌菜,芙蓉豆腐,当然其实真正的芙蓉豆腐并不止是这样的材料,但是从此王二妮就喜欢上了这道菜,宋家兄弟都知道想哄媳妇开心,就给她买芙蓉豆腐吃,“是因为俺媳妇很喜欢吃,看到它就像是看到媳妇一样。”

        “你媳妇?”诺玛眼睛里嫉妒的火焰蹭蹭的往上冒,她咬紧牙关想要忍住那波涛般愤怒,只是显然她并不是个喜欢克制自己的人……

        只听啪嗒一声,饭桌上的碟子被诺玛扫落下来摔的四分五裂,菜汤更是污的满地都是。

        “媳妇!媳妇!你脑子里除了她就没有别人了吗?她就那么好?有比我美吗?”

        “不全然是好的,但是……是俺心上的人,这就足够了。”宋四郎斩钉截铁的说完就站了起来,“既然不想吃就赶路吧。”

        “宋四郎,我改主意了,不跟你去了。”诺玛掐着腰,不甘示弱的说道。

        “你……别闹了,俺们不是都说好了。”宋四郎不能让诺玛回去,青族长很是疼爱诺玛,这样带着满腹的委屈回去,再加上添油加醋,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如果因为他的缘故让吴昆鹏和塞族交恶,那么他之前的牺牲就白费了,他之前有很多机会逃脱,从来没有行动也是这个原因。

        这些年宋四郎在青崂山把制茶之道学了七七八八,他早就看出这是一块大肥肉,怎么能轻易放弃这样大好的机会?他可没有忘记因为没有钱让媳妇连件像样的冬衣都穿不上,连大哥的药都凑不齐……,他并不惧怕贫穷,但是他舍不得让身边的人受苦。

        之前因为吴昆鹏的栽培恩德是不能跟塞族人闹翻,现在委曲求全这么久,为了自己那就更不可能放弃,只有让诺玛知难而退,自己主动放弃才是,这次好容易把她说动一起北上,到了家里他自然有办法……,但是现在绝对不能半路出岔子了。

        “俺早就跟你说过了,俺们汉人成婚必须是要父母允许,俺父母早亡,这婚事自然是大哥做主,只要你哄的他肯点头,俺就立即和你成亲,怎么?你对自己没自信?你不是总说自己美貌无双,多少汉子求着你,那都是吹的吗?”宋四郎脑子飞快,马上想出对应之策来。

        “我当然有自信。”诺玛明知道宋四郎在激自己,但她的骄傲不让她低头。

        “那好,俺们快点赶路。”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就到了十月份,王二妮身子恢复的很好,已经和常人无异,她这几个月都在家躺着很是无聊,这下能动了自然想出去玩。

        宋大郎依然是很忙的脱不开身子,自然是不能陪着她,宋三郎又去了外地,就剩下宋二郎一个人,只是如今正是秋收之际,宋二郎也轻闲不下来,王二妮想反正都是出去透透气,跟着宋二郎去田里看下秋收也是件好玩的事情,这才说服了宋二郎,这一日坐着马车去了自己地里。

        宋婉晴如今快一岁了,是的,几个兄弟还是拗不过老大,最后宝宝的名字还是按宋大郎的意思叫婉晴,如今的宋婉晴长的粉雕玉琢的很是可爱,她兴奋的靠在母亲的怀里看着马车外的景色,时不时指着那些红了的丹枫,黄了的白桦树叶呜哇乱叫,“啊呜……斯斯。”

        “婉晴,你也很高兴出来玩吗?”王二妮亲了亲孩子的面颊,柔声的问道。

        宋二郎看着王二妮露出心疼的神色,“媳妇,委屈你了。”

        “什么委屈?”

        “要不是俺压在你上面……,你也不会受伤躺了大半个月。”那件事情宋二郎一直很内疚。

        “二郎哥哥,你又在说什么,那种情况下,身体又不受控制,再说我现在都好了,不然你摸摸?”王二妮说完就抓起宋二郎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还像模像样的使劲儿揉了两下。

        宋二郎这老实的孩子,哪里受得住这个,脸马上就红了,急忙抽回手说道,“媳妇……俺知道你现在好了,婉晴还在看着呢,多不好。”

        王二妮本就是逗着宋二郎,这下见他窘迫的厉害,那脸红的……忍不住哈哈一笑,“二郎哥哥还是你好玩,不像三郎哥哥,坏死了。”这要是换成宋三郎,别说是脸红了,估计还会意犹未尽的多摸两下。

        “三郎他是……其实俺听羡慕他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宋二郎摸了摸被王二妮亲的地方,有些傻傻的说道。

        王二妮饶有兴趣的把脸凑了过去,在宋二郎的耳边悄声的问道,“二郎哥哥,你想怎么样?”

        宋二郎脸更红了,只觉得今天的王二妮真是像被宋三郎附体一样……但是他竟然也不讨厌,“没想怎么样.”

        王二妮像是诱惑人犯罪的撒旦一样,轻添了下宋二郎的耳垂,低低的说道“你说吗,只要你说出来,我就都满足你,是要在马车上还是要在……”

        “别说了。”宋二郎马上跳开,想要努力稳住那急促的呼吸,只是脑中却自然的浮现那些让他难以忘记的艳丽场景,喉咙发紧的厉害。

        王二妮看宋二郎真是动了情,决定暂时放过他,毕竟就算她真有胆子做什么……女儿还在跟前呢,她心中有了别的主意。

        很快他们就到了目的地,王二妮看着一望无际的金色稻穗海洋,只觉得心旷神怡的不行,“二郎哥哥,这都是我家的田地吗”

        宋二郎看着王二妮吃惊的表情,不禁露出骄傲的神色,“嗯,看见那边的山头了没?到哪里都是咱家的地,今天收成很好。”

        这一刻宋二郎少了几分的腼腆憨厚,更多的是充满自信的风姿,整个人如一颗发光的宝石,神采奕奕,越发衬托的面目俊朗。

        王二妮越看越觉得喜欢,忍不住对着宋二郎说道,“二郎哥哥,你低头。”

        “啊……怎么了?”宋二郎虽然不解还是乖乖听话的低下头,以为王二妮嫌自己太高而听不清她说话,二米的个头和一米六的个头……那差距确实是有些不和谐。

        王二妮吧唧在宋二郎脸上亲了一口,“我觉得二郎哥哥,你真厉害。”

        宋二郎呆了呆,却是没有想到在母亲怀抱里的宝宝也学着母亲的样子,伸长了脖子在宋二郎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宝宝像是做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亲完就咧开嘴笑了起来,“啊……啊……呜……”

        “二郎哥哥,你看,婉晴也觉得她爹爹很厉害。”

        宋二郎好半天才摸了摸脸颊,脸又红了起来,他看了看跟随而来的丫鬟婆子,不好意思的说道,“媳妇,叫人看见了。”

        王二妮但笑不语,他们在田地边的平地上铺了布,又摆上食物,两个人带着孩子坐在上面,轮番都弄孩子,很是玩了一阵。

        不过一会儿,宋婉晴就困的睡了过去,王二妮把孩子抱给了奶妈,叫她放到马车内,别是在外吹了风。

        “二郎哥哥,我想去走走。”王二妮见奶妈把孩子抱走蹭在宋二郎身边撒娇一般的说道。

        “去哪里?”

        “那边不是有个小溪吗?”王二妮指了指远处山旁的一条河流。

        “那么远?媳妇,俺骑马带你去吧。”

        “也好,我从来都没有骑过马。”王二妮眼中闪过狡猾的神色。

        宋二郎马骑的很好,王二妮稳稳当当的侧坐在马背上,看着四周飞逝的景色,只觉得心旷神怡,很是舒服。

        “媳妇,到了……俺抱着你下来。”不过一会儿两个人就到了山脚下的小溪边。

        王二妮靠在宋二郎的怀里,没有一点要下马的意思,她的手不老实的上下滑动,不过一会儿就伸了进去,那坚硬的胸膛,如丝绸般的触感,都让她很是流连忘返,“二郎哥哥,你刚才在马车上还没告诉我,你想过什么?”

        宋二郎温香软玉的抱在怀里,本就有些把持不住,这下见王二妮温柔的爱抚着自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媳妇,别乱摸。”

        “怎么,不让摸吗?”王二妮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色女人,但是这样新奇的反串却让她有种异样的兴奋。

        “不是……俺们快下去吧。”宋二郎身体僵直,呼吸急促的忍受着那可爱的小手在胸口游移。

        王二妮靠着宋二郎,在他耳旁吹了一口热气,“你还没告诉我呢,你想过什么?是不是在马背上?”

        宋二郎脑袋翁的一声,脑中不自觉的浮现王二妮衣衫半解,露出丰润的酥胸,而自己则深深的埋入那那紧束的通道内,随着马匹的移动奋力冲刺……,这也太冶艳了些。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500/2251093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