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 37 章

第 37 章


“小兔崽子,敢忤逆你爹?谁给你的胆子?”门外传来王父暴怒的吼声。

        王二妮心中一沉,知道今天是指望不了王大川了,心中的绝望如潮水一般的涌来。

        “爹,姐姐现在已经是宋家的人了,你这绑着她是要干什么?”王大川不甘心的问道。

        “你懂个屁,她就是嫁了十次八次,也是俺女儿,你以为你爹乐意这么干?还不是为了你的前程,为了俺们王家。”

        “俺不稀罕这样的前程!”

        “兔崽子,反天了!”

        几声痛苦的呻吟传来,然后是一片寂静……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人高马大的王父拽着脸上青了一块的的王大川走了进来。

        “死丫头,知道哄着你弟给你松绑了是吗?这嫁人之后就是不一样了,会使心眼了!”王父显然气的不轻,进了屋子二话不说上前甩手就是一耳光。

        王二妮只觉得眼冒金星,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神来,口中腥甜,知道这是被打出了血……,她眼中迸发出刺骨的恨意,“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爹?把自己女儿卖给五个男人做共妻就算了,这还要继续转手卖了?根本就是个禽兽!”

        王父的怒意在一次被挑起,他卷起袖子,大耳光就要呼过去,却被身后的人拽住了衣衫,“他爹,别打了,二妮脸都肿了,这几天路上要是退不了肿……人家未必能看上。”

        闻讯而来的王母苦着脸,低低的哀求道。

        “都是你生的好女儿,瞧瞧,这是跟爹说话的样子吗?”

        “二妮也是糊涂了……,他爹,马上就要天亮了,要不你去睡会儿?”王母轻声哄劝道。

        “嗯,你在这里给俺看好二妮,听见了没!”

        王母忙点头,“知道了。”

        王父终于消了怒意,也实在困极,拽着已经一脸呆滞的王大川去了东屋休息,只等天亮就出发。

        时间像是回到了王二妮成婚之前的那一夜,她也是被这样绑着,王母守在身旁,只是这一次不同于上次,她的心境已经是大为不同。

        “娘,我求求你,你就不能放我走吗?”王二妮试图用那么丁点可怜的亲情说服王母。

        王母避开了王二妮的视线,过了好一会儿才干涩的说道,“二妮,娘知道对不起你,可是谁叫你是个女人呢?咱们女人就是命苦。”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只要你肯放了我,娘……你还是我娘吗?”王二妮目光恳切。

        一滴眼泪滚落下来,滴在破旧的棉被上,王母抬头,“二妮,是娘没用,有什么法子?你爹说了,你大伯在一家富户做管事,他们家大管事的儿子是个……一直寻不到媳妇,让俺们把你嫁过去。”

        王二妮听到这里心里陡然一凉,冷笑着说道,“不会那人刚好是个傻子吧?”

        “不,傻到没有,就是说身体不好,常年躺在床上。”

        “那就是个病秧子!”

        “……二妮,你大伯说了,他家有钱着呢,只要你嫁过去之后生个一儿半女的,你后半辈子就不愁了,那吃饭睡觉有人伺候着,绫罗绸缎随意穿用,这可是别人求之不来的呢。”王母想到这美好的生活,眼中闪现着憧憬的神色。

        王二妮心中越发的冷,一针见血的说道,“大伯知道我嫁过人了吗?”

        王母有些无措的低下头,“这……到没有”

        “看来这都是你和爹爹一厢情愿吧?”

        王母紧紧的握着拳头,忽而抬头,脸上带着异样的坚定,“二妮,俺去接你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你爹有这样的打算,他也是刚跟俺讲的,到如今,你还是死了回宋家的心吧,你娘这一辈子,每日里睁了眼就想着怎么糊口,坐月子不到三天就下地干活……,每日里拼死拼活的,日子却是越发的艰难,如今有这样好的一个机会,娘不能放弃,为了你弟,娘也绝对不能放弃。”

        王二妮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王母如今是下了狠心了。

        早上鸡刚刚叫,王家雇来的骡车就进了院子,王父搬了行李上去,一家子都坐上了骡车,在清晨迷雾中,开始一天的行程。

        两天路程,王父怕王大川再生出放走王二妮的举动,不仅紧紧的盯着不说,连两个人说话都不让,王二妮被困在马车内,双手捆绑,连嘴都给堵上了,弄的王二妮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两日后的傍晚,几行人终于来到了东平州县城,王父也是有心眼的,他也担心宋家几个兄弟追过来,就跟众人说他们去洛城,其实他真正的目的地是东平州。

        ***

        “这就是二妮侄女?”一个容貌和王父颇为相似的男人走了进来,盯着王二妮和煦的问道。

        王母立即站了起来,笑的献媚,“对,这就是二妮。”

        “弟妹,你坐坐。”王强示意王母坐下,细细的打量着梳洗打扮完毕的王二妮,只觉得虽然看起来幼小,但是皮肤白皙,五官娟秀,端的是一副好容貌,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王母见王强露出一副满意之色,忙说道,“二妮这容貌在俺们村里可都是出挑的,她性子也柔顺,就是打着灯笼也寻不到。”

        “多大了?”

        “到了今年六月就满十五岁了。”

        “看着就是有些小……也罢,大管事早就等急了,择日不如撞日,一会儿俺叫丫鬟送东西过来,你给她穿戴一番,今晚上就把亲事给办了。”说完又对着二妮说道,“二妮啊,你别怕,以后有大伯在呢。”

        王二妮低头,轻轻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王强只当王二妮害羞,也不多说,叮嘱了一番就出了门去。

        说是办了婚事,其实也不过就是穿了喜服,行了大礼,算是了事,因为新郎体弱拜堂都是其他人来代替,不过一会让王二妮就被带进了洞房。

        众人退去,装饰清雅的屋内只剩下王二妮和卫城阳,王二妮借着灯光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约莫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身材瘦弱,脸色是病态的黄色,双颊凹陷,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盯着俺看什么?还不赶紧伺候爷安寝,你娘没教过你?”卫城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刻薄的说道。

        王二妮点了点头,急忙上前准备伺候着脱衣,却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裙角,直直的跌落过去,刚好压在炕头上的卫城阳。

        卫城阳只觉得浑身被压得疼,怒骂的吼道,“贱人,你不是弄死爷?”说完就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没有一丁点的怜香惜玉。

        一直在屋外守着的两个丫鬟急忙涌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愣,“少爷,这是怎么了?”

        卫城阳呼吸急促,显然很不舒服,他气急败坏的吼道,“闻香,把这贱人给拖走!”

        “少爷……这,今日可是洞房花烛夜……”闻香语气虽然一副犹豫之色,但是眼中却闪着幸灾乐祸的神色。

        王二妮害怕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大红色锦绣喜服上,都是泪痕……“少爷,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呜呜。”

        卫城阳见王二妮擦了鼻涕的手摸向自己,那指甲上还有淤泥没有洗净,心中一阵恶心,本就听说是个乡下丫头而不喜的心情更加的加重,毫不犹豫的一脚踹了过去,只是因为久病力难免不足,但还是让王二妮翻倒在地上,“脏死了,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乡下丫头,你以为就这样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想得到美!闻香,你聋了吗,赶紧给爷拖走!”

        “可是,要是大管事问起……”

        “爷要是被气死了,还要这冲喜的媳妇干什么?”卫城阳说道后来,竟然大声的咳嗽了起来。

        闻香不敢怠慢,忙使了眼色,让旁人把王二妮扶走,又到了热茶过去,卫城阳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见闻香体贴温柔,难得露出笑容来,“还是闻香你体贴。”

        王二妮低下头心中恨意汹涌,面上却是不显,一副惧怕恐惧的模样,好一会儿才在丫鬟的扶持下颤颤抖抖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到了走廊,那丫鬟显然也是有心安慰道,“少夫人,少爷虽然名为大管事的儿子,但是那也是因为少爷从小体弱多病,依云山道士所言,要养在生养繁多的大管事名下而已,实际上是府里的三少爷,身份不同凡响,少夫人既然嫁了过来,就是正经的夫人,以后还要少不得费些心思,牢牢抓住少爷的心才是根本。”

        王二妮仔细打量了丫鬟两眼,“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鬟微微一笑,“奴婢清圆。”

        “以后还要蒙你照顾了。”王二妮诚恳的说道,这一刻的她,双目清明,语句清晰,哪里还有刚才在屋内的时候的笨拙呆傻的模样。

        过了几日,那卫城阳似乎对洞房那一夜记忆犹新,只把王二妮当做空气一般,丢到了偏院,连看都不看一眼,王二妮出身低微,又是冲喜的,自然也没有人关心。

        ***

        过了年后,天气渐渐的暖和起来,这一日,阳光明媚,名扬客栈门户大开,小二耷拉着脑袋,打着瞌睡,忽然听到细若蚊声的声音。

        “小二……”

        那小二精神一振,睁开了眼睛仔细打量,只见眼前的年轻男子,瘦弱的身材,脸色黝黑,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客官,您是要住店还是要打尖啊”

        “我听说,你这里隔了两天就有骡车去林雪州县的周城镇。”

        “对,不过您来晚了,要等到明日早上才有,这不,坐在那边的几位客官也都是去周城镇的。”小二指了指作为大厅内吃饭的几个人。

        只见靠近窗口的位子上,坐了几个人粗布衣衫的汉子,见小二说着自己,那其中有个男子抬头望了过来,长的是一派刚毅,眼中露出锐利的目光来。

        “那我住到明天早上,给我开个房间吧,多少钱一夜?”

        “好嘞,您是要上等房还是中等房……”

        看着瘦弱的年轻男子被小二领着去了楼上,那靠在窗口吃饭的其中一个年轻男子说道,“大哥,那明明就是个小娘们啊,脸上抹着炭灰,还以为别人看不出来!”

        博驲皱了皱眉头,“闭嘴!不该你管的事情少管!”

        “得得,俺不说,吃饭还不行吗?”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500/2251098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