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 19 章

第 19 章


王二妮见宋三郎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也就没追问下去,只是心里却是百转千回的感动的不行,就是放到现代,做老公的也不一定能为老婆守着一夜不睡,从这点上说来,宋三郎还真是极疼王二妮的。

        “三郎哥哥,你吃……”对着只有一碗的豆花,两个人推来推去的,互相谦让。

        “俺不饿,媳妇你吃,要好好长身体。”宋三郎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强忍着饥饿说道。

        这种对话不知道每天要上演几次,到了后来王二妮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泰然处之了,她见宋三郎坚持,盛了一勺豆花递到了宋三郎的面前,“三郎哥哥,给!”

        宋三郎见王二妮难得这么主动,再加上本就饿的慌,一股食物的香味扑来,哪里还忍得住,一张嘴就吃了下去。

        王二妮白皙的脸颊上绽放开如花般的笑意,又盛了一勺递了过去,“好吃吧。”

        宋三郎连吃了好几口,虽然心里很是窝心,但是毕竟是大庭广众的,也不好总是这样,他抓住王二妮的手说道,“媳妇,你看……都看着俺们呢,想喂俺吃饭,等回家的,让个你喂个够。”

        那促狭的眼神让王二妮红了脸颊,她左顾右看,果然有好几个人正偷摸的打量着他们,哎哎,一激动就忘记了这是古代。

        宋三郎见王二妮红了脸,瞪着自己,俏生生的模样,要多可人就多可人,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电流划过,酥麻的不行,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害羞了?”

        王二妮转过头不理他,跟摊位的老板又要了一个勺子和空碗,把豆花一分为二,留了份小的给自己,多的那份推到了宋三郎的跟前,“三郎哥哥,你快吃,吃完还要去买布,我想家了……”没想到就出来这么一会儿,她就开始想念起宋家那温暖的屋子。

        本就不多的豆花很快吃的见了底,王二妮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这模样看的宋三郎一阵心疼,“没吃饱吗?在来一碗吧。”

        王二妮赶忙阻止,“我吃饱了。”说完还真有其事的拍了拍肚子。

        “别担心,三郎哥哥这里有钱。”宋三郎安抚的说道。

        那摊贩的老板看着这对小夫妻俩让来让去模样,噗嗤一笑,“这位小娘子就坐下来喝一碗吧,算俺送给两位的。”

        宋三郎并不是个迂腐之人,讲究什么不食磋来之食,相反他是一个脑子相当活络和聪慧的人,很是能屈能伸,他急忙鞠躬谢道,“多谢大哥了。”

        那摊位老板也是爽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俺是看你们两个实在恩爱,想当年俺家那口子在的时候……哎哎,不说了。”

        宋三郎很是能说会道,和摊贩老板谈论起来,不到一会儿就知道了老板姓展,也是从他们牛河村里出来谋生的,两个人一下子就觉得亲近了很多,开始称兄道弟的,王二妮连吃了两碗的免费豆花,吃的都不好意思了……宋三郎才站起来辞别,那老板似乎和宋三郎谈的很投机,特意嘱咐下次进城,一定要过来吃豆花,还夸了王二妮,“三郎兄弟啊,你这媳妇模样可真是俊俏,看着又是贤惠的,真是好福气。”

        说的王二妮在一旁也不好意思了起来。

        那宋三郎听了脸上露出自豪的神色,只是嘴上却谦虚的说道,“展大哥,客气了。”

        两个人吃了一顿热乎乎的早饭,精神抖擞,连走路都快了起来,不过一会儿就到了昨天那个布庄。

        这布庄里似乎专做一般百姓的生意,店面摆放的大多数都是粗布……最好的布也不过绵软的松江棉布,像是丝绸和锦布,娟之类的,见到见不到。

        “媳妇,俺看着花色不错,就买这匹吧。”宋三郎抓着一个石榴红的松江棉布说道。

        王二妮却是摇了摇头,她本就不同意光买她的,这石榴红买回去,也只有她能穿,她的想法是要给几个兄弟都做一身新衣服,“不好……我看这月白的不错。”

        “媳妇,这是做亵衣用的。”宋三郎好笑的提醒道。

        王二妮想了想,“三郎哥哥,我们的钱够买多少布的。”

        “别担心,大哥给的钱够买一匹宋江棉布了,还能剩些呢。”宋三郎以为王二妮担心钱的事情,解释的说道。

        “那一匹布能做几件衣服?”王二妮继续问道。

        虽然宋三郎从来不做针线活但是这点常识还是有的,“能做五六件吧……怎么了?”宋三郎越发觉得王二妮问的奇怪。

        王二妮听了脸上绽放开笑意来,眼睛亮晶晶的,“那我们买一匹宋江棉布,一匹粗布,钱够吗?”

        “够是够,可是买粗布做什么?”

        “我想给每个人都做一身冬衣,绵软的棉布做内里,然后粗布做外面。”王二妮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宋三郎呆呆的站了好一会儿,表情从震惊慢慢的变为温柔,最后变为醉人的笑容,手上紧紧的握住王二妮的,“媳妇,委屈你了。”

        王二妮在宋三郎注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背,“大家都很照顾我……,我也想为家里人做点什么,怎么能光做自己的。”

        如果不是在布庄里,人来人往,宋三郎真想狠狠的吻住那可爱的人儿,他握住拳头,克制着这念头,直到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说道,“不能光买布,还有新棉花呢。”

        王二妮焦急的问道,“那钱不够了吧?”

        宋三郎拍了拍胸口,含笑的说道,“不要告诉大哥他们,其实俺这里还有些钱。”说道这里一副自得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一样可爱。

        “啊……三郎哥哥……”原来不仅女人喜欢攒私房钱,男人也一样啊。

        两个人满载而归,宋三郎抱着两匹布,王二妮提着新棉花,高高兴兴的模样,就像是要过年一样。

        正在两个人高兴着的时候,忽然从路口出来了几个陌生人,王二妮定睛一看,心中咯噔一下的。

        原来堵住他们去路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晚上那帮住了一个通铺的人,那带头的汉子脸上带着狰狞的疤痕,好认的很。

        宋三郎把王二妮护在了身后,笑着说道,“几位兄弟,这是何意?”他心中暗暗着急,这十里八乡的也没出过什么打家劫舍的事情,怎么偏偏叫他们给遇上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那疤痕男见宋三郎的笑模样,心中一愣,不禁觉得这个人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能这样的镇定,也是个少见的汉子,不过今天……“兄弟,看你也是个人物,俺不说废话,把你家小娘子留下,就留你一条活路。”

        正如宋三郎担心的一样,这帮人果然是看上了王二妮的姿色,也是他太大意了,这一会儿他们已经走到了山中,别说附近,就是十里地内也不见的有人,只是……就算是死,也不能把媳妇给了这些强盗。

        宋三郎下了决心,对着王二妮悄声说道,“媳妇,一会儿俺冲过去,那时候你就跑使劲的跑。”这几个人一看都是有些本事的,他一个人根本就不是对手。

        “不要,三郎哥哥……”王二妮眼中闪过倔强的神色。

        这一刻宋三郎的表情从来没有的认真,“听话,你在这里俺会分心,到时候谁也跑不了,你赶紧回去给……展大哥报信,他家住在二里胡同里。”

        王二妮知道自己在这里也确实是拖累,他们刚出了镇里不到几个小时,与其回家求救还不如会镇里快些,只是……“他会来帮我们吗?”毕竟只是一面之缘而已。

        宋三郎这些不过都是托词,他只是胡乱找些借口让王二妮跑掉而已,他知道如果单单的是让她一个人跑,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会的,你要听话,不然就是拖累俺了!”

        王二妮眼中含着泪珠,无声的点了点头,宋三郎心里一阵放松,怜惜的摸了摸她的发丝,“媳妇,你一定要好好的。”

        两个人商量完,宋三郎对着那疤痕男子说道,“这位大哥,俺这里有话对你讲,能否让俺过去?”

        那疤痕男子料定宋三郎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你想说什么,就过来啊,怎么像一个娘们一样扭扭捏捏的。”

        他的话引得身后的几人哄堂大笑,宋三郎也不恼,依然是带着笑容走了过去,就在他接近疤痕男的同时,把藏在袖口的匕首送了出去,狠狠的插入了男子的胸口,随着一声惨叫声,男子和宋三郎一起倒在了地上。

        “跑!媳妇,你快跑……”

        王二妮看着宋三郎死死的抱着男子的身躯,还不忘对着自己喊,心里撕裂一般的疼痛,只是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拼劲全力跑了出去,心中拼命的默念道,三郎哥哥,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妈/的,这家伙耍诈,大哥,你没事吧”那瘦小的男子,拉开宋三郎的身体,大声的询问道。

        那疤痕男子没料到宋三郎竟然来这种破釜沉舟的招数,也是他刚才笑嘻嘻的让他失去了防备,“哎呀,疼死了,你们一帮都干嘛,快去追那个小娘子啊,老子欠春香楼的银子,就靠她还了。”

        宋三郎死死的抓着疤痕男子,任是那瘦小的男子如何拉扯也不放开,几个人又是踹,又是拉扯,才好不容易分开……,宋三郎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失去了知觉。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500/225110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