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 11 章

第 11 章


宋四郎这个后悔啊,因为昨天抓了只兔子,两个人实在饿的厉害,扛不住给烤着吃了,早知道媳妇喜欢,在饿也得留下来啊,他暗自下决心等忙完秋收,就多把心思用在打猎上,以前是没什么可愁的,家里有地,生计又有大哥操心,总之饿不着他,但是现在不行了,有这样一个俏生生的媳妇在,怎么看着怎么喜欢,媳妇那头上到现在还素净着呢,连个首饰都没有,怎么也要……弄个桃木簪,不对……弄个银簪。

        媳妇要是看到银簪一定会很高兴吧?那天晚上自己确实有些鲁莽了,也不知道还生不生气呢?可是刚才又冲着自己笑,还对着自己说话,应该是不生气了吧?想到这里宋四郎瞄了眼王二妮。

        王二妮见宋四郎朝着自己望了过来,对着他笑了笑,夹了块鱼肉过去,“四郎哥哥,你也吃,在外面受苦了。”

        那灿烂的笑脸,竟然让宋四郎有些不知所措,他急忙低下头避开王二妮的视线,只是耳根发红,他抓着裤子的手紧了又紧,低声说道,“你……也吃吧。俺在外面一点都不苦。”那个向来都是横冲直撞,无所顾忌的人宋四郎在这一刻就是钢铁要绕成了指柔。

        “怎么会不苦呢,你看这胳膊上,待会儿吃晚饭让大郎哥哥给你上点药吧。”王二妮关心的说道。

        宋四郎这个美啊,心里软的都在冒泡泡,看看这媳妇多会关心人,他装作毫不在意,豪爽的说道,“就这点伤口,根本不打紧,下次给你抓几个兔子回来吃。”

        “不要了。”王二妮连忙摆手。

        宋四郎脸上尴尬……“怎么?”

        “那么辛苦的抓来的猎物还是拿去卖了吧,补贴家用,你看两只野鸡还卖了十几个铜钱呢,那兔子应该比野鸡贵吧?”王二妮觉得拿这种辛苦抓来的猎物吃,有些奢侈。

        宋四郎的脸色立即缓了下来,“俺们男人打猎赚钱就是为了养自家的女人,连你吃的都顾不上,还要俺们这些男人干什么?给你就吃,别心疼。”

        宋二郎点了点头,温和的说道,“四郎说的是,媳妇,你要是喜欢,到了冬季不忙了,天天抓给你吃。”

        王二妮看着这一双双真诚的,带着情意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只是心中却是火热了起来,他们对她真的太好了……怎么办?好像越来越喜欢这样相处的日子了。

        “行了,都别盯着媳妇了,她害羞着呢,快吃你们的饭,媳妇,你过来,俺带你去换药。”宋大郎见王二妮有些怯场的摸样,忙解围的说道。

        宋二郎一惊,“媳妇怎么了?”宋四郎也关心的抬头望着宋大郎。

        宋大郎说的风淡云轻,好像在说什么无伤大雅的事情,“没什么大碍。”说完拉着王二妮进了屋子。

        宋二郎和宋四郎哪里还吃得下,两个人飞快的把自己碗内的饭吃光,又火速的收拾了下,就进了屋里,,只是刚走到炕沿,两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那白皙的皮肤展现在阳光下,宋大郎却低着头,一耸一耸的……这姿态,说是上药谁信啊?两个人双眼通红,几乎是冲的一样跑了过去。

        宋大郎似乎早就有料到,头也不抬的说道,“媳妇害羞,你们都进来干什么?”

        宋二郎搔了搔头,“媳妇这是怎么了……”忽然他就不说话了,原来他发现王二妮那小腿正有些紧张的颤抖,显然自己的举动有些鲁莽了。

        宋四郎耐心有限,很快就炸毛了,“他奶奶个熊的,大哥,媳妇到底是怎么了?谁伤着她了?”

        宋大郎被缠的没办法,“给五郎咬了一口。”

        “哪里?”宋四郎脱了鞋子爬了上了炕,只是宋大郎的动作更快,抹完药膏,就把衣襟给掩上了,又温柔的给王二妮系上了绳子。

        “五郎怎么咬了媳妇?”宋二郎奇怪的问道,他知道宋五郎向来听话,怎么会咬人?

        王二妮终于受不了,她都快羞死了,这帮人还问个没完没了,她委屈的看了眼宋大郎,扑了进了他的怀里,把头埋了起来,似乎这样就能把自己藏起来一样,“二郎哥哥还有四郎哥哥,都不要问了,羞死人了。”

        宋大郎软香温玉在怀里,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他爱怜的亲了亲王二妮的鬓角,“好了,好了,俺们妮妮不羞了,你们都听见了?别问了。”

        王二妮在宋大郎怀里,动了动身子想要抬头,忽然间顶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这不是……,刚才上药的刺激果然很大……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王二妮挪了挪屁股,别是压坏了吧……电视上不都是演着,男人男性哪里最脆弱,很容易受伤。

        只是她不知道这个举动反而增加了宋大郎的痛苦,那柔嫩弹性的小pp磨蹭着他,鼻子里都是小丫头特有的体香,宋大郎心中暗叹,真是越来越忍不住了,也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能长大……

        “具体的事情俺不清楚,五郎可能是把媳妇确认成娘了……然后就……”宋大郎解释到这里,也是有些难以启齿,但是在两个兄弟炯炯有神的目光中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总之媳妇的胸被咬了。”

        宋二郎这个心疼,盯着王二妮恨不得马上扒开那衣服看看到底成什么样子了,不过有人动作比他还快,宋四郎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抢过王二妮,放到在炕上。

        王二妮正害羞呢,忽见黑影袭来,随即就是天旋地转,然后一阵凉意从胸部传来。

        女孩粉嫩白皙的胸部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只见那左边的小红豆旁边有一圈红痕,贝壳一样的形状明显是个牙齿的痕迹。

        “他奶奶个熊的,五郎这小子真是欠揍!”宋四郎只觉得那红痕如此的刺目,让他心生怒意,要是宋五郎在旁边,说不定已经被他按在炕上,狠狠地打了屁股,其实他也不想想,就在几天前他还不是,不顾王二妮的恐惧硬来呢。

        宋二郎这老实人也是心疼了,不住的说道,“五郎这孩子,怎么也不知道下嘴轻点,媳妇,还疼不?”

        王二妮这一天被人扒了三次的衣服,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哇地哭了起来,她也是有羞耻心的好不好,这帮人真是……“大郎哥哥……”她又看了眼左边的宋四郎和宋二郎,“二郎哥哥,四郎哥哥,我想穿衣服,羞死了。”

        这哭声弄的宋四郎手足无措了起来,他第一次恨自己动作太快,想帮着王二妮把衣服穿上,只是他哪里帮别人穿过衣服,还是这样一个小丫头,那手上坚硬的茧子,磨得王二妮更疼了。

        “四郎,你能轻点嘛?算了,还是俺来吧,媳妇,不哭啊……这就给你穿上。”还是宋大郎手巧,那是啊……这是一双连衣服都能缝的手啊,他动作轻柔并且快捷把衣服给王二妮穿上。

        到了晚上宋三郎和宋五郎回了家,看到打猎回来的两兄弟很是高兴,几个兄弟说说笑笑,饭桌上难得有了肉菜和酒。

        在夕阳即将落下的余晖中,王二妮和这一家人围坐在放在院子内的饭桌上,听着宋四郎讲诉着捕猎的过程,听的津津有味,毕竟从来没有经历过,但是又止不住的心惊,原来打猎是这么危险的事情,她心里一会高兴,一会儿又难过,思绪复杂,忍不住想,如果这里几个男人都是哥哥就好了……或者自己只是嫁给其中一个?

        宋三郎给几个人倒了酒,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王二妮的小碗里倒了一点,笑着说道,“媳妇,你也喝喝看,这是大哥自己酿的米酒,不醉人。”

        王二妮诧异的看着宋大郎,目光中自然带着崇拜,“大郎哥哥,你会酿酒?”这也太有才了吧,不仅饭菜做的好,还会缝衣服,做家务,现在更是会酿酒,她真怀疑他什么有不会的?

        即使沉稳如宋大郎,还是在王二妮崇拜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和满足感,只是面上却没有显出来,平静的说道,“都是一些小事。”

        “大哥还会认字呢,是俺们村里唯一会的,要不是爹娘去的早……”宋五郎说道这里神色一黯。

        这下王二妮是更吃惊了,要知道在古代大多数都是文盲,只有少数人会一些,只不过这话燃起了她的学习欲,“大郎哥哥,我也想想学,你能教我吗?”

        宋大郎眼中闪过一丝痛楚之色,只不过一瞬就消失不见,“这事以后再说吧。”

        宋家几兄弟对王二妮的要求向来是有求必应,特别是宋大郎虽然面上严厉,但更是体贴入微,几乎是无微不至,王二妮没有想过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他会拒绝……,这还是她第一次恳求,忽然觉得有些尴尬和脸红。

        宋三郎坐在王二妮的旁边,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发鬓,“媳妇乖,识字很辛苦,别学了嗯。”

        宋大郎看着王二妮的神情,眼中闪过心疼,只是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暗叹了一口气,举起了酒杯,对着众人说道,“二郎和四郎辛苦了,还有三郎和五郎也是……还有你媳妇,你做的很好,俺希望俺们一家子一直都这么的和和睦睦的,正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现在还有这么好的媳妇在,更是没有什么遗憾的,俺们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几个人都端起了酒杯,碰了酒杯,大声的应了一声,随即就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宋四郎最是豪爽,好像不过瘾,换了个粗瓷大碗,又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乳白色的液体在杯子里就像是牛奶一样诱人,带着米酒特有的香味,王二妮忍不住伸出粉色的舌头添了一口,甜甜的,看起来很好喝。

        王二妮这可爱的摸样看的几个兄弟目不转睛,宋五郎坐在她的对面看的最清楚,傻乎乎的说道,“媳妇,可真好看。”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500/2251101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