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夫一妻的幸福生活 > 第 2 章

第 2 章


五个兄弟面面相视,女人对于宋家五兄弟来说,从来都是只闻花香不见其真面目,现在这样一个水灵灵的,粉嫩嫩的小女孩光溜溜的躺在自家的炕上,又是名正言顺的媳妇,只要是正常的男子都会有心思,更何况是宋家五个老光棍加小光棍,都是没尝过女人的老树桩……

        王二妮见几个人犹犹豫豫的神色,哭的更大声了,似乎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委屈,她越想越觉得难过慌,这都什么破事啊,难道她穿过来的第一天就要遭受轮奸?光想想她就想去死……,要知道在现代她连男朋友没有谈过,这也太……

        宋二郎最是憨厚的,有些看不下去了,把王二妮抱进怀里,笨拙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对着几个兄弟说道,“俺看还是等媳妇在大点吧……虽然说十五岁了,但是这身板实在是……哭的真是可怜。”

        王二妮依偎进宋二郎厚实的怀里,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委屈的说道,“我十四岁了,不是十五……”

        宋三郎皱了皱眉头,“那李媒人明明说十五岁了啊”

        “他奶奶个熊的,肯定是骗了俺们。”宋四郎长的魁梧,眉目刚硬,愤怒的握了握拳头打在炕上。

        宋五郎从怀里拿了个手帕出来,白色的棉布手帕似乎用了很久,有些发黄,他用手背擦了下鼻涕,把手帕放到王二妮的脸上,“媳妇,别哭,俺帮你擦擦。”

        王二妮看了眼宋五郎手背上黄色的鼻涕,恶心的咽了下口水,只是知道这孩子心意是好的……,这么多人看着不好拒绝,还好送二郎及时把手帕接了过来,擦着她脸上的泪珠。

        “疼……”宋二郎手上没个轻重,擦的王二妮脸上都红了起来,宋五郎心疼的说道,“哥哥,你就不能轻点。”

        宋大郎摇了摇头,“我看还是等二妮子满十五岁吧,还太小了。”家里一向都是他做主,几个兄弟虽然心里渴望,但是这王二妮看起来不过小女孩的身材,干瘦的厉害,他们也不是没有度的人,相反正像王母说的那样都是心地纯善的人……他们在王二妮可怜兮兮的目光下都没了异议,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王二妮把脸埋在宋二郎的怀里,觉得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起码一年……,她总会有办法逃出去吧?

        虽然今天是成亲的日子但是家里清贫,所以田里的活是耽误不得的,宋二郎,三郎,四郎都去下了田,宋大郎从出生就带着病根,一直都有些体弱,宋五郎还小也不能下地,家里都是宋大郎做饭,宋五郎帮着喂喂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杂活。

        宋大郎怜惜王二妮一早就要起来赶路,刚才又哭的厉害,耗了体力,就让她在屋内好好睡觉。

        宋家茅草屋就两个房间,西屋和东屋,西屋是几个兄弟住的,东屋以前住着宋家的双亲,只是后来两个人相继故去,房子一直空了下来也没人愿意去住,也许是怕触景生情,也许是都在一起睡,可以聊天,几个兄弟一直挤在西屋的炕上睡觉,王二妮自然就和几个兄弟一起住西屋。

        王二妮嗓子很疼,刚才的大哭似乎加剧了她的伤口……,昏睡中她朦朦胧胧的想着如果有金嗓子喉宝含一含该多好,一会儿又觉得虽然宋家的被子很旧,但是似乎经常晾晒,有种清新的阳光味道,很软,很舒服……,渐渐的她进入了梦境,梦中她又回到了乡下的家中,母亲满是皱纹的脸,几个姐姐高兴的神色,还有父亲慈爱的笑容,以前曾经见过无数次的场景,这一次却让她留下了眼泪,她真的很想她们……

        “大哥,媳妇怎么又哭了?”宋五郎稚嫩的童音。

        “俺看看……,她脖子伤到了,你去把晒好的草药拿过来,那个靠左边的。”宋大郎冷清的声音,带着沉着。

        王二妮昏睡中感觉脖子的清凉清凉的,她舒服的舒了一口气,转了个身准备继续睡……不知道是谁从一旁稳住了她的肩膀,在耳旁说道,“不要动,马上就好了。”

        低沉的声音让她愣了愣,迷迷糊糊的脑中似乎想起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山沟沟里,然后还被迫嫁给了五个兄弟做共妻……,想到这里,王二妮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只见宋五郎正爬在炕沿上睁着一双大大的纯净眼睛注视着她,而宋大郎则坐在她的旁边,从碗中拿出一种绿色的药糊糊抹在她的脖子上,原来那种清凉的感觉是因为这东西。

        王二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宋大哥,我自己来吧。”

        宋大郎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继续着他的动作,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是的,王二妮没有看错,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弄的王二妮琢磨着自己哪里得罪了他。

        宋大郎虽然表情不虞,但是动作很轻,也很温柔,因为体弱从小没有怎么干过活,手指白皙修长,过了好一会儿,抹完了药,又接过宋五郎递过来的白布帮她缠了缠,这才作罢。

        “以后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要轻生,叫人轻贱!”宋大郎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王二妮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之前上吊的事情被知道了……

        宋五郎擦了擦鼻涕,嘻嘻一声傻笑,“媳妇,大哥是想娘了,你别生气。”

        “娘?”

        “嗯,据二哥说,娘就是因为爹爹去了心里受不了才上吊了,是大哥把娘房梁的吊绳里放了下来……,不过那时候俺还小,不知道,俺还没见过娘长什么摸样呢。”宋五郎说完难过的低下头。

        王二妮真是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上吊可不是她啊……,只是既然自己拥有了这具肉身,她也只能认了。

        “五郎,你过来!”王二妮朝着宋五郎招了招手。

        宋五郎眼睛一亮,把鞋子一脱,麻利的爬上了炕沿,坐在了王二妮的身旁,“媳妇你叫俺干嘛?”

        王二妮拿过手帕擦了擦宋五郎的手背,尽量温柔的说道,“这流了鼻涕就要擦掉,可不能用手胡乱抹了,知道吗?”她想赶紧要把宋五郎不讲卫生的毛病改过来,不然她这么看着连饭都吃不下了。

        宋五郎闻着王二妮身上的馨香,听着她温柔的声音,眼睛瞪的大大的,不过一会儿眼圈就红了。

        王二妮还以为自己话让他不高兴了,赶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

        宋五郎摇了摇头,磕磕巴巴的说道,“媳妇你对俺真好,从来没人对俺这么好过……”

        王二妮轻声说道,“怎么会,你几个哥哥,还有你故去的父母心里都是疼爱你的。”

        “才不是,都说是因为俺,爹娘才死的,俺就是扫把星。”宋五郎委屈的哽咽道。

        “他奶奶个熊的,这是谁说的?”从门口传来一声暴躁的怒吼。

        原来是宋家兄弟下田回来了,宋四郎刚进门,就听到宋五郎哭哭啼啼的声音。

        宋五郎马上把身藏在了王二妮的怀里,只露出一双眼睛说道,“还不是你的相好,李家村的刘寡妇!”说完就又害怕的把头缩了起来。

        宋四郎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像是被人揭开了心底最深的秘密一样,脸色通红,就像是熟透了苹果一样,配着他魁梧身材,刚毅的面容颇有些不伦不类,不过一会儿,哼的一声,摔门跑了出去。

        跟随而来的宋三郎嘻嘻一笑说道,“真难得,四郎也有害羞的时候。”

        宋二郎最是憨厚的,看不得别人太过窘迫,忙说道,“吃饭了,媳妇,五郎,出去吃饭了。”忽然看到王二妮脸上的绷带,有些诧异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难受?”

        王二妮摇了摇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她心中暗想别是又看出之前上吊过……,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那要不要俺……”宋二郎搓了搓粗糙的手背,不好意思的说道,“要不要俺抱着你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王二妮脸腾地红了起来,她忙说道,“不用,我自己能走。”

        宋二郎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那赶紧出来吧,今天大哥特意做了猪肉,可香了。”

        院子内摆着木桌,宋家几个兄弟围绕着坐着,桌上放了三碟菜,一碟炒白菜,还有一碟炒土豆,还有一碟是放了几片猪肉,主食是菜粥,王二妮想,不是说炖了猪肉了吗?怎么只放了几片肉?

        王二妮小时候也是苦大的,寻常也吃不到肉,鸡蛋也是难得吃,因为都要存了去卖,在后来她在酒店里当服务员光伺候别人,看着那些人吃好吃的不知道有多馋,不过也有个好处,倒是没少学些厨艺,没想到穿过了过来,这日子过的……一样的苦,她哪里知道去年这一代闹了灾荒,一般人家连饭都吃不上了,宋家算是好的。

        几个人默默的吃饭,王二妮吃了口白菜,又喝了口粥,就见众人都不吃而是发愣的看着自己,她有些窘迫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宋五郎嘻嘻一声傻笑,“媳妇,你吃饭真好看,秀秀气气的。”

        宋大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几个人如梦清醒一般,忙把头低了下来埋头猛吃。

        “喏,给你!”一片猪肉被夹道了她的碗里,王二妮讶异的抬头,只见宋四郎别扭的看着自己。

        “噢,谢谢,你也吃。”王二妮自然的道谢道。

        “俺……”宋四郎一片欲言又止的摸样,见王二妮看着自己,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俺没有喜欢过刘寡妇……”说完脸色绯红,一口喝掉菜粥,风一样的溜掉了。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500/2251102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