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19天真温柔的陷阱

19天真温柔的陷阱


  搜寻犬的存在,让祈月的逃跑更加困难重重。她逃出郦瞿村的计划完全落空,村子太大,又地势平坦没什么遮掩物,她连暂时躲避搜寻的地方都没有,只要用上搜寻犬,她根本也躲不住。如果失败一次,要等待下一次机会,就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况且,楚聿不在家的时候,还有麒麟时时刻刻看着她,且不说她能不能越过麒麟逃走,而是她成功逃走的后果,麒麟会受到怎样的牵连,他是奴,连生命也无法受到律法保护的人。要他以严重代价来承受自己逃跑的后果,她做不到。

  如此种种,令她一度有些绝望,可心里总是不甘的,她天天都在想如何逃出村子,却始终一无所获。从李家回来,她一连几天都情绪低落,虽然努力装得若无其事,可她这个年纪,终究不是情绪掩饰的高手,还是被细心的楚聿发现了。

  楚聿整天都在忙制药的事,他要赶着在年末前做完,才能和祈月轻轻松松地过春节和元宵。祈月从李家回来那天下午就有点厌仄仄的,当时他也问过,她却说是累着了。他知道她有心事,但她不想说,他就是强迫她说出来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好转的效果。

  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整理一下,后天集会的时候就可以去几家药铺交货了。

  “小月以前见过梅花吗?”临睡的时候,楚聿问道。他打算带祈月出去散散心,正好逢腊梅盛开的时节,带她去御林梅海住几天。

  “梅花?”这里有梅花,她是知道的,“见过的。”

  “后天我去交了药,带你去御林梅海看花,喜不喜欢?”

  祈月愣住,“你要带我出门?”

  “是啊,现在御林那边腊梅盛开,景致正好,而且还有许多风味小吃,我们去那里住几天。”

  祈月突然豁然开朗,她怎么这都没想到,她自己的确无法逃出村子,但谁规定她一定要从村子逃走呢?楚聿愿意带她出门,只要出了村子,那些在村里的重重顾虑就都不存在了!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也比在这个村子逃走的成功率高啊!

  比如县城,县城地方大人流密集,如果是集会的时候,她只要一乔装,混入茫茫人海里,楚聿要找到她就很难了。一方面县城大,街道结构复杂,楚聿绝不可能像对郦瞿村那么熟悉,另一方面,他也不可能像在村里那么容易找到帮手,等他找好人来寻找的时候,她早就跑远了。

  楚聿完全没想到祈月是在想着逃走的事,只见她神色豁然明朗起来,前些天的怏怏不乐的样子一扫而空,只以为她是很欢喜能出门玩耍,她的这种反应,让他很欣慰。

  “知道我为什么选御林梅海么?”

  祈月情绪很高,立刻回应,“为什么啊?”

  “你不是很仰慕武陵大帝吗?御林梅海有他的遗迹,当年武陵大帝路过那片梅林时,十分痴迷那里的景致,住了三天,还在那里的梅落亭题了字,不过那些字都是天书文字,没人能看得懂,后来那片梅林以此闻名,被人称作御林梅,如今过了几百年,那梅林越来越繁盛,附近住民也种梅成风,那个附近的村子和御林梅一起就被称作御林梅海了。”这是御林梅海的由来,见祈月很有兴致,他便细细说来。

  祈月很仰慕武陵大帝,这是他以前观察发现的,因为她第一次读到武陵大帝的时候,毫不掩饰的赞赏,惊叹与喜悦,问了他许多关于武陵大帝的事,知道音标是武陵大帝所创的时候也情绪很激动。她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仰慕英雄的。

  “仰慕么?”祈月疑惑了一下,“他的确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她总得为自己以前那种对武陵大帝的强烈兴趣找个合理的借口。

  逃出村子的问题解决了,关于逃走她有了新的打算,等时机成熟时让楚聿带她去县城,并且在逃走前将钥匙拿到手解下铭牌。

  说起来不过几句话的事,做起来就太不容易了,没有解下铭牌,一切都是空谈。她曾经趁楚聿去私塾的时候在各个屋子都四处翻找过,甚至半夜偷偷在楚聿衣服里也找过,却怎么也找不到铭牌钥匙。也曾以洗澡不方便为由要他解下铭牌,但怎么说他都不肯答应。

  楚聿看起来对她很温和,小事上也说什么是什么,实际上根本完全没放松防备。

  努力了大半个月,一点成效都没有。祈月很沮丧,她连那种牺牲都做出来了,他居然还是不放心。照这么下去,她要何年何月才能脱离目前的困境?

  要她像村里的那些女人一样,做男人的泄欲工具,像母猪一样不停地生孩子,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绝对不接受那种人生!

  既然能把她送到这个世界来,就一定能有回去的方法。她坚信,只要她不放弃寻找,总有一天会找到回家的路。不论要找多久,她也一定要回去,绝不留在这样的世界。

  所以,她一定得先摆脱目前的身份!

  楚聿目前不放松方警惕便没关系,她可以等。但这种时间不能太长,她要尽快取得他的信任。思考了一天,她终于下定决心,在心里默默演练着。

  第三天,祈月跟着楚聿一起去县城,在县城交了药,转道去御林梅海。家里头把院门锁了,麒麟也放到李家去了。

  在路上,祈月坐在马车里,一边看着沿路的景色,一边和楚聿闲谈。觉着气氛差不多了,祈月终于开口道,“聿哥,我前天在李诚泰家听到一件事。”她说得很犹豫的样子。

  “什么事?”见祈月的神色,似乎还是很重大的事。他猜想是不是和她这几天心事重重有关系。

  “冯家的女儿要嫁给李诚泰的四个哥哥,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不止是李诚泰四个哥哥的事,他也有份,年后就会接进门了,这事怎么了?”楚聿耐心地道,也不忘抹黑一把李诚泰。

  “几个人一个妻子也可以吗?这样不会被人耻笑吗?”祈月困惑地问道。

  “怎么想起问这个?”楚聿皱起眉头,她怎么会想起问这些?难道是李诚泰那小子……

  “在我家乡,是绝不会有这种事的,律法明文规定了一夫一妻制,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都是犯罪。我觉得,相爱的两个人,一起白头偕老是很幸福的事情,我父母就是那样恩爱的夫妻。掺进了第三个人或者更多的人,大家都会过得不开心。”祈月神色纯真地道。

  她已经从李诚泰那里知道,有身份的人或者读书人都很不耻共妻这种事,所以才敢如此立场鲜明地跟楚聿说。

  楚聿的眉头渐渐松开。

  “聿哥,我很害怕。”祈月拉住楚聿的手惶惶地道。

  “你怕什么?”楚聿温柔地问道。

  “我害怕我们之间会有那样的第三个人。聿哥,我不想和其他人在一起,你不会那样做,对不对?”

  女孩柔弱无助的样子惹人怜惜,楚聿伸手抱住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无声地安抚着。

  他怎么会愿意与人分享她,她是他的心头宝,他只想一个人独占,珍藏。

  “不会,我绝不会让我们之间有第三个人。”

  “嗯。”祈月轻轻地微笑,抬头望着他,淡棕色的眼眸干净温柔,“我喜欢聿哥,以后也只喜欢聿哥,我想一直和聿哥在一起,就我们两个人,像我父母一样幸福。”她的父母真的很恩爱,母亲年轻时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却甘于和条件普通的父亲在一起,不是没有条件更好的成熟男人来追求她,她全都坚定地拒绝了。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可她的父母从来没有争吵过,都是那么关心和珍视对方,每到纪念日,两人还会互赠礼物和出去看电影。因为他们很相爱,所以她才有一个那么幸福的家。

  话落,祈月明显地感到腰上的手一紧,“小月……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祈月坚定地点头。“聿哥是不是觉得我年纪小,所以不相信我说的话?”她其实不指望这些话能立刻有多大效果,但她也相信不会一点作用也没有。以后的日子,她会更加努力地好好表现,总能一点一滴地打开他的防备之心,直到拿到钥匙逃走。

  楚聿一愣,他的小月心思真敏锐,他的确那么想过,她才十二岁,比他年轻太多,这个年纪根本不定性,以后还有很多变数。他虽然已经名正言顺地拥有了她,但他自己心知肚明,她是被他骗到手的,并不心甘情愿。如今乍然听到这些话,他有些受宠若惊。

  “我信,我怎么会不信小月?”

  “那你答不答应啊?”

  “答应,当然答应。”楚聿眼中都是温柔的笑意。

  “那,聿哥会不会一直对我好?”祈月撒娇道。做戏,难的不过是开头,违心话说得顺了,眼睛都不用眨一下就溜出口了。

  楚聿神色庄重,“我发誓,一辈子对你好。”

  “不许打我,不许骂我,不许凶我!”

  “好。傻妹儿,我怎么舍得打你。”楚聿宠溺地道。

  “聿哥真好!”祈月乖巧地把头靠在他胸前,甜甜地道。

  楚聿抱着她,良久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车一直平稳地行进着,车里安静得只听见外面骨碌骨碌的车轮辗压地面的声音。

  “小月,虽然你年纪小,但你今天说的话我记在心里了,你也要记得。”过了很久,楚聿突然道。

  他话里满满的认真,让祈月心头一窒,她觉得肯定是坐车坐久了,脑袋发昏才会对这种人感到愧疚。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192.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