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22共浴

22共浴


  中午楚聿带着祈月和林郧阳李佟等一干人吃午饭,几个男人轮番喝酒,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吃完都差不多快下午四点,冬天天黑得早,再过一会儿都可以吃晚饭了。

  今年的梅花酿纯度比往年高,后劲十足,楚聿从前也跟他师父学过好几年医术,在养生之术上不自觉地要注意些,平时很少过度饮酒,酒量本来就及不上其他三人,被他们轮番地灌,尽管他为了不被灌太多早早就装醉,还是喝得有点晕乎乎的了。

  吃完饭,李佟提议去泡温汤,说他请客,沈鸿飞也兴致很高,林郧阳不置可否,楚聿有点微醺,也不像平时那样端正温雅,搂过祈月凑到她耳边道。“我们也去?这里温汤很不错的。”

  李佟不提,楚聿还没想起,这么长时间,还从没跟祈月共浴过呢,于是非常乐意地接受了李佟的邀请。

  一股子酒味熏得祈月皱眉,“我想休息,有点累了。”一群男人泡温泉,她去凑什么热闹。

  “没事,泡泡汤正好解乏,泡完我们再回去睡。”

  “你自己去,我困了,要回上面房间睡觉。”众目睽睽之下,楚聿还搂着她,祈月脸上有点发烧,连头都不敢抬。

  “你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我不放心,乖小月,跟我一起去吧。”楚聿柔声哄道。

  李佟在旁边取笑,“小月就去吧,看看你家先生多迫不及待!”

  沈鸿飞见不得楚聿那样,道,“楚聿你也太惯着她了,说叫去她就该去,还用问她愿不愿意!”他家女人可历来是百依百顺,他说一她绝不敢说二。

  只有林郧阳皱着眉头没说话。

  祈月无法继续反对,只好答应了楚聿。

  来御林梅海的一般都是读书人出身或者有钱的富贾商人,多少都讲究奢侈的风雅情趣之流,因此,此地的客栈虽然只有梅韵山庄一家,却是一家很大很奢靡的客栈,用现代话说,那是集住宿,餐饮,休闲,娱乐于一体,和X星级大酒店一样。

  梅韵山庄楼层不高,但占地很宽,前面一二楼都是餐饮,三楼是可以喝茶听曲的雅座,住宿的另有两栋楼,汤浴的是几个连着的大四合院。

  既然消费的都是男人,又是高级场所,自然就会提供某些特殊服务,其中有生相清秀娇小的男子,也有被家里送来的女子,满足各种口味的客人。在订汤浴池的时候,掌柜还会特意问问,要不要侍浴的,加上这一项,价格是纯粹汤浴的好几倍,这所谓的侍浴,自然就是那种特别服务的委婉说法。

  李佟订了一个大包厢,里头有三个搁成单间的浴池,李佟和沈鸿飞一个,向来不太喜欢亲近人的林郧阳单独一个,说到要侍浴的问题时,李佟自己和沈鸿飞要了两个,楚聿敬谢不敏,大家很理解,他历来看不上这些,现在有媳妇儿了自然更用不着。林郧阳却是根本不了解这些道道,他自小不喜与人接触太亲密,就是在家的时候沐浴也让贴身小侍退下去的,自然就不会要什么侍浴,李佟还要再劝,被他一个眼刀杀回去了。

  楚聿和李佟两人各自占了边上的一个单间,林郧阳被恶质的沈鸿飞推进中间那个去。

  既然是高级场所,自然就会有专门的一次性洗浴用具,虽然不是丝绸等奢侈物,却也是柔软舒适的棉布浴巾和浴袍。浴池四五米见方,边上还放了张软榻。

  楚聿一走进去,自然就大方地开始脱衣服,祈月见状,急忙转过身,心理上她终究是个十八岁少女。

  “傻小月,怎么每次都这么害羞呢?”楚聿凑到她身后低笑着道,即使两人已经同床共枕了近一个月,她每次见他裸着上身还是会转过身或闭着眼不敢看他。

  祈月很不想搭理他。

  “好妹儿,快脱了衣裳我们一起下去。”

  祈月扭捏了一会儿,道:“你自己先进去。”

  楚聿很听话地先下了浴池,殷切地看着她。

  “转过身去。”祈月嗔道。

  楚聿只好转过身,听着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祈月入水来。转过身一看,大失所望,还穿着肚兜。平时在床上她就不准他脱掉上半身的衣服,所以迄今为止他也没真正全部看过她。

  都说酒壮色胆,楚聿平时心里虽然想看,但还是顾及着祈月的少女羞涩心思,今天却心里痒痒的耐不住。

  祈月背对着他,离他好几步远,露出雪白如玉的美背,那柔软的腰身线条,虽然身量未成,却也十分迷人。

  他站起身来两步靠过去,轻轻揽住她的小腰,凑在她颈边叹息般赞美道:“我的小月儿,你真美!”说着,在她背上亲吻起来。

  祈月被他弄得有点痒,想往前躲,他手往后一带,她就倒进了他怀里。祈月感受到身后硬热的物体,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心里十分难堪,隔壁包间就有人,但那隔间的墙是木制的,跟没隔有什么区别。他居然……想到将要发生的事,心里羞耻得不得了,就像已经被隔壁的人洞穿了一样。

  楚聿一只手在她背上抚摸,不动声色地解了肚兜带子,祈月高度紧张,根本没察觉到,直到胸口一凉,才发觉肚兜已经掉下去了,不由自主地轻呼了一声,立刻双手抱胸护住自己,羞恼道,“你怎么能这样!”

  楚聿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柔声道,“别捂着,让夫君看看你。”

  “不要,别这样,聿哥,隔壁有人的!”祈月又羞又急,生怕被隔壁的林郧阳听见,只好压低声音哀求道。

  楚聿也学着她压低声音道:“我就看一下,好不好?嗯?”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祈月犹疑地看着他。

  “隔着的,阿阳又看不见,别害羞了,给夫君看看吧,就一下。”楚聿厚颜无耻地诱哄道。

  “……那就看一下。”

  “嗯。”

  祈月慢慢地放开手,整个上半身顿时暴露在楚聿眼中,肌肤洁白如雪,似乎整个人都嵌在隐隐的微光里。细幼精致的蝴蝶骨,胸前已经鼓起了点小包包,两点小小的粉红,腰肢细柔,小腹平坦光滑,已经稍微有了些少女的曲线。

  楚聿嘴角上扬,眼中黑亮如墨,那炙热的目光几乎要把祈月烧化了,她脸红得要滴血了,赶忙侧过身。楚聿把她搂住,一只手伸到她胸前,大掌罩住那小小的一团,轻轻地揉捏着,很是陶醉于那柔软的触感,那顶端渐渐立起来,像小鸟一样轻啄着他的手心,就像挠在了心上一样。

  “唔……聿哥,痛……”少女刚刚发育的胸部十分敏感,轻轻一碰就会觉得疼痛。

  “我轻点……多揉揉会长得大些……”

  揉捏抚摸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把她转过来,俯下|身凑近她身前,“让我尝尝这里的味道……”

  “不……啊……你别这样……”

  林郧阳在中间的浴池,本来还在安然地享受着汤浴,突然隔壁传来一些说话的声音,让他觉得十分不对劲。

  虽然他不是有意,但跟李佟他们那边浴池靠得近,他们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他自然听得一清二楚。那些粗俗不堪的话,他皱了皱眉头,再是没经历过也明白他们那边所谓的侍浴是什么意思了,不一会儿那边就响起嗯嗯啊啊的哼叫声,以及床榻摇动的嘎吱声。

  本着非礼勿听的原则,他起身往另一边走,坐下来泡汤。隔壁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压得很低。他对此很满意。

  “啊!”一声娇呼传进了耳里,随即声音又压下去了。

  这明显是楚聿的幼姬的声音。不得不承认,她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那嗓音给人一种干净清柔的感觉,又稍微带点软糯,配着那柔和美丽的浅棕色瞳仁,让人觉得格外舒服。但此时那声音又与他上午听到的有些不同,格外的娇软,他本能地觉得心头跟着一颤,仿佛什么东西被勾起来了一样。

  他不由自主地往那边浴池的隔间靠拢,几乎是无意识地集中了注意力,那些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耳里。

  “……嗯……聿哥……轻点……”

  “小月儿……这样……喜欢吗……”男人和着粗喘的声音,“你……真好吃……”

  “唔……啊……不要舔……”

  林郧阳觉得有些热,心头不由自主地焦躁。

  “月儿……给我摸摸……”摸……什么?

  “……真舒服……”

  那意味不明的声音断断续续却又持续不断地传来,林郧阳觉得身体更热了,但又不由自主想听下去,魔怔般地听得很入神。

  李佟他们那边的声音更大了,女人的声音陡然高亢起来,几乎完全盖过了另一边的声音,就算努力集中精力也听不到了,林郧阳突然心生懊恼,用力地在水上捶了一拳,水声“哗”地一下,水花溅到脸上。

  林郧阳猛然清醒过来,他刚才是在干什么……

  第二天,林郧阳一大早就急匆匆地走了,连楚聿那里都没有道别。大家起来的时候,没见着他人,一问客栈的侍应,才知道他已经走了。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19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