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妻保卫战 > 31冲突

31冲突


  “站住!”李佟大声喝道。

  祈月哪里肯理会他,只是一顿,立刻就快速跑回房了。李佟见状,松开对楚聿的搀扶,一个箭步就往楼上冲,才上了两步楼梯,就被林郧阳给拦住了,“李佟你要做什么?”他面若寒霜地呵斥道。

  李佟不甘心地看了一眼林郧阳,转过身面向楚聿,质问般地道:“楚聿你说!那是谁?”

  此时想抵赖也不行了,谁叫他刚才一时心急就叫了祈月的名字。楚聿定了定神,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镇定:“我媳妇儿祈月,你又不是没见过。”

  “她以前不是那个样子!”

  “她不是那个样子,还能是什么样子?”楚聿反问道。

  李佟两眼放光,“你别想骗人,她以前绝对没那么好看!”

  楚聿微微一笑,“我媳妇儿一直都很好看,你以前不也说过她容色不错?”

  “不对!”李佟大声反驳道:“你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楚聿,你老实交待,她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楚聿决心抵赖到底了。

  “她有问题!肯定有问题!不然为什么见到我们就跑?”李佟咄咄逼人道:“你叫她出来见我们!”

  楚聿正要接话,却听林郧阳冷声道:“李佟你不要过分,深夜叫人家女眷来见你成何体统?”

  “阿阳你也知道?”李佟愤怒地道:“就瞒着我一个人?”

  林郧阳冷哼一声,“不知所谓!”似乎他真的很不可理喻,一副不屑搭理他的样子。

  “李兄,你是不是喝醉了?”楚聿也适时地道。

  “胡说!我根本就没醉,清醒着呢!你们别想糊弄我!”李佟见两人串通一气,气得眼冒凶光。

  “李佟你要发酒疯回自己府上去!少在这里胡言乱语!”林郧阳帮腔道,几乎带了命令的口吻,声音很是威严。

  李佟看了两人一眼,忿忿地道:“我很清醒!别以为这样就打发我了!”

  楚聿沉默了一下,也作出生气的样子,冷声道:“看这样子,李兄见不到内子是不会罢休了!既然李兄坚持,我叫小月换身衣服出来见你!”

  “换什么衣服!别想耍花样!叫她现在就来见我!”李佟大声吼道。

  “李佟!你不要欺人太甚!那是我妻子!凭什么要穿着寝衣来见你!”楚聿咬牙切齿地道,一副因极度受辱而愤怒的样子。读书人有读书人的操守,除了一些变节的人,其他人都牢牢坚守着“妻不与人共”的传统,像古时候一样很看重女人的贞洁,李佟这种要求,绝对是犯了大忌。

  被楚聿这么一怒,李佟的气焰稍微低了点,他也意识到自己不在理,“那好!让她换了衣服来见我!”转念又添了一句,“我们去楼上房外等着!”

  楚聿此时酒意全醒了,虽然酒力未过,却必须强撑起体力来应付,一甩袖子,自己上前领路,“不知道你发什么疯!既然要见,好,我就带你去!看你能找出内子有什么问题!”

  李佟气势汹汹地跟上去,不一会儿三个人就走到楼上的卧房外头了,楚聿敲了敲门,对着门里道:“小月,换身常服出来见李大人,我倒要看看,他能找出你有什么问题!”

  楚聿一直表现得很理直气壮,李佟此时也不由得要怀疑,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眼花看错了。但他知道,楚聿看着像个温和的读书人,骨子里却滑得像狐狸,没亲眼见证之前,他绝不相信。刚才那个仙女一样的美人,一定是被他藏起来的!如果那个人是祈月,那平时见到的她肯定有问题!

  方才三个男人在楼下的争论声那么大,祈月怎么可能没听见,李佟是因为见到绝色美人在自己眼前走掉没法去追而太过情绪激动,林郧阳和楚聿却是故意为之,给楼上的祈月提醒。他们很清楚,无法抵赖那个人是祈月,那么,就只能以李佟酒醉眼花为借口暂时蒙蔽过去了。祈月很聪明,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他刚才那句话已经是最后的提醒。实在不行,就只能另想办法了。

  祈月虽然厌恶楚聿,但却没蠢到要跟他过不去给自己找麻烦,相比之下,李佟比楚聿更不如。李佟那凶恶的语气,让她心惊,那一刻她就充分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多大错误了。听得楚聿和李佟大声争论时说的话,她就很明白他的用意了,于是立刻找出变装药水,以有生以来最迅速的速度涂在身上,全身每个部位都不放过,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加快动作,在脸上胡乱点了几颗痣,直到楚聿敲门,就差不多全弄好了。

  “好,我马上就出来。”她极力镇定地道。翻出一套颜色深些的常服套在身上,对着镜子稍微端详了一下,便走到门边去开门。

  听得门闩一动,李佟立刻死死地盯住那门,楚聿袖中的手紧握着,门一下子打开了,穿着青色衣衫的祈月出现在门口,唯唯诺诺地,做出犯了大错很忐忑的样子道:“对不起,聿哥,我刚才不知道有客人……林大人,李大人请恕罪!”说着屈膝向林,李二人行了个礼,这会儿她早就学会这边的标准礼节了。

  李佟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喃喃道:“不!怎么可能!刚才那个美人儿不是这样的!”

  “怎么不是,只是换了件衣服!”楚聿道。

  “不对!刚才的她皮肤很白!根本不是这样!”

  “她一直就长这个样子我还能不知道?不过是刚才穿的白衣服让你花了眼!”楚聿理直气壮地道,祈月真聪明,居然能想到换个深色的衣服出来。

  李佟不甘心地看着祈月,突然,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扯过祈月,一把撩开了她的袖子。

  这一瞬间,不管是楚聿,还是林郧阳,心都悬到嗓子眼上了。楚聿根本没想到李佟会来这手,他平时给祈月涂药水的时候都只涂露在外面的肌肤,这样一来就肯定会露陷!

  撩开袖子一看,却还是那种黄黑的肤色。

  “啊!李大人……你做什么!”祈月故意很害怕地惊叫道,其实她心里也是真的很恐惧后怕,幸好她想得周全,没像楚聿以前交待的那样,只涂了露在外面的地方。

  李佟不甘心地又去掀她的另一个袖子,还是没找到任何破绽,死死地握住她的胳膊,那力道,捏得祈月觉得手腕都要断了,“痛!李大人你放开……”

  “李佟!你放开她!”林郧阳怒声吼道,两步就冲上前去想要拉开李佟。

  李佟眉头一皱,一闪身躲开林郧阳,一把将祈月扯进房里,拿起桌上的茶壶就要往祈月胳膊上淋水。

  因为祈月夏天爱喝凉了的茶,但楚聿觉得这样对身体不好,为了杜绝她这种不好的习惯,他就嘱咐麒麟定时把家里的茶壶都换上开水,换水的频率很勤,加之夏天水本来就不容易冷,茶壶的保温效果也不错,所以家里放的全是很烫的热茶。

  “住手!那是开水!”楚聿痛声呼道,那是滚烫的开水啊,这样一浇下去,祈月可怎么承受得住,他又惊又急,想要冲过去拦住李佟,可今晚喝了太多酒,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一点也及不上往日的灵敏。

  眼看着茶壶倾泻,那动作在他眼里似乎比平日放慢了一百倍,可他就是四肢发软跑不动,短短的几步路,一瞬间仿佛变成了一里一样长,此时几乎心都凉了半截。正急得额头冒汗,却见身边一个人影箭一般地冲过去,只听啪地一声,茶壶掉在了地上,林郧阳一把将祈月从李佟手里扯出来,脸色铁青,眼中皆是凛冽,“你是想毁掉她?拿开水往人家女孩身上浇!”

  祈月被李佟抓住拿着水壶往身上浇的时候,真的吓呆了,她知道,那是才换的开水,真的浇在身上她就完了,记得小时候有一回冬天被开水烫到还起了一连串的水泡,更何况这是夏天,后果肯定会更严重。可茶壶倾泻下来的时候,她却没感到那火热的灼痛,一看竟然是林郧阳用自己的胳膊挡住了。

  祈月往仍旧拉住自己胳膊的男人的右手上看去,果然,露出来的手上红了一大块,袖子也湿了,显然胳膊也被烫到了。

  此时,李佟有些理亏了,他讪讪道:“我又不知道那是开水,谁家大夏天的还在茶壶里放开水……”

  说起来是个漫长的过程,其实也不过十几秒钟时间,楚聿已经走到祈月身边,拉过她的手,着急地问:“小月!你被烫到没?”

  “我没事。”祈月看了林郧阳一眼,“是林大人被水烫到了。”

  林郧阳这才放开祈月的另一只胳膊,没看楚聿也没看她,生硬地道:“我也没事,这点伤不算什么。”

  楚聿高悬的心定下来了,开始质问李佟,有虚张声势也有真正的愤怒:“李兄!我不知你今晚究竟是如何魔怔了,但你刚才的行为吓到内子了,还让阿阳被烫伤,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得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李佟不甘心地再看了一眼祈月,人还是他以前看到的那个样子,在楼下一瞬间看到的那个绝色美人似乎真的成了幻觉一样不真实,他讪笑道:“我想,我是眼花看错了……”

  “眼花?你究竟眼花看到了什么要做出这种疯事?”此时轮到楚聿不依不饶。

  李佟见楚聿这种态度,越发心虚起来,他一开始还坚信不疑,但此时却真的疑心是自己看错了,深深朝林郧阳和楚聿拱手作了两个揖,非常正式地道歉:“两位兄台宽宏大量,我真是魔怔了才做出这些失礼的事来!”

  “小弟妹也请原谅!”他又向祈月作揖道。

  楚聿没有说话,林郧阳冷哼一声,“自己好生回去醒醒酒!明天再来致歉!”

  李佟悻悻地离开了。确定李佟真的走远,众人才真的完全松了口气。

  林郧阳看了眼楚聿和祈月,凉凉地道:“别放心得太早,李佟今晚只是被我们弄懵了头,等他冷静下来,细细一想,说不定还是会察觉其中的不对头。”

  楚聿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以后只能多加防范了。”


  (https://www.biqwo.com/dudu/79/79761/438320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www.biqwo.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wo.com